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道行搬山起在线阅读 - 第十四章 我师哥说了

第十四章 我师哥说了

        至于剩下五粒的强体丹,姜洋觉得也不可能再帮助他提升实力了。

        也许还会有提升,但绝对是微乎及微,他若再服用强体丹肯定是浪费,还不如留给花铃儿或者嗻咕哨。

        这回有好处,他连嗻咕哨也算上了,不知道嗻咕哨知道后会不会感动。

        姜洋对于自己现在的实力,已经满意不已。

        【超能兑换系统】

        宿主信息:

        宿主:姜洋

        血脉:冥凤血脉(10%)

        功法:黄阶?强身诀(小成)、黄阶?龟息功(大成)、黄阶?轻身术(大成)

        武技:弓箭术(出神入化)、魁星踢斗(初窥门径)、基础拳脚

        才学:阴阳五行术(大师)、医术(大师)、驯兽术(玲珑)、厨艺(玲珑)、博闻强识(玲珑)……

        修为:锻体九级

        超能积分:700

        储物空间(十方):一分打折卡、强体丹5颗,三品解毒丹3颗,十二箱宝物、食物若干、武器若干、器具若干……

        嗻咕哨此时也赶到了苗寨中,荣宝能够回家非常开心,自然也没有出卖嗻咕哨和红菇凉,还很热情地招待了两人。

        而陈俞髅和罗痞子的行动也有了进展,他们挖到了尸头蛮。

        尸头蛮也就是传说中的“北瓜”,此物生长在夷地穷山恶水之处,是死人怨气所结,只会生在阴气浓重的地底下,世间少有。

        一旦有人挖出这种东西,都寓意为不祥之兆。

        坊间传闻,都说这是因为屈死之人的鬼魂往下走,便将死之前的一口怨气结成尸头蛮。

        很多人都相信,但是此时出现的北瓜让很多人出现了恐慌。

        陈俞髅为了稳固士气,便风轻云淡地解释,尽展魁首风范。

        说瓶子山本就是古代战场,七十二洞的苗人被屠戮无数,这山底下所镇压的亡灵怨气冲天也是正常。

        反而更加证实了这地下阴气甚重,有着深藏着玄机的宝藏。

        粗狂的罗痞子听出了点意思,大喜过望,还特意地装神弄鬼一番,反而让手下们笑得忘却了害怕,也算歪打正着。

        也许是罗痞子的这一行为惹恼了冤魂,他脚下的北瓜突然像是活过来一般,竟然自动翻滚起来,并且还是朝他的方向滚过去,把他吓得形象难保。

        周围刚刚大笑的弟兄们这时候又提起了担心,甚至有些人已经被吓得腿软站不稳了。

        镇静的陈俞髅并没有慌乱,把卸岭总把头配备的小神锋短匕取了出来,然后看准时机,一刀飞射出去,直接把翻滚的白瓜从中破开。

        破开的北瓜竟然溅出血红的液体,端是诡异之极。

        众人定神一看,才看到小神锋插着一只毒蜈蚣。

        陈俞髅小心地走过去拔起小神锋,一脸淡然地说道:“大家不要大惊小怪,这只是毒虫贪凉寄身与瓜内而已。”

        被吓得七上八下的罗痞子大骂道:“他奶奶的……”

        然后他还鸣枪仗势,让手下们怕他多过害怕那些玄奇诡异的事情,好在众多手下也都畏惧罗痞子的威势,不再害怕,再说这么多人在,人多壮胆,便继续开工挖掘寻找墓门。

        这墓门隐藏之深,确实不凡,也亏得下来场雷雨,让陈俞髅闻到水葬气,也听出墓门的大致位置。

        所以才让众人不停歇地挖掘,挖了将近三十个小时,终于将墓门挖了出来。

        藏得如此严密的墓门,天地间除了独一无二的陈俞髅之外,恐怕再无其他人能够这么短时间内找到它了。

        可见听风闻雷术中的听山定位之法神奇不凡。

        墓门是一座气势雄浑的青石门,分成两扇,有四五米之高,宽度也有三米多,就像紧闭封禁的城门。

        石门的样子似乎非常沉重,绝对不是人力能够打开的,而且门缝间隙处都浇灌了铅水铁汁,浇铸得严丝合缝,想要撬开也没地方着力。

        若是活墓,肯定会设置机关打开石门,但是现在这样的情况,绝对可以判断为死墓。

        这是拒绝入内的警示!

