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道行搬山起在线阅读 - 第二十四章 雮尘神珠的线索

第二十四章 雮尘神珠的线索

        听着陈俞髅和罗痞子的恭维搭侃的话,其中还有关于元人将军墓室的珠玉宝物的内容,姜洋不屑一笑。

        【还想着珠玉宝物?可惜已经被我清空了。】

        虽然还有一口主棺没开,但是里面的金玉瓷器绝对不会有很多,或许比较珍贵,可也不一定比他之前取走的总价值高。

        还有,坚决不能让其他人知道他曾经进过元将主墓室,否者是真的要闹翻天的。

        而师兄嗻咕哨知道也不会多嘴乱说的。

        真不知道在最后被陈俞髅他们找到主墓室之时,会是怎么样的情形?

        到头一场空???

        希望罗痞子和陈俞髅没有直接反目干仗才好,免得被那滇军马震帮有机可乘,从而被一网打尽。

        当世时局动乱,人人爱财爱势,都是为了保命。

        所谓源清则流青,源浊则流浊。

        乱世之中坦诚待人被视为是天真,不谋心机被视为是幼稚,你争我夺,世风如此,没有对错。

        姜洋根本就管不过来,那样太费心思了,像诸葛亮那么聪明的人,仅仅整治一个蜀国就心力憔悴而死,何况自己。

        还是明哲保身比较好,做一位世外高人才是逍遥之道。

        不理会他们谈天说地、论古谈今,姜洋开始在周围寻找进入丹宫内殿的入口,因此他现在也不过处在丹宫的外殿而已。

        “师哥,刚才那些毒蜈蚣不敢靠近我们,你之前吃的那枚真的是朱果吗?”花铃儿抱着姜洋的胳膊问道。

        在之前的山林里,花铃儿也看到蛇虫避开姜洋的情形,那也只是觉得生克制化的能力表现而已,但是现在连毒性这么邪性的毒蜈蚣都怕姜洋,她便开始怀疑姜洋之前吃的是不是朱果了,她从来就没听说过朱果还有辟百毒的作用。

        “这个等时机成熟再解释给你知道,好吗?”姜洋不想再撒谎骗她了,那样不够真诚。

        花铃儿闪着大眼睛看着姜洋,最终便点了一下头:“好!”

        姜洋笑着捏了一下花铃儿那白里透红的脸蛋,让花铃儿无语地给了他翻一个白眼。

        就在这时,花拐子跑过来禀报,说他们发现了一道石门。

        陈俞髅和罗痞子听到,瞬间惊喜了起来,连忙走过去。

        而嗻咕哨和姜洋三人也跟着走过去。

        “就是这扇石门。”几人都来到一扇古朴厚重的石门前。

        “把它打开。”陈俞髅指着石门示意道。

        他现在是联合发墓的总把头,可以命令任何人,根本就不需要自己动手。

        当然,姜洋给他面子才会选择性地听取命令。

        两名卸岭力士上到石门前,非常费劲地将石门推开,一时之间,尘烟溅起。

        石门打开之后,露出了黑暗幽深的通道,漆黑得看不清一点东西,仿佛是吞人的深渊一般。

        众人看着这通道,神情都不禁慎重起来。

        “师哥,里面会不会有危险?”花铃儿小声地问道。

        “这里应该就是通往丹宫内殿的通道,估计六翅蜈蚣就在里面了,你等下要紧跟着我。”姜洋没有遮遮掩掩,说出来也让周围的人听到,最后还看了一眼嗻咕哨。

        花拐子还想替陈俞髅先行探路,却被陈俞髅拦了下来。

        “你在外面看着弟兄们,我先进去看看。”陈俞髅吩咐道。

        “好,您千万要小心!”花拐子还是一路既往的忠诚。

        而那罗痞子却有些犹豫了,不知道是进还是不进,他的左右手没了,现在一时之间也找不到适用的手下。

        “罗帅,你还是在外边看着你的手下吧,他们没有卸岭弟兄的手艺,若是敲坏了金玉,岂不是你的损失?”

