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道行搬山起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一章 双甲打盗洞

第二十一章 双甲打盗洞

        另外,那大个子昆仑在昨天换了姜洋的金疮药之后,伤口已经结疤,现在竟然跟随队伍而来,真够坚强坚韧的。

        其实,他的伤口也不是很严重,除了手臂一箭擦到骨头之外,腿上的箭伤也都是皮肉之伤而已。

        这家伙对陈俞髅死忠,贴身护卫那种,陈俞髅劝他留在攒馆养伤都劝不了,硬是要跟着来。

        天微微亮的时候,大部队终于来到瓶子山脚下。

        不知道是不是这陈俞髅又搭错了哪根筋,争强好胜的心思又起来了。

        他看着瓶子山说出了他卸岭的手法,要在山脊处薄弱的位置,埋药轰炸。

        说完自己的意见之后,又向嗻咕哨询问方策。

        而嗻咕哨不着痕迹地看了姜洋一眼,若是他此时说出元人真正的墓室在山巅瓶口,恐怕没有好处,反而会引来陈俞髅和罗痞子的敌意,毕竟他们在瓮城可是损伤严重。

        他想还是先破了丹宫再说吧,到时候的缓和余地比较大。

        嗻咕哨回给陈俞髅的方案自然与之不同,之前在断崖的地方已经知道丹宫的具体方位。

        断崖之处只是瓶子山的瓶颈而已,瓮城的入口则是瓶子山的山脚之处;现在陈俞髅想从山脊处下手,嗻咕哨没有其他地方选择,唯有瓶子山背阴处的山根处了。

        因为嗻咕哨也是猜测而已,并没有十足把握,所以陈俞髅提议兵分两路。

        “妥,这个方法好,两头并进……”罗痞子竟然也没有意见。

        于是,搬山盗门和卸岭盗门又开始了一次竞争。

        当然,陈俞髅不想自己卸岭仗着人多欺负人少,所以派一队人跟随搬山这边帮忙。

        而红菇凉竟然主动请缨,让陈俞髅感觉自己似乎痛失了左膀右臂,一时之间说不出话来。

        现场气氛一下子便陷入了尬冷状态。

        姜洋好笑地看看红菇凉,又看看嗻咕哨:【师兄这是铁树开花了!估计要不了多久就会多出一个嫂子来。】

        最后,大家没有多耽搁,兵分两路开始探寻起来。

        嗻咕哨和红菇凉一起走在前头,有时候还殷勤地递水。

        花铃儿这时候也发现异常了,因为这递水的活,以前都是她做的,现在竟然被人抢走了。

        姜洋一把拉过花铃儿,在她耳边低语一阵。

        花铃儿听完之后,眼睛越来越亮,看着红菇凉的眼神也变了,脸上也多了一些不言而喻的笑容。

        走了将近两个小时,众人才到了瓶子山的山阴处,但是这里却有着一条深水河流,环绕着整个瓶子山,形成了天然的护山屏障。

        而姜洋也才发现,卸岭的蜈蚣挂山梯不只是梯,而且还能够组装成竹筏,再算起来,还能够当做武器来使,真是一器多用。

        乘舟过河,终于找到了瓶子山的山阴底部位置。

        由于地震的缘故,此地的山体到处是夹缝横生。

        嗻咕哨这招顺水而去,逆水返上的办法,真的找到了一处山体较深的洞穴,这里距离瓶子山山腹最近。

        就算在这里挖盗洞,估计也不用挖多长就能够通入山腹的丹宫。

        因为处于山阴深处,即使现在是白天,这里也昏暗如黑夜,众人都不得不打开手电,或者点起了火把。

        当他们走到黑洞深处之后,因为潮湿阴暗,卸岭的看土辨泥之法不能施展,只能靠搬山的搬山分甲术了。

        只见他取出一壶水,慢慢地倒出来,壶水滴在地上之后,或者流于地面又或者渗进泥土之中。

