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咱是野原新之助的舅舅在线阅读 - 第三百六十八章监视要有耐心哦

第三百六十八章监视要有耐心哦

        这一天,来胯下痛公寓卧底的两名警官依然在认认真真的监视对面的公寓,因为那栋公寓里住着一位坏人的女朋友。

        不过监视向来是一个无聊且乏味的工作,而两人所处的环境又比较安全,所以说……

        “咔嚓,咔嚓,咔嚓。”

        在窗口监视对面的污田警官听着耳边的声音,有点无语的对着正在吃薯片的苦汁屋警官说:“那个,你现在的身份是骨折在家养病的人哎,好歹带上石膏吧。”

        苦汁屋警官听到这里则有点不快的看着污田。

        “你还好意思说啊,你知道每天带着石膏有多麻烦吗,要不是你对野原太太胡说些什么,我至于成这样吗?”

        污田荒唐中带着点愤怒的看着苦汁屋。

        “哈?你是在说我吗?你还不是对野原太太说我有什么间歇冷笑话症,你要说拜托也说一个正常一点的病好不好。”

        “什么!你是对我起的名有什么不满吗?!”

        “那是当然的了!品味那么差!”

        “什么!你现在是在怀疑整个警局品味最好的我吗!”

        “哪里有品位了!”

        两人说着说着就开始大眼瞪小眼,瞪着瞪着就开始扭打在一起,打着打着就听见了敲门声。

        “咚!咚!”

        敲门的小山轶见门自己弹开了,伸头望了望房间里面。

        “你们好!我姐姐做了一点炖土豆,给你们拿了一……”

        “哎呀,爸爸我来帮你换一条绷带吧。”

        “谢谢你啊乖儿子。”

        看着两人亲切的行为,都会感叹一声父慈子孝,只不过……

        “请问?”

        小山轶嘴角强忍着一抹笑意。

        “你们家晚上闹蚊子吗?为什么手上,脸上这么多抓痕啊?”

        两人一听,立马不自然的笑了笑。

        “啊哈哈哈,确……确实啊,老爸,最近蚊子还真多啊。”

        “哈哈,就……就是说啊,要买点蚊香才行呢。”

        “奥奥,原来是这样啊。”

        小山轶点了点头。

        “那么,我把土豆放在这里了哦。”

        就在小山轶准备离开的时候,小新突然窜了进来。

        “叔叔,你因为酗酒而离开你的老婆回来了吗?”

        “酗酒?老婆?”

        小山轶诧异的看着苦汁屋,这是什么时候加的设定。

        小新点了点头。

        “嗯嗯,上次他告诉我妈妈,说是因为自己酗酒老婆离开他了。”

        “哎,这样啊。”

        虽然明知道是假的,小山轶还是假装同情的看着苦汁屋。

        “你老婆要是知道你已经改邪归正了,一定会回来照顾你的。”

        面对自己亲口说出的设定,苦汁屋只好勉强的笑了笑。

        “是啊,要是那样就太好了。”

        紧接着,小新话锋一转,看向了污田。

        “说起来,你的信用卡还完了吗?”

        小山轶挑了挑眉。

        “信用卡?”

        “对啊,他就是因为肆意刷信用卡导致破产,心里压力大才会得上间歇说冷笑话的病的,每隔五分钟就要讲一次冷笑话。”

        小新目光同情的看着脸颊抽搐的污田。

        “对吧。”

        污田困难的点了点头。

        “就……就是啊,我真是……太不懂事了。”

        看着一脸僵硬笑容的两人,小山轶心里直呼你们都在我不在的时候加了些什么设定啊!

        “那个……”

        污田见小山轶看向自己。

        “怎么了吗?”

        “五分钟,好像到了。”

        ……

        “看我跳马鞍!”

        最后小山轶觉得也不能太让两位警官丢脸,连忙带着小新离开了。

        而一见小山轶和小新离开,污田和苦汁屋连忙又开始大眼瞪小眼了。

        回到房间里,小山轶好奇的问着小新。

        “小新啊,刚刚那些事情你是怎么知道的啊?”