        另外石门上面还雕刻着密密麻麻的古篆文。

        卸岭的手下们都是一群粗人,罗痞子那帮军阀更是不读四书五经的,自然认不出石门上面的古篆文。

        在场的只有陈俞髅和花拐子识得碑文,但是陈俞髅只是平淡地说,那是介绍墓主人名讳官爵和西域番习俗的意思。

        但是花拐子却看到了上面写的一些警示和恶毒诅咒,脸色大变了起来。

        他不敢驳陈俞髅的面子,也不想当面揭开。

        毕竟人都说无知是福,对于手下人来讲,知道比不知道更好一些。

        只是出言劝阻罗痞子,不要着急使用炸药炸开青石巨门。

        性急的罗痞子岂是他能够劝阻的了得,不开枪崩他已经算是看在把头哥的面子上了。

        “搬山不是还有姜洋兄弟在吗?要不请他过来一起参详参详?我觉得既然都联合了,我们也不能瞒着他们不是吗?”花拐子无奈,只能曲线救国,把搬山盗门拖出来。

        “麻了个巴子,怎么哪都有他们的事?”罗痞子不耐烦地骂道。

        陈俞髅这时开口道:“也好,你去请姜洋兄弟过来吧。”他并不是真心想要姜洋过来的参详是否开门的,而是想要支开花拐子,若是姜洋真的到了,也好彰显一下他的本事,毕竟他现在找到了墓门,而搬山盗门却没有找到克毒制蜃的宝物回来。

        花拐子因为心急并没有揣度出陈俞髅的用意,连忙嬉笑地跑开,向着攒馆跑回去。

        花拐子跑了近半小时才回到攒馆中,只见到花铃儿在,而姜洋不知去向。

        “花铃姑娘,你师哥呢?”花拐子着急要见到姜洋,回道攒馆之后,他才明白陈俞髅让他来请人的意图,以他对陈俞髅的理解,这会儿可能已经瞒着他行事了。

        “师哥去山中打猎了,可以去山中找他。”花铃儿微笑地说道。

        “这……”见不到姜洋,花拐子有些着急不已,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山林那么大,找个人哪有那么容易啊。

        “你们是不是找到了古墓入口?”花铃儿见到花拐子煞有其事的样子,好奇地问道。

        “对,你怎么知道的?”花拐子疑惑地反问道。

        “别问我怎么知道,是我师哥跟我说的。我师哥说了,若是总把头找到墓口石门,一定不可冒然进去。”花铃儿想起姜洋交代她的话,这才对花拐子说。

        这番说辞,在早上姜洋出门前就教给花铃儿了,并且吩咐只能说给卸岭盗门的人听,让她听了都疑惑不已,现在见到花拐子后,才知道自己的师哥还有料事如神的本领。

        “为什么啊?”花拐子心中越来越疑惑起来,姜洋怎么知道他们能够找到墓门的。

        “我师哥说了,这瓶子山的山腹之墓是死墓,所以从墓门口进去的是瓮城,九死一生。”花铃儿照搬姜洋的话,连语气都学着说。

        花拐子听到“瓮城”这个词,内心一寒一惊,慌忙带着手下跑回瓶子山那边,想要去劝阻总把头。

        瓮城:诱敌入瓮,关门打狗,大概就是陷阱的意思。

        “等等,我师哥还说了,若是进入瓮城一定不能和罗痞子进去,否则机关尽出,生死两难。”花铃儿见花拐子要走的意思,连忙喊住,因为姜洋交代她说的话还没说完呢。

        花拐子停下脚步,虽然听出话中的意思,但是为什么不能和罗帅进墓?实在让他想破脑子都想不出来。

        【算了,还是先取回吧,希望魁首还没有进墓。】

        “谢谢花铃姑娘告知。”花拐子点头道谢后,又急忙转身离开,这回走得比较快,他不想再耽搁了。

        “诶别急啊,还有话,我师哥还说了,一旦被关在瓮城之中,要以最快的速度炸开城门,逃命要紧。”花铃儿这次见到喊不回人,只能大声地对花拐子的背影喊道。

        花拐子现在是一听到“我师哥说了”这句话就会心惊胆战,实在是话的内容让人震惊。

        在花拐子返回攒馆没多久,陈俞髅思前想后,在众多弟兄神情肃穆中,决定炸开墓道进墓。

        常言道:胆大能行天下,小心寸步难行。

        而且他们这么多人,有枪有炮,还怕什么。

        而且一番慷慨激昂的说辞,把手下们的士气都提了起来,把盗墓说成替天行道,这对他们的这些江湖响马来说,就吃这一套。

        所以,一众卸岭弟兄眼带狂热的崇拜,响应起来:“甩了!甩了!甩了!”

        (气氛不够,票票来凑!)

        (在看熊出没,弟弟突然一脸憧憬的说道:要是我也有一个向熊大一样的哥哥多好,智商又高又能保护我……

        说完,看了看我,低下头,叹口气,一脸沮丧……哎,可惜,我有一个和熊大一样体型的姐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