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其他小说 - 这个苍生有毛病在线阅读 - 第21章 ?梁上图

第21章 ?梁上图

        席欢颜这一觉睡得昏天黑地,醒来只记得中途迷迷糊糊听见黑狗叫了一声,而此时,天光大亮,太阳正当头。

        她饿得肚子疼,四处摸索着,找到地下室的暗扣,拿橱柜里的陶罐去下面装了些干豆子,用水泡发后,去水淋油,吊到火坑上。

        一摸身上,昨天的火折子不知道放哪里去。

        她翻箱倒柜寻找火折子,但总感觉哪里怪怪的,蓦然,脑中划过一线光,地下室!

        席欢颜重新回到地下室,踩了踩地面,湿迹很明显,伸手一擦,拇指上还能留下一层潮湿的粉灰。

        这块地明显是最近一两个月内补上去的,谁做的活,干的那么粗糙,防水没做好也就罢了,泥灰都抹得凹凸不平。

        而且异魔闹得人心惶惶,村子一直都禁止村人进山,怎么会跑到这里来补地?

        席欢颜心微沉,跑出小屋,食指与拇指成直角,对准屋子,等边三角顶,四方屋,檐下开天窗,顶、天窗、屋门在一条直线上。

        她计算着距离,往前走了两步,从这个角度望向天窗,正好能看见屋内主梁上刻的一副青面獠牙的图。

        这幅图算是她爹的落款,她爹称其为护宅图,经过她爹之手的屋子,基本都有这样一幅图。

        一般村民建造不出这样边距精确的屋子,也不会刻护宅图,它确实是她爹造的。

        席欢颜眯了眯眼,发现这副图旁有点小东西。

        她进到屋中,取下身上的一把长柄匕首,绑上绳子,用力掷向主梁,匕首大半没入梁中!

        紧接着,她攀绳而上,摩挲着护宅图,此图刻线流畅,图样精致,但被人胡乱地划上了几刀,破坏了整幅图。

        这个人在怕这副图吗?

        她随即又将目光移到一边,七寸见方的缝框,框内左侧有一凸出的木楔的头。

        观其形,她就能想到它的做法了,无非是在梁体上掏个洞,合上木盖,插上楔子,形成暗盒。

        看切痕,也是在近几个月内的。

        她捏着木楔头,缓缓将它拔出,与梁体相合的盖子掉到了地上,和它一起掉下去的还有一样红布包裹的东西。

        席欢颜跃下地,捡起红布包,打开一看,里面是一块石头,入手冰凉!

        她又拿着红布翻看了会儿,心中腾起火焰,愤愤将它塞回梁上。

        红布石头,意为镇凶。

        自古便有个说法,枉死者残留的灵魂气息会扰乱天地气脉,带来不幸,墨衡法中,便有用红布石头来“压脉镇凶”,安抚枉死者之法。

        它通常用在墓地,埋在坟顶!这是把猎人屋当坟了!

        淦,她学墨衡法以来,没造过房子,没建过墓葬,光用来认凶了。

        就是此人学得不到家,以混合泥土气的地上阴石代替了山顶受太阳曝晒的阳石,贴合石头那面的红布上也没有写枉死者的生辰。

        她倒要看看,这里埋着什么,镇着什么!

        席欢颜在地下室里翻出一把镐子,使尽全力砸向地面。

        一般来说,地基是一座房屋的重中之重,她曾全程旁观父亲的建屋过程,为抗大风、野兽的摧残,地基通常采用木桩复合法,先挖出一丈深的地坑,夯实泥土,立上密密麻麻的木桩,反复铺上碎渣层和夯土层。

        这样的地基是很难挖开的,要做地下室,会预留一个入口,等过了一丈深,再开始挖出一个比屋子至少小一倍的空间来,挖大了影响地基。

        而像地下室的地面就没那么讲究了,不过铺上几层夯土层,倒上一层由黄泥、石灰、碎石搅拌而成的三合土。

        她砸穿了三合土层,却触到了潮湿的泥土,若这是她爹监造的,三合土下面应该是结实的夯土层,不可能是这样潮湿、稀松的泥地。

        地下室的地面果然被重开过。

        席欢颜忽然不敢再挖下去。

        对啊,她好端端地为什么要来挖地?

