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每天都离现形更近一步在线阅读 - 第5章 小凤山

第5章 小凤山

        司机只是觉得风羿长得挺好,有点像现在娱乐圈里比较火的那些小年轻。其实他认不出哪个是哪个,在他看来长相都差不多。最近听说有明星来阳城拍节目,他才多问了这么一句。

        风羿说不是明星,他也信了。

        也对,明星怎么会连车都打不到?

        听说人家明星走哪儿都有车接送的。而且,也没有明星会去小凤山那种地方吧?

        所以,“我是不是载了个明星”这念头,在司机脑子里晃了一圈又飞了。

        “去小凤山干什么啊?科考的?拍视频的?还是去探险的?这两年倒是有几个网红去过那边拍视频,不过经历都不怎么好,现在也就没人去了。”司机说道。

        “找人。”风羿见这个司机话比较多,也想从他嘴里多打听些消息。

        “小凤山上有什么?我这还是第一次去。”风羿问。

        “有蛇啊,都说是蛇山了,连鸟都不在那儿筑巢。哦,那边也有很多农牧相关的公司,山下大片的农田牧场。”

        “那我要是想上山,只能用走的?”风羿又问。

        “也不一定,听说那边山腰好像也有人住,会有上下山的车。具体不太清楚,你运气好的话能碰到上山的车,出点钱让他们载你一程就行。我听人说的。”

        “去那边的话,要注意些什么?”风羿打开手机备忘录,准备将司机的话记下。

        “注意些什么?”司机砸吧砸吧嘴,“你上山的时候多带吃的,野外的东西能不动就别动,你也不知道有毒没毒。还有动物,再好奇也别去招惹,那地儿警卫无人机神出鬼没的,反正每天都会出来巡逻一趟,时间不定。”

        想起什么,司机又道:“去年六月份的时候,三个外地来这儿探险的,读高一的小崽子,偷偷摸摸背了一堆东西上山要搞自助烧烤,还准备去捉蛇,被无人机探查到火源飞过来抓了个现行。

        “后来那三个就被抓去教育了,还得考试,森管密卷,动保十套什么的,考合格才准出来。”

        “动保什么?”风羿没听清。

        “‘森管密卷’,‘动保十套’,这是我们调侃的说法,就是森林法、防火条例、野外火源管理办法等等之类的,简称森管。动保就是动物保护、生态环境保护相关的那些,某个专家总结了十套考题。后来听说那三个平均身高1米8的小朋友,做试卷都做哭了呢!”

        风羿恍然,记下关键词。

        司机继续说,“总之,那边是保护区,山上的动物你都别碰,甭管什么蛇啊鸟啊蛙啊,你就当它们全是保护动物,安全起见都离远点,一不小心打死打伤了有得烦。你就记住一句话——一只违法,十只入刑。”

        “这……有点夸张,要是碰到老鼠呢?也不能打?最近多地鼠灾。”风羿问。

        “你特么逗我?蛇山上有老鼠?蛇是老鼠的天敌啊!小凤山一霸是王锦蛇啊,吞老鼠特猛,那儿的老鼠早被抄家灭族了!

        “知道为什么小凤山的山腰还住着人?住那的人得管投喂!隔段时间就得从其他地方运老鼠过去,不然被隔离在保护区的蛇都得饿死。”

        “哦对,王锦蛇吃老鼠的。”风羿点点头,“而且无毒。”

        司机又砸砸嘴,“王锦蛇,就是很多人说的菜花蛇,我们这儿也叫它大王蛇,很久以前,其实是用来养着吃的呢……”

        “现在不让吃了。”风羿道。

        司机:“以前我爷爷奶奶那辈,老人们说的是‘见蛇不打三分罪’。”

        风羿:“现在是‘一条违法,十条入刑’?”

        “差不多吧。”司机叹息一声,“好好的,气候怎么说变就变,动物说死就死了那么多呢?”

