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道行搬山起在线阅读 - 第四十二章 夜宴同席不同心

第四十二章 夜宴同席不同心

        虽然不知道陈俞髅这么做会不会引起嗻咕哨的不满,但是姜洋知道自己这段时间的表现已经让他起疑了。

        总归有什么想法外人是猜测不到的,若是嗻咕哨一直不闻不问,那就当他认为姜洋已经成长了吧。

        武台上面一个长桌,陈俞髅做正北主位,右手坐的是嗻咕哨,而姜洋和花铃儿被安排坐在了左手位置上。

        “师兄!”花铃儿开心地向嗻咕哨问候道。

        “师兄!陈兄!”姜洋却是将两人一起进行问候道。

        “姜洋兄弟,请坐!”陈俞髅笑着邀请道。

        都落座之后,陈俞髅便抬起酒碗来,三人相互敬了一个。

        只不过都是泯了一口而已,三人的酒量都不是很好,自然也不是那种酒豪,能够吞天引海一般海饮。

        花铃儿更是直接夹起桌上的美味佳肴,她也是第一次碰到这么丰盛的聚会,自然要大口饱餐一顿。

        陈俞髅也没觉得花铃儿没有素质,只是觉得她比较天真烂漫。

        之后,他便单刀直入地向嗻咕哨问道:“嗻咕哨兄弟,你们搬山门人若是成了家,还会像以前一样四处奔波吗?”

        说完,他意有所指地看了看姜洋和花铃儿,其实他也是在埋伏笔。

        嗻咕哨听懂了话中话,花铃儿和姜洋最近的黏糊劲,他也看在眼里,若是真的能够成就好事,他也放心。

        “我族人并不都进入搬山盗门,但是搬山盗门的人皆是我族人,在他们成家之后,是否还外出发墓,要看个人意愿,但是肩负的责任始终要去完成的。”嗻咕哨平淡地回答。

        陈俞髅听了嗻咕哨的话,明白地点了点头,接着说:“不孝有三,无后为大,这寻找雮尘神珠也不是一两天能办到的事,你总得要有个传人吧?”

        嗻咕哨眼睛一转,算是听出了陈俞髅的话,感情是要给自己做媒来的?

        姜洋和花铃儿也听出来了,然后都看了嗻咕哨一眼,便相视一笑。

        【是红菇凉,应该没跑了!】

        而姜洋心里还有对陈俞髅的一丝冷笑,他知道这陈俞髅准备拉拢他们,准备以红菇凉而饵把嗻咕哨拴在卸岭盗门,恐怕是要舍了孩子没套到狼。

        见嗻咕哨没有反感的意思,陈俞髅便接着说:“兄弟,我呢有个妹子,一直单着,我有意把她许给你,不知道你是什么想法?”

        【果然来了!】嗻咕哨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回复。

        “我们同意!”姜洋和花铃儿异口同声地回道,对于红菇凉做他们的嫂子完全没意见,虽然红菇凉完全没有女人味,但是起码能力不错,完全配得起他们的师兄。

        “……”嗻咕哨无语,自己都还没说话,他俩凑什么热闹啊?

        其实他心里也猜到是红菇凉,红菇凉在他心里的印象还是挺好的。

        “嘿嘿,这还要看当事人的想法,总归要两情相悦才行。”陈俞髅看到姜洋和花铃儿这么默契回应,笑了笑,又向嗻咕哨要回应。

        “多谢陈兄美意!”嗻咕哨有点害羞地回道。

        陈俞髅以为嗻咕哨这是在委婉拒绝,急忙说道:“不是,你想听我把话说……”

        “她若愿意,我别无他求。”不等陈俞髅说完,嗻咕哨便快速地回道。

        这下反而让陈俞髅和花拐子意外了,实在想不到嗻咕哨答应得这么痛快。

        “陈兄,这么跟你说吧,我们族人因为血脉异常的原因,寿命都比常人短暂,若是真的有人愿意嫁进来或者入赘进来,我们族人都不会拒绝的。这也是我族至今人虽少,但血亲却非常偏远的原因。”

