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道行搬山起在线阅读 - 第四十五章 投名状

第四十五章 投名状

        姜洋四人走进屋舍里,里面已经备好了香茗,似乎早有待客之意。

        四人席地坐下之后,嗻咕哨与了尘大师面对面坐着,便主动道出了身份:“搬山嗻咕哨!”

        姜洋接口道:“搬山姜洋!”

        花铃儿接着:“搬山花铃儿!”

        红菇凉犹豫了一下才接着说道:“搬山红菇凉!”

        她这么自我介绍,姜洋三人心里自然认可了她,满意地微笑着。

        “原来是当今搬山的魁首和门人到了,不知四位远道而来,所谓何事?”了尘直截了当地问道。

        “听闻前辈是摸金校尉张三爷的大徒弟,还望赐教摸金之术。”嗻咕哨也不磨蹭。

        “了尘隐居多年,早已不问前尘,更何况听闻搬山道人发古墓者,只求不死仙药,对金玉冥器不敢兴趣。”了尘微笑了一下,语气已经有些推脱之意。

        “实不相瞒,不死仙药是讹传,搬山真正要找的是雮尘神珠。我搬山一派皆是同族后裔,祖上受人诅咒,族人皆活不过半百,只有雮尘神珠可解。”嗻咕哨没有隐瞒,而且非常诚挚地把隐情说了出来。

        听了其中缘由,了尘心里也很同情嗻咕哨一族的遭遇,便询问道:“搬山一派也有高明的手段,为何要学摸金之术!”

        “我们探知到雮尘神珠在西夏国某个藏宝洞中,此洞位置隐秘,凭搬山分甲术,恐怕难以找到。听闻摸金校尉擅搜山寻龙、分金定穴,我想用摸金之术,定可找到藏宝洞。”嗻咕哨解释道。

        了尘听完,叹息了一下,便认真地回道:“我原本早已发愿,金盆洗手,再也不摸金。明器一旦出世,世上又会生出多少腥风血雨,但事关你一族的困苦,我也不能见死不救。”

        说完,他又开始叹气,然后深思熟虑起来。

        这可把红菇凉和花铃儿这两个女子给急得直皱眉头。

        姜洋心里也同样叹息着:【毕竟是老人家,就是有那么多浊气需要叹!】

        考虑一番之后,了尘才说道:“也罢!按规矩,不论传术还是与摸金联合发墓,外人加盟都需要投名状!”

        “多些了尘大师慈悲之心!”嗻咕哨连忙道谢!

        后边的姜洋等人也都跟着抱拳行礼道谢。

        这里的“投名状”是为了检验准合伙人的能力,若是能力不够,摸金校尉不会与之合作的。

        毕竟是要一起下墓倒斗的,若是个个都像罗痞子那样的猪,即使摸金校尉再厉害也带不动。

        所以,摸金校尉便立了这么一个“投名状”规矩,用来检验合伙人是否有能力与自己一起去发墓行动。

        了尘指了一个凶墓给嗻咕哨他们,那是西北十里外的一座南宋朝古墓,目的是取得主墓之人的殓衣外套。

        因为古墓的墓位不正,风逆气凶,形如断剑,势如覆舟,是标准的凶穴。

        简单地说,就是风水不好,而且非常不好的墓穴。

        这样风水不好的墓穴,很容易养出僵尸来。

        “切记摸金校尉的规矩,鸡鸣不摸金,灯灭不摸金!”了尘最后送给他们的告诫。

        嗻咕哨四人没有迟疑,即刻动身前往。

        一个小时之后,四人便找到了那半块无字石碑,而了尘大师所说的南宋古墓就在地下。

        “开挖了吗?可惜这里的泥石太过稀松,不然就可以让分山掘子甲来挖盗洞了。”姜洋拿出了尘大师借给他们的洛阳铲,有些碎碎语地说着。

        “好了,别磨蹭了,不说说鸡鸣灯灭不摸金吗?趁早开始,在天亮前摸完金,就不怕鸡鸣了。”红菇凉这说法有点钻漏洞,不过也不是没有道理。

        “我警告你啊,太阳没有出来前,不准鸣叫,早知道就不让你跟来了。”姜洋也这般对着跟来的怒睛凤鸡警告道。

        嗻咕哨看着这两个人的瞎闹行为,感觉很丢脸:“别闹了,开挖吧!”

        于是,四人便轮流开始使用洛阳铲挖盗洞,实在是只有两把洛阳铲而已。

        姜洋记得这座墓不过是南宋的一个小郡主的而已,陪葬想来是丰厚不到哪里去的。

        在南宋时期,女子地位低得可怜,就算是王府郡主也高贵不到哪里去,何况还是一个殉情的郡主。

        在当时,这种行为可是狠狠地糟践了王府的颜面,难怪她会葬在风水这么差的穴位,估计是那位王爷惩罚她的。

        没多久,盗洞便挖到了石板,姜洋和嗻咕哨两人合力掀开石板,接着昏暗的灯光往下看,下面竟然就是主墓室。

        【这根本就是小葬嘛!这惩罚也太彻底了吧!】姜洋暗暗地想着。

        “红菇和花铃在上面,姜洋跟我下去。”嗻咕哨安排道。

        “嗯,你们小心点!”红菇凉答应之后,提醒道。

        姜洋绑好钻天索之后,对花铃儿点了一下头,在嗻咕哨之后一起滑着绳索下去。

        有手电筒的照射,这座小墓室一下子便看完了,确实是南宋风格的墓葬,下面的棺椁也是那时候的雕花刻纹。

        周围确实有些陪葬品,姜洋一眼便看出都是陶罐,其中也就夹杂着一两件瓷器,陪葬是真的很微薄、很贫乏。

        而嗻咕哨按照摸金校尉的规矩,找到东南角的位置之后,取出一根白色蜡烛点亮。

        之后,他对姜洋点了一下头,便一脚踢开棺椁。

        而姜洋注意着四周,进行护法,防备周围突发状况。

        嗻咕哨跳入棺椁中,先用熏尸香驱除尸气和毒虫,才开始进行解衣行动。

        死去多年的女体还保存得这么完好,想来已经成了尸妖。

        嗻咕哨和姜洋可是一口气都不敢呼吸,免得阳气泄露被它吸走,从而使它苏醒过来。

        毕竟之前在元将古墓有过这样的经历。

        这具尸体也不好触碰和翻动,嗻咕哨只能以绳索来固定女尸身形。

        就在这时候,忽然刮起一阵阴风来,那蜡烛都差点被吹灭。

        嗻咕哨也不希望蜡烛熄灭,快速地拔出手枪,打下墓顶上的一片瓷瓦,立在蜡烛边上,用来挡风用。

        可更让姜洋吃惊的事情出现了,一只黑猫竟然不知不觉地窜到嗻咕哨的肩膀上。

        (不经商,不打工,风流潇洒很轻松;不上税,不纳粮,工作只需一张床;不育女,不生男,不给计生添麻烦;)

        (这是啥子生活?投票了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