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其他小说 - 这个苍生有毛病在线阅读 - 第19章 ?亡

第19章 ?亡

        大雨隔绝了所有声响,两个帐篷里的村人还在劫后余生的惊喜中插科打诨,笑声不绝。

        席穹东浑身都浇了雨,恰也掩盖了他脸色的苍白和衣服上的脏污,即使有人看到他身上的血晕,只会认为那是他帮人包扎留下的。

        雨中的红杉林愈发寂静了。

        猎人屋里,席告水看着气若游丝的顾兼暇冷笑,“我打不过你,但我斗得过你。”

        他拔下那把剔骨刀,却晾着她,转身将木屋里的人一个个解决了,等席穹东回来,他又出去把剩下的人灭了口,独独搬回五人,让席穹东捆了。

        席穹东面色变了一下,暗自恼怒,他爷爷怎么在这关头心软啊。

        其中三人为席苍胜、席穹晚、席穹中,都是他家的近亲,管他爷爷叫大伯、叔爷!

        另二人为席苍平、席苍烈,与他家不怎么亲近,甚至不太对付。

        “苍胜叔他们留着也行,可这三人留着做什么?”

        “蠢东西,人要是全死了,只有你和苍胜他们几个回去,村里会怀疑的。”

        “那要怎么跟这几个解释?说出现了一头新的异魔,将其他人都杀了?”

        “哼,还用解释?”

        席告水取药唤醒了他们,与此同时,一身源力倾出......

        这天的雨比以往来得烈,噼里啪啦,将席欢颜的棚屋砸出了好几个破洞。

        誓妍老太大发善心,将她带回了山洞。

        席欢颜右臂吊着绷带,单手夹着一床薄被,跟着老太太穿过狭长而幽暗的通道,进入一处洞厅,视野豁然开朗。

        老太太将她带进来后,旁若无人地从角落里的水缸中取了一瓢水洗脸,合衣躺上石床。

        席欢颜捡了块空地,铺上被子,侧身卷上半面,将自己裹了起来,然后百无聊赖地打量了一圈简陋的洞厅,视线在洗漱台边上的十几个木雕上定了定,竟发现其中两个飞禽木雕与先前见过的鹰和猫头鹰一模一样。

        她下意识瞧了眼石床上背对着她的老太太,又把目光转向那些木雕,心里有一搭没一搭地想着事。

        然而就在她的注视下,一头虎型木雕身上浮起荧荧之光,两只圆目活泛起来,纵身跃下洗漱台,俨然成了活物!

        “你很好奇?”

        它开口。

        席欢颜立刻望向誓妍老太,果见她坐在石床上盯着自己。

        “有点。”席欢颜没有隐瞒,“我没见过这么神奇的景象。”

        “见识少。”那头虎从她面前经过,毛发毕现,浑然看不出死物的影子。

        “等成为了源师,能够调用自己的灵魂本源之力后,可以修习与灵魂本源之力契合的源术,我现在用的是术,名为附灵。”

        “契合?”席欢颜喃喃自语,琢磨着这个词背后代表的意义。

        “不是源师不要去想这些,自寻烦恼。”誓妍老太阴恻恻地威胁她,“闭上眼,快点睡。”

        席欢颜委屈,“我也没打扰到您啊。”

        “你的目光吵到我了。”

        “.....”席欢颜蒙上被子,随即又露出一双眼睛,“我还有一个问题。”

        “放!”

        “我爹好像没用过源术,您没教他吗?”

        老虎发出一声短促的笑,抬起爪子将那被子扒拉上去,“关你什么事。”

        席欢颜不敢再把头露出来了,乖乖闭了眼睡觉。

        小孩儿入睡快,没过多久,呼吸渐缓。

        誓妍老太也重新躺了下来,算日子,村民要去狩猎异魔了吧。

        她浑浊的眼中尽是复杂,辗转良久,起身跨上虎背,冲出山洞,进入雨幕。

        瓢泼大雨中,红枫林格外艳丽,誓妍老太抱着进去看一眼的心思,驱虎进林。

        雨水冲刷掉了林中一切人迹,雨声掩盖了所有可疑的响声。

        她又不想去找了,只坐在虎背上漫无目的地转悠着,静静欣赏这片雨景图。

        偏就这样,和那七人对了眼。

        雨幕仿佛隔出了两个世界,她在虎背上,他们在挖坑。一瞬,寂静无声,雨声也远了。

        “呵。”誓妍老太对席家村的最后一丝念想也断了,自嘲摇头。

        席告水从极度惊悚中回过神,身形化水,转眼拦在誓妍老太前,“姑母。”

        雨声吞没了话语,他看着誓妍老太身下的老虎惊疑不定。

        誓妍老太横了他一眼,驱虎离去。

        追赶上来的席穹东惊慌地扯着席告水的衣服,“怎么办,爷爷你怎么不拦住她!”

        席告水凶狠地瞪着他,像是在说给他听,又像是在说给自己听,“誓妍姑母不会管席家村的事,她不会说出去。”

        席穹东大吼,“万一呢!”

        “那特么我也打不过她!”席告水甩开袖子,接着回去挖坑了,事已至此,只能硬着头皮走下去。

        这场雨连着下了三天,席欢颜也在山洞里待了三天。

        第四天上,终于放晴。

        席欢颜早闷得不行了,即使右臂打着绷带,身上贴着好几副膏药,还想着去采蘑菇、打山鸡,然后山下看看娘亲,也不知道村人打算怎么对付异魔。

        只是她还没出山洞就被誓妍老太捉了回来。

        那头老虎挡在她身前甩着尾巴,“你要干什么去?”

        “我想吃点新鲜的东西,顺便下山一趟。”

        “谁家学艺像你一样跟闹着玩似的!”誓妍老太阴沉地看着她,“把墨衡法拿出来,我从风水论开始教你!”

        墨衡法六大篇章,风水论、住法、葬法理论居多,木工法、建筑法、机关法是前三者理论基础上的实践,其中尤以风水论最基础,也最复杂,若没人教,摸不到皮毛。

        席欢颜还以为自己无缘学会前面这几个篇章了呢。

        “谢谢太婆!”她高兴地放下篓子,取来书坐等老太太来教授。

        誓妍老太讲授的内容艰涩难懂,知识点又极为密集,席欢颜每天睁开眼学,闭上眼睡,梦里都在背书,哪还注意得到山洞外的日夜。

        “天地周始,炁养八方......”

        “汪~”

        “忘性见神,知命......”

        “汪汪!”

        席欢颜侧耳一听,眉头舒展,高兴地对老太太道,“可能是我娘来了,我出去看看!”

        誓妍老太阴沉沉的,连她身边那头猛虎都沉默着,不言语。

        席欢颜当她默认了,蹦蹦跳跳往外赶,山洞外却没有顾兼暇,只有一条瘦骨嶙峋的泥狗。

        “大黑。”席欢颜不嫌脏,蹲下身摸了摸蹿到跟前的狗,查看了它身上结成板的毛发,捏了捏它脖子上挂着绳。

        她家从不给大黑拴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