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道行搬山起在线阅读 - 第六十三章 初闻星月饭店

第六十三章 初闻星月饭店

        一个多小时之后,姜洋和花铃儿终于来到了龙潭边上。

        而契约上面的地址也正是这里,眼前是一座四围高墙的四合名苑。

        在国都的四合名苑放在在以前,居住的不是王公贵族,便是顾命大臣,即便是再怎么有钱也住不到里面去。

        超能兑换系统不愧是超能兑换,连这样名贵的四合名苑都能够合法化出来。

        姜洋拉着满脸疑惑的花铃儿走上三五阶梯庄园的大门,然后用力推开厚重的红漆铁环大门。

        “师哥,你这样……”花铃儿虽然没有明说,但是意思很容易理解。

        无外乎说姜洋非法闯入民居!

        “没事,这里就是我说的家。”姜洋咧着嘴笑着回道,实在是他也想不到四合院庄园竟然这么宏伟,单是前面庭院的景观便让他惊叹不已。

        听到姜洋这么说,花铃儿也惊呆了。

        过了好一会儿才瞠目结舌地问道:“这……这真的是我们的家……吗?”

        姜洋肯定地点了一下头,便把这丫头拉进庭院中。

        意料之外,一块厚重的门匾正放置于门后,上面竟然写的是两个金漆的大字“姜府”。

        “师哥,这里真的是我们的家呀,你什么时候购置的?”花铃儿见到门匾也相信了姜洋。

        姜洋“嘿嘿”地笑了两声,没有回答花铃儿。

        【这准备得还挺齐全的!】

        姜洋快乐地想到,然后不客气地把门匾抬起来,再次走到大门外,使用轻身术将门匾挂到门头上。

        接着再进去,带着花铃儿熟悉环境。

        前院非常宽大,起码有七八百平方米,虽然框架是四方形的,但是中间位置是圆形的,铺的地板都是大理石;而四角是连通的水池,里面还生长着青翠碧绿的睡莲,为前院点缀了绿色的花边,让人感觉前院宽大清凉又不失生机气息。

        正厅……盖得的是琉璃瓷砖,铺的是清漆实木板……

        后院……假山鱼池、鹅卵石走道、竹林绿植等等……

        厢房……

        在姜洋的带领下,花铃儿有些木楞地把四合名苑走马观花了一遍。

        总之,这座四合名苑让姜洋非常满意。

        只是人气有些过于冷清了,五千平方米才住两个人啊,单单房屋就有近三十间。

        好在这里没有灰尘落叶什么的,不用打扫,直接可以入住。

        在姜洋打开四合名苑的时候,也吸引了国都中不少人的视线,其中就有不少高官和富商。

        他们有些人也打过这座四合名苑的主意,但是却被很多意外的事情给阻拦了,所以才这么过于注意四合名苑的动静。

        现在四合名苑有人入住,关注之人也会第一时间知道。

        而其中一人是国都中权势地位比较高之人,在得知有人入住四合名苑之后,连忙带着十来人前往到姜府外。

        “尹少,我们要不要进去?”一个打手装束的猥琐男子卑躬屈膝地问道。

        “你可看清楚了,真的只是两个青年男女?”那位被称作为尹少的男子出声问道。

        “是真的,我怎么敢骗您呢。”猥琐男子一脸无辜地回道。

        “好,那就进去吧!”尹少考虑了一下便命令道。

        正巧,姜洋和花铃儿这时候从门内走了出来。

        姜洋和花铃儿熟悉了庄园环境之后,什么都一应俱全,但是粮食和日常用物却没有,所以准备到附近的市集或者商铺采购。

        “你们是什么人?”姜洋看到一行十多人堵着门口,看似有进门的行径。

        “你又是谁?”长相不正,有点邪性的尹少反问道。

        只是这家伙看到花铃儿之后,竟然看愣了起来,他实在想不到还有这么清纯漂亮的姑娘在。

        “你管我是谁,你们堵在我家门口意欲何为?没什么事,赶紧离开。”姜洋看到这獐头鼠目的家伙直勾勾地盯着花铃儿,脸色顿时冷了下来。

        “你怎么跟尹少这么说话呢?”猥琐男子看到有人这么对自家少爷不客气,便狐假虎威狗仗人势地说道。

        “闭嘴,这里还轮不到你说话。你就是尹少?你带人来我家有何贵干?”

