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道行搬山起在线阅读 - 第六十四章 有情人终成眷属

第六十四章 有情人终成眷属

        尹少被手下人抬着回道尹家,被尹家老太太看到,直心疼眼泪婆裟。

        “是哪个天杀的这么对待我的乖孙啊?”

        旁边一个穿戴白羽棉褂、梳着丸子头的大家闺秀,听到老太太的话,眼睛就差点翻白了去。

        【还乖孙?整个国都城谁不知道尹家的大少爷是个花花大少,纨绔子弟。估计自己的这位堂哥肯定是惹到了大人物,不然谁敢在国都城不给尹家三分面子。】

        她是尹家的大小姐,但是和堂哥大少爷对比,地位是真的没法比。

        在这种重男轻女观念严重的大家庭中,大小姐也不过是以后用来维护关系的工具罢了。

        若不是她老爹争气为尹家打造出偌大的家业,又只有她这么一个女儿,不然早就被拿出去当联姻工具。

        “月丫头,还愣着干嘛?还不快去叫医生?你是想要尹家绝后吗?”老太太似乎看到旁边的孙女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连忙呵责道。

        “好,我这就去!”尹家大小姐说是这么说,但是动作却磨磨蹭蹭,慢慢吞吞的。

        “气死我了,你这个死丫头。”看到尹大小姐这样乖张的行事,老太太气得肝火大盛,差点就喘不过气来。

        旁边的丫鬟连忙扶助她,推背帮她顺气。

        尹大小姐走到门口,并没有立刻去找医生,她刚才也看到了尹大少的伤势,都是皮肉伤而已,根本就没有伤到筋骨,所以也不着急。

        “过来!”她招呼一个受伤的棍奴过来。

        这棍奴也是被姜洋打伤的一个。

        “你们今天招惹了谁?竟然敢这么胖揍我堂哥。”尹大小姐幸灾乐祸地问道。

        “回大小姐,是龙潭姜家的人打得。”棍奴老实地回答。

        “龙潭姜家?我怎么没听说过龙潭那边有姜姓的人家啊?”尹大小姐疑惑地反问道。

        “就是龙潭边上那座四合名苑的主人,好像是新入住的。”棍奴把他了解的说出来。

        “嗯,那座庄园不是没人住吗?怎么现在有人入住了?你把事情的经过详细地说给我听。”尹新月好奇了起来,那座四合名苑她也知道,之前就猜测过,里面是不是住着什么大人物,现在终于露面了,怎么能不好奇。

        棍奴详细地把事情的经过说了出来。

        “他胡闹,你们也跟着去,整天就知道仗势欺人。现在好了,十个都打不过一个,养着你们干吃饭吗?”尹大小姐听完话之后,生气了。

        “大小姐,那人是个高手,功夫非常了得。”

        “还高手?才二十岁出头,他打娘胎就开始练武功吗?你们就是废物,十岁之后便开始练功,至少也练了十五个年头,到头来十个都打不过一个,不是废物是什么?”尹大小姐越说越生气,她只是觉得这些棍奴都白养了。

        附近听到大小姐教训的话,都低着头不敢出声。

        尹大小姐生了一会儿气之后,才让棍奴去叫医生。

        想到那个突然出现的姜府,尹大小姐也好奇了起来,在国都城里落尹家的面子,到底有什么倚仗呢?

        夜晚,饭后……

        姜洋便兑换了一颗易经洗髓丹给花铃儿,并且把作用讲给她知道。

        兑换了这颗丹药之后,姜洋的超能积分算是回到解放前了。

        花铃儿闻着手中丹药散发浓郁的药香,也非常清楚这丹药用了不少珍贵药材炼制而成的,绝对是价值连城之物,就这样给她吃掉,多么的不舍得啊。

        姜洋看到到不舍的样子,嘲笑道:“你现在知道师哥有多疼你了吧?以后师哥说什么你都要听,知道了吗?而且你放心,我和师兄都吃过了,就只有你没吃过。”

        花铃儿眼泪汪汪地重重点了一下头,然后亲了姜洋一口,才把易经洗髓丹吞食掉。

        系统出品,必属精品,绝对不会有假货的,假一赔十。

        姜洋倒是希望出现一个假货,只要赔的不是假货就更美好了。

        良久之后,花铃儿的身体也出现了易经洗髓的现象,真正的进行了一次脱胎换骨。

        而且,她的身体也经历了两次筋骨齐鸣,说明锻体修为提升了两个小境界。

        之前花铃儿的修为是锻体七级,现在已经达到了锻体九级,也算是难得的高手。

        “呀!”花铃儿也闻到了身体排出来的毒素污渍,臭不可闻,把她吓了一大跳。

        “厨房有热水,要不要师哥帮你洗?”

        “哼!”花铃儿傲娇地跑开了。

        刚刚还点头表示听话咧,怎么又傲娇起来了?

        姜洋表示女孩子的心思猜不透!

