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道行搬山起在线阅读 - 第十九章 怒睛凤鸡

第十九章 怒睛凤鸡

        “这是怎么回事?”嗻咕哨看着周围萧条的情形问道。

        姜洋没有隐瞒,把陈俞髅和罗痞子再次下墓,然后中了瓮城陷阱的事情详细地说了出来。

        嗻咕哨听了知道,无奈地摇了摇头,他也不难猜测出其中的故事原因,无非就是陈俞髅争强好胜,不愿意等他罢了。

        “师兄,你找到克毒制蜃的宝物了?”姜洋好奇地问道,但他的眼睛一直盯着嗻咕哨刚才放下的竹筐。

        花铃儿也好奇地看着嗻咕哨。

        “找到了。”嗻咕哨微笑地指着竹筐回道。

        “什么东西?我瞧瞧!”姜洋急忙把竹筐打开,只见里面是一只雄壮的公鸡,它彩羽高冠,眼皮子竟然和人的一样,由上而生,而不是由下而生,端是神奇。

        “这不就是一只公鸡吗?而有点呆呆的。”花铃儿这时候倾身说道,她看不出这雄鸡有什么神奇之处。

        就在这时候,竹筐里的雄鸡竟然站了起来。

        “小心!”嗻咕哨以为怒睛凤鸡要伤人,急忙提醒道。

        但是这只漂亮的雄鸡站起来后,不断地晃着鸡头观看姜洋,让姜洋都感到奇怪不已。

        接着让人更加奇怪的事情发生了,只见雄鸡从竹筐中跳了出来,然后走到姜洋脚下,不断用鸡头摩擦他的裤脚。

        “这是怎么回事?”姜洋此事就像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一脸懵逼。

        嗻咕哨心里也非常疑惑,之前那么灵性又桀骜不驯的神鸡竟然做出这种臣服讨好之态,而且还是对自己师弟。

        姜洋想了一下才想通:【应该是自己体内觉醒的冥凤血脉影响了这只怒睛凤鸡,因为它是凤种神鸡,对于觉醒了冥凤血脉的自己充满了好感。】

        花铃儿突然觉得这只雄鸡一点都不呆了,竟然会讨好人。

        姜洋弯下身体,把雄鸡抱起来,它竟然一点都不挣扎。

        三秒一到,他就看到了系统对怒睛凤鸡评估的能力信息。

        【怒睛凤鸡】

        能力:凤鸡谛鸣、金爪钢啄

        修为:小妖六级。

        (凤鸡谛鸣:蓄力引吭鸣叫,可破妖气毒蜃和驱除鬼魅,修为越强,威力越不凡。)

        (金爪钢啄:非常锋利的爪子和鸡啄,可破石断金,修为越强,威力越大。)

        我的乖乖!果然已经成妖了,难怪灵智不低。

        鸡不过六,犬不过八。

        普通的鸡养了六年都会通人性听人言,何况这只被老药农喂养了灵芝宝药的怒睛凤鸡,不成精化妖才怪。

        难怪它能够与六翅蜈蚣斗上几十回合而不败。

        姜洋把怒睛凤鸡放回竹筐并且关上,之后才对嗻咕哨说:“师兄,这只鸡已经成妖,以后不能再以禽畜待之了。”

        “没错,它是世间罕见的怒睛凤鸡,也是难得的凤种,确实能够通人性听人言。”嗻咕哨也认同地说道。

        花铃儿也大感惊奇,她师兄竟然能够找到这么厉害的宝贝。

        “这么说,它能够对付瓶子山五毒了?”

        姜洋笑了笑,向花铃儿回道:“瓶子山只有毒蜈蚣,没有其他五毒了,一山不容二虎,这些毒蜈蚣这么厉害,其他五毒早就被灭了,除非有匹敌它们的存在,刚好附近苗寨就出现它们的克星,也就是这只怒睛凤鸡。”

