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道行搬山起在线阅读 - 第七章 再见魁首老陈

第七章 再见魁首老陈

        之后,穿山过岭,将近中午时分,姜洋他们终于远远地看到了瓶子山。

        瓶子山整个山体轮廓就像一个倾斜要倒的瓶子,云雾缭绕,像极仙山福地。

        花铃儿非常开心:“太好了,也许雮尘神珠就在这儿呢!”

        嗻咕哨外表平静,其实心里已经起了波澜,对他来说这瓶子山就是他目前的希望。

        姜洋表面也表现出高兴来,其实靠着前世的记忆知道,这瓶子山根本就没有雮尘神珠,有的只是重重危险。

        他知道雮尘神珠是在滇南献王墓之中,可就算他现在把这消息告诉嗻咕哨,嗻咕哨也未必会相信他,所以只能跟着线索一个一个地进行寻找了。

        这样也好,让他有更多的机会获取更多的超能积分,等强大以后,再去献王墓拿神珠就是了。

        雮尘神珠能够让他们一族觉醒血脉,破除鬼眼诅咒,必然也是一件厉害的法宝,不能错过。

        距离瓶子山还隔着好几座山,三人没有耽搁,继续翻山前进。

        “师兄,你看这里有好多新鲜的脚印。”姜洋走在最前面,在一处山谷泥路看到了不少脚印,而且是刚踩踏不久,估摸着就是卸岭盗门陈俞髅和湘西军阀罗痞子那一伙人。

        嗻咕哨走过来一看,脸色也严肃了起来:“应该是昨晚和昨晚那个人一伙的,你们俩小心,不要和他们起冲突了,他们人多。”

        没错,人多,多到嗻咕哨都有些怕。但他也只是怕,并不会退缩。

        从这么多的脚印上看,那伙人起码有四五百人之多,没有摸清来路,面对半千人队伍谁敢说不怕?

        自古以来,挖坟盗墓者就没有几个是善茬儿。

        总之,既然来都来了,小心面对就好,他们未必不是道理之人。

        继续挺进,姜洋常常顺势帮助花铃儿,牵手、抱腰、推臀,占了不少便宜,也惹得花铃儿连连翻白眼。

        自从姜洋变化以来,花铃儿和他的关系好像越来越好了,像以前两人都是发于情止于礼,不是亲兄妹胜似亲兄妹,可现在他们俩却又多一些改变。

        这也是姜洋最希望看到的,别说他心里有多么得意呢!

