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道行搬山起在线阅读 - 第二十六章 凶残的六翅蜈蚣

第二十六章 凶残的六翅蜈蚣

        嗻咕哨听到这里,脸色也凝重了起来,他对观山太保也有所了解。

        若此墓真的有观山太保来过,那危险系数就更大了。

        红菇凉是不知者无畏,她根本就没了解过观山太保。

        她靠到陈俞髅耳边细声地说道:“老大,我们就这样退走了,怎么向那些死去的弟兄交代。观山太保再厉害,还能厉害过卸岭和搬山两大盗门的联手吗?”

        【对啊,现在他们可是联手了两大盗门啊,还怕那区区的观山太保吗?更何况是不是真的存在还不知道呢?】

        陈俞髅脑中灵光一闪而过,眼神也恢复了犀利有神。

        “万变不离其宗,观山太保厉害之处就是在他们诡异的秘术和蛊术之上,若是能够防得住这两方面,我们也不怕。嗻咕哨兄弟,姜兄弟,你们觉得如何?”

        陈俞髅这时坚定留下来的决心,但是要在搬山盗门一起留下来的前提下。

        “总之,大家要小心就行了,不能碰的东西一定不要碰。”嗻咕哨也没有就此退却出去,毕竟毒物还需要消灭。

        “好,你们俩现在到外边,尽可能带汽油或者煤油进来,还有找罗帅要一些散装的火药过来。”陈俞髅得到搬山盗门的回应后,立刻吩咐两个手下去取燃料。

        对付一切毒虫毒物,还是火攻最为有效。

        目送那两个人离开后,整个大殿因为没有什么宝物,他们一行人开始转出去,可意外就在这时候发生了。

        “啊!”

        一声惨叫声突然响起来,然后整个大殿都震动了起来。

        大家顺着声音的方向看过去,顿时震惊得无语言表,眼睛都快瞪出来了。

        前方房梁上攀爬着一只将近三丈长的巨大蜈蚣,而且前部背上真的有三对蝉翼,口中正叼着一具血淋淋的尸体。

        “六翅蜈蚣!”

        “真的有妖兽啊!”

        “快跑!”

        面对如此巨大的蜈蚣,任谁都无法镇静下来。

        陈俞髅和嗻咕哨都面色冷峻地戒备着,同时细声地向姜洋问道:“姜兄弟,现在该怎么办?”

        有人晃动,六翅蜈蚣便攻击而去,一下子扫到一片,那锋利尖锐的蜈蚣足,也带出鲜血横流,极其凶残。

        都说蜈蚣穷得买不起鞋,人家根本就不屑于穿鞋而已。

        坚如铁石的蜈蚣足还穿什么鞋,上刀山下火海都不在话下。

        而且巨大的蜈蚣嘴也是一口一个,连铁刀都被它咬得嘎嘣响地破碎。

        有些带枪的弟兄反应过来后不断地对六翅蜈蚣开枪,只是它的外壳坚硬如铁,子弹只是打得叮叮当当响,并伴随火花四射,却没有一滴血留下来。

        红菇凉厉害的飞刀也没起作用,打不中六翅蜈蚣的嘴和节肢缝隙,也造不成任何伤害。

        由此可见,六翅蜈蚣是真的刀枪不入!

        “大家都退出大殿,不要做无畏的牺牲。”

        姜洋见到越来越多人死于六翅蜈蚣嘴下,大声喊道。

        连手枪都无法造成伤害,留下来也只是徒劳,还可能性命不保。

        大殿狭窄,那么多人也不好躲闪,加上六翅蜈蚣还有殿梁掩护,这个根本就是它的地利战场。

        不知道为什么,六翅蜈蚣就是不靠近他和嗻咕哨这边,估计也对冥凤血脉的气息和怒睛凤鸡的气息有所忌惮。

        嗻咕哨后背竹筐里的怒睛凤鸡现在也醒了过来,不停地低声鸣叫着,似乎也感应到强敌出现。

        六翅蜈蚣听到怒睛凤鸡的鸣叫声,变得更加狂躁起来。

        姜洋护着花铃儿退走,嗻咕哨护着红菇凉,只可怜陈俞髅好像被六翅蜈蚣叮上了,就连大个子昆仑护着也没给他多少底气去面对这只变异的蛊王。

        等手下人都退出去后,只剩下他们六个人在后面拖着六翅蜈蚣。

        一下子就折损十几个弟兄,陈俞髅现在不知道有多恨六翅蜈蚣,手中的小神锋紧紧握住,非常想要上前去给六翅蜈蚣来一刀。

        “你们先出去。”姜洋把花铃儿推开,然后说道。

        “师哥!”花铃儿担心地叫道。

        “姜兄弟!”陈俞髅也仗义地没有立刻走。

        “走,他可以应付。”嗻咕哨知道姜洋的辟毒能力还有效果,所以才这么相信他,拉着陈俞髅走人。

        六翅蜈蚣见到食物都退走了,只有那忌惮的人留下来,不断地在梁上爬来爬去,时不时地冲着姜洋龇牙凶相。

        姜洋抽出宽刃大剑,正面对着六翅蜈蚣。

        六翅蜈蚣似乎感觉到自己的尊严受到挑衅,愤怒地“吼”叫道,然后向姜洋快速地冲击过来,那蜈蚣嘴大张,尖牙恐怖。

        姜洋急转往左一跳,轻身术的威力体现出来了,速度很快便转向跃起,狠狠地一剑斩在蜈蚣背上。

        “当”的一声,又是火花四溅。

        宽刃大剑毕竟不是玄铁,虽有断玉切石的锋利,但是也断不了铁甲钢盾啊。

        姜洋这样的重击虽然没有直接让六翅蜈蚣开口流血,但是力量的撞击也把六翅蜈蚣打得重重地摔于地板上。

        “嗷!”

        六翅蜈蚣哀嚎叫了一声,便快速地绕着对面的抱柱爬上殿梁,速度极快,这也是因为它的脚比较多。

        如果是直线跑,姜洋觉得自己可以跑得过它,但是大殿狭窄,一个转向来不及,就会被它追上。

        考虑到这一点,姜洋便趁机快速地往殿外跑去,可这六翅蜈蚣是真的死盯着不放,也迅速地从殿梁上面窜下来,紧紧地追在姜洋后面。

        两者差不多前后同时飞跃出无量殿。

        嗻咕哨早已经等候多时,双枪两发,都打在六翅蜈蚣的大嘴中,疼得六翅蜈蚣嗷嗷大叫,动作也迟缓了。

        “咯咯咯……”怒睛凤鸡也引吭啼鸣起来,花铃儿顺势把竹筐打开,它便振翅高高地飞起来。

        六翅蜈蚣看到天敌怒睛凤鸡的出现,把嗻咕哨和姜洋都放弃了,愤怒地冲着怒睛凤鸡嘶吼。

        怒睛凤鸡之前杀过那么多毒蜈蚣,杀气都还没有完全散开。

        两者是真有着生死大恨的不解之仇,便毫不客气地厮杀起来。

        (人生就像一盘不能悔的棋,棋差一招,便会满盘皆输。)

        (想要挽回局势,多上一些推荐票就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