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道行搬山起在线阅读 - 第九章 深崖之下

第九章 深崖之下

        云雾缭绕,一眼看不见底的深崖,若是寻常之人,肯定会被吓得两眼发黑、双腿发软。

        卸岭、搬山两盗门干得本来就是登天入地的营生,这断崖深渊也难不倒他们。

        只是罗痞子的那些工兵,没有经历过,就心惊胆寒不敢一试了。

        姜洋和嗻咕哨两人才下深崖没多久,就感应到有东西从崖底下,“啾”的一声飞上来。

        两人连忙贴近峭壁,避免被伤到。

        只见那飞射而上的是一支响箭,飞出深崖之后炸响开来,然后山巅上面传来了卸岭那些人的兴奋叫唤声。

        那应该就是先头两人发的信号箭,山巅的陈俞髅自然是大喜不已,然后就吩咐其他人待命,自己只带三十个兄弟下去一探究竟。

        其实峭壁也不是很平滑,只是苔藓很多,才感觉湿滑,就连姜洋都踩滑了几次脚,石缝间的碎石碎土不断地往下坠,令人闻声而惊。

        嗻咕哨和姜洋这样攀崖而下比卸岭那些人踩梯而下的累多了,中途都要稍微歇息喘口气,反而渐渐落后在刚下来的陈俞楼后面。

        不过也有意外发生,就是罗痞子派下来的工兵,没有经验,又怀着恐惧心理,其中一人直接就从蜈蚣挂山梯上脚滑掉了下去,不出意外,绝对是粉身脆骨的下场。

        “抓稳了,下慢点。”嗻咕哨看到悲剧发生,提醒了一下姜洋。

        姜洋应了一声,承了这份关心。

        卸岭有个人看到姜洋和嗻咕哨缓慢而下,竟然口出讥讽:“这搬山如此胆小惜命,可怎么就剩下这几个人了?”

        陈俞髅感觉丢脸,连忙骂道:“说那么多废话干嘛,手稳着点。”

        两派下深崖的手段一做对比,才知道什么是艺高人胆大。

        陈俞髅自然也看出来,虽然他们的方法安全,但是在个人技艺方面,就落了下乘了,这点他认。

        所以,他觉得手下人讥讽搬山有些羞愧,这不是说自己等人更加胆小惜命吗?

        在中间的时候,姜洋看到了很多生长在峭壁的灵药,他前世的医生记忆,也懂得很多中草药。

        峭壁上面除了大块灵芝之外,还有很多铁蕨草、铁皮石斛等珍贵草药,不过这些草药都是被周围毒气滋养成长,恐怕药性已经变异了。

        姜洋只能遗憾地放过这些千百年份的毒药。

        一行人慢慢而下,辛苦了将近一个小时,终于到了崖底,个个满头大汗。

        当陈俞髅他们脚踩实地后,才重重地缓口气,紧绷的身心一下子放松回来。

        周围环境是四处峭壁,他们脚踩的还是一座巨大宫殿的屋顶上,到处都是碎石残瓦。

        可是他们却看不到先行下来打探的两人,急忙大喊起来,也不见回应,结果在宫殿的一个大窟窿处发现一个蜈蚣梯。

        陈俞髅等人从大窟窿往下看,黑漆漆的一片,宫殿底下也没有任何动静。

        红姑凉有喊了几声,还是没回应。

        这下子,陈俞髅神情凝重了起来。

        姜洋和嗻咕哨这时候也下来了,身负龟息功,他们并没有觉得很累。

        落地之后,姜洋没有立刻去观看其他的,反而把自己的钻天索打结高挂起来,一般人是捞不着的。

        嗻咕哨疑惑地看着他,不明白姜洋为什么要这么做。

        “防人之心不可无,这样就不怕他们占用了。”姜洋可是记得罗痞子手下那个贪生怕死的杨副官在逃生之时,偷用了他们的钻天索,不得不防。

        嗻咕哨一想,也觉得没错,也把自己的钻天索打了个结挂起来。

        两人弄好了钻天索之后,便走向陈俞髅他们。

        “嗻咕哨兄弟,我看了一下,这殿顶周围都是峭壁,应该没有其他出路。”陈俞髅说道。

        他天生夜眼,即使在这昏暗的深崖底下,也能够看得很清楚。

        嗻咕哨和姜洋都没有回应他,也四周打量了一下。

        借着微弱的灯光,姜洋看到了殿顶的瓦砾残破的现象,结合记忆,也大概明白了是什么东西造成的。

        陈俞髅也没有多耽搁,便下了命令:“下殿,小心一些。”

        “等等!你们就这样下去吗?”见到他们就这样下去,姜洋连忙喊道。

        “姜兄弟,怎么了?”陈俞髅疑惑地问道。

        “陈兄,你觉得这窟窿是从上面砸破,还是从下面撞破的?”姜洋指着这大窟窿问道。

        众人一听,很多人都莫名其妙,但是有智慧的人一下子就开始观看和分析起来。

        宫殿下没有巨石,而大窟窿周围有很多四散的碎瓦,显然这个大窟窿是从下面撞破的。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陈俞髅看明白了,但也猜不出是什么原因。

        嗻咕哨也是一样,也向姜洋问道:“你看出什么来了?”

