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道行搬山起在线阅读 - 第四十九章 事出反常必有妖

第四十九章 事出反常必有妖

        其实,通过精气神的观察,了尘感觉姜洋的锻体修为似乎比自己弟子嗻咕哨还强。

        而且,那只怒睛凤鸡似乎认了姜洋为主一般,雄鸡虽然呆,但是非常听姜洋的话,能够收服这样的神物,气运和能力都不平凡。

        表面上的性格,热情开朗的姜洋也比寡言孤傲的嗻咕哨好。

        他总觉得,若是之前选择姜洋做徒弟是不是更好?

        虽然嗻咕哨也有优点,沉着冷静、坚韧执着,可为人处世方面却不够圆滑机变,从他与红菇凉的相处便看出来了。

        若非红菇凉热情主动,自己这徒弟的终生幸福,估计是难享啦!

        “开船咯!”黄河码头的船夫大声地呦呵道。

        “等等!还有人!”姜洋大声喊道,同时快步地冲过去,一步踏上小轮船。

        船上已经有不少人,行商、妇女、婴儿等,甚至老外都有五个。

        “船头,再等等,还有人。”姜洋对那控制室的船头喊道。

        没过一会儿,嗻咕哨几人也都纷纷登上了船!

        他们这一行人装扮,道士和尚的,一下子把众位船客的注意力吸引住。

        “好漂亮的小妞!”其中一个老外痞里痞气地说着跛脚的汉语,想来是看到青春靓丽的花铃儿了。

        红菇凉其实也不差,只不过一声劲装,让人一看只觉得是条女汉子,没有花铃儿那么水灵。

        花铃儿娇横地瞪了那老外一眼,然后抱着怒睛凤鸡在船头找了个位置坐下。

        姜洋脸色倒是有些阴郁起来,心里决定,若是那几个鬼佬再得寸进尺,绝对不轻饶。

        “不要惹事!”嗻咕哨拉了一下姜洋的胳膊说道,然后拿出了几块银元去交坐船费。

        小轮船启动,随着河水波浪此起彼伏地摇晃着。

        此间安静,只有那几个鬼佬在叽里咕噜地说着外语!

        左右无事,红菇凉便逗起了怒睛凤鸡。

        “咯咯咯,呆鸡,现在知道怕了,以后不听话,就把你丢到河里去。”

        怒睛凤鸡现在是自闭得不行,一点声音都不敢出,它是真的怕水。

        这弱点,他们从湘阴到嵩山的路上就发现,只要到了水面上,怒睛凤鸡就老实得不行,只能任由他人搓揉欺负。

        “你现在欺负它,等下到了岸上,你不怕它报仇啊?”花铃儿无奈地问道。

        “它报仇的还少吗?每天都在四更天引吭啼鸣,扰人清梦等于谋人性命。”红菇凉却不怕,反而有底气地说。

        附近的人听到二女对一只鸡神神叨叨,果然是出家人才有的行为。

        而了尘也听到了几个鬼佬的交谈,虽然内容不全明白,但是话中提到了黑水城。

        便走到船头,对嗻咕哨和姜洋提醒到:“这船上有鬼!”

        【有鬼?洋鬼子也算鬼的话,那就有五个鬼。】姜洋有些恶趣味地想着。

        嗻咕哨看着那些鬼佬疑惑起来。

        “我听他们提到黑水城。”了尘看到嗻咕哨的疑惑,这么解释道。

        “黑水城?他们去黑水城干什么?”嗻咕哨的神情也变了,若是阻扰到他的行动,他肯定不会放任那些鬼佬过去的。

        了尘嫉恶如仇地说道:“这些鬼佬,早年曾在黑水城盗掘古墓,挖毁了七座佛塔,掠夺了不少珍贵的文物,简直是无法无天。”