        “是我妈妈上次见他们两个有点可怜,就去特地慰问了一下,然后碰巧打听到的哦。”

        应该是特地去打听,然后碰巧慰问了一下吧。

        不得不说,周围有一位八卦的家庭主妇确实对卧底警察的考验很大呢。

        见你长的帅就开始关心你的工作,情感;见你成熟就开始关心你的婚姻,工作,偶尔还会找你唠唠家常,总而言之就是一个词,好奇,对你充满了好奇┐(‘~`;)┌。

        关键是那种东一榔头,西一棒子的问法,又会让人猝不及防,难以回答,更可怕的是你以为她们是随便问问的,她们又会以她们的逻辑串联起来,要是串联不起来,又会对你产生更多的好奇。

        ╮(╯_╰)╭

        “那么小轶我就去那边看电视了哦。”

        “嗯,去吧去吧。”

        看着小新关上门,小山轶刚刚躺下准备午休一下,结果小新立刻又回来了。

        “不好了,小轶,对面房间的夫妻吵得很激烈哦。”

        “对面房间的夫妻?明明是父子好不好。”

        小山轶坐起身。

        “吵得很激烈吗?”

        小新严肃的点了点头。

        “嗯,简直可以说是吱吱呀呀。”

        “……那确实很激烈啊。”

        小山轶站起身来到走廊,发现两位警官吵架的声音确实很激烈。

        “小新,你去把姐姐,姐夫叫过来,我先去劝一劝架。”

        “了解!”

        还没等小新转身,广志和美伢就从房间里出来了,显然是同样听到了吵架声。

        “哎呀呀,这是吵架了吗。”

        “应该是被压抑的烦恼爆发了吧。”

        广志和美伢说着,两人犹豫的走进房间。

        刚一进房间,就看见了污田和苦汁屋激动的互相抓着对方的衣服。

        “喂喂,你们这是做什么啊?”

        广志和小山轶见状连忙冲上去拉开两人。

        美伢站在中间说:“你们先冷静一点,吵架解决不了问题的。”

        “都是他的错!*2”

        污田和苦汁屋异口同声的说着,不满的看着对方。

        广志和小山轶分别问两人。

        “怎么了?”

        “他说我乳臭未干。”

        “他说我是糟老头。”

        这说的也没错啊。

        小山轶,广志和美伢心里嘀咕着。

        这个时候,小新捡起地上的石膏递给苦汁屋警官。

        “大叔,你石膏掉了哦。”

        ……

        本来剑拔弩张的氛围瞬间消失不见。

        “哎呀,我还真是不小心啊,哈哈哈。”

        苦汁屋手忙脚乱的把石膏套在了手臂上。

        不过……

        小山轶缓缓开口说:“大叔,你石膏是不是套错手臂了?”

        ……

        “哎呀,真的是这样,啊哈哈,年纪大了记性都不好了。”

        看着苦汁屋手忙脚乱的样子,对面的污田警官偷偷笑着,这个时候,小新对他说:“哥哥,五分钟到了哦。”

        ……

        “看我跳马鞍。”

        当着广志和美伢面做了个滑稽动作的污田也是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

        广志和美伢看着纷纷害羞低下头的两人,笑了笑。

        不管怎么样,不要吵架就好了。

        这个时候,胯下痛公寓的其他租客也来了。

        屈底厚子:“哎呀呀,这里怎么这么热闹啊?”

        小优:“是有什么活动吗?”

        四郎:“难道这么多人的话,要不要来玩国王游戏啊?”

        小新一听要玩游戏,立刻高兴的举着小手。

        “我!我!我!”

        看着一瞬间热热闹闹的房间,污田和苦汁屋傻眼了,这种情况让他们怎么监视对面啊!

        小山轶这个时候拍了拍污田的肩膀,在后者疑惑的眼神下,灿烂一笑。

        “五分钟了。”

        ……

        然后污田警官悲愤的叫出了声。

        “看我跳鞍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