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道行搬山起在线阅读 - 第三十八章 状况危急

第三十八章 状况危急

        观山太保当年可是差点灭了四派,一统盗墓江湖的厉害门派,岂是能够轻易相处的?

        以往那些老前辈只要明白是观山太保碰过的古墓,无不是退避三舍,哪里敢像罗痞子这不知死活地乱碰乱拆的。

        现在呢,得到教训了吧?

        一下子又死伤数十人,就是因为罗痞子这个手欠的家伙。

        虽然姜洋不知道观山太保为什么会出现在丹宫中,只是猜测与那些蜈蚣毒蛊有关,毕竟观山太保比较喜好玩弄蛊毒。

        就比如死了之后,为了保证自己的尸身不会被人践踏,将蛊毒灌满全身,并且常年保持下去,只要有人触碰到尸身,就会引出蛊毒,轻则发狂自残,重则当场毙命。

        姜洋也算对观山太保有所了解,当前也不敢去触碰观山太保的东西。

        罗痞子这么肆无忌惮去惹观山太保,没死都算是他气运强大了。

        陈俞髅此时已经处于愤怒的边缘,但是想到还在等他住持大局的弟兄,他连忙甩开嗻咕哨,向山阴处的营地跑去。

        “诶!”罗痞子大大地叹了一口气,看了一眼嗻咕哨,就转身向陈俞髅追去。

        “我们跟要过去吗?”嗻咕哨向红菇凉询问道。

        “你们还是先回攒馆休息吧,姜洋顺便去看看花拐子的情况,我去老大那就行了。”红菇凉说完,就带着剩下的卸岭弟兄离开,只留下搬山盗门的三人。

        姜洋三人也没多管闲事,便走回攒馆去。

        回到攒馆,姜洋也真的去查看了花拐子,但他现在已经清醒过来了,只是脸上尽是内疚无神的表情。

        亲手杀害自己的弟兄,除了内疚之外,就是悲痛了。

        别人怎么劝慰都无效,估计只有他自己想通了才能走出来。

        而且他和罗痞子算是结下了生死大仇,以后见面恐怕只有生死敌对了。

        姜洋还拉着一个看似比较机灵的卸岭门人,向他询问详细情形。

        其实他也知道不多,因为从丹井中活着出来的只有花拐子和罗痞子。

        “在你们离开丹宫之后,有位弟兄跑到拱桥下撒尿,无意间找到了一条通往丹井的路,然后拐子哥便和罗痞子带人下去查探,差不多一个小时后,失心疯的拐子哥追杀着罗痞子跑出来,然后就那样了,我也只是知道这么多。”

        听完他的这段话,联想之前罗痞子的行为,姜洋也不难猜出其中细节。

        对比原剧,现在被姜洋影响之后,活下来那么多的弟兄,已经是天大的幸运了。

        想到这里,姜洋想起最后的一个危机,那就是滇军马震帮,也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

        姜洋离开了花拐子的营房,没有直接返回自己的落脚点,而是悄悄地出了攒馆,潜入罗痞子的营地中。

        正当他想要打探那个杨副官的营帐之时,旁边的一座营帐中传出了细微的声线,如果不是他的耳力过人,恐怕无法觉察到。

        “你去转告马师长,不出两个小时,罗痞子和卸岭那些人都会回来,到时候我带着亲信与他里应外合,将罗痞子等人一网打尽,瓶子山宝货都是他马师长的。”

        “我这就去。”

        然后一个身穿青色军装的人偷偷从帐篷中走出来,并且遮遮掩掩地离开营地。

        姜洋眼神冷然地看着这一切,而且这帐篷了也绝对是那杨副官无疑,想不到受了这么重的伤还能行祟,竟要里应外合将自己等人一网打尽。

        想到这,他便看着周围不远处的山林,恐怕那马震帮已经将这里包围住了。

        不能再等了,姜洋转身离开,回到花拐子的营房。

        看到出神不知何方的花拐子,姜洋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直接给他来了一巴掌,然后抓起他的衣领。

        “现在都上面时候,还在内疚,有用吗?你知不知道,我们现在已经被滇军马震帮包围了?”

