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道行搬山起在线阅读 - 第十一章 姜洋纠结“分家”

第十一章 姜洋纠结“分家”

        大家伙回到攒馆之后,便开始安营扎寨,毕竟攒馆也不是很大,住不了那么多人。

        没过多久,营帐弄好之后也开始架锅起火,开始造饭。

        辛苦了一天,谁都得饿不是吗?

        花铃儿忙着给那些受伤的人上药包扎,若不是嗻咕哨安排,姜洋还真不希望她去照顾其他粗汉子。

        而此时姜洋却翻身上了屋顶,脸上一直笑容不止。

        之前在深崖大殿中顺手牵羊的东西差不多十件,现在正好偷偷地处理。

        一件银制烛台,元代人打造的,虽然没有名号印记,但是也算一件保存完好的古董,结果系统给出的回收价只有5积分,并没有下品法器值钱,也算说的过去。

        然后三把钢刀生锈了,竟然不回收。

        【好吧!】

        姜洋承认那是破铜烂铁。

        接下来还有两把金银合铸的横刀,这应该是元蒙军人将领败敌之后缉获的收藏品,因为元人都喜欢用弯刀。

        好在是金银合铸,也算是宝物,每一把价值5积分。

        一个铜制箭壶,是古代人休闲娱乐的一种器具,壶身雕纹清晰,也是一件古董,价值5点积分。

        加上六枝金箭,每一支金箭都价值两点积分。

        若不是箭头已经磨损得不能再使用,姜洋也不会进行回收,自己用不好吗?

        反正这一次顺手牵羊,他总共获得了32点超能积分,没有犹豫,直接兑换了一粒强体丹。

        正当他准备吞下强体丹的时候,姜洋反而犹豫了一下。

        之前锻体七级的时候吞服一粒强体丹,药效可以直接让他提升一级修为,但是现在就未必了。

        他考虑一下是该给师兄嗻咕哨还是给花铃儿。

        若是给嗻咕哨的话,肯定不好解释,反而给花铃儿,随便忽悠一些就过去了,反正他就觉得花铃儿好欺负。

        【对,就这么定了。】

        想通了的姜洋,笑容满面地从屋顶上跳跃下来,却被嗻咕哨逮到了,让他去帮助花铃儿为那些受伤的人上药包扎。

        【行吧,你是师兄你说了算。】

        姜洋现在就觉得头顶上面挂着个师兄,怎么就那么不逍遥自在呢,心里也滋生了要“分家”的念头。

        若是此时嗻咕哨知道姜洋的念头,肯定要教训他一顿不可。

        师兄一直不发怒,你当师兄是哈喽小可爱吗?