        花铃儿想了想,也觉得如此,脸上也露出了笑容,毕竟她们有了怒睛凤鸡,就可以下墓找雮尘神珠了。

        没多久,陈俞髅吩咐的人跑过来邀请他三人,说要在正殿聚会。

        姜洋非常不耐烦,感觉这两个老大就是吃了巴豆屁事多。

        说好了散伙,现在见嗻咕哨把克毒制蜃的宝物带回来了,又起了进瓶子山的心思。

        在姜洋三人到了正殿坐下没多久,罗痞子带人气势汹汹从外面进来,边走边嚷嚷地叫唤陈俞髅。

        花拐子从里面率先出来叱问罗痞子嚷嚷什么。

        杨副官认为双方已经解散,无需客气因此对花拐子说话也是毫不客气。

        而花拐子看到罗痞子站在一边默不作声,就是默认了杨副官的无礼行为,加上之前姜洋说过的话,他心底下对杨副官等军阀更是厌恶不已。

        然后,双方就由口角变成刀枪对峙。

        眼看厮杀就要一触即发,陈俞髅从后面走出来啦。

        这点让姜洋有点失望,他认为这个罗痞子和杨副官此时被干掉更好。

        一直坐在一旁不说话的嗻咕哨主动站出来打圆场,让双方坐下谈话。

        陈俞髅听从嗻咕哨的话坐下,反而是罗痞子一动不动。

        卸岭的人还是非常讲义气的,搬山盗门帮过他们不少,就姜洋和花铃儿还非常积极地救治过他们受伤的弟兄呢,所以他们非常愿意给搬山盗门面子,主动放下武器退回去。

        刚才听手下人说嗻咕哨带回克毒制蜃的宝物,罗痞子就坐不住了,本身眼睛的伤痛竟然感觉一下子就好了七八层,立马生了心思,但是来到正殿之后,想起陈俞髅又忍不住摆起谱来。

        其实,他心里现在恨不得立刻就盗了瓶子山古墓,取了底下的金玉宝货。

        有的台阶下,罗痞子也愿意放下身段来。

        要姜洋来说,他现在已经不惧怕六翅蜈蚣和尸妖了,他合嗻咕哨两人之力,绝对可以逐一将它们击杀。

        根本就不需要其他人来参合,多了人反而会行动不便。

        大家都平息下来后,嗻咕哨如实说出自己已经找回了驱虫法宝,如果卸岭和湘阀决定彻底解散,他就独自带着宝物下墓寻宝去。

        罗痞子这才坐下正视嗻咕哨,想要一睹克毒制蜃的宝贝。

        嗻咕哨先是夸了一下红菇凉,他也想卸岭盗门继续合作下去,才借此拉近关系。

        姜洋得到嗻咕哨的示意,把怒睛凤鸡抱出竹筐放在长桌上,并且低声在它耳边嘀咕地说道:“等下若有人动手侮辱你,你使劲反击,杀了他都可以。”

        怒睛凤鸡听了姜洋的话,鸡头高高地抬起,好像奉旨领命一般。

        其他人听不到姜洋说什么,但是都疑惑不已。

        罗痞子不识得宝鸡,却认为这是嗻咕哨没有找到宝贝,故意拿出一个呆鸡来糊弄人。

        那杨副官更是为了拍马屁,拿着枪撩去拨雄鸡,还出言讥笑雄鸡就是一个呆鸡。

        岂料,怒睛凤鸡一嘴下去就把杨副官的胳膊衣袖划开,这还不止,受到姜洋刚才的暗示,它引吭啼鸣,高高地雄飞而起,钢啄快速地一啄,直接把杨副官的右眼给啄破了。

        “啊!该死的,我要杀了你!”鲜血满面的杨副官举枪就要射杀怒睛凤鸡。

        这是一道身影快速跃起,一下子就闪到杨副官面前,接着那身影一脚踢在杨副官的手腕上,同时“咔擦”一声手腕骨折,枪声没有响起,手枪也被一脚被踢飞出去了。

        接着,杨副官的胸膛又中了一脚,重重地往后摔去,撞倒了后面不少木头架子。

        没人理会那哀嚎痛喊的杨副官,大家的视线都盯着长桌上抱着雄鸡的男子,他正是姜洋。

        所有人都想不到姜洋的身手竟然如此快速,就连嗻咕哨都想不到。

        “你……”罗痞子回过神来,就要咆哮发怒找回场子。

        姜洋淡淡地出声打断了他:“他刚才想要杀神鸡,你们都看到了,若是让他杀了神鸡,我们还怎么下墓取宝?”

        罗痞子顿时说不出话来了,反而“哈哈”笑道:“不错,这小子挑衅神鸡,活该被啄;你们把他拉回去,别在这里丢人现眼了。”

        虽然杨副官是他的左膀右臂,但是和瓶子山古墓中的金玉宝货相比,根本不值一提。

        这才是罗痞子的为人!

        花拐子见到杨副官的遭遇,心中大喜不已,暗暗地对姜洋感激起来。

        “……”嗻咕哨这时候都不知道该怎么说姜洋,若是在外人教训他,反而落了下乘,所以闭口不言。

        陈俞髅见罗痞子都没有追究,也不会说什么住持什么公道之类的伪善。

        姜洋也没理会他们的各种心思,他们应该庆幸自己帮他们剪除了一个奸细才对。

        他安抚了一下怒睛凤鸡,并且把它放回竹筐中。

        见识了怒睛凤鸡的威力,众人也都对搬山盗门的搬山分甲术佩服不已。

        而罗痞子更是低头向陈俞髅赔礼道歉求和,陈俞髅也没多刁难他。

        接着,联盟决定,明天再进瓶子山。

        (其实猪不是笨死的,因为他们都不会投推荐票!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