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道行搬山起在线阅读 - 第十章 六翅蜈蚣终现

第十章 六翅蜈蚣终现

        山巅之上,罗痞子等待得非常不耐烦,就想调戏花铃儿,反而被机灵的花铃儿戏弄了一番。

        花拐子见罗痞子没有做出格的事情,也就不理会他,他答应保护花铃儿,只要没有受到伤害就行。

        ……

        深崖宫殿里的情形越来越危险,当然是对卸岭的人来说,而姜洋和嗻咕哨这边完全没有危险。

        红菇凉这时候也看到了他俩的情况,也只认为他们有什么厉害的御毒宝贝而已。

        “师兄,把那些火烛打下来。”

        姜洋提议道,嗻咕哨看了一下便也点头同意。

        于是,两人一起分方向,一个人用枪,一个人用弓箭,把刚才点燃的火烛打下来,都是百发百中,例不虚发。

        火烛一掉到地上,烛油四溅,也能够对毒蜈蚣产生一些伤害。

        目前,也只有火才能够对付那些毒蜈蚣了。

        该做的也做了,也是该走的时候了。

        但是两人来到蜈蚣梯的时候,看到蜈蚣梯上面爬满了毒蜈蚣,出路没了。

        “这边。”嗻咕哨走到一处地方,摆好登梯马步,想要帮助姜洋使用轻身术飞跃上去。

        “还是你先上去,我在这里没事。”姜洋推却道。

        嗻咕哨一想也是,就在姜洋的帮助下,飞跃上了殿顶,然后抛下绳索。

        姜洋并没有第一时间上去,而是找到还存活的卸岭弟兄,护送他们到绳索下,让嗻咕哨救上去。

        红菇凉也上去了,但是她却没看到陈俞髅,从上面着急地喊着。

        就在这时,只见宫殿的一处房梁朽木断裂开,直接砸了下来,而下面正是使用火把烧杀毒蜈蚣的陈俞髅。

        那些毒蜈蚣连坚硬的骨头都能够化成血水,更别说那些已经近千年的房梁老木了。

        殿顶上面看到的人都着急地惊呼起来。

        危机之时,姜洋飞奔过去凌空一脚将坠落的房梁踢偏了方向,救下了陈俞髅。

        “还杀什么,快走。”姜洋落地后,大声喝道,同时快速地伸手抓人,两手一边一个,把陈俞髅和附近的昆仑都拉到绳索下。

        陈俞髅都不敢相信自己被救了,现在还处于呆愣之态,他实在想不到白白嫩嫩的姜洋力量那么大,能够把那么大的房梁木踢开。

        “愣着干嘛,上去啊。”姜洋对着陈俞髅喊道。

        陈俞髅这下子也清醒过来了,连忙道谢:“感谢姜兄搭救。”

        “上去再说。”姜洋说道。

        其实,姜洋留下来救人还有另外一个目的,他刚才趁乱,顺手将不少好东西收进储物空间中,在他看来这些都是超能积分啊。

        等剩下的人都上去之后,几人也没有多待,客套几句就立刻离开,因为毒蜈蚣已经开始爬山殿顶来了。

        “你们先上,我殿后……调整呼吸,注意安全。”

        陈俞髅到了此时也没忘记提醒弟兄们小心,死里逃生后还能够快速地回归本色,可见其机变不凡。

        姜洋抬头看到自己和师兄的钻天索还在,也没多想,估计那个贪生的副官是从蜈蚣梯爬上去了。

        两人使用轻身术解下钻天索之后,他们便开始从原路向上攀爬。

        向上攀爬没有那么多顾忌,所以速度也快了一些,甚至比那些卸岭弟兄还要快上很多。

        等他们爬到山巅之后,天色已经是夕阳西下的时候了。

        花铃儿看到姜洋和嗻咕哨都平安回来,非常开心,也消除了刚才因为那个副官惊恐而带来的影响。

        姜洋也看到了那个灰头土脸的副官,果然还活着。

        贱人就是命硬!

        没过一会儿,卸岭的那些人也都纷纷上来,可是却迟迟没有见到陈俞髅。

        姜洋也察觉到了异常,难道那家伙还是被一块灵芝给打下去了?