        “还有山外要道也需要去布放,滇军不是一直盯着你吗?若你他们此时趁虚而入,我们岂不是要白白便宜了别人。”

        姜洋上前一步,拦在罗痞子面前说道。

        罗痞子一听,都觉得特么的有理,但是又想到里边亲眼见识那些更珍贵的宝物。

        “罗帅,我觉得姜兄弟说的有道理,而且我们拿到宝贝之后,还不得从这里运出来吗”陈俞髅这时候也附和了姜洋的建议,他也看出罗痞子的心思,因此才这么说。

        “好,那就辛苦几位兄弟到里面取宝了。”罗痞子听陈俞髅说的话也有道理,就这一个出口,拿到宝货还不得从这里出来,休想贪墨任何一件宝贝。

        于是,姜洋等人便撇开了罗痞子,带人进去通道。

        每个人都举着火把,前面还有人不断地撒驱除药粉和石灰,以防毒虫。

        众人慢慢地深入通道,便感觉越来越阴寒。

        路上,花铃儿疑惑地向姜洋问道:“你为什么要阻止那罗帅跟进来?”

        “罗痞子那帮人根本就不懂得盗墓,整天就知道用枪炮,在墓里面使用威力巨大的火器,简直就是自掘坟墓。若是让他们跟进来,帮不上忙不说,甚至还会触动机关,连累我们。”

        姜洋丝毫不给罗痞子的面子,挡住卸岭力士的面揭他的短,连嗻咕哨使用眼神瞪他都阻止不了。

        附近的卸岭弟兄听到姜洋的话,深表同感,都觉得姜洋说的没有一点错。

        走在前面的陈俞髅,心里也非常认同姜洋说的话,嘴角不由得微翘起来。

        众人提着马灯、火把在通道中越走越深,地面也越来越潮湿。

        姜洋突然看到洞顶渗下奇怪的液体,立刻提醒道:“先停下来。”

        “这是什么东西?”旁边的花铃儿好奇地用手指触摸那滴液体,感觉黏糊糊的。

        “赶紧抹掉。”姜洋急忙说道,他可是记得这是蜈蚣卵,可以借助人体寄宿,吸收血液精气,待到成熟的时候再破茧而出。

        “好的。”花铃儿听话,立刻用一张小布把手指上的黏液抹擦干净,然后把小布丢掉。

        “这是什么东西?”陈俞髅疑惑地问道。

        “这些渗下来的液体是蜈蚣卵,一旦侵入人体里面,就会吸收人体里面的血液精气进行寄生,而且非常快速地成熟并破茧而出,其毒不比真的毒蜈蚣差,大家立刻用火把烧掉。”

        姜洋快速地解释道。

        众人一听,便吓了一跳,尤其是花铃儿,她是唯一一个触碰过液体的人。

        姜洋安慰的拍了她的肩膀说道:“没事的。”

        “我们这是进了蜈蚣窝了。”有人感叹道。

        陈俞髅没有怀疑姜洋的话,赶紧让人举着火把,将那些渗落下来的液体烧掉。

        之后,众人才继续前进。

        紧接着,通道深处的墙壁上开始出现一幅幅模糊的壁画,非常吸引人。

        其中一幅壁画内容是一个人飞升的画面。

        陈俞髅这时候便开始卖弄见识了,说是这些都是秦汉风俗的壁画,讲述一些驱傩逐疫和祥瑞升仙的内容。

        驱傩是汉代的一种怒葬仪式,为的就是保护死去之人不受山林精怪的侵扰。

        陈俞髅讲得很有趣,众人听得也很开心。

        而姜洋也看到了那幅牧民手托雮尘神珠进献给蒙元将领的壁画,连忙招呼嗻咕哨过来看。

        嗻咕哨顺着姜洋的手指,看到那壁画后,非常激动地抚摸那幅壁画,嘴上颤抖地说:“还真有几分相似。”

        “若是那珠子真的在墓里面就好了。”花铃儿开心祈愿道。

        姜洋冲她一笑,没有出声打击她,因为这也不过是雮尘神珠的线索而已。

        (放弃该放弃的是无奈,放弃不该放弃的是无能,不放弃该放弃的是无知,不放弃不该放弃的却是执著!!)

        (所以,我坚持着,打劫你们的推荐票,票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