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道行搬山起在线阅读 - 第十五章 料事如神的姜洋

第十五章 料事如神的姜洋

        青石墓门没过一会儿便被工兵使用炸药炸开了。

        陈俞髅一行举着火把进入墓道之中,为了试探前进路上的机关,他提前安排人手持盾牌释放无数鸽子,只见甬道两边的墙壁上射出多支利箭把鸽子射杀。

        等利箭放射完毕之后一行人才继续前行,首先开路的人手持盾牌护住身体。

        但是机关还有,也被触发出来,墙壁上又喷射出强烈腐蚀性的毒液水柱。

        探路之人围成团,举着草盾组成一个球状防护起来,毒液也无法造成人员伤亡。

        陈俞髅夜眼洞察,也能够看出机关所在,安排昆仑暴力破开大铁门上的机关锁,把毒液机关毁掉。

        陈俞髅认为机关之后必定就是宝物,罗痞子对他佩服有加,称赞他神机妙算。

        岂不知他们正在走进更厉害的机关陷阱中。

        墓道尽头只有地宫中的一道巨大铁门,被人推开,里面一阵强劲的阴风吹出来,并且伴随鬼哭狼嚎一般的声音,把众人吓得汗毛直立。

        陈俞髅连忙解释安抚道:“这并非什么鬼叫声,乃是铁门打开之后,气流挤压而产生的动静。”

        虽然这么说,让人稍微安心了一些,但是却没人敢在此时强作出头。

        陈俞髅只能派遣四个人先行进去探路。

        四个探子举着火把进去后,只见里面是一个巨大的圆形城池,正中间有一口使用铁链悬空而挂的一口棺材,四周不同方位还摆放着八口雕纹奇特的棺材。

        这消息带回给陈俞髅,让陈俞髅都感觉诡异不已,又想起刚才青石墓门上面的诅咒,心中更是忐忑不安。

        可现在已经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若是因为胆怯而后退,他不要面子吗?一众人都不要面子了吗?

        当花拐子跑回墓门的时候,外面只有剩下看守的弟兄,陈俞髅和罗痞子等人都不在了。

        “总把头呢?”花拐子急忙拉着一个手下问道。

        “总把头已经带人进去了。”手下人回道。

        花拐子一听,顿时心急如焚,二话不说也带人闯了进去,只是还没走到里面,就听到一声巨石落地的巨响。

        他快步走进去,只见到一众人围着一堵石墙,似乎要推开一样,但是石墙根本没有任何动静。

        “千斤闸!瓮城!姜洋说的竟然应验了。”花拐子这时候更加心乱如麻。

        “对了,炸开城门,逃命要紧,炸开城门,炸药。”回想起花铃儿最后说的一句话,花拐子立刻找上杨副官要炸药。

        没多久,炸药搬来了,安装好之后,第一次炸门,没有炸开。

        花拐子知道耽误越久,里面机关尽出,死伤就会越多。

        第二次干脆加了五倍炸药,那贪生怕死的杨副官劝阻,他不想连墓道一起炸毁陪着死。

        但是花拐子可是忠心耿耿,就算死也要救出出陈俞髅,有花铃儿传递姜洋的话提醒着,心中更加清楚瓮城陷阱的危险。

        古代战场设计的瓮城策,都是尽出手段把攻城的敌人全部歼灭的,而陈俞髅等人就是那中计的攻城之人。

        花拐子猜测的并没有错,现在里面开始轮到火箭攻击了,加上地上面还有桐油,已经变成了一片火海。

        进去的人死伤大半,就连罗痞子的左眼都中了一箭,若不是陈俞髅救他,估计已经死了不下两回。

        陈俞髅已经看到了城墙上面的机关,想要登上城墙去破坏机关。

        就在这时,“嘭!”的一声,千斤闸石门一下子被炸开,尘烟四起,也因为有大量空气涌进来,火势变得更加旺盛,又有几个人不慎被火少了起来。

        “快走!”陈俞髅一手举着草盾,一手托着罗痞子,大声地喊道。

        就在这时,一支又快又急的箭矢从陈俞髅的视线死角射像他。

        必死一箭!