        卸岭的人见到魁首一直不上了,都争先恐后地要下去找人。

        嗻咕哨还是心软了,想要逞英雄去帮忙,可惜还没等他下去,就从深崖下传来疾风呼啸的声音,还有那兽吼的声音。

        众人都好奇地走到崖边进行查看,只有姜洋拉着花铃儿往后退,并且走到后面远远的,因为他知道等下会发生什么。

        接着过去不到一个呼吸的时间,只见深崖下面滕地升起一股浓雾,还携带着大量的烟尘碎石,山风更是呼呼作响,端是诡异至极。

        就在这时,一道漆黑的身影出现在浓雾之中,那身影如同大蟒一般,升腾而起,然后又很快地坠落到深崖下面去,而陈俞髅也从那浓雾中飞出,摔到姜洋和花铃儿面前。

        这经过,除了姜洋和花铃儿之外,其他靠得太近的人都看不清刚才发生了什么。

        “总把头!”

        “魁首!”

        卸岭的人看到陈俞髅现身,纷纷过来围着,连花铃儿和姜洋都被挤开得远远的。

        花铃儿没有在意那些人,反问神情专注地向姜洋问道:“师哥,刚才那条大长虫是什么?”

        “传说中的六翅蜈蚣!”姜洋没有隐瞒,实话实说。

        这时,走过来的嗻咕哨听到姜洋的话,追问:“你们刚才看清那是什么啦?”

        “是六翅蜈蚣,没想到传说中苗疆毒蛊的蛊王真的存在,而且还这么巨大。”姜洋惊叹地回道。

        “六翅蜈蚣?若真是六翅蜈蚣,恐怕是被瓶子山累积千百年的药石所养,发生了变异,所养成妖了。”嗻咕哨也不敢想象下去了。

        (蛊是一种人工施以特殊方法,长年累月精心培养而成的神秘物体,可大可小,一般为动物,动物类的一般两只为一对,但也有极少类为植物。)

        在古代的时候,苗疆非常盛行养蛊,其中有巫医可以用蛊来治病救人,但是中原王权纷争影响越来越大,渐渐把苗疆势力也牵扯进来,蛊也被阴险之人加以利用,然后就出现了专门用来害人的毒蛊。

        毒蛊是养蛊之人精心培育的,控制得好,就是杀人利器,若是控制不好,只会害人害己。

        “师兄不用担心,看此地环境,估计也出不了大妖,最多也就是小妖。”姜洋不以为意地说道,若是出现大妖,这里肯定妖气冲天。

        小妖也不过和人类练气修士一样强大而已,姜洋和嗻咕哨都是锻体境之中比较排前的,若是联手对付小妖,绝对不会输。

        姜洋能想到的,嗻咕哨也能想到,免不了让他对那毒蛊变异成妖的六翅蜈蚣产生强烈的畏惧心理,就连那小小的毒蜈蚣都含着极毒,何况那更强大的六翅蜈蚣呢?

        那边看着昏死的陈俞髅,罗痞子感叹地说道:“奶奶的,这是飞上来的啊!”

        有人不想嗻咕哨继续脑补下去,花拐子看到昏迷不醒的总把头,拿不定注意,就向搬山魁首嗻咕哨请教来了。

        嗻咕哨的医术还不如花铃儿呢,他便让花铃儿去给陈俞髅检查。

        花铃儿检查一番之后,确诊只是受到惊吓,并没有其他伤病。

        花拐子猜测是不是被毒蜈蚣咬了。

        “拐子兄,我确定陈把头不是被毒蜈蚣咬的,我师妹通药理懂药性,她确认没事就没事,你们大可放心。”姜洋淡笑着说。

        姜洋已经发生了大变样,自然也没有原来那样耿直口快。

        花拐子看到总把头昏迷不醒,还有多名弟兄受伤,便邀请他们三人一起回攒馆帮助治理。

        若是好言好语地邀请去,姜洋他们自然不会拒绝。

        但是老罗痞子,你掏出枪来是几个意思?

        嗻咕哨也只是犹豫了一下而已,之后便同意一起前往攒馆。

        姜洋也没有闹蛾子,毕竟除了他,嗻咕哨和花铃儿都没有对付毒蜈蚣的办法,苗寨里的那只怒睛凤鸡还需要去取来的。

        大家便快速地收拾行装,一同返回两公里外的攒馆。

        现在夕阳西下,要不了多久就天黑了,不走留在这里喂蚊子吗?

        临走前,姜洋回头看了一眼那幽深的深崖沟壑,有沟必火,这下是真的火了。

        【六翅蜈蚣,你给爷爷我着!】

        (PS: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这是在给我希望吗?请大家多投些推荐票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