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道行搬山起在线阅读 - 第五十八章 心中含泪而退

第五十八章 心中含泪而退

        两人借着微弱的磷光,依稀可以看清密室中的陈设。

        除了中间有一座盛物台之外,四周空荡荡的,什么东西都没有了。

        另外,密室的布置也有些不寻常,在盛物台的四角方向都有一只怒目张口的麒麟石像,好像在镇守那盛物台上面的黄金宝匣一样。

        这样的结构,端是有种虎视眈眈的感觉。

        嗻咕哨此时已经非常专注在那黄金宝匣上,其他什么都不在意了。

        寻找了十几年的东西,感觉就在眼前,心态上激动得无法控制也是情有可原的。

        所以,戒备和防护都被姜洋接手过去,他围着盛物台走了一圈,也没法有什么机关陷阱,这才放心下来。

        嗻咕哨两手颤抖地摸到黄金宝匣上面,即使有毒也不会影响到他。

        不仅是因为辟毒丹作用的原因,更是毕生所求之物,唾手可得,任何外在因素都不能阻挡了。

        鹧鸪哨激动地打开了宝盒,可是宝盒里面放置的并不是雮尘神珠,而是一块刻满了异文的龟甲。

        他失望至极,情绪难以控制,吐出了一口淡淡金黄色的液体。

        “师兄,你也别太执着了,不是还有我吗?我一定会救你们的。”姜洋坚定地说道。

        姜洋说完之后,把龟甲拿了起来。

        “咦,这好像是龙骨天书!”姜洋假装惊疑地叫道。

        “龙骨天书?”嗻咕哨不明所以。

        “龙骨天书就是周文王用来记载雮尘神珠去向的承载之物。”姜洋解释道。

        “你确定?”嗻咕哨满脸疑虑地追问道。

        “是真的,传说龙骨天书由龟甲上下两块组成,而这一块是龟腹之甲,你看上面是不是有很多雮尘神珠的符号?”姜洋肯定了之后,指着上面的异文说道。

        嗻咕哨一看,还真有不少雮尘神珠的符号,想来一定和雮尘神珠有关,但是上面的异文,实在是深奥难懂。

        “世界上的能人异士多得是,或许有人能够解读上面的异文也说不定,我们先把它带走再说。”姜洋看到嗻咕哨紧皱的眉头,也猜到他所忧虑的事情。

        “嗯。”嗻咕哨这才小心翼翼地把龙骨天书装好。

        就在这时,听力不凡的姜洋觉察到动静,连忙看过去。

        只见一团如同蝗虫一般的黑色云团在黑佛石像上面形成,非常诡异。

        “糟了,是腐玉苏醒而成的蟦虫。”姜洋惊叫道。

        为什么他们没有点火也会让腐玉复苏过来?

        难道因为两人在这小密室待久了,受两人体温影响而提升了室温,这样也会引起腐玉复苏?

        嗻咕哨听到姜洋的惊叫声,连忙转身看过去,只见那团蟦虫就要飞过来了。

        “必须点火才行,此时只有高温之物才能引开它们,但是现在已经来不及了。”姜洋快速地说道。

        姜洋刚说完,只见嗻咕哨快速地拿出一个火引,一口气吹燃,接着丢到那黄金宝匣中。

        “哄!”火一下子从黄金宝匣中暴涨了起来。

        原来黄金宝匣中有一张狼毛,这么多年已经非常干燥,遇火一点就着。

        “……”姜洋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噎死,他刚才可是想着带走黄金宝匣的,现在怕是不行了。

        逃命要紧!

        在那团蟦虫穿过他们飞到黄金宝匣上面之时,两人快步地跑到黑佛前面,还是嗻咕哨经验老道,一下子便找出了机关,把石门打开。

        两人如白马过隙一般,未等到石门完全打开,便侧身走出去。

        当石门再次关上之后,那团蟦虫才被阻隔在里面,估计一时之间是跑不出来的。

        “能不能拖一下时间?我需要一点时间来拾取珍宝。”姜洋也知道现在要与时间赛跑,毕竟这里的空间虽然大,但是两人待久了之后,室温也会提高,到时候又不知道从哪里跑出蟦虫来。

        “我还有一个火引!”嗻咕哨知道姜洋要做什么,拿出自己手里最后一个火引。

        “那正好,我这里有一罐柴油!”姜洋微笑地说道,然后拿出一瓶两公斤装的铁皮罐,里面都是柴油。

        这罐柴油是姜洋以前在瓶子山攒馆的时候,在罗痞子的物资中顺来的。

        相信有这罐柴油,嗻咕哨能够为他争取一些时间的。

        不理会嗻咕哨怎么使用柴油,姜洋连忙开始拾取珍宝,之前他们也不过才收取了五分之一不到,若是就这么走了,实在是不甘心。

        这是死都要贪财的节奏!

        还是老规矩,具有收藏价值或者觉得非常珍贵的宝货,先暂时收到储物空间中,其他那些金饼和银钱都直接让系统回收。

        嗻咕哨看到姜洋一头扎进财宝堆里,无奈地摇了摇头,然后提着柴油罐走到墙角处打开,慢慢地倾倒出来,把这罐柴油洒在地板上,并且拉开,弄得越长越好!

