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道行搬山起在线阅读 - 第六十二章 到达国都

第六十二章 到达国都

        原路返回走,熟门熟路,姜洋等人自然不会出现什么狗血的波浪。

        而那洋鬼子马斯托早就被姜洋他们打发走了,毕竟不是一路人。

        他想学华夏功夫,嗻咕哨不会教他,姜洋更加不会教。

        这家伙实在是啰嗦得过头,简直堪比唐僧!

        因此,姜洋绝对不会留着他在身边。

        返程中,在大家还没赶到黄河之时,姜洋就将他驱走,然后一众人快速地赶到渡口,上了渡船离开,留着那追来的家伙在岸边,生闷气跺脚跟。

        之后,姜洋和嗻咕哨他们一起走也没多少时日,在延边的时候,姜洋带着花铃儿告别了嗻咕哨。

        花铃儿自然是依依不舍,泫然欲泣。

        姜洋安慰了好一会儿才平静下来,肩膀的衣服都湿了一大块。

        “又不是生离死别,有什么好伤心啊?若是师兄争气点,一个月就把大师的本事学到手,那自然就会来国都找咱们了。”姜洋半开玩笑地说道。

        结果,嗻咕哨还当真了,愤愤不平地瞪着姜洋。

        “要不中秋节的时候,我们再团聚一起过?”红菇凉建议道,她自然也非常不舍得与花铃儿分开。

        话怎么说来的,好不容易碰到这么好说话的小姑子,睡觉都要笑着醒。

        “不错,到中秋节,我们还可以找师兄他们团聚啊。”姜洋也安慰道,现在也不过才四月份初,到中秋节还差好几个月呢。

        听到姜洋这么说,花铃儿的心情才好了一些,不过眼睛还是红红的,像小兔子的眼睛。

        行装也没有什么好分的,不过姜洋他们要到大城市,自然也不好再携带哪些违禁的器具。

        像那两只分山掘子甲,估计不好带到国都了,所以要转交给嗻咕哨养着。

        虽然嗻咕哨在驯养这方面没有姜洋那么出彩,但也不是很差,接管分山掘子甲也没什么大问题。

        而怒睛凤鸡,估计姜洋想要赶把它去嗻咕哨那边也赶不了,这家伙好像认定了姜洋似的。

        或许是因为冥凤血脉影响,又或许是姜洋那些丹药的吸引。

        反正这只怒睛凤鸡是跟定他了。

        也幸好,没有多少人能够认出它来,也没有什么出奇的。

        带着这只雄鸡也不会出现什么状况,只要没人打它注意就行。

        就这样,姜洋牵着花铃儿,一步三回头地离开。

        现在是军阀割据之期,局势也已经非常混乱,不过在东瀛倭人攻占山海关之后,内地已经陆陆续续地组建了抗倭根据地,而延边更是红色军政中心,所以到处都设有警戒关隘。

        姜洋和花铃儿过了一个又一个关卡,这才来到黄河渡口,渡过了黄河就到了晋地,在晋地这边的交通,已经变得很方便了。

        不仅有马车可以乘坐,只要到了省会后又可以转乘蒸汽火车。

        在半路上,两人到小城镇歇息的时候,已经不再穿着那身道袍,换了一身当前流行的服饰。

        花铃儿把长发放下来后,换的是一身女学生服装,穿戴非常像知识女青年。

        这套服饰融合了西方服装元素和华夏传统服装,制式为腰身窄小的大襟袄,摆长不过臀,袖口处一般为七寸,并呈现出喇叭状,俗称“倒大袖”。衣脚是圆弧形下摆,并在领、袖、襟等处都缀有花边。

        下身为过膝棉布的喇叭黑裙,柔软舒适,随风摇摆。

        加上脚下一双黑布寸跟布鞋,整体上来说,花铃儿美透了,看得姜洋眼神都没有移开过。

        现在天气已经过春,穿着清凉也没关系,毕竟花铃儿还是个武者,抗寒还是不错的。

        而姜洋穿着也不差,一身马仔装束,带着鸭舌帽,活脱脱的一个浪荡公子哥。

        但是一路上,很多人看的姜洋这么帅气的小伙,抱着一只公鸡,多少都感觉有些喜感。

        一天之后,姜洋和花铃儿终于到达了国都火车站。

        一下车,便是拥挤的人流,比肩继踵。

        花铃儿一直躲在姜洋的怀里,否则少不了被占便宜,她也是第一次碰到这样的场景,看得眼花缭乱。

        出了火车站之后,姜洋直接雇佣一辆汽车,毕竟从这里到龙潭还有不少距离。

        第一次做汽车的花铃儿好奇地这里摸摸,那里拍拍的,等过了瘾之后,才发现姜洋一直嬉笑地看着她。

        一下子便让她感觉不好意思起来,她就纳闷了,按理说姜洋也是第一次坐这样的小轿车才对,怎么总感觉他轻车熟路一般。

        想到这里,花铃儿伸手快速地摸到姜洋的腰处,一把掐住他的腰间软肉。

        【让你看着我的出丑!】

        “嘶!”姜洋疼得倒吸一口气,连忙按住花铃儿的小手。

        “师妹,饶命!”姜洋一脸苦相地求饶道。

        “哼!师哥,我们现在要去哪里?”花铃儿冷哼一声,收回了手,同时询问道。

        “去我们在这里的家。”姜洋微笑地说道。

        “我怎么不知道我们在这里还有家?”花铃儿瞪大着眼睛问道。

        “到了你便会明白。”姜洋一脸神秘地回道。

        窗外的街道也并不是非常热闹,不过时不时都有一队队的治安巡逻队经过,看样子这里的氛围也处于紧张状态。

        这时候的国都,建筑物并不是那么高耸,有那么四五层楼高的建筑已经称得上是高楼大厦了。

        (天无时不风,地无时不尘,物地所不用,人无所不为。)

        (票无刻不求,书无时不更?)

        (看到那些两千万字的长篇小说,我是真的明白了,什么才是长篇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