        姜洋不是很情愿服务卸岭之人,但也不会表现出来。

        大个子昆仑现在也只是受了点轻伤,若不是姜洋救了陈俞髅,恐怕他会去救魁首而身受重伤的。

        之前因为接触过,系统也给大个子的能力做了评估。

        【昆仑】:锻体五级,根骨奇特,身强体壮,天生神力,但却行动迟缓。

        昆仑的实力大体上也说的过去,可拼力量的话,绝对不比锻体六级或者七级的武者差。

        ……

        在医治伤者的过程中,姜洋也把一些现代先进的一些医术传授给花铃儿。

        那些对于细菌感染的理念和防治方法,把花铃儿听得一愣一愣的,她非常好奇她师哥怎么会懂这些东西。

        姜洋当然不会告诉她,自己前世学过医,就算他说了花铃儿也不会信。

        总之,姜洋以这些先进知识就把她给征服了。

        那边,陈俞髅已经苏醒过来了,但是心里实在说不出什么话来,回忆起宫殿里的情形,下去三十多个弟兄,能够回来的不出十个。

        他一向心高气傲,却唯独看不开胜负成败。

        这一进瓶子山就折损了二十多个兄弟,而且还无功而返,他不甘心就此回去。

        所以,想要拿出魁首的气度来笼络搬山盗门,也好再进瓶子山,共取宝物,这样回去也算有个交代。

        夜里,鹧鸪哨带回了一只深崖下的毒蜈蚣,使用蛤蟆进行实验,仔细观察发现它们口中的毒液能瞬间将蛤蟆化成血水。

        花灵第一次见到这么邪性的毒物,神色唏嘘不已。

        鹧鸪哨推测是因为以前有多个皇帝在瓶子山开炉炼过丹药,久而久之,留下来的草药金石就散人山体之中,这山中的毒虫平时就相互吞噬进行传毒,又借着药石的力量变得奇毒无比。

        “毒性我们是了解了,但是想要克制它,还要再山中仔细寻找才行。”姜洋也发表了一下意见。

        熊岭这么大,想要找出蜈蚣的克制之敌,凭他们三人的力量,绝对不是短时间内能够找出来的。

        “鸡不是蜈蚣的天敌吗?山中会不会有山鸡的存在?”花铃儿这时候说道。

        嗻咕哨也点了点头,觉得有可能。

        姜洋会心一笑,这距离真相可是越来越近了。

        就在这时候,屋里的柴草垛处有了点动静,三人一惊,连忙走过去探查。

        鹧鸪哨往柴草垛跟前一看,才发现原来是被捆绑的少年。

        那少年现在是一脸的倒霉相,还准备要哭的节奏。

        嗻咕哨扯开那封嘴的布团,少年便可怜地恳求鹧鸪哨等人放了自己。

        “我在断崖见过这小孩,他好像就混在卸岭那群人里。”花铃儿想起了之前山崖上的情形。

        “看你这装束,应该是附近苗寨的人,你怎么被绑在这里啊?”姜洋点出了少年的身份,其实心里还真有点鄙视卸岭那帮人。

        路都带好了,还绑票,这做得有些不仗义。

        “大爷,求求你们了,放了我吧。”苗寨少年没有回答姜洋的话,反而哭泣了起来。

        嗻咕哨见他可怜,还真的就给他解开了。

        苗寨少年刚被解开,就翻过柴草垛,跑出门外去,结果凑巧地被花拐子给截住了。

        原来这苗寨少年是真的从附近苗寨绑来带路的,而花拐子这次过来也是来邀请嗻咕哨去见陈俞髅的。

        姜洋也知道,那陈俞髅是想把搬山盗门拉入伙,想要一起合力破获瓶子山元墓。

        没出意外,等嗻咕哨回来的时候,告诉姜洋和花铃儿,他确实答应了陈俞髅的联盟要求。

        休息的时候,花铃儿躺在姜洋胳膊上说道:“师哥,明天早上跟我一起去山中采药。”

        “嗯,好的。”姜洋想也没想就答应了,而且还严肃地说了一件事情:“之后我们会和卸岭还有罗痞子的人待几天,卸岭的人中或许没有歹人,但是对那罗痞子部队的人一定要保持防备。”

        “怎么了?”花铃儿疑惑地问道。

        “今天在崖下面,我和师兄亲眼看到那个副官为了自己逃生,开枪杀了挡他路的卸岭门人,可见其是多么自私自利,对这样的人一定要保持小心警惕。”姜洋一脸厌恶地解释道。

        花铃儿惊讶地看了一眼不远处的嗻咕哨,只见嗻咕哨也点了点头。

        “那陈魁首怎么不找他算账啊?”花铃儿这下着急了,因为那副官现在还活着。

        “当时情形非常混乱,可能除了我和师兄之外,没有其他人看到吧。总之你要小心他们那帮人就对了,罗痞子也不是什么好人,手下人自然也是如此不堪。”姜洋神情慎重地说道。

        花铃儿也表示自己会小心警惕的。

        一夜时间悄然而逝……

        次日,天光大亮之时,嗻咕哨三人早早醒来,他们都习惯了。

        以前经常在夜晚露宿,除了花铃儿之外,其他两个人都进行浅睡,并且还进行轮流守夜,时时刻刻保持着警惕,免得被偷袭。

        “姜洋,你跟我来。”嗻咕哨对姜洋喊道。

        姜洋疑惑了一下,也就跟了过去。

        两人快步走出攒馆,来到一处无人草地。

        “你现在的修为已经达到了修炼魁星踢斗的要求,现在有空我就把它传授给你;以前不传给你,是因为这绝技对筋骨有严格要求,达不到要求而强行使用很容易伤到筋骨。”

        嗻咕哨道出了这么一个好消息,让姜洋大喜不已。

        魁星踢斗是搬山盗门的绝技之一,也是最强的破敌绝技,是一门非常厉害的腿上武技。

        嗻咕哨认真地把魁星踢斗的口诀和练法传授给姜洋,姜洋也非常认真地强记和学习。

        将近一个时辰之后,姜洋凭借着伐筋洗髓后的过人根骨、资质,把魁星踢斗给学会了,并且达到初窥门径的境界。

        这也算是给嗻咕哨一个意外惊喜,连他都忍不住惊叹姜洋的武学根骨资质。

        “好好修炼,不要懈怠,但是也不要过度,练武最忌过犹不及。”嗻咕哨说完之后,便返回攒馆去了。

        (PS:树大分杈,子大分家,有能力了当然要自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