        他也知道那些蟦虫的特性,虽然危险恐怖,但是也不是没有应对之法,只要附近有高温物体的存在,那就能够把蟦虫吸引过去。

        等他弄好柴油之后,看到姜洋快速地收取那些财宝,也便开始注意周围的动静,免得被突然偷袭而措手不及。

        一分钟……两分钟……

        大约五分钟的时候,终于有动静了,只见佛殿门口那团悬吊着的物体开始变化了。

        有石玉一般变出一团黑云状物体,嗻咕哨知道那是无数只危险的蟦虫。

        “小心!蟦虫来了!”嗻咕哨提醒道,同时把手中的火引吹燃,并且丢到地上的柴油处。

        柴油一下子便燃烧了起来,周围也随之变得高温,嗻咕哨不得不马上跳开,不然自己被高温传递后,体表温度上升,自己也会变成蟦虫的目标。

        姜洋听到嗻咕哨的话,抬头看过去,只见佛殿的门口上一团黑色的蟦虫,妖邪诡异。

        【对了,不知道镇妖幡有没有作用!】想到就做,姜洋把镇妖幡快速地取了出来。

        只可惜,好像并没有影响到蟦虫一样,它们仍然在不断地集结。

        镇妖幡可以震悚压制妖物,可蟦虫并不是妖物,它们只是一种只会吞噬腐蚀的毒虫,根本就没有开启灵智。

        让它们害怕镇妖幡,那是不可能的。

        它们就像傻子一样,是不会和正常人讲道理和守规矩的。

        姜洋无语,只能把镇妖幡收回去。

        集结完成的蟦虫感知到柴油燃烧的高温火焰,立刻飞窜过去,就像一团黑漆漆的乌云一般,诡异之极。

        “快走!”嗻咕哨跑到姜洋身边说道。

        “等等,还有差一点没收拾。”姜洋一边回道一边继续收取珍宝,实在是珍宝太多了,一国的国库,岂是一个人能够在几分钟中内搬走的,即使姜洋有储物空间也不行。

        若是他能够用神识就好了,神识出体,覆盖在所有珍宝上面,神念一动,便可以收进储物空间中。

        可惜,姜洋没有神识能力,几分钟也不过才收拾了三分之二的珍宝而已。

        “快走!”嗻咕哨看到那蟦虫灭火的速度,顿时紧张起来,一把将姜洋拉起,担心姜洋挣扎,所以用尽了力气。

        姜洋被嗻咕哨用力拉起,差点就踉跄栽倒在地,但是想要再回到财宝堆里,怕是不行了,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么多的珍宝远离自己。

        【我的心好痛!我的心在流泪!】

        含泪而退Ing!o(╥﹏╥)o

        当姜洋被强制拉到黑暗通道的时候,姜洋终于放弃了。

        “好了,我自己会走!”姜洋一把甩开嗻咕哨的手,三两步跨到前面去,先走一步。

        两人快速地走到暗道尽头,紧接着爬上垂直通道,但是后面已经传来了“嗡嗡”的动静声,想来那些蟦虫已经开始追来。

        “快走!”嗻咕哨喊道!

        两人马不停蹄地跳过甬道,快步来到竖井之下。

        姜洋轻而易举地把钻天索抛射上去,并且一下子就稳固住。

        就在这时候,“嘭”的一声,之前那“”字垂直通道的石板被蟦虫撞开了,那团蟦虫也要紧追而来。

        姜洋二话不说,取出铁胎弓和一支箭矢,快速瞄准,一箭射出去,撞在那墓门的玉盘转子上。

        玉盘转子转动,机关被触发,墓门也被瞬间打开,无数的流沙从墓门中喷射而出。

        那团蟦虫也被流沙瞬间掩埋起来。

        “快走!”

        嗻咕哨也庆幸之前没有动那玉盘转子,不然肯定会被黄沙掩埋在这里。

        两人快速地顺着钻天索爬上去。

        “咳咳!”

        “咳咳!”

        姜洋和嗻咕哨两人从竖井中爬出来,虽然没有什么大碍,但是还是吸了不少微尘。

        一边用力攀爬,也不容易屏气停息,所以才吸了很多微尘。

        坐在深渊对面的了尘,看到嗻咕哨和姜洋从佛口出来,便立刻站起来,一脸慎重地看过去,担心有意外事情发生。

        “走吧!”嗻咕哨整理了自己的衣服,拍落身上的微尘后,便对姜洋说道。

        此地不宜久留,还是尽早出去为好!

        虽然蟦虫已经被流沙掩埋,但也不敢保证它们会不会跑出来。

        姜洋也整理了一下,转头再看了看那佛口竖井,一脸丧气地转过身去。

        那国库财宝还有三分之一埋在里面呢!

        实在是可惜啊!

        姜洋和嗻咕哨两人把各自的钻天索甩到对面,了尘帮忙固定之后,便跳跃借力荡过去,但也只是荡到对面峭壁而已,并没有直接上到甬道口,还要往上爬。

        不过这对两人来说,不过是小菜一碟而已。

        “如何?”当两人爬上甬道口,了尘便迫不及待地询问道。

        “师傅,一边走一边说,这里不是很安全!”嗻咕哨提议道。

        了尘也觉得这里不是久留之地,便同意了。

        (在论坛上没有白送的积分,只有不怕被封id一直不停灌水的人,才有希望得到更多的积分。)

        (推荐票当然也不是白送的,这都是你们喜欢本书的原因,也是你们在这里走过的痕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