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道行搬山起在线阅读 - 第八章 姜洋无奈下深崖

第八章 姜洋无奈下深崖

        嗻咕哨听到姜洋的问话,神情严肃地看了看深崖底下,细声回道:“卸岭盗门能够拥有现在的江湖名望,自然有不一般的本领,我们管好自己就行了。”

        花铃儿也走了过来,抱着姜洋的胳膊,神情有些眉飞色舞地说:“师哥,我们救的那人真的是卸岭老大啊?”

        “是的,不过昨晚的事情就不要在人前提起了,这样会伤到他的颜面。”姜洋也感觉有些莫名笑意,说真的,如果昨晚他们没有出手救陈俞髅,那卸岭盗门是真的群龙无首了。

        陈俞髅看到搬山三人,没有动作,以为他们是束手无策,心里不由得暗暗得意。

        昨晚他大意才着了道,被嗻咕哨三人所救,也从三人的手段和技能看出是来自搬山盗门;他被人所救虽然觉得亏欠了人情,但是心里的不服气还是存在的,救命人情等有机会再还也不迟。

        卸岭盗门和搬山盗门同出江湖人称的四大盗门之中,派系相互竞争的攀比之心,从来不下。

        现在有机会各显看家本领,陈俞髅当然不会错过。

        红菇凉也差不多这个意思,她刚才和嗻咕哨交过手,觉得除了嗻咕哨身手厉害之外,另外两个就是小白脸和小姑娘,能够穿山越岭来到这里已经不容易了,冒险闯墓的事肯定没有什么过人的手段。

        陈俞髅这时候,让人将一件黄金内甲拿出来穿上,显得很有气势。

        姜洋也看到了,他觉得那件黄金内甲最多能够防御一般箭矢,像床弩那样的攻城利器,黄金内甲肯定是挡不住的,他觉得陈俞髅只是为了装逼而已。

        那件黄金内甲起码二十斤,穿待久了肯定会消耗不少体力。

        不过,那可能也是卸岭盗门发墓前的一种阵势,不仅能提高弟兄们的士气、聚拢群雄之力,还能够自我暗喻安全之意。

        姜洋记得一句话:“发丘有印,摸金有符,搬山有术,卸岭有甲。”

        卸岭盗门的甲,可能也就是指这件黄金内甲吧。

        接着,陈俞髅喊出两个人,一个是身材纤瘦的赛灵猴,一个是身材矮小的地下蹦,这两人一看就知道是身手灵敏之人,非常适合担任那种打探侦察的任务。

        也正是如此,陈俞髅把先头打探的任务交给了他们俩。

        嗻咕哨看到卸岭盗门已经派人下去,便对姜洋和花铃儿说:“开始干活。”

        姜洋一把拉住他的胳膊:“师兄,我觉得下面根本不是元墓的所在地。”

        嗻咕哨盯着他问道:“你为什么这么说?”

        “你想啊,这元人凶厉残暴,一贯高高在上,把自己当成上等人,就算死了也认为自己是回归他们的长生天,怎么可能把自己的墓室建在山谷地下,我认为那元人的墓室应该建在瓶子山的瓶口山巅那。”姜洋结合自己的记忆和思维,这样解释出来。

        嗻咕哨听完之后,脸色惊讶地看着姜洋,想不到自己的师弟还有这样的见识和思维。

        不过,他想了一下,只是觉得姜洋说的有道理,却并没有立刻去探寻。

        搬山自古以来探墓都是以劲取胜,以力破之,从来都不是按照奇门风水或者文化风俗的思维进行探墓。

        现在有两个探寻方向,向上爬山和向下攀崖,向上攀爬陡峭悬挂的山巅比较困难,深崖只需放绳索而下比较容易。

        先易后难,也是搬山的克制秘术要领。

        所以,嗻咕哨决定先下深崖探查,如果没有收获再探寻山巅。

        姜洋见到自己提示得这么明显了,嗻咕哨还是要下深崖,只觉得自己还不够了解嗻咕哨的心思。

        【哎,只能跟随咯!】他心里叹气道,他不想下也要下,下面那么多毒蜈蚣,嗻咕哨没有御毒本领,姜洋怕出现意外,所以才要跟随下去保护嗻咕哨,毕竟自己已经觉醒了血脉,冥凤之血绝对能够克制那些毒虫。