        姜洋喝了一口酒之后,看到陈俞髅两人的表情,便这么跟陈俞髅解释道。

        如果不是这样与外族通婚,承受了“血脉诅咒”几千年之久的轧葛拉玛族早就灭绝了,当然也不是什么人都能够嫁进和入赘轧葛拉玛族的,肯定会有一定的认识和考验。

        毕竟没有感情的话,在另一半英年早逝之后,带着子嗣叛族而出,轧葛拉玛族也会早早地断绝了延续。

        “原来如此!”陈俞髅到了这时候反而有些犹豫了,他这不是把红菇凉往火坑里推吗?

        可想到拉拢搬山盗门,他又左右为难起来了。

        姜洋和嗻咕哨三人看到陈俞髅的神情,也习惯了,以前族里的前辈在外找对象,当那些人了解了轧葛拉玛族的血脉问题之后,也是这般犹豫为难的神情。

        “怎么?陈兄后悔了?”姜洋逼问道。

        陈俞髅心中大汗:【男子大丈夫,说话是一言既出驷马难追,自己怎么能够反悔呢,说不定红菇凉她也不愿意,到时候就不是自己的问题呀!】

        想到这里,陈俞髅便笑道:“姜兄弟说哪里的话,我只是担心我那妹子而已。也不瞒你们了,我要许给嗻咕哨兄弟的妹子就是红菇凉;她身世可怜,我可是一直把她当亲妹子。嗻咕哨兄弟能力不凡,也算是我这妹子的一个好归宿。”

        “既然如此,等下就让我师妹去探探口风,她们都是女子,估计好说话。”姜洋一口咬定,不容分说。

        “那便依你!来来,不用客气,今晚可以不醉不归!”陈俞髅这下也无从下口了,便同意了姜洋的建议。

        嗻咕哨有些无语地看着姜洋:【到底你是兄长还是我是兄长,什么话都让你说了。】

        姜洋没有在意,反而笑着朝他抖了几下眉毛。

        而此时,在台下大咧咧地和卸岭门人拼酒的红菇凉,一点也没有觉察到自己被卖了,只是有时候看到嗻咕哨瞧她,便会表现出一些羞涩神情来。

        酒肉一餐下去,关系也都靠近了一些。

        差不多酒足饭饱的时候,陈俞髅终于把自己的目的说出来了:“搬山两位兄弟,这生逢乱世,正是英雄好汉建功立业之秋,俗话说识时务者为俊杰,两位兄弟不如留下来,和我一起合作,干出一番事业来,也可以图个腰金衣紫、青史留名啊。”

        姜洋眼神中精光一闪:【这家伙果然有成为开国太祖的野心。】

        嗻咕哨听完之后,没有犹豫地摇了摇头,说:“我们和陈兄不同,不是宏图之才,平生只愿找到雮尘神珠,解救我族人一脉,然后便远离江湖、归隐山野,这便无遗憾了。”

        陈俞髅听完嗻咕哨的话,脸色一收,转头看向姜洋。

        姜洋哪能不知道他什么意思啊,想让自己说一下与嗻咕哨相异的意见,只是这湘阴虽好,终究还是太小了,姜洋可不会把自己束缚在这里。

        再说陈俞髅野心宏伟,但却时运不济,没有那个命啊。

        跟着他打天下,估计到最后连根毛都不剩。

        于是,姜洋便对陈俞髅笑了笑,点了一下头,意思自己也同师兄一般。

        陈俞髅得到了两人的答复,没能拉拢到这样的高手心里非常遗憾。

        夜宴进行到将近子时便结束了,很多人都喝的东倒西歪的。

        姜洋他们都没有酗酒,所以都还算清醒。

        而花铃儿以姑娘家之事为由,去和红菇凉凑合一晚,其实是去打探情况,确认红菇凉是不是真的对自家师兄有情意。

        (昨夜饮酒过度,醉酒不知归路;颠倒错步,误入树林深处,呕吐,呕吐,惊起鸳鸯无数。)

        (看到有票,我心足以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