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道行搬山起在线阅读 - 第十八章 嗻咕哨回来

第十八章 嗻咕哨回来

        兑换商店新刷出来的三件奇物,姜洋虽然不是很满意,但是也没有错过!

        买买买!

        三件奇物都被姜洋全部兑换了下来!

        他现在的超能积分剩下59900,感觉还很多,又忍不住刷新一次兑换商店的奇珍异宝。

        新的奇物珍宝也出来了!

        兑换商店:

        钨金剪刀:很锋利的剪刀,裁剪可以轻松裁剪兽皮。(1把)

        售价:100积分

        一品金疮药:效果不错的疗伤止血药。(10份)

        售价:1积分/份

        铁胎弓:弓背镶入钢筋铁骨,弓弦混绞了特制金属丝,增加更强的射程和威力。(1把)

        售价:500积分

        三样奇物的价值加起来都没有商品刷新消耗的超能积分多,让姜洋感觉一阵心累,非酋的脸都是黑的,他此时就像非酋酋长一样。

        钨金剪刀,这玩意比一般的下品法器还贵,可买来能干嘛用啊?

        金疮药,不说了……

        铁胎弓,算是给姜洋弥补了一下失落的心情,刚好他现在的力量也能够拉动这种十石强弓,而之前用旧的拓木弓也可以淘汰掉。

        回收也好,10点超能积分也算是积分,正好把金疮药都买了。

        姜洋把自己的拓木弓换成铁胎弓,感觉自己的战力又强大了几分。

        两次刷新,虽然都有不错的东西,但是姜洋觉得自己好像越来越不顺,所以也不想在浪费积分去刷新了。

        现在还剩下58400超能积分,存着才好。

        他的心情也被打击得没有之前那般兴奋了,倒也可以安心休息啦。

        天光大亮,姜洋准时醒过来,唤醒花铃儿之后,便去练功了。

        魁星踢斗需要不断熟练,而强身诀也要每天修习,现在已经从小成境界步入了大成境界,修为感觉也有些提升,但是却没有再晋级。

        练完功之后,已经是两个小时之后了。

        他找到一处地方,把宽刃大剑和玄铁匕首取出来,然后在坚实的山石上面试验。

        不论是宽刃大剑还是玄铁匕首,都非凡锋利,把坚石切得平整光滑,犹如削铁如泥一般,而且本身没有一丝磨损,当真是神兵利器。

        听说卸岭魁首的小神锋也是玄铁打造的,姜洋觉得自己的玄铁匕首一点都不比那小神锋差。

        宽刃大剑虽然沉重了一些,大约有三十来斤,但是以姜洋的力量来使用,也能够挥洒自如,轻如木剑一般。

        他把这两把难得的利器收回储物空间后,便把铁胎弓取了出来。

        尝试了一下,不愧为十石强弓,这满弓拉力将大于一千斤,就连姜洋他都感觉有些吃力。

        对于这样的强弓,即使未满弓放矢,威力也不会差。

        他之前的拓木弓还不够一石,已经能够让他成为神弓手,现在更不用说了。

        随便对着石壁试了一支箭,姜洋看到箭矢足足插入十公分不止,若是箭头再坚硬一些,估计洞穿得更深。

        总之,无论是近战武器还是远程武器,他现在都基本配备,就等着大战一场显威风了。

        姜洋出了一身汗,还得找个溪水清洁一下。

        虽然现在才是初春,温氏还很低,但是架不住认真练功出汗发臭。

        若是一两天不洗也没关系,最多花铃儿不让他近身罢了;可要是四五天不洗澡,估计那味堪比腌制熟透的酸菜,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住。

        还是新世纪好,有干净的地下自来水,多方便;而荒郊野岭的溪水,微生物多就不说了,重金属更是含量不少,没煮开,根本就不敢随便喝。

        回攒馆的时候,姜洋没有忘记打个野味回去,花铃儿的早餐还没着落呢。

        只是回到攒馆之后,他看到卸岭的人已经开始拆营帐和收拾行李了,只有罗痞子的人没有动作,看来陈俞髅是铁了心要解散了。

        回到自己的房间那边,花铃儿又捣鼓了她那些药。

        “师哥,师兄他都走两天了,还要到什么时候才回来?”花铃儿有些担心地问道。

        “如果不出意外,今天就能回来。”姜洋一边弄着野味一边回道。

        “……”花铃儿估计是习惯了姜洋的神秘莫测,他说是那就是了。

        两人吃了早膳之后,又去给那边受伤的人换药等……

        姜洋偷偷地使用了一份一品金疮药,发现效果竟然出奇的好,比花铃儿自制的伤药好上不少。

        大个子昆仑的箭伤和烫伤在换上一品金疮药后,配合他本身就不错的体质,恢复也出奇的快,相信伤口到明天就会愈合结疤。

        处理完这些事情,姜洋就拉着花铃儿回道他们的房间。

        “上次吃的丹药还记得吧,你看。”姜洋神神秘秘地拿出三枚强体丹。

        花铃儿惊讶得合不拢嘴,上次吃过强体丹,她可是懂得这种丹药的神奇效果的,没想到姜洋竟然还有。

        “你到底从哪里得来的?该不会是盗了瓶子山丹宫了吗?”花铃儿反应过来之后问道。

        姜洋暗中给这丫头竖起拇指,竟然猜得如此相近,虽然不对,但是意思也差不多。

        “你别管那么多,吃了吧。”姜洋都把丹药递到她最边了。

        “还是你和师兄用吧,你们变强才能更好地保护我。”花铃儿推辞了一下。

        “师兄的我留有,而且我已经吃过了三粒,效果已经不大了。”姜洋看出她的好意,这才解释道。

        花铃儿看了一眼姜洋,觉得他没骗自己后,才把强体丹吞了下去。

        一粒没有突破,接着再吞食一粒……

        正当姜洋递给她第三粒强体丹的时候,花铃儿就突破到锻体五级了。

        比他突破锻体九级的时候,少用了一粒强体丹,估计是花铃儿的修为比较低的原因,所以消耗才没那么大。

        看到花铃儿也变强了,姜洋由衷地感到开心,并且把早已准备好的金丝软甲也拿过来,让她穿在里面保护好自己。

        本来花铃儿还会推辞的,但是姜洋的一句话把她感动得想哭。

        “如果我受伤了,也就是碗大个疤,忍一忍就过去了;可若是你受伤了,那可比在我心口开刀还要痛苦。”

        花铃儿一把将姜洋推出房间,换上那金丝软甲。

        响午过后,嗻咕哨和红菇凉回来了。

        两人看到攒馆里士气低下,还有不少人包扎着绷带,顿时感觉大事不好。

        当嗻咕哨看到安然无恙的姜洋和花铃儿后,才放心下来。

        而红菇凉就着急了,因为她看到了很多卸岭的弟兄都受伤了,心中更加担心她的把头哥,急忙跑回陈俞髅的房间去。

        (牛B永远是少数,装B普遍存在,傻B满山遍野;牛B需要相处一段时间才会觉得牛B,装B一开始觉得牛B,时间长了才知是装B,傻B的一见面就感觉很傻B;牛B穿老头衫谈生意,装B的永远一身名牌,傻B的盛装去KFC;牛B处多个情人别人不知道,装B的总爱把情人带在身边,傻B把妓女带上当情人。)

        (我把票票当女盆友,不知道是什么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