        风羿沉默。这话他不知道该怎么接。

        过去那近二十年的气候异常期,太多动植物消失,常见的变成濒危,濒危的变成功能性灭绝。

        支持最严保护法的人,不一定对那些动植物都怀着怜惜,也不一定都有什么生态环保的意识,他们将大规模灭绝事件看做是预警。动植物的生存状况,也是人类生存环境的指针,是第六数据库需要采集的数据。

        所以,“数据”得保护好。这是共同意识。

        车里气氛有些沉重。

        只是这种沉重,随着离目的地越来越近,又开始躁动。

        道路两旁建筑越来越少,警示牌越来越多,还有印着电话号码的牌子。

        司机出声道:“如果你在隔离区之外看到蛇,联系警示牌上的电话,很可能那蛇就是保护区里面的,越狱了。”

        风羿看到了不远处拉起的隔离带,而越往前走,道路离隔离带越近。

        这里已经是小凤山的范围,风羿能看到隔离带内一块大石头上,有条蛇微微立起前身看着他们,仿佛在看一条误入蛇群的泥鳅。

        越往里走,离隔离带越近,越能看到那些在隔离带边沿爬动的身影。

        “这里的蛇……果然很多。”

        风羿脸色发白。

        司机还好,不是第一次跑这边,所以不奇怪,“它们只是喜欢凑到隔离带边沿看走过的车辆和行人。”

        “胆子这么大?”

        “这种蛇普遍胆子大也凶,现在仗着大家都不敢吃它们,越发嚣张了。好了,到了!”

        司机将车停到指定地点,后面的路就只能靠风羿自己走上去了,外来车辆不让上山。

        见风羿浑身紧绷,司机拍了拍风羿的肩膀,“甭怕,菜花蛇而已。”

        风羿并没有被安慰到。

        遍地菜花可能只是个乡土剧,遍地菜花蛇那就是恐怖片了!

        司机看了看停车场四周,将车停到可吸烟区。路上开车没敢抽,小凤山这边专设了个不用下车的吸烟区。

        点上烟,司机看着风羿穿戴装备。

        简直武装到牙齿。

        笑了笑,司机说道:“我们这儿有句老话,‘一里王锦蛇,十里无毒蛇’。”

        有话听着有两种断句:

        十里/无/毒蛇——此地莫有毒蛇。

        十里/无毒蛇——这儿遍地都是蛇!只是它们没毒。

        其实都一样!

        司机道:“虽然听着夸张,但王锦蛇也吃蛇,你要相信,吃货的实力是不容置疑的。”

        风羿扯了扯嘴角:“谢谢师傅,您真会安慰人!”

        司机笑着摇摇头,“你说你,怕蛇怕成这样,来这地方做什么?这不是找虐嘛?“

        风羿幽幽道:“生活不易。”

        这话瞬间触到了司机的虐点,叼着烟眼神沧桑:“都不容易啊。”

        风羿问:“您不怕蛇?”

        司机:“我又不下车我怕什么?”

        风羿:“……”好特么有道理。

        司机:“只要我在车上,没有一条蛇能偷偷钻进我的车!我连厕所都不去!等离开这里了再找地方解决。”

        风羿:“……严谨如斯。”

        司机:“我们这儿还有句话,‘惊蛰有雷鸣,虫蛇多成群’,今年惊蛰过后老人们就说,今年的虫蛇可能比去年要多。现在天渐渐暖和起来了,山上蛇虫鼠蚁确实变多,注意着点。”

        “谢谢师傅。师傅留个电话吧,我返程的时候联系您,加钱。”风羿道。

        “好吧。”司机对风羿的印象还挺好,舍不得错过大单,也对风羿有些担心。

        想了想,司机说道:“这样,最多三天,你要是不来电话,我就给你打过去,打不通我就报警,行不?”

        “行!”

        风羿也担心自己的人身安全,司机这办法合他的意。

        交换电话号码,司机抽完烟又检查了一遍车里,立马离开了。

        风羿背着包,有些不适地转了转头盔,深呼吸,握着驱蛇棍上山。

        都走到这地步了,还怕什么呢?

