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每天都离现形更近一步在线阅读 - 第6章 族谱

第6章 族谱

        老人熟练地在手机上打字,看那速度就知道玩得贼溜。

        然后将文字转换成设定的,带了一点戏曲腔调的男音。

        “谢了,刚摘的果子,给你们抓点。”

        哑叔给那两人抓了两把山果,在风羿下车之后,又往风羿手里塞了几个车厘子大小的山果。

        风羿以前没吃过,看车上那两人吃得挺开心,取下手套,擦了擦手上的汗和果皮上的小泥点,尝试。

        甜,水分足,味道挺好。

        那两人很快就开车离开了。

        哑叔取下草帽扇了扇风,将草帽扔进竹筐里,又将风羿打量一番,在手机快速打字转语音:“跟我来吧。”

        风羿赶紧跟上去。

        “呃……您怎么称呼?”风羿问。直接叫哑叔似乎不太尊重人。

        “就喊哑叔!”手机语音。

        见对方是真不在意,风羿也不纠结这个,看看四周的景色和平整的路面。

        “我瞧山上的路修得挺好,您没买辆代步车?”

        哑叔在手机输入:“有吃有喝有网,要啥小汽车。”

        风羿:“……有道理。”

        想了想,风羿打算直接点。

        “哑叔,我过来的目的,您知道吧?”

        “知~道~我等好久了!”

        “这话怎么说?”风羿追问。

        哑叔却不打算多讲,开手机外放音乐。

        “是谁在唱歌,温暖了寂寞……”

        边往前走,还跟着节奏噔噔地跳。

        风羿:“……”

        确定了,是个健朗活泼的老头。

        没多久,风羿就看到了老管家说过的“风家祖宅”。

        这是风羿第一次看到传说中的祖宅,与历史年代剧里面的老建筑有点像。

        占地面积不算很大,一砖一瓦很有古意,却不破旧,显然有人精心养护。这位哑叔确实尽职尽责。

        哑叔走进屋里放下竹筐,打了个手势,示意风羿跟着进去。

        一边往里走,手在手机上快速点着,输入了一长段文字转换语音。

        带着两分戏曲腔调的解说,在安静的祖屋内响起。

        “看到那个写着风字的牌子没,那边那个屋是风家祭祀供奉祖先的地方,放着一部分风家祖先的牌位。”

        风羿推门走进那间屋内,扫视一圈,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

        里面干净是干净,空间也还算大。

        也看见了一些写着风家祖先名字的牌位,整体看上去确实有仪式感。只是这些名字风羿没听长辈们提起过,也未曾从别人那里听说过。往上翻三代,记住他们的人都少了。

        又细细打量一遍屋内。

        怎么说呢,没有太出乎意料的地方,而且从里面的布置也看得出来,这里很久都没有外人过来。所谓祖宅,所说的什么祭祀祖先的地方,现在这个时代确实没有什么人再在意这些,但是……

        一个亿的任务啊!

        就这?!!

        倒不是不尊重逝去的人,只是,近几十年来,人们已经渐渐简化祭扫流程,像风羿这样成长起来的一代人,如果不是接到这个任务,他压根都没有祠堂概念。也就只是在电视剧里面看到一些,完全不会联想到自己身上,清明扫墓也很少会去在意三代往上的人。

        很难想象,一个亿的任务就是在这个地方?

        不过既然已经来到这里,风羿也没有立马去找族谱。看了看,没有电视剧里面那些跪拜的垫子,也没有香、纸之类,于是风羿便站在那些牌位前拜了拜。

        随后,风羿正打算去寻找族谱,问问哑叔有没有线索,侧头就见哑叔招手,从他的智能手机里转换出一段语音:

        “行嘞~意思意思就够了,快过来!”

        风羿:???

        不是,什么叫“意思意思就够了”?

        见哑叔已经走了出去,风羿快步跟上。

        哑叔带着风羿走到另一个屋,屋里有一面跟周围没什么区别的青砖墙。

        哑叔将墙上暗格拉开,露出里面的指纹锁。

        风羿:!!!

        哑叔抬拇指在指纹识别界面按了一下,然后退一步,示意风羿也在上面按一下。

        风羿一脸懵逼,走上前按照哑叔的姿势,抬起右手拇指在上面按了一下。

        随着嘀的一声,看上去完整的一面墙,中间挪开一扇门。

        哑叔这次没进去,打了个手势,让风羿自己一个人进。

        风羿给自己做了下心理建设,总觉得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信息。

        看了看里面,好像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样子,但搞得这么神秘,心里也越发紧张。

        不过既然已经走到这里,风羿也不打算退。

        深呼吸,抬脚走人入室内。

        在他走进去的那一刻,墙面挪开的门再次合上。

        风羿更紧张了。

        随着墙面的门合上,看似狭小的室内,亮起来许多灯。看不出什么材质,不刺眼,但足够照明。

        也正因为这些灯亮起,风羿才看清楚室内。这里并不是他所以为的那般狭小。

        只是这里并没有祖先牌位,也没有留下任何祭祀性质的东西,周围墙壁上有一些画,有些看上去像蛇,有些奇形怪状,不管是哪种图画,都是很古老的画风。

        视线大略扫了一圈之后,风羿又沿着室内墙面走了一遍,依然没有发现所谓的族谱。

        族谱……

        族谱在哪呢?