        不着痕迹就改变了一个清纯姑娘,撬动了芳心。

        嗻咕哨一心放在瓶子山,也没有多么关注师弟和师妹的情况,等以后知道了也不知道会如何感想。

        其实,虽说嗻咕哨是他们的掌门师兄,实际上算是师傅才对。

        只是搬山盗门从来都没有师徒之说,只有掌门师兄带师弟师妹而已。

        又过了大概一个小时,姜洋三人翻山越岭、攀岩钻洞终于来到瓶子山脚下。

        高山雄伟壮阔,地形更是险恶惊人,到处是悬崖峭壁,悬崖深处下还雾气蒸腾。

        得亏这里海拔高,如果海拔低,常年湿润形成沼泽,那么雾气就变成有毒的瘴气了。

        “姜洋,你和花铃向那边探路,我从这边,小心一些。”嗻咕哨安排道,毕竟瓶子山可不小,想找到真正的墓道,必须需要花费一番功夫。

        姜洋点头,领着花铃儿走起。

        探路观地形,这样的事情,他们已经做多了,所以也不是特别难。

        而花铃儿也不是特别专注,一路探路,还一路寻找着各种药草,这也是搬山盗门秘术的一部分。

        世间百毒,五步之内必有解药;这也是自然界中强弱生克之法,嗻咕哨教过他们的。

        瓶子山传闻是古代道家高人炼制丹药的地方,自古药毒不分割,千百年以来,肯定滋生了不少毒虫毒兽,自然也会有相克的解药存在。

        花铃儿这也是早做准备,以便于有备无患。

        突然,山间传来了枪声,如雷鸣一般。

        姜洋立刻走到高处查看,只听到声音如雷,回音不绝,干扰太严重,根本就辨不出从哪个方向传来的。

        他听出这枪声不是嗻咕哨的驳壳枪的声音,所以也没那么担心。

        没过一会儿又连续响起了两声,姜洋才辨别出方向,是从悬崖峭壁那边传过来的。

        他沉思回忆一下,想起卸岭盗门陈俞髅,想来应该是他在使用听风闻雷术查探深崖之下。

        摸金校尉和发丘天官寻找龙脉穴位都是上观天命星宿,下审山河地脉,此为上乘寻龙点穴之法。

        而卸岭盗门只会观泥痕、辨草色,但是经验丰富下来,也成一道,此为下乘寻墓找穴之法。

        陈俞髅已经确定了元墓所在,但是真正的墓室在哪里,他还需要进一步确认。

        在山崖出使用独家秘术听风闻雷之法,靠着生来就比常人敏锐的五感,能够探查百丈深崖下的物体建筑,也算陈俞髅厉害得一匹。

        又过了一会儿,姜洋才听到驳壳枪的枪声,想来是师兄被人追打而反击的。

        嗻咕哨枪法如神,擒拿格斗也无出其右,虽身带杀气,但是从来不轻易杀生,除非是真正威胁到他的生命之时。

        姜洋知道以嗻咕哨的身手,不会有事的,所以也没有去支援他,反而陪着花铃儿采摘草药。

        有他在,花铃儿胆气也大着,没有发生任何意外,就算附近有普通蛇虫,只要闻到姜洋身上散发的冥凤之血的气息,也会纷纷避开。

        只是,没多久就碰到了卸岭盗门的那一帮人,然后两人就被围了起来。

        “你们是干什么的?”其中一个卸岭手下问道。

        “采药的。”姜洋护着花铃儿回道。

        那人狐疑地看着姜洋和花铃儿,有药草篓子,有背着弓箭的,关键是姜洋还这么白净,哪里像采药的人家?

        拿不下注意的他看向后面不远处的巨人,只见那两米巨人对他摇了摇头。

        【这家伙应该就是陈俞髅的左右手昆仑吧!以昆仑为名,意欲要比昆仑山高吗?】姜洋看着那两米巨汉,这家伙天生神力,是个危险的人物。

        “你们跟我去见一下我们老大,老大会处理你们。”卸岭手下向姜洋和花铃儿说道。

        “你们怎么这样?”花铃儿气冲冲地反问道。

        “去也没事,昨晚我们不是救过他们的人吗?看那人的扮相,有可能是个大人物,对待救命恩人,那人应该不会为难我们。”姜洋对花铃儿安抚道。

        这样,两人就随着昆仑的大部队前往那山巅悬崖上。

        到了山巅悬崖的时候,他俩也见到了嗻咕哨师兄,三人都没事,各自松了一口气。

        花铃儿看到陈俞髅,惊讶地说道:“诶,是你呀,我们救过你。”

        这下子让陈俞髅尴尬了,当着手下的面被人揭短,他不要脸面吗?

        不过他也没有生气,为人机变无双,一下子就想到对策进行回应:“对对,昨晚多亏你们的提醒,多谢多谢。”

        花铃听了这回话,感觉不是味道啊,还想继续说这事情,姜洋也没有阻拦,他想看好戏。

        结果,还是嗻咕哨师兄懂人情世故,打断了花铃儿到嘴的话,把陈俞髅介绍给她:“这位是卸岭盗门的魁首。”然后又向陈俞髅介绍了花铃儿和姜洋。

        “幸会幸会!”

        “幸会!”

        陈俞髅怕昨晚的事情暴露,连忙闪开,去招呼他的那帮手下,搞得花铃儿有些莫名其妙。

        姜洋对她倾耳细说了一下,她才醒悟自己差点落了卸岭老大的面子,那多不好啊!

        师兄妹三人到了一边,没有参与卸岭那边的事务。

        陈俞楼果然善于笼络人心,有口吐莲花的本事,短短几句话就把手下人的士气提了上来。

        而那罗痞子就没文化了,半个屁字都蹦不出来,就知道大声应喝。

        接着,卸岭盗门就开始团结合作,解下各自的背囊,取出竹篓组装成蜈蚣挂山梯,然后接连起来,就这样推下深崖下。

        姜洋走到崖边往下看,这沟壑下有雾气笼罩,现在又背阳无光,根本就无法看到底。

        “师兄,他们这样就敢下去了?不怕下面有危险吗?”姜洋向嗻咕哨问道,感觉卸岭的这种冒险精神还真是鲁莽。

        (要来点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