        再往山上走,拉起的隔离网就在路两侧,聚集在隔离网另一侧的菜花蛇,吐着信子,随着风羿的走动,跟着挪。

        两米长的菜花蛇在这里并不罕见,也有更大的,风羿没去看。

        他现在只感觉浑身的鸡皮疙瘩都快炸开。

        在城市生活二十多年,亲近大自然也是去的各大景点,或者典雅型农家乐,这种看起来人迹罕至动植物野蛮生长的野生态保护区,是第一次接近。

        隔段路还能看到一波一波的叫不出名字的飞虫,风羿走过去的时候,有好几只飞虫直接歇在他的头盔面罩上。

        有什么飞落到肩膀上,过了会儿又飞走。风羿只瞥到一个黑色的身影。

        还没到夏天,这些飞虫已经活跃起来了。

        继续往上走,看到一个卡点,那里有人守着。登记之后才让风羿上山,也跟风羿说了风家祖宅的位置。

        “这山上只有一个老宅子,好像是风家的,具体不太清楚,那里只住了一个人,如果你说的是那个老宅子,顺着这条路一直往上面走,应该能看见,路上遇到人也可以再问,他们都知道。”

        风羿谢过之后,继续往山上走。

        幸运的是,没走多远就听到有车开近的声音,搭了个便车。

        开车的两人是山下一个饲料厂的,上山也是有工作任务。

        “风家祖宅?你是去找哑叔的?”一人问。

        “哑叔?应该是吧,家里长辈只是告诉我那里的宅子有人照看。我去老宅有点事。”风羿说道。

        对方将风羿这身装备打量一遍,“看你这样子也知道是第一次来。”

        “你们住在山上?住着好吗?”风羿问。

        两人笑。

        一人解释:“现在谁还乐意住山上,有WiFi也不行,晚上想吃个外卖都没人送,更别说这地方蹲个坑都能有八条蛇围观,换你你愿意?”

        “不是有隔离带?”风羿道。

        “隔离网就在旁边啊,蹲坑的时候你从窗户看出去,不远处的隔离网上扒着七八条蛇盯着你看。除了轮值或者临时分派任务,其他时候我们都住山下的公司宿舍。能安稳住在山上的,那不是一般人。”

        “比如哑叔?”

        “对,哑叔真不是一般人,他还住得挺欢乐。”

        “哑叔姓什么?怎么称呼?”风羿问。

        “称呼?就叫哑叔啊,姓什么不知道,反正大家都叫他哑叔,他不能说话。”

        山上看着荒凉,但路修得很好,小车行驶在上面并不颠簸,连稍大些的石子都看不到。

        “每天有清理路面的车。”一人解释,“哑叔也经常让人帮他带东西,上下山的车辆不多,但也不少见。我们先把你送上山,待会儿再返回来。”

        车往山上又行驶了会儿,过了山腰之后,隔离带渐渐远离车道,路边的林子里能看到人工活动的痕迹,栽种的树木显然经过规划,有些是果树,已经挂果,还有些风羿从未见过。

        正想着,风羿突然听旁边的人叫道:“哎,我看到哑叔他人了!哑叔!”

        车靠在路边停下。

        风羿顺着他们所指方向看过去。

        一位看上去七十岁左右、山间老农打扮的人,从林子里出来。

        大概是经常在室外,面部黝黑,一条条皱纹深刻在脸上。布衣胶鞋大竹筐,裤腿带着半干的泥印,一顶草帽略微歪斜戴在头上,几缕微长的花白头发,贴着帽沿探出,随步子摆动。

        老人背着的竹筐里是刚采摘的蔬果,品种风羿大多认不出来,都是山上的特产。

        驾驶座的青年打开车窗朝老人招了招手,“哑叔,你家来客人了我给您送来!”

        哑叔朝车里看过来。

        风羿对上他的视线,并没从他眼里看到一点阴霾。

        哑叔抬手擦擦汗,朝风羿露出个灿烂的笑。

        然后,风羿就看见这位老人从沾着泥水杂屑的衣兜,翻出个最新款智能手机——

        和风羿的手机是同系列,只不过老人那款比风羿的多了“plus”。

        顶配款,比风羿手上这个还贵三千。而且很难买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