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每天都离现形更近一步在线阅读 - 第12章 钓鱼

第12章 钓鱼

        风羿回家之前先去了趟吴吉家。

        吴吉家这时候是没老鼠,半夜就说不准了,毕竟屋里的那些孔洞都没堵住,上门灭鼠还在排号。

        而吴吉在知道风羿有夹老鼠的技能之后,硬拉着风羿在他家过夜。

        “必须把它们灭了,以绝后患!”

        在灭鼠的事情上吴吉相当积极,“客房收拾出来了,住同一栋楼也方便,你要是睡不惯这里的枕头,可以把你家的枕头拿下来。兄弟,我的睡眠就靠你了!”

        风羿也觉得这就是顺手帮忙的事,应下来,这晚上就留在5楼吴吉收拾出来的客房里过夜。

        5楼这套房子是吴吉爸妈的,吴吉自己的房子在29楼,只是低楼层的鼠闹比较严重,老人家就暂时换到29楼去住了。

        而自打吴吉在5楼住下就没有睡过一天好觉,对那些老鼠吴吉是恨得牙痒痒,但也拿它们没办法,粘不住,抓不着。如果今天晚上风羿能夹住一只老鼠,就是给他报了仇了。

        然而,这天晚上从1楼到10楼,老鼠们好像突然消失了一般,就算家里已经进了老鼠的,这天晚上也格外安分。中高楼层的虽不至于那么安静,但也比前段时间好多了。

        仇是没报,不过吴吉这天晚上难得睡了个好觉。

        “莫非是社区的灭鼠工作见效果了?”

        业主群里面也在讨论这个事情,整个小区的情况好像比前面几天好了很多,虽然其他楼栋并不像风羿他们一栋这么平静,但跟之前一对比,变化也很明显。

        社区的灭鼠工作人员也确实每天消灭不少老鼠,所以,大家也没往其他方面想,都在猜测是不是老鼠看到这边加大灭鼠力度,就逃离这片区域了。

        “黑暗的生活终于要过去了!”吴吉激动难耐。

        “这次没看到你出手,下次进老鼠再找你,你这技能不用太可惜了,真不开灭鼠公司?你要是有这想法我肯定投资!”吴吉看向风羿。

        “不开。”想了想风羿问,“你对蛇什么看法?”

        吴吉瞬间变了脸色。

        “不行,老鼠我还有一战之力,蛇的话,我可能直接灵魂出窍了!”

        “你也是属蛇的,怕成这样?”风羿问。

        “谁规定了属蛇的人就不能怕蛇?我最怕蛇了!小时候踩到过蛇,那颜色跟周围草丛差不多,没留意一脚下去就知道不对了,要是跳开得再慢些就被它咬到。从那以后我就有了心理阴影!”

        事情过去这么多年了,回想起来还是有些后怕,吴吉打了个激灵,“这么一想,我还是更愿意面对老鼠。”

        风羿便不再提。

        回到家,对着镜子仔细观察脸上有没有什么变化。

        一晚上过去,风羿感觉,感知范围又扩大了许多,如果以他为中心,所能感知的空间是一个球形的话,半径大概有5层楼高。

        如果他愿意,他甚至可以感知楼上楼下有几个人、在做什么。也不算清晰,只能感知个大概。

        也不去刻意感知周围住户,那样侵犯别人隐私了。下次去公园试试。

        接下来两天,小区里的鼠闹情况明显好转,晚上居民们大骂的声音也减少了,狗叫声都像好像消失了一样。

        饭后小区居民散步的时候笑容也多了,业主群里聊天气氛也变得平和。

        只是跟其他人逐渐好转的心情相比,风羿就郁闷了。

        他这两天有点不对劲!

        哪哪儿都不对劲!

        早餐煎了个手抓饼,吃的时候竟然整个地塞进嘴里,噎住之前回过神赶紧吐出来。

        吃鸡蛋的时候也是连壳都没剥直接塞嘴里,虽然后来反应过来了,但是也惊出一身冷汗。

        一次两次还能说是马虎,意外,可再三出现这种状况,这就不能只当成简单的走神了!

        还有!

        今天午餐的时候也感觉酱料格外刺鼻,连打几个喷嚏。

        一开始风羿怀疑酱料过期了,但是看包装的日期又是新的。

        以为买到次品,可换了其他酱料也仍旧觉得刺鼻无比!

        之后吃什么都觉得味道奇怪。

        头有些痛,总觉得在发热,但体温正常。

        不管换哪种体温计都显示体温正常。

        风羿淡定不了了。

        又不好去医院,老管家的话还在耳边回响着,真要是查出个什么非人类的症状,估计得直接送研究所去。

        那么,他现在这个情况,是生病了呢?还是如老管家所说的那样发生了某些奇异的变化?

        风羿自己也不知道。

        问医生还是问管家?