        于是,师兄妹便拿出搬山秘术所制的钻天索,捆绑在结实的大石头上面,确认能够承受几百斤的拉扯之力才放心。

        姜洋刚才看到卸岭放下去的蜈蚣挂山梯数量,也大概估计了深崖高度,将近三百米之深,所以准备的钻天索也需要三百米长。

        那罗痞子看到姜洋三人的行动,就嘲笑道:“这天底下啊,压根就没有不贪恋财物之人,老子从来就不信这个邪,一群杂毛老道。”

        陈俞髅没有这么认为,他对搬山盗门的事情还是有些了解的。

        “自古搬山发古墓者,只求不死仙药,这是他们搬山一派的规矩。”

        “什么狗屁规矩啊?老子不信,老子只信手里的枪。”罗痞子回应后便讽刺一笑,接着得意地说:“神龙难躲一溜烟,谁不服,老子就毙了谁。”

        “你要崩他们,要先过我这一关。”陈俞髅看着罗痞子说道,那搬山三道人可是他的救命恩人,怎么可能让罗痞子当他的面杀害,若是传到江湖上,常胜山也就不足于在江湖上立足了。

        陈俞髅和罗痞子两人虽然初成结盟,但是内里的心思都是明心镜一般敞亮,自然不会为了外来人而破坏团结关系。

        他们一边聊侃一边等待着下去两人的响箭信号。

        ……

        “准备好了?”绳索绑好之后,嗻咕哨向姜洋问道。

        “绑好了,不过你要等我一下。”姜洋回道,因为两人都下了深崖,留着花铃儿一人在上面,他有些不放心。

        他在嗻咕哨疑惑的目光下快步走到陈俞楼面前,在他诧异的神情中说:“陈兄,请借一步说话。”

        陈俞楼愣了一下,然后满怀疑惑地跟随姜洋走到边上的无人处。

        其他人看了也好奇不已。

        “陈兄,我要向你讨回人情。”姜洋直接了当地说。

        陈俞楼一副原来如此的神情,然后平静地回道:“你说!”搬山三人救过他是个事实,他也没理由拒绝,只要不是太过分就行。

        “等下我和我师兄都下去了,花铃儿一个人在上面我不放心;卸岭的弟兄是没问题的,但是我对罗痞子和他的手下我不放心,所以请你安排人,在我上来前帮我保护她。”姜洋这样一夸一贬,提高了卸岭,给了陈俞髅面子,想来他也不会拒绝这样的要求。

        陈俞髅果然好面子,笑着回道:“姜兄弟放心,这个忙我帮。”

        得到陈俞髅的答复,姜洋向他抱拳行礼:“谢了。”

        姜洋微笑地回道嗻咕哨前,点了一下头,同时说:“好了,师兄。”

        嗻咕哨也没问姜洋刚才去干什么,也对他点了一下头,然后捆绑好钻天索。

        攀岩,嗻咕哨在以前就教过师弟师妹,并且时常训练,所以下深崖是真的没什么难度。

        姜洋拥有两世记忆,对于攀岩也确实顺手,有的只是那一点点高度畏惧而已。

        两人准备好之后,姜洋对花铃儿说道:“你在上面等着,小心保护好自己,也看好钻天索。”

        嗻咕哨同样点了点头,也是这个意思。

        花铃儿坚定地说道:“我会的,你们也要注意安全。”

        之后,姜洋和嗻咕哨都深呼吸后,一同熟练地拉着钻天索跳下深崖,像行走地面一般,行走深崖峭壁,只不过是倒退而下,这样对腰力和手腕力的要求非常严格,也幸好他们都是高强武者,这点难度并没有难度他们两人。

        姜洋两人下去之后,陈俞髅没有失信,叫上花拐子来到花铃儿面前说道:“花铃姑娘,等下有什么需求尽管对花拐子吩咐。”

        花铃儿愣了一下,微笑着对陈俞髅点了点头,心想:【一定是师哥刚才跟他说了什么。】

        其实她也不是很笨的!

        陈俞髅也笑了笑,就带着花拐子回去,一边走一边吩咐他,要保护好花铃儿,不要让任何人伤害。

        花拐子虽然有些好奇那姜洋与他老大达成什么协议,但还是遵照了陈俞髅的吩咐,领命接受。

        (希望,到夜里就会失落,但是看到本书就会保存那份光明;后悔,从来没有珍惜过,但是却因为这份光明而成了药,就此药到病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