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其他小说 - 这个苍生有毛病在线阅读 - 第22章 ?二十一

第22章 ?二十一

        “欢颜。”他以一副焦急之态冲向席欢颜,“你回来了?师娘、师娘她......以后我家就是你家,有我和爷爷在,绝不让你受一点委屈!”

        旁边的村人们帮腔,“是啊,族里养你,以后去族堂吃饭,这次族里大方,牺牲者直系亲属五年内的衣食住行都被族里包了,分配物资时也会多给一份。”

        席欢颜充耳不闻,目光从这三人身上划过,注意到席穹东后面二人眼神躲闪,开口问,“你们是席穹晚、席穹中?”

        “欢颜!”席穹东插话,“你应该叫他们哥哥姐姐。”

        他转头对二人道,“我师父家的女儿打小性子野,等你们熟了,她还是很有礼貌的。”

        席穹晚和席穹中当即摆手,“没关系、没关系,我们哪能跟一个孩子计较。”

        席欢颜面无表情地离去,将自己关进了新屋里。

        新屋中,席欢颜没事找事干似地收拾着顾兼暇的东西,认真将一件件衣物叠好,放入木箱,又把她平时看的书、用的笔、把玩的小物件封存起来。

        摸到书案上的烟枪时,席欢颜神使鬼差地填入烟丝,将它点着,一口烟闷入胸中,呛得她眼泪都出来了,窒息中仿佛有种解脱的快感。

        寻过来的二婶沈羊青劈手夺下烟枪,“你做什么,这是你这个年纪能碰的?!”

        席欢颜抓着沈羊青的手腕,“二婶,我娘的死没那么简单。”

        沈羊青对席欢颜是十足心疼,她没有选择加入席家村的族谱,如今席苍今死了,同衾关系结束,亲戚关系自然也可有可无,她随时都可以离开,不过她是看着这个孩子长大的,就想着再待段时间,看看村里对孩子的安排。

        “为什么那么说呢。”沈羊青耐心询问,斟酌着安抚之语。

        席欢颜却说出了极为铿锵的两个字,“直觉!”

        沈羊青心里止不住地怜悯,担心她受到的打击太大了,不承认母亲的死亡。

        “我娘身上有颗吊坠,是烧不化的,但我没在风过崖底找到它。”席欢颜紧盯着她,“二婶你肯定见过娘亲的衣冠冢,当时的遗物中可有它?”

        沈羊青回想了一下,摇摇头。

        “那就剩三个可能了,一个,我娘没有死在风过崖底,尸体被埋在别处,第二个,有人顺手牵羊拿走了这枚吊坠,第三个,尸体确实烧在崖底,只是吊坠因为种种自然原因不见了,若是第三种,我认了,但前提是,我要排除前两种可能。”

        “......你想干什么?”

        席欢颜决绝道,“先把地下室挖。”

        等到天黑,沈羊青找了两个关系亲厚的村民,与席欢颜一同来到红杉林的猎人屋。

        那俩村民将信将疑,“就这?为什么说里面埋着尸体?”

        “梁上有镇凶石,地下室的地面也被重新铺过。”席欢颜留在小屋里没有下去,她未说出口的是,若地下真有尸体,嫌疑标签将直接贴到席穹东身上。

        此人是她爹的学徒,而非弟子,她敢肯定,她爹尚未把墨衡法教给他,但他在她爹身边良久,有些门道应该也摸到了皮毛,所以才会做出放镇凶石之举,又因似懂非懂,手段拙劣。

        三人觉得理由有点牵强,但还是下了地下室。

        一名村人道,“我竟陪你们过来疯,有什么镇凶石就说明下面藏尸体了?”

        沈羊青:“就当是为了让孩子安心吧。”

        行,谁让这孩子的爹娘对村子贡献大呢。

        他们埋头挖土,没过多久,竟刨出一块烂乎乎的东西。

        拿油灯凑近了看,是腐肉!

        “卧槽卧槽!”

        “呕!”

        三人连接冲出地下室大吐特吐,场面极脏。

        席欢颜却诡异地平静了,她抱膝靠在木板床边,静静地看着他们。

        “那截好像是腐烂的肚子。”

        “求你别说了。”

        沈羊青黑着脸继续道,“至少说明下面真有尸体。”

        她从身上撕了条布,盖住口鼻,重新来到地下室。

        另二人无奈跟从,既然都挖出尸体了,总得确定尸体的身份。

        他们却没想到,这一挖,挖出了整整二十一具尸体!

        沈羊青再次爬出地下室,恍如隔世。那里倒是没有席苍今,他当是死在风过崖的,席苍平亲口带给了她这个噩耗,依照他们亲如兄弟的关系,没必要在席苍今的死亡上骗她。

        只是,顾兼暇......

        席欢颜侧首望着门外,淡淡道,“我娘在里面,对吧。”

        沈羊青的喉咙动了动,干涩得说不出话,她走到席欢颜面前,摊开手掌,玉石吊坠色泽温润,宛如琥珀。

        “呵.....”席欢颜看着这枚吊坠迟迟没有动作,胳膊如何也举不起来。

        沈羊青心疼地拉起她的手,将吊坠放上她的掌心,“欢颜,二婶一定会替你娘,替那些死者,讨回公道!”

        她又低低道,“你只管看着,别管好吗,安心回山上学艺。”

        本以为烧在风过崖底的牺牲者们,被埋在了猎人屋下,傻子也知道幸存的那七人隐瞒了些事。

        可那七人,有村长席告水,有灵觉者席穹东,有一星武师席苍平,掰扯起来岂是容易的,她万不能让这孩子陷入危险。

        上来的另两位村民听到此话,也纷纷道,“这事有我们大人呢,我们去找誓荀族老,他席告水就算是族长,也不能糊弄我们!”

        “此事必须要个真相,这可都是我们的族人,怎能不清不楚埋在这里腐烂!”

        “二婶。”席欢颜一出声,小屋里立刻安静了下来,三个大人小心翼翼地望着她。

        “我要带我母亲离开这里。”她道,“我不会将母亲留在席家村的地界上。”

        这话让两个席家族人难受,接连表示会让族里替她做主,席欢颜充耳不闻,走入地下室。

        在昏暗的、尸臭熏天的室内,她几乎一瞬间,有感似地看向其中一具腐烂地看不清原来面目的尸骸。

        席欢颜解下外衣,跪在地上,将她裹起来,横抱而起,没入长夜。

        一簇火光在河岸边升起,天地幽寂。

        沈羊青有心陪在席欢颜身边,但也知事不宜迟,转头和一位村民赶去村中请族老做主。

        他们故意绕开了席告水,偷偷叫醒了席誓荀,席誓荀听闻此事,一口气差点没背过去,颤抖着让他的女儿席告云带人去查看情况。

        席告云在族中的声望不比席誓荀差,只是碍于直系血亲不得同坐族堂的规定,还未成为族老,但会代替席誓荀处理族务。

        她叫上其他手脚便利的族老,匆匆往红杉林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