        想着是不是因为心里压着的事情太多,精神压力过大造成,与老管家所说的那些没关系?

        就连昨天还用得好好的感知力,现在都模糊了。

        思量一下,风羿想出来个办法。

        上网搜了搜,点了一个好评相对比较多的平台,24小时实时在线的极速问诊。

        风羿简单将自己的症状描述了一下。

        很快就有在线的医生回复:

        【您好!根据您的描述,您表现出对外界反应迟缓以及过度敏感,可能存在一定的认知功能损伤……】

        吧啦吧啦吧啦一大段话。

        风羿颤抖着手继续询问:“那么,要怎样才能改善呢?”

        在线医生回复:

        【建议您来我院精神科详细检查。】

        看到这个回复风羿心里一咯噔。

        切换页面,将刚才在线医生回复的那一句“认知功能损伤”的话搜索一下,然后看见——

        【精神分裂症患者存在认知功能损伤……对外界信息反应迟钝或过度敏感可能是精神病性症状和认知功能下降的标志……】

        风羿看得心中凉飕飕。

        思来想去,不能这么自己吓自己,还是给老管家打了个电话。

        老管家的声音听着似乎有点期待:“别担心,正常现象。这只是一个前期反应,你的基因在发生变化,而你的身体正在适应这种变化。不要给自己太大的压力,可以趁这个时间出去玩一玩,放松放松,等这种适应期过去,你就不一定有心情出去玩了。”

        听完这个回复,风羿不知道自己是该庆幸还是该忧愁。

        庆幸的是自己没有精神病。

        愁的是,老管家最后那句“等适应期过去了,就不一定有心情出去玩”。所谓的“小变化”又是什么呢?

        带着这种极其复杂的心情,风羿还是参加了吴吉他们的周末农家乐钓鱼活动。

        周六早上出发。

        他们这次要去的是钺山生态旅游风景区,离瑢城约莫两小时车程。

        吴吉开车载着他爸妈,风羿这边,他出车,钱飞扬来开。

        他都“认知功能损伤”了,保险一点还是别开车。

        大概是周末出游的人增加,出城的路上堵了几次,又一次红灯停下来的时候,钱飞扬把架在旁边的手机点开,看了眼上面的监控画面。

        “八角扔家里了?”风羿问。

        “就两天时间,明天就回去了,不用送去宠物店。家里有自动喂食机和自动铲屎机,监控也打开了,可以随时在手机上查看它在家的动态。”钱飞扬说道。

        风羿看了一眼,八角正以仰躺的姿势在客厅沙发上睡觉。

        钱飞扬继续开车,“乌鸡说,这次要去的那个农家乐可以钓很多鱼,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可别像上次似的钓一天最后钓了个寂寞。我反正就只试两小时,钓不到我就不玩了,拍照片去。”

        风羿问他:“你对蛇什么看法?”

        钱飞扬脸上倒是没有露出排斥之色:“你知道,作为高等生物的人类是有倾向的,有的人喜欢恒温动物,有的人喜欢变温动物……”

        “所以?”

        “我选择撸猫。”

        风羿不再问了。

        两个多小时之后,他们到达了目的地。

        钺山风景区附近有不少农家乐,这边的生意反而比风景区中心的五星级酒店要好得多。吴吉是提前一个星期订的客房。

        到地儿收拾一通之后,吴吉爸妈年纪大了需要休息缓一缓,他们三个精神十足。

        “走,钓鱼去!”

        吴吉从手机里翻出从小区钓鱼团刘大爷那儿要来的攻略。

        所需工具材料该租的租,该买的买,然后吴吉按照攻略带着风羿和钱飞扬去找地方。

        刘大爷给他大致画了几个位置,他们今天来得稍微迟一点,近的位置已经被人占了。不过没事,刘大爷画的比较多,钓鱼区又大,即便是周末人最多的时候也并不显拥挤。

        这边其实已经属于生态风景区的范围,而生态风景区的另一侧则是不许游人随意进入的自然保护区。

        选择这个农庄就是因为这边的风景最好,离钓鱼区也最近。

        城市生活久了想要亲近自然,选这种地方过周末也舒适。运气好的话还能碰到一些小松鼠,小狐狸之类的可爱的小动物。

        一些网红或视频博主也偶尔会过来这边碰运气。

        今天天气不错,多云有风,温度适宜,有小孩在农庄里跑来跑去,不过钓鱼的地方小孩就少了,像风羿他们这样20来岁的年轻人其实也不常见。

        风羿刚才租渔具的时候买了一顶渔夫帽,脸上还戴着口罩,在这里并不显眼,钓鱼的人各有各的防晒法子,遮得严严实实的也不少。

        终于找了个地方,吴吉摩拳擦掌。

        “比赛吧,看谁先钓上鱼!”

        钱飞扬兴致缺缺,懒懒地应了声。

        吴吉情绪高昂:“你们猜我今天能钓几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