        等花铃儿清洗干净出来后,姜洋看到花铃儿如米脂如白玉一般的肌肤,暗暗地咽了一口口水。

        他实在想不到花铃儿经过这次脱胎换骨,变得更加漂亮。

        “看什么看?呆瓜!”花铃儿羞红着脸,向看着自己入迷的姜洋嗔问道。

        “看美人!”姜洋不假思索地回道。

        花铃儿听到姜洋这句赞美,脸颊更加臊红,低着头看着自己脚指头。

        姜洋感觉花铃儿更加可爱,火气一上来,便站起来抱住她,重重地在她脸上亲了几口。

        花铃儿只感觉自己浑身发软,相推开姜洋,又使不出力气。

        “我有东西送给你。”趁热打火,姜洋也不笨,知道这时候做什么才能够让感情再次精进。

        “什么东西?”花铃儿脸红红地低声问道。

        只见姜洋松开她之后,抓起她的小手,把一枚银白色的戒指套在她的中指上。

        还没等花铃儿询问,姜洋却快速地用一枚针扎破她的拇指,然后把冒出来的鲜血沾到戒指上。

        那滴鲜血沾到戒指上的时候,立刻被戒指吸收掉,就像水珠渗入地面一般。

        突然,花铃儿感觉自己与那银白色的戒指多了一种联系,好像那里有一处空间。

        “这是什么戒指?我好像感觉到它的内部空间。”花铃儿疑惑地问道。

        “这是储物戒指,是一件下品灵器,有一百立方米的须弥空间。”姜洋平静地回道。

        储物戒指?下品灵器?须弥空间。

        若是真道士,估计一听就懂,但是花铃儿是假道士,所以有些不明白。

        姜洋才笑着给她解释起来。

        当花铃儿了听完解释之后,激动地尝试着存储物品,茶桌上的茶杯茶壶被她收进去又放了出来,多试了两三次才真正确定不是在做梦,她竟然拥有这样的玄奇法宝,简直不敢相信。

        姜洋看着还有些木讷的花铃儿,微笑了起来。

        也幸好这种辅助类的灵器不需要炼化,只需要滴血认主就能够使用,否则姜洋也不会兑换。

        “师哥,你对我真好!”花铃儿一脸柔情似水地看着姜洋说道。

        “我不对你好,对谁好啊!”姜洋揉了一下花铃儿的小脑袋瓜子,笑着说道。

        花铃儿上前一步,紧紧地抱着姜洋的虎腰。

        姜洋愣了一下,若是还不明白的话,那就是真的凭实力单身了。

        “嘿嘿!”他坏笑了两个,一个公主抱把花铃儿抱了起来,走向卧室去。

        天空中飘过一朵绯红的云朵,把高挂明亮的月光遮了起来……

        次日,姜洋难得的睡到天光大亮,就连四更天之时,怒睛凤鸡引吭啼鸣的声音都没把他吵醒来。

        他看着臂弯中一脸倦意的花铃儿,心情非常愉快舒畅。

        【总算把这可爱妞拿下了!】

        馋了这么久,达到梦寐以求的目标,任谁都会感觉爽快舒服。

        姜洋轻轻地把花铃儿放到一边,然后起床洗漱去,并且还自觉地去准备早餐,特地为花铃儿熬了桂圆红枣黑芝麻粥。

        在姜洋把粥端来给花铃儿时,他还以为花铃儿昨晚太累,没醒。

        不过看到她那颤抖的黛玉眉,就知道她醒来了,只不过是在装睡而已。

        姜洋坏笑了起来,忍不住想要逗逗她,便轻手轻脚地走到床的另一边,蹲了下去,屏住呼吸。

        等了几秒钟之后,花铃儿动了,她以为姜洋已经走出门去,便撑着起身。

        “嘶!”她感觉那还是很疼,有种撕裂的感觉,倒吸了一口冷气。

        “臭师哥!哼!”花铃儿轻声地骂了姜洋,但是看到桌子上面的药粥,也不由得幸福地笑了起来。

        突然,背后伸出一双手臂,一把将她抱住。

        “啊!”花铃儿被吓了一大跳,差点就要一拳打回去,可闻到那熟悉的气息,便没有行动。

        “臭家伙,一大早就欺负我。”花铃儿假装生气道。

        “嘿嘿,谁让你刚才骗我啊?”姜洋厚着脸皮笑道。

        “谁装睡骗你啦?我明明才醒来。”花铃儿羞红着脸回道,坚决不能承认。

        “哦,没人装睡骗我,嗯,没人装睡。”姜洋坏笑地念叨着。

        果然,恋爱中的女人都是傻的!

        听到姜洋的细声念叨,花铃儿才反应过来,自己怎么变得这么笨了呢?

        “来,我给你熬的粥!”姜洋没有继续取笑花铃儿,爬到床的另一边,把粥端起了要喂她。

        姜洋和花铃儿二人你侬我侬、卿卿我我了一个早晨,却不知道尹家因为他们两人吵了起来,当然也不全是因为他们,还有其他一些原因。

        (上联:小时候床是湿的,发育了床是湿的,结婚了床是湿的,到老了床还是湿的。

        下联:小时候是憋不住,发育后是憋不住,结婚后是憋不住,到老了还是憋不住。

        横批:爽然自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