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道行搬山起在线阅读 - 第三十一章 修为再次精进

第三十一章 修为再次精进

        “嗻咕哨兄弟,我们还是先歇息休整一下,顺便想想办法怎么渡过断崖爬上山顶。”陈俞髅提议道。

        嗻咕哨也没心急,点头同意,也找地方进行喝水吃干粮。

        他知道姜洋进过古墓,肯定已经有办法,所以也懒得伤脑筋想办法。

        “师妹,这瓶口古墓,你就别去了,这山顶陡峭难爬,还是在这边接应我们比较好。”姜洋低声地对花铃儿说道,越过山崖攀爬山顶,有多凶险,他是知道的,毕竟有过一次经历了。

        “每次都这样。”花铃儿虽然有些怨言,但还是很听话的。

        “……”一边的嗻咕哨感觉自己好像脱离群体了一般,自从姜洋发生变化之后,自己好像已经说不上话了,以前安排花铃儿的任务可都是他安排的。

        【不过这样也好,说明他俩都已经长大了,不需要我再操心。】

        “对了,我还有个好东西要给你们,师兄过来一下。”

        姜洋低声地对嗻咕哨和花铃儿说道,然后三人在陈俞髅等人疑惑中走进树丛里。

        “他们这是干嘛去?”红菇凉疑惑地向陈俞髅问道。

        “……”陈俞髅翻了一个白眼给她:【你问我,我问谁去啊?】

        嗻咕哨和花铃儿也不知道姜洋神神秘秘地搞什么,到底有什么好东西见不得人的。

        当姜洋取出三粒药香四溢的健魄丹,嗻咕哨和花铃儿都惊讶起来。

        之前是强体丹和解毒丹,还有辟谷丹,现在又出现了另外不一样的丹药,难免不让嗻咕哨心生更多的疑惑来。

        “师兄师妹,我知道你们心中疑惑和好奇,但是这暂时还不能够告诉你们,等以后我们真正能够自保无虞的时候,我再告诉你们知道。”姜洋神色严肃地说道。

        嗻咕哨一听,就觉得姜洋肯定有着惊天的大秘密,而且是很多人都觊觎的东西,所以脸色也跟着严峻起来。

        而花铃儿只是嘟着嘴,有些不开心而已,这事情她之前就知道了,姜洋一直都没解释给她知道。

        “你不说,肯定也有你自己的考虑,需要师兄帮忙的话,你定要开口,不得隐瞒。”嗻咕哨心里还是藏着大智慧的。

        姜洋听到师兄的话,这才才露出笑容,接着说道:“这是健魄丹,是三品丹药,效果和二品丹药强体丹一样,但是药效更强。”

        “接下来,可能要对付尸妖,所以要提升一下实力,实力越强安全越有保障。”