        席欢颜将凿开的坑填上,拉过一个麻袋遮掩,然后出了地下室,收起刺入梁上的匕首,再把外边的红杉树重新栽好,回到了村子里。

        她有几分失魂落魄地走在泥路上,耳边忽有破风声,转头望去,看见了篱笆院里练武的席苍平。

        席苍平也见到了她,愣怔不语。

        两人是对视,又仿佛对峙,良久,席苍平扯出笑道,“欢颜,你下山了?进屋坐。”

        她跟着席苍平来到屋中,开门见山,“平伯,你也参与了对异魔的围剿吧。”

        “.......”席苍平给她倒了杯水,语重心长,“人死不能复生,追究不如遗忘。”

        “我想知道具体的。”

        她执拗地看着席苍平,“我没资格知道吗?”

        “好。”席苍平也坐了下来,眼睛盯着脚尖沉思了会儿,开口道,“当日,我们总五十五人进山,先去了红杉林,穹东在内的十人于林外等候消息,其余人在你娘亲的带领下进了林。”

        “我们进去没多久就遇到了异魔。”

        “几头?”

        “先是七头异魔,死了五头,其中两头跑了,我们知会穹东等人将重伤的十五人送回村治疗,一边马不停蹄地追着异魔痕迹到了风过崖崖底,又遇到一头巨型异魔和三头小异魔,接下来就是打呗,可我们这些人,哪里打得过它们,它们那头巨型异魔,不光是三星实力,还能孕育异魔!”

        席苍平捂住了眼睛,“连后来赶来支援的穹东十人也差点全折在里面了,这一仗打到最后,村人差不多都死光了,你娘杀去了那巨型异魔半条命,可也被它杀了,最后是族长赶到,了结了它,五十五人,到底只活了我们......七个。”

        “那么多人,都死了。”他喃喃重复着这句话,哀恸之意灌满了他的身,而席欢颜就如铁石心肠的混账,硬生生打断他,“席告水?我娘的墓立了吗?”

        “......立了,立了衣冠冢。”

        席欢颜看向他,“遗物呢。”

        席苍平垂下手叹息,“新屋里的东西我们没有动过。”

        “我说,我娘身上的东西呢?”

        “这,都烧了。”

        “兵器也烧了?”

        “埋衣冠冢了。”

        “吊坠呢?”

        “吊坠?没有吊坠。”席苍平紧接着又道,“也在衣冠冢里吧。”

        席欢颜走出门,在门槛处顿了顿,“都哪些人活着从风过崖底下出来了?”

        “你在意这个有意思吗,我们都不想的,谁愿意牺牲那么多人!”席苍平突然发火,咆哮出声,“你回山上去,不,我这就送你上山!”

        他身形彪射而出,作势要拎她的后领,然而席欢颜猛地转身,刀风吹断了他额前垂下来的两缕发,一条血线崩裂,鲜艳的血滴从额心滑下来,顺着鼻根落到脸颊上。

        席苍平伸着手,身子僵直,眼神茫然而后怕。

        席欢颜手腕一转,收起柴刀,踏出了门,她挺着背走在村中泥道上,有村人看见她,东扯西问地说了些话,拿着怜悯的眼神看她。

        村子不大,她回到村子里的事不是秘密,席穹东听说后带着席穹晚、席穹中匆匆赶去找她,但远远看见她的影子时,又躲了起来,没有过去。

        席穹晚回忆起那晚,心中多了份绝然,抬手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要不要这样?”

        “一个小孩子翻不起风浪。”席穹东言语轻蔑,杀心却已蠢蠢欲动,那一家是他心里的高山,他曾经仰望过它,也被它压得喘不过气,如今,这座山快被他铲平了,而他会成为村人眼中的山,巍峨、不可攀。

        风风光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