        姜洋转头指了一下不远处的划痕,一脸严肃地说道:“那边的划痕像是被什么巨大东西踩碎一样,所以我怀疑这里有个巨大的怪物存在,而且这个大窟窿也是它撞破而出的。”

        陈俞髅一听,觉得有些无稽之谈,并不相信姜洋说的,反而觉得姜洋像是为了竞争而危言耸听。

        这不,很多卸岭弟兄都慌了起来。

        “姜兄弟,你想多了。”陈俞髅没有给姜洋好脸色,毕竟姜洋这样算是扰乱军心。

        嗻咕哨反而不那么认为,他觉得以前的姜洋耿直多嘴,或许会危言耸听,但是从最近姜洋的表现来看,姜洋说的未必没有道理。

        他走到那诡异痕迹那细细查看起来。

        姜洋见陈俞髅不相信自己,也摇着头跟向师兄嗻咕哨。

        【这年头,好人难做啊!】

        嗻咕哨看完那诡异痕迹之后,又看了看那深远悠长的峡谷,一脸凝重地说道:“这地方有古怪,别大意了。”

        那边,陈俞髅等人已经开始下殿,而嗻咕哨和姜洋也没有在殿顶等多久,也从蜈蚣梯下去了。

        这座宫殿很宽大,但却是一片狼藉。

        里面布满了灰尘,倒塌的房梁和立柱很多,就连那些挂帘也已经残破不堪。

        姜洋使用火折子把周围几个烛台上面的蜡烛都点亮,整个宫殿也算是光明了很多,也容易看清不少。

        宫殿内有很多古代使用的攻城利器,距车、床弩、连环弩车等等,还有不少兵器架子,上面的兵器摆放还整整齐齐。

        “老大,快过来看这边。”

        一个卸岭弟兄喊道。

        众人以为他有什么发现,也都跑了过去。

        只见地上有一滩黄水,而残留的只有之前探子的衣物和武器。

        陈俞髅面色严峻,心里直打鼓:【我陈俞髅盗过的墓没有二十也有十座了,可从来没见过这么诡异的事情。】

        “这不是地下蹦的衣服吗?他人呢?还有赛灵猴?”陈俞髅向他的弟兄们连续问道。

        姜洋这时候出声道:“大家小心,这是中毒所致。因为毒性太过猛烈,把肉骨都化成一滩血水了。”

        现在大家同坐一条船,相互照应是应该的,知情不报就不够仗义了。

        陈俞髅听到姜洋的提示,脸色更加难看了,也出声提醒道:“弟兄们小心,不要被毒虫咬到了。”

        就在这时,卸岭弟兄背后的鸽子躁动了起来,引起了陈俞髅的注意,让他警惕了起来。

        “老大,看这边!”

        又与人喊道,显然是看到另外一个人的遗物了。

        姜洋走回嗻咕哨身边提醒道:“师兄,小心了,毒虫要出来了。”

        这些毒蜈蚣的毒性非常强,只要被咬伤,几个呼吸过后,立刻开始化成血水,练骨头渣子都不剩,绝对算是极毒。

        砒霜是极毒,但是毒死人后还会有个全尸,可见毒蜈蚣的毒性更加猛烈。

        姜洋觉得常人被咬到必死无疑,就算他把三品解毒丹喂下,最多也不过是拖延死亡的时间而已。

        就在这时,一个卸岭弟兄发生了异常,痛苦大叫一声后,整个人都的皮肉、骨架慢慢地化成血水。

        周围的几个人都亲眼目睹,神情不禁地惊恐起来。

        经过刚才姜洋的提醒,很多人都开始紧张了起来,生怕被毒虫,现在亲眼目睹诡异的场面,能不惊恐吗?

        陈俞髅带人跑了回来,也看到了死去的一幕。

        就在这时,周围响起了窸窸窣窣的声音。

        然后又有人惨叫起来,接着又是化血水的诡异情形。

        借着微弱的烛光,众人便看到了越来越多的毒蜈蚣爬了出来,密密麻麻的,数之不尽,让看到的人都心惊胆战,头皮发麻。

        紧接着不断有人被咬到,四周一时之间响起了哀嚎嘶叫。

        “师兄,站在我身边来,不要离开我两步之外。”看到嗻咕哨掏出枪支,姜洋连忙出声说道。

        嗻咕哨疑惑地看向姜洋,只见周围的毒蜈蚣在姜洋的两步之外围而不上,顿感异常。

        “还记得我之前吃过的朱果吗?可能是因为它有避毒之效,这是我之前在树林里发现的,那些蛇虫都不敢靠近我。”姜洋解释道。

        听完姜洋的话,嗻咕哨眼睛一亮,惊喜地走到姜洋身边。

        而陈俞髅这时候终于反应过来了,毕竟死了好几个弟兄。

        “快撤!”他大声喊道。

        得到命令,那些卸岭弟兄便快速爬上蜈蚣梯逃亡。

        而那个杨副官为了自己,竟然开枪射杀蜈蚣梯上面的卸岭弟兄,自己爬上蜈蚣梯。

        一直冷静旁观的姜洋和嗻咕哨都看到了这一幕。

        姜洋更是直接举起弓箭瞄准他,对于这种自私自利、踩着别人的尸体逃命的人,姜洋是痛恨不已,杀了他也是死不足惜。

        但是嗻咕哨抓住了姜洋举弓的手,平淡地说道:“不要管闲事。”

        姜洋只好放下弓箭,放了那自私之人一马。

        (有沟必火,这么大的一条深沟,不火才怪!两山之间峡谷深崖,连绵长远,不接不钳,宛如一线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