        于是,三人便分食了三粒健魄丹,入口即化,药效也开始发挥出来,没多久,三人体内都陆续出现修为突破的信号,然后响起筋骨齐鸣的声音。

        姜洋和嗻咕哨的锻体修为都是堪堪晋级,而花铃儿的修为差一些就能够连续晋级两次,毕竟她的修为比较低,只要之后多修炼强身诀,估计再晋级也用不了多久时间。

        锻体十级的姜洋,感觉全身都爆发着强大的力量,全力一拳打出,拳风都刮得呼呼作响,拳风过出便是强风袭击。

        以他现在的身体爆发力至少可以打出千斤重的拳头,比之前多了二三百斤。

        嗻咕哨现在达到锻体九级,脸上的喜色也不少。

        实力越强,发墓行动时,安全自然更有保障,从来就没有身体赢弱的盗墓倒斗者,有也走不出古墓。

        现在他们的实力更上一层,对付尸妖就更加有把握了。

        若不是丹药抗性会累积变强,需要一段时间慢慢消化才下降,姜洋还想继续吞服健魄丹提升修为,可惜现在继续吞服健魄丹,药效绝对发挥不出来,只会浪费而已。

        三人离开不疑过久,便走出树丛返回断崖边。

        “嗻咕哨兄弟,你们休息好了吗?我已经想到办法渡过断崖了。”陈俞髅看到三人回来,便起身迎上去。

        “正好,我们也想到办法了,都说出来看看,再进行优化。”嗻咕哨微笑地回道。

        看到嗻咕哨着笑容,陈俞髅突然觉得搬山盗门的三个人都像是换了一个人似的,特别是精气神上。

        他拥有一双夜眼,观察力细微入里,比常人多看出一些常人无法看出来的东西。

        一个人的精神面貌是最表观的现象,也是一个人精气神强弱的基本判断。

        姜洋三人锻体修为精进,精神面貌自然容光焕发,精气神更是提升不止一星半点,所以陈俞髅仔细一看,就立刻发现三人的变化了。

        “哦哦,好!”陈俞髅被红菇凉打了一下才回过神来。

        “我是想用蜈蚣梯捆绑起来后,搭建一座竹桥,但是可能承受不了多大的重量,毕竟断崖最窄的地方都有近十米的宽度。”

        “所以,想要过去,必须是轻功不错之人才能上桥。”

        嗻咕哨和姜洋听完之后,相视一眼。

        陈俞髅的这个办法也不错,是可行的,只是过去之后,攀爬却成了难题。

        “我们的办法是,用强弓把钻天索射上去,钻天索有精钢倒钩,可以轻易地卡在石缝中,然后便能轻易地荡过去。”

        姜洋也把自己的方法说了出来。

        两种方法一对比,各有所长,但是姜洋的办法更完善,毕竟荡过去之后,还可以借助钻天索往上爬。

        “这钻天索那么重,能够射上去吗?”陈俞髅有些怀疑道,用弓箭投射绳子,他也有想过,但是弓箭就带不起重量不小的麻绳。

        “放心,我这把铁胎弓可是十石强弓。”姜洋拍了拍背上的铁胎弓,自信地说道。

        “十石铁胎弓?姜兄弟的力气真强。”陈俞髅惊讶不已,同时也佩服姜洋的力量。

        站在断崖边,姜洋弯弓射箭,铁胎弓被他拉满圆,比之前轻松了不少。

        “唰”的一下,钻天索就被强大的弹弓之力弹射飞上对面的峭壁。

        “好!”

        卸岭一众兄弟大声称赞道。

        陈俞髅感觉得姜洋的力量比昆仑都强大不少。

        卸岭门人也没有闲着,蜈蚣挂山梯的竹桥还是要搭的,这样结合姜洋的办法更好用,起码可以减轻一下钻天索的拉力。

        三把钻天索都投射过去,并且卡得非常结实稳固,等蜈蚣挂山梯的竹桥架好之后,姜洋便第一个借着竹桥的落脚点,轻易地荡到对面去。

        接着是嗻咕哨,然后是陈俞髅。

        因为只有三把钻天索,所以他们只能先上三人,而且攀爬峭壁,可不是谁都能攀爬的。

        红菇凉本来也想跟过去的,但是被陈俞髅严厉地瞪了几眼制止了。

        她留在断崖的人也不能松懈,要防备那群野山猴再次偷袭。

        花铃儿更要照顾怒睛凤鸡和两只穿山穴陵甲。

        姜洋三人攀爬峭壁,最轻松的就是姜洋和嗻咕哨,而陈俞髅比较辛苦,一来是钻天索用不习惯,而来是实力不够强大,才攀爬了百米的高度,他就歇息了两次,若不是嗻咕哨为了照应他,嗻咕哨早就追上姜洋了。

        (一个人单身久了,就不想去恋爱,会感觉朋友越来越重要;一个人单身久了,就不想去逛街,会越来越喜欢在家听歌;一个人单身久了,就变得成熟起来,会比以前越来越爱父母;一个人单身久了,就买很多鞋子,会独自去很多很远的地方旅游;一个人单身久了,就不经意悄悄流泪,会在众人面前什么都无所谓。)

        (作者单身写作,只为了等候你们的推荐票和投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