        一边嘀咕着,视线落到室中央一块圆圈区域。

        走近了看,这并不是一个普通的圆圈,而是一条蛇咬着自己尾巴圈成一个圆环。

        而当风羿踏进这个圆圈的时候,他脖子上佩戴的花钱自动悬起。

        圆币蛇图案的一面发出蓝色的光,同时,一段高频声音从其上传开。

        风羿听得很模糊,因为那段高频的声音,除了一开始发出的那一小段之外,后面声音的频率逐渐超过他耳朵所能听到的范围。

        与此同时,离他不远的地方,地面升起一道近一米高的立柱,看似整块无缝的石柱上层石板展开,托起一个方形的近似书本的东西。

        为什么说近似,因为这书的外皮看上去太古怪了!

        蛇皮!

        别的皮他未必能判断出,但蛇皮他绝不会认错!

        这种花纹他从未见过,但是,与陆跃的钱包给他的感觉不同,这不像是那种直接剥下来的皮,倒像是自动脱离的……

        蛇蜕!

        风羿甚至想象了一下,如果这样的鳞纹在蛇身上存在,那得多大一条蛇!

        不对,他现在的关注重点不应该是这个!

        看着依旧发着蓝光保持悬浮状态的生肖花钱,再看看仿佛无缝从地面生出来的立柱,最后视线聚焦于立柱的那本书上。

        不知道是什么材质,古朴又带着说不出的让人头皮发麻的气息。

        书页无风自动,快速翻页。

        风羿没看清里面写了什么,只能看出每一页写了短短几个字,有长有短,不同字体、不同笔法。

        这就是老管家所说的签名?

        这就是族谱?

        “这族谱……跟我理解的族谱……差别很大啊。”

        就算再迟钝、平时再怎么不关注前沿科技,风羿也知道面前所展示的这些,不是常人能接触到的!

        此时此刻,风羿有了“我特么摊上大事了”的觉悟!

        风羿僵在那里,浑身的汗毛竖起。

        令人恐惧的是未知。

        同时他也意识到,摆在眼前的,是一条从未想过、也从未了解过的路。

        他有一种感觉,不,更像是一种本能。

        本能知道要怎么做。

        就像鸡孵蛋,鸟筑巢,蜘蛛织网,蜜蜂酿蜜。

        不学而能!

        是刻进基因里的记忆!

        如果将这本“族谱”比作一扇门,签下名字的那一刻,就是真正推开了这扇通向未知的门。

        “族谱”停下翻页,空白的页面摊开。

        风羿伸出手,用食指在摊开的页面,写下自己的名字。

        最后一笔落下。

        像是有一团水雾突然散开。

        隔着雾气,风羿看见一个模糊的影子,像一条盘踞的蛇。

        意识渐渐脱离自我控制,仿佛在远古与未来、梦境与现实的边缘折返跑。

        一墙之外。

        哑叔静静站在门口,手机传来新消息提醒,可能是网上的牌友,也可能是山下十里八乡的熟人,但此刻他并没有分出一丝注意力在手机上,完全无视手机的提醒。

        又等了会儿,哑叔咧开嘴无声地笑,伸了伸懒腰,看下天色,这才掏出手机给几个群里发消息:

        “今夜山里天气会变,风大有雨。早些下山,别上山顶,住山腰的都把室外的贵重物品收起来,鸡鸭早点赶进笼,晚上门窗关好,车都开进车库,没事别出来。山脚的不用担心,早些收衣服就行了,水汽重。”

        这几个群都是住在山里或者山下附近的居民以及工作人员等。

        看到哑叔这条信息,都冒了出来。

        “真的假的?天气预报说最近都是晴天啊。”

        “山里天气变化快,哑叔是山上的老人了,听他的话准没错。”

        “新买的防水车垫有点气味,放院子雨棚下面打算吹几天,也要收屋里吗?我今晚住山腰。”

        “收吧,没见哑叔说今晚风大,吹跑了咋办。就算没吹跑,山里的各种残叶泥水吹到上面也不好啊。”

        各个群里面的人抽空说着话,也有人看看外面的天空。

        “连片云都有,真有雨?”

        倒不是不相信哑叔的话,在小凤山这片地方住久了或者工作几年的人,都知道哑叔预测天气特别准,每次有什么变化都会提前跟他们说,比手机里的天气预报准多了。

        这次哑叔说得太夸张,不少人半信半疑。

        只是,随着时间过去,大伙儿就都发现天色不对了。

        “今儿天黑得是不是太早了?”

        “一觉睡醒发现晴天变多云。”

        “确实变天了,水汽有点重。室外湿度仪给我弹好几条通知了。”

        “山上天气变化无常,听哑叔的话吧,赶紧动起来!”

        等到天黑的时候,留守在山腰的人,吃着晚饭,从屋里往窗外看,能见度已不足五米。

        打开院子的灯,什么都看不见。

        “好大的雾!”

        “起雾不一定下雨吧?”

        “那得看能不能达到成雨条件。有种雾叫锋前雾。”

        “是吗?这个季节起这种雾?不正常吧?”

        “别管它正不正常,我先拍个视频!”

        那人说着,拿起手机打开门,开始拍外面的情形。

        “隔离网那边的蛇都不见了哎!”

        平时夜里也极其嚣张的王锦蛇,此时已经不知道躲哪儿去了,四周只有风吹过时叶子唦唦的声响。

        风渐渐大了。

        有雨滴迎面砸来,刺得脸生疼。

        雾并没有散去,水汽并没有都变成雨滴。

        过高的空气湿度,呼吸已经有明显不适感。

        那人扛不住,不甘心地退回屋子里。

        很快,雨势变大,被劲风带着,砸在窗户上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

        手机信号从满格变成一格。

        在他们看不到的地方。

        天空不断加厚的云层自上而下压来!

        滚滚的雷声像是有巨兽在上方踩踏。

        狂风掠起水雾,在山中横冲直撞,凶悍非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