        也许是陈俞髅福大命大,大个子昆仑忠心护主,一直关注着陈俞髅的安危,这一支致命箭矢也被他看在眼里。

        顿时不顾自身安危,直接飞扑过去以身挡箭。

        “昆仑!”陈俞髅回应过来,看到昆仑的残样也知道原因了,担心地大声喊道。

        他把罗痞子推向门口,回身去扶起昆仑,但是昆仑的大腿和肩膀都中了箭,鲜血直流,力气也使不上来,陈俞髅扶着他费尽力气,可危险并没有因此而放过他们。

        因为城门被暴力炸开,更大的机关也被触发了。

        从城墙上不断地流出黄沙,满天的黄沙乎要把这里彻底淹没才干休。

        生死之际,人也会爆发出潜力来。

        陈俞髅和昆仑都死力地往外爬,踉踉跄跄地夺命狂奔,后面跟着的是能够吞噬生命的黄沙浪潮。

        最后,能够逃出墓道的人所剩不多,就连黄沙在墓门口形成的高强冲击力,也炸死了好几条人命。

        陈俞髅看到所剩的十多个人,神情更是如丧考妣、垂头丧气。

        而刚刚离开瓶子山的姜洋似乎感应到了山脚下的动静,朝着那边看了看,然后摇了摇头便往攒馆走。

        他在路上还顺便打了两只野兔,采了一些草药,装作样子走回攒馆。

        回道攒馆之后,花铃儿立刻迎了上来说道:“师哥,你真是料事如神,那卸岭的人真的来找你了,我也把你交代的话转给了花拐子。”

        “转了就好,你现在就去准备大量的伤药,他们也快回来了。”姜洋把野味放好之后,把包里的草药也拿出来交给花铃儿,并且吩咐道。

        花铃儿疑惑地问道:“为什么要准备伤药,难道他们又受伤了?”

        “没错,他们应该又是失败而归。”姜洋一脸信誓旦旦地说道。

        “我不信。”花铃儿一脸不相信。

        “那打个赌,若是我说对了,你就让我亲一口,若是我说错了,你就亲我一口。”姜洋奸笑着说道。

        “呸,怎么样都是你占便宜,我不理你了。”花铃儿没上当,直接拿着草药返回屋里去。

        姜洋见花铃儿没上当,一脸可惜而失望的样子。

        没等多久,攒馆外面就窸窸窣窣地响起嘈杂的动静。

        “姜洋!花铃儿!”

        “花铃儿!”

        喊声有些焦急!

        姜洋和花铃儿快步走到前院,看到的正是陈俞髅等人一脸垂败又破落的样子。

        花铃儿惊讶地看了一眼姜洋,然后便走上前去查看。

        “请花铃姑娘救救他们!”陈俞髅指着比较重伤的弟兄请求道。

        姜洋也上前去查看了一下,他们此次二进瓶子山,带足了百人,加上罗痞子的百人工兵,足足两百人,但是回来的不过三十多四十不到,除了十个在墓门外守门的,其他的个个带伤。

        眼睛中箭的、烫伤的、烧伤的最为严重,其他手脚中箭的也不少,就连陈俞髅都被箭矢擦伤了好几道口子。

        “师妹,你去吧药箱带过来。”姜洋向花铃儿吩咐道,然后再想花拐子吩咐道:“去找银针和烈酒来。”

        “哦!好!”两人都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之后才去准备东西。

        花铃儿精通药理和药性,但是对于很多伤病还是不会处理,现在有姜洋这个大师级的杏林高手在,也没有乱了方寸。

        没过一会儿,药来了,酒精也来了,但是银针却没有,只带来几枚缝纫针。

        “算了,凑合着用吧。”姜洋看着几枚有些粗的缝纫针,无奈地说道。

        接下来,他便开始给烫伤和烧伤的人治疗,使用烈酒清洗伤口,接着下针疏通经脉,上药……

        花拐子这时候才明白过来,姜洋的医术比花铃儿还高明。

        (这孩子长大了就是一祸害,你同意吗?)

        (反正长不大的绝对是祸害,肯定的!)

        (推荐票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