        姜洋瞪了那猥琐男子一样,武者气势压得他心惊肉跳,害怕得退缩一步。

        但是姜洋不会将喽啰放在眼中,反而问向那个穿戴绸布锦衣的尹少,不过注意力却放在他身后那十个携带短棍的劲装汉子。

        “咳咳,正是本少,这庄园就是你们的?本少很早就看上了,你随便开个价,这庄园本少要定了。”邪性的尹少回过神之后,笑眯眯地说道。

        【原来打着这个主意啊!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姜洋明白了。

        这庄园怎么看都是非常顶级的宅院,被别人看上也说的过去。

        “不卖,请你们离开吧。”姜洋冷淡地回道。

        “诶,别不识好歹,你可知道我是谁吗?星月饭店知道不?那是我家的产业,在国都城里,多少达官贵人想要巴结我们尹家,我看上你这庄园是给你面子,知道不?”尹少的纨绔姿态展露无疑。

        “滚!”姜洋才不管你什么星月饭店,什么家世显赫,这庄园是他的就是他的,谁敢伸爪子,就剁了谁的爪子。

        “好!好!竟敢冲我叫骂,你是不想混了。棍奴,给我打断他的手脚,别伤到那位小姐就行。”这尹少看到姜洋横眉倒竖,吓得慌忙退缩到后边,然后对他的那些手下命令道。

        “师哥!”花铃儿担忧地轻声叫道。

        “没事,你到一边去。这立威是有必要的,否则别人还以为姜府好欺负。”姜洋风轻云淡地说道,同时走上前去,面对那十个棍奴。

        姜洋觉察到这十个棍奴的气血都不低,显然也都是武者。

        “上啊,还等什么?”那尹少冲着手下人挥手喊道。

        自家大少吩咐,棍奴只能挥着短棍攻向姜洋,他们还以为姜洋只是一个普通青年,结果小看了人便要吃大亏。

        头前的两个棍奴被姜洋一招连环脚,踢着倒飞回去。

        这下子,剩下的棍奴知道厉害了,想不到眼前的青年竟然是个高手。

        “喝!”一个棍奴大喝一声,短棍狠狠地向姜洋挥击过去。

        姜洋脚步错开,轻松闪避了那短棍,并且顺手抓住短棍,反手一掰一扭,便将短棍抢夺了过去,接着一棍将那棍奴敲晕过去。

        剩下的七个棍奴看到又一个兄弟就这么轻易地栽倒,都警惕起来,不敢再冒进。

        “同时上啊,怕什么?他就一个人。”那尹少看见姜洋武功厉害,但是还想着以多欺少。

        “哼!”姜洋冷哼一声,主动攻击上去,凭借着高出那么多的武功,每每出手果断,一招倒一个,半分钟不到,十个棍奴全部倒地,或昏过去,或疼得暂时无法起来。

        姜洋走到那已经惊愣过去的尹少面前,用短棍抵住他的额头。

        “啊,你……你要干嘛?”尹少慌乱地问道。

        “呸,你敢惹姜府,不给你个教训,你是不知道乖的。”姜洋向这个令人恶心的家伙吐了一口唾沫,阴沉地说道。

        “等等,你要想清楚啊?我可是尹家大少爷,你敢动我,尹家不会放过你的。”尹少这时候只能搬出背景来了,仗势欺人本就是他惯用的手段。

        只可惜,姜洋不知道这什么尹家的有多厉害,但是他也不是没有手腕对付。

        以他现在拥有的东西,凭借手腕运用得当,想要和什么权势搭上关系都不难,关键是要让人注意到他,并且看到他的实力。

        他相信今天这一场以一敌十的打斗,绝对可以在国都城中小有薄名。

        加上身为姜府的主人,本身就是一种财力的体现。

        只要不是眼瞎之人,都会明白姜洋不是好惹的。

        “还嚣张,看棍!”姜洋根本就不给那尹家面子,直接就动手打他,打得他哇哇大叫。

        当然,他不会与人结下死仇,用的都是巧劲,可以把人打痛打肿,但是不会伤到筋骨。

        十多棍下去,尹少便痛得昏死过去,他的现状那是连他妈都认不出来了,衣衫褴褛,鼻青脸肿,浑身淤青。

        “哐啷!”短棍被姜洋丢在地上。

        “你们把这家伙抬走,回去告诉你们尹家当家的,姜府不是好欺负。”姜洋那些能够爬起来的棍奴说道。

        等这伙人相互扶持离开后,姜洋便关上门带着花铃儿去采购。

        他不知道的是,刚才在周围真的有不少人暗中窥视,刚才的事情也一下子传播开来。

        很多人都等着看好戏,国都城“新贵”与老权贵的冲突好戏,到底如何,真的很让人期待。

        姜洋回想起那些棍奴,实在都是不可多得的好手,二十至三十岁的家仆,个个都有锻体三级或者四级的实力,说明这尹家确实不简单。

        而且那“星月饭店”怎么听着有些耳熟啊?

        看到姜洋偶尔神游物外,花铃儿疑惑地问道:“师哥,你在想什么?”

        “哦,没有想什么。就是觉得我们初到国都城,这里的势力一个都不认识,而且鱼龙混杂,今天的事情就给我提了个醒。所以接下来要时刻小心警惕,免得被人谋财害命了都不知道。”姜洋脸色严肃地说道。

        “不会吧,这里可是国都城啊!天子脚下,怎么会有那样的事情发生?”花铃儿一脸不相信。

        “你说的都是老黄历了,现在乱世割据时代,到处潜伏着各个势力的间谍,尤其是这国都城中,我们还是小心为上。”姜洋解释道,不过他心里非常坚定,一定不会让花铃儿在自己身边受到伤害。

        (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票票投来,不然就开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