        身边几个卸岭门人被姜洋的行为吓了一跳,可听到姜洋的话之后,立刻紧张地围了上来询问。

        “姜爷,你说的是真的吗?”一个弟兄不淡定地问道,经历了这几天,很多人都已经对姜洋佩服不已,称呼都变化了。

        “这是我刚才打探到的,是那杨副官与滇军马震帮进行通敌,想要在陈总把头他们回来之际,里应外合,把我们一网打尽。”

        姜洋神情严肃地说道,到了这时候谁还会开玩笑啊。

        “那怎么办?拐子哥,你说话啊?”这位兄弟到这时候还想着领头羊,毕竟他们也不知道该如何去应对,他们这一帮弟兄没读过多少书,就只有那一身蛮干的力气。

        “姜爷,你说的是真的?”花拐子这声问话算是回过神来了,一旦出现更急迫的群体事情,个人私事都不是事,除非是那种自私自利之徒,他花拐子当然不是自私自利之徒。

        “我从来不拿自己的生命安危来开玩笑。”姜洋冷哼地回道。

        马震帮那可是枪炮齐全的正规军,机关枪和迫击炮都用,姜洋自信可以轻松独对一两把步枪,可却不敢冒险应对机关枪和迫击炮。

        “来人,跟我去把那王八蛋绑起来。”花拐子腾地站了起来,一脸狰狞地说道。

        接着,花拐子带着十几个弟兄快速地冲进罗痞子的营地,打得杨副官一个措手不及,一下子便将他五花大绑起来。

        这种情形肯定会引来罗痞子营地里的士兵反抗,甚至还有人要开枪反击,姜洋一箭将他的手射废掉。

        “杨副官勾结滇军马震帮,不想跟他一起死的,立刻放下武器。”

        姜洋大声喝道,对于杨副官的亲信,他绝对不会手软。

        有姜洋和花拐子这两个人头头住持,杨副官的亲信也都被看押起来,任由那杨副官怎么狡辩都无效。

        “你们两,潜行离开,去给总把头送去消息,其他人立刻把武器拿起来,小心警惕。”花拐子严谨地安排起来。

        这时候,听到动静的嗻咕哨和花铃儿也过来了。

        “怎么回事?”嗻咕哨向姜洋问道。

        “我们可能已经被滇军马震帮包围了,就是我之前跟你说过的,杨副官与那马震帮勾结,准备将我们一网打尽。”姜洋快速地解释道。

        嗻咕哨听完之后一脸凝重地看着五花大绑的杨副官。

        “派人去通知陈魁首了吗?”嗻咕哨询问道。

        “已经派人去通知,只是我们可能已经打草惊蛇,我怕那马震帮会立即攻击我们。”花拐子担忧地说道。

        “估计不会,我听说那马震帮一向心高气傲,自恃武装领先齐全,一定会等陈魁首他们回来才进攻。”姜洋一脸睿智地分析道,可惜几乎没人相信,除了花铃儿。

        虽然姜洋这么说,但是现在攒馆里加起来也不过三十多人,而且大多数还是伤号,他们也没有放松警惕,即使用绑带把武器捆缚在手臂上都会做。

        果然,姜洋说的没错,等了差不多两个小时,陈俞髅一群回了攒馆,也没见那马震帮进攻。

        “总把头!”

        “总把头回来了!”

        一群卸岭弟兄看到陈俞髅回来,像是找到了主心骨一般。

        “特么的,小杨子呢?你这个兔崽子真的出卖了我?”

        这时候,罗痞子那粗狂的声音响了起来。

        花拐子听到之后,脸色一下子变得狰狞起来。

        “拐子!”陈俞髅机变无双,一下子就看出了花拐子心中对罗痞子的愤怒,但是现在有强敌在外,若是在起内讧,恐怕只会让局势变得更加糟糕。

        他一下子便按住花拐子,不想让他和罗痞子正面冲突,这事情要慎重处理才行。

        可是,马震帮根本就不会给他处理的时间。

        “嘭!”的一声枪响,罗痞子旁边的一个士兵中枪而亡,鲜血四溅,把附近的人都吓得亡魂大冒。

        “快!快拿起武器躲起来反击!”陈俞髅连忙大声喊道,这攻击的方向显然是攒馆后面的矮山,没想到他们是真的被包围了。

        嗻咕哨和姜洋把花铃儿护着躲到墙根处,没多久便听到攒馆不远处出来的密集脚步声,夜色朦胧中依稀蠕动着不少人影。

        (一等男人,家外有家;二等男人,家外有花;三等男人,急了乱抓;四等男人,下班回家,妻待在家;五等男人,下班回家,妻不在家;六等男人,下班回家,妻心有他,且不在家;七等男人,下班回家,他人在家。)

        (各位大大多投票,多投资,作者不说做一等男人,做四等男人足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