        当出现渗水回旋淤滞的时候,就可以断定地下的山体中空,而且土石松软,比较容易打出盗洞来。

        “就是这里了!”嗻咕哨自信地说道。

        红菇凉不明所以,询问了起来。

        经过嗻咕哨一解释,卸岭的人都惊叹不已,心里都觉得搬山分甲术不简单。

        而就在此时,山上也传来了炸药爆炸的声音,说明陈俞髅他们也开始行动了。

        红菇凉没有迟疑,便开始吩咐手下挖盗洞。

        嗻咕哨这时候阻止了她,让姜洋取出分山掘子甲。

        分山掘子甲也叫穿山穴陵甲,正是姜洋养了好几年的穿山甲,刚才也是他背过来的。

        两只穿山甲一大一小,一母一公,已经是秤不离砣,公不离婆,无法分开了。

        穿山甲打洞自不必说,更何况还是搬山盗门的分山掘子甲,那效率更是快的让人吃惊。

        只要控制好它们,然后静等消息就行了。

        姜洋有驯兽术,自然能够很好地控制穿山穴陵甲。

        花铃儿这时候也拿出早已经准备好的蚂蚁喂给它们,这样才有力气干活。

        卸岭的人第一次看到活的穿山甲,都觉得非常新奇。

        等它们两吃饱后,姜洋便开始控制它们挖掘山洞。

        只见它们的爪子锋利结实,前肢也格外发达,坚硬的石壁在它的爪子下如同砂石一般柔软,轻而易举地穿山而入。

        两只穿山穴陵甲一边挖,一边向里面爬,不到片刻,一个洞穴就形成了。

        卸岭众人看得啧啧称叹,只觉得眼界大开。

        姜洋还得牵着锁链跟随在后面吃尘土,就这点让他感觉有点不忿。

        不忿又能怎么样?难道要让他师兄这位大爷来控制吗?又或者叫花铃儿来?

        若是这两只穿山穴陵甲有成妖的资质就好了,那样就可以用强体丹来诱惑它们听话。

        可惜,这对穴陵甲养了七八年了,竟然没能成妖,实在有点可惜。

        “穿山穴陵甲挖通盗洞还需要一些时间,大家可以坐一边稍作休息,保存体力。”嗻咕哨对众人说道。

        一众人也都听话,歇息七间,红菇凉还好奇地向花铃儿打听搬山盗门的事情。

        其实,她更好奇关于嗻咕哨的事情。

        花铃儿常说嗻咕哨如何如何厉害,连族内也说嗻咕哨是历代搬山盗门天赋最强之人,其实也不过是后人吹嘘过多而已。

        再后来,凭借两千年遗留下来的丰富经验,让嗻咕哨成功攻破过几个大墓,才有这么一说。

        难道古人真的就会那么不堪吗?

        其实那些创造众多功法和秘术的人,才是最厉害的。

        卸岭的人也很好奇搬山盗门为什么人这么少?

        花铃儿把不住嘴,把嗻咕哨、姜洋、还有她怎么进入搬山盗门的事情大致说了出来,让卸岭弟兄和红菇凉对搬山盗门了解了不少。

        对于嗻咕哨幼小就杀狼证明自己加入搬山盗门,红菇凉还是非常敬佩的。

        而姜洋这边,他虽然蒙着布,但还是满脸尘土,实在憋屈。

        不过穿山甲的挖洞速度确实很快,才一小时多,就挖了将近五十米的通道,然后挖穿了山体,真的到达了丹宫。

        姜洋进入丹宫,只是太过昏暗,用手电筒查看,也看得不是很清晰,只觉得非常宽大而已,并且这里的空气也不是很好,可能是封闭太久的缘故。

        既然打通了盗洞,也算完成了任务,便返身回去告诉他们好消息才对。

        (喜欢是荡秋千,可以自得其乐,不需别人的回应;爱是跷跷板,需要一个人坐在对面与你互动,贴近你内心的感觉。)

        (爱上本书的看官大人,回应就投上推荐票吧,或者投资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