        另外的,还有不少船客在聊乘船的忌讳,不能说那些秽气的话,否者就会引出“河神”来。

        这时,婴儿“哇呜”的哭声响起,而且还没完没了,让很多船客都觉得烦不胜烦。

        一个头戴爵士帽又打领带穿西装的洋鬼子见状,便拿着一颗糖去安抚婴儿,结果没效,尴尬得一批。

        姜洋连忙站起来,走过去看了一眼,便说道:“受了风寒就不要让他吹风了,他现在应该是呼吸不畅,也不能吃糖。”

        以姜洋现在的医术,望闻问切都已经达到炉火纯青的地步,看一眼婴儿的气色就能够诊断出症状来。

        他前世做诊所医生的时候,几乎每天都要看十来个生病的婴儿,所以对于婴儿病症,他的经验非常丰富。

        “你也是医生?”洋鬼子惊讶地问道。

        姜洋没有回应他,而是对那妇女说:“我可以帮你照顾一下宝宝。”

        妇女愣了一下,看到姜洋五官端正,俊逸不凡,似乎不像是坏人的样子,一边道谢,一边小心地将婴儿递给姜洋。

        姜洋包过婴儿后,感觉这稚嫩的婴儿特别可爱。

        说来也奇怪,婴儿刚转到姜洋的手上便停止了哭啼。

        “哒哒……”花铃儿看到姜洋抱着婴儿,便腾腾地跑了过来。

        “好可爱的宝宝!”花铃儿清灵的声音响起。

        “我们以后的宝宝会更可爱。”姜洋这么说丝毫没有觉得脸皮厚。

        花铃儿听到姜洋的话,白里透红的脸蛋一下子变得红彤彤起来,然后向鹌鹑一样低着头不敢看姜洋。

        旁边的妇女也听到了姜洋的话,也是措手不及,感情这两个是穿着道袍的假道士啊!

        【不过好像有些真本事,宝宝一到他手上便不哭了。】

        其实,姜洋不过隔着裹布,按摩了婴儿背后的几个穴位而已,这让可以使他呼吸通畅。

        婴儿这么快停止哭泣,安静下来后,那些船客都低声地议论起来。

        等婴儿感觉舒适了之后,姜洋便把他还给他妈妈手中。

        “谢谢道长。”妇女向姜洋感激道。

        不知姓名,只能这么称呼,谁让姜洋穿着道袍呢。

        可是没过几秒钟,那婴儿又“哇哇”地哭了起来。

        这让姜洋疑惑不已:【不应该啊!】

        就在这时候,小轮船突然剧烈晃动起来,而且天色竟然阴沉昏暗起来,远处空中的阴云中时不时伴随着雷鸣闪电,阴风阵阵煞是阴凉。

        那黄河中的河水波涛也逐渐变大,甚至在小乱船周围出现大小不一的涡旋。

        姜洋都差点被晃到,不得不沉下重心稳住下盘。

        众位船客都抱紧栏杆或者船篷的柱子,免得让自己掉到河里去。

        花铃儿和红菇凉紧挨在一起,也能稳住身形。

        “河神!是河神出现了!”

        那船头也惊慌失措这跪地扣头,嘴上还不断地嘀咕着:“河神息怒,河神息怒!小人途径宝地,无意打扰,万分抱歉……”

        “肯定是那婴儿吵到河神了,把他丢下去喂河神!”有船客这么自私的危言耸听。

        姜洋走到嗻咕哨身边说:“事出反常必有妖!”

        这里河床这么宽敞,按常理来看,是不会突然波澜起伏的,现在又不是****之时。

        了尘脸色也凝重地说道:“此地河段位于汉中关隘,算是龙脉宝地,可能真的孕育有灵物。”

        (女人,订婚前,像燕子,爱怎么飞就怎么飞;订婚后,像鸽子,能飞却不敢飞远;结婚后,像鸭子,想飞却飞不起来。男人,订婚前,像孙子,百依百顺;定婚后,像儿子,学会顶嘴;结婚后,像老子,发号施令。)

        (多投票多投资,看官们都可以在评论中对鄙人发号施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