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其他小说 - 这个苍生有毛病在线阅读 - 第18章 ?狼子野心

第18章 ?狼子野心

        “师娘,来,喝药。”他端着煎好的一碗药送到顾兼暇身边。

        此刻顾兼暇靠在墙角,身上的伤刚做了处理,面色好了一丝丝,勉强接过碗,慢慢地喝。

        “师娘,”席穹东眼睛里有光,“那头大异魔究竟是什么实力?”

        “......三星,若不是大家通力合作,怕是会全折它手上。”

        席苍莲忙说,“您谦虚了,我们也就打个辅助,都是仰仗您啊。”

        “对啊对啊,我们一遇见这些恶心玩意儿就抓瞎,还是您指挥有度。”

        “要我说,兼暇的实力真是没话说,三星的异魔也给灭了!”

        一众伤患回光返照似的,激动地把她一顿夸,席穹东将他们的推崇看在眼里,眸底的渴望压都压不住了。

        要是......他该多好啊。

        如果是他杀了三星异魔,救了这些人......

        席穹东收了空碗,掩饰性地笑笑,“我看看屋里还有什么吃的没有。”

        猎人屋中央是一个火坑,左边有床铺,右边有碗柜,碗柜下有个地下室入口,帐篷、伤药、储备粮、备用狩猎工具等重要东西都锁在地下室,钥匙也全是统一的,每个席家村人都有。

        刚刚拿帐篷伤药时,地下室的入口已经被打开了,他放下空碗,进入地下室,前后左右的架子上放了满满当当的物资。

        席穹东一件件摸过去,又摸回来,浆糊似的思绪渐渐清晰,手停在一个黑罐头上。

        心脏的轰鸣声比外面的雷声还大,极致兴奋下,他灵肉仿佛分离了,整个人儿飘飘然!

        他以闪电般的速度将黑罐头里的粉末倒入下方的面粉袋子,再抬头,那黑罐头好好放在架子上,好像不曾动过。

        席穹东面上镇定无比地拎起了面粉袋,爬出地下室,道,“煮点面疙瘩吃吧。”

        火坑上架了锅,揉好的面团被随意掐成一块块倒入烧开的水中。

        “哎,席穹东。”

        他的手几不可见地一抖,望向盯着他的席苍婧。

        “加点肉片。”

        “.....地下室没有肉。”

        “我的粮食包里有。”席苍婧用完好的那只手去摸腰间的粮食包。

        席苍莲翻她白眼,“你是不是有什么毛病,这时候穷讲究。”

        席苍婧不理她,“我还带了盐。”

        席穹东默默无言地接过肉干和盐,心无旁骛地做起了这锅肉丝面疙瘩汤。

        做完,他拿了碗,一个个分过去,最后端到了顾兼暇面前。

        顾兼暇刚喝过药,没有食欲,“给其他人吃吧,我先睡一觉。”

        “面粉够的,吃完我再做。您累了就睡吧,碗给您放旁边。”席穹东真挚地说完,给趴在她身边的黑狗也倒了一碗汤水,撒上两片肉,然后将剩下的汤给屋里帮忙的两人分了,倒水煮下一锅。

        他表面安静,心里已经焦虑地把指甲都扣翻了,但不敢将注意力投向任何一人。

        裂星人族身体健壮、感知灵敏,遑论席苍莲、席苍婧二个一星武师和顾兼暇这个二星武师了。

        他怕他有丁点异样,引起她们的怀疑。

        第二锅面疙瘩在沸水中浮上来时,木屋里除了水沸声,落针可闻。

        席穹东转动眼珠,看见屋中十二人以各式各样的姿势昏迷着,他的师娘似乎确实累极了,歪头靠着墙,没知没觉的,一直精力旺盛的黑狗也没了声响。

        一只碗带着汤水,从一位族人手里滚落,撞到他脚上,他屏息捡起了碗,将它放好。

        随后走到顾兼暇身边,作势俯身去拿她身边那碗快糊了的面疙瘩汤。

        两人越靠越近,他的身影完全笼罩住了顾兼暇!

        说时迟那时快,席穹东暗自提起速度,袖中匕首突现,刺向她的咽喉!

        动作之快,连残影都没留下,但他出手那瞬爆发的杀意惊醒了顾兼暇,叫她本能闪避。

        席穹东一击没中,慌了神,连忙又捅向她,她身处墙角,重伤缠身,避让的幅度有限,只能徒手抓住了刀刃。

        “席穹东,我可曾对不起你?”

        明明是血肉做的手,席穹东却如何也无法从她掌中拔出刀,脑子跟被热油浇了似的,只想着弄死她,哪还听得见她的问话,然而就在话落之际,顾兼暇奋起一脚,将他踢上了墙,同时掷出了手中匕首。

        席穹东听见背后用碗口粗的木头垒砌成的墙面和他的肋骨同时发出了断裂的声音,也听到了破风声。

        心神一焦,他兀然发力,仓皇扑到了碗柜上,顺手拿起刚刚用来切肉的剔骨刀,如豺狼虎豹般冲向已至门边的顾兼暇,速度大爆发,寒光直取顾兼暇的门面。

        顾兼暇脑海中有详尽的反击措施,但是那一脚踢出去,也踢散了她身中最后的力量,身体如同生锈的齿轮,只来得及笨拙地举臂格挡。

        就这一息间,她的手臂上被刺穿了一个个血洞,血流如注!

        磅礴的大雨在门外怒号,惊雷送下闪电,夸嚓,将两侧窗户映得透亮。

        席穹东的眼睛亮如喷火的毒日,臂膀疯狂挥动,终于有一刀插入了她的脖子。

        他意识到这点后,松开了手,怔怔后退了两步,错也不错地看着看着她的身体顺着门瘫软下来。

        “嗬......”顾兼暇喉间发出嘶哑的声音,语不成调。

        “师娘?”席穹东沙哑的声音里染上了一分欣喜,“师娘,你走吧,我会替你和师父活着的,你们曾无法得到的荣耀,我来争取。爷爷说了,如果没了你,没了这几个武师,村子会彻底仰仗我与爷爷,我们就能说服那些老顽固,走出大山,去外面拼一把。”

        他笑道,“等到了外面,实力为尊,族人就是我们手中的第一把刀。”

        “叩叩”

        席穹东蓦然止了音,戒备地望着那扇门。

        顾兼暇的意识已经转不动了,此时更是闭上了眼,她知道外面的气息属于何人。

        “是我。”

        席穹东推开顾兼暇,高兴地打开了门。

        来人谨慎地看了眼屋中情况,悄悄合上门,摘下斗笠,抱怨道,“不是让你见机行事吗,生还了那么多人,你还敢动手!”

        “天公作美,我等不及了。”席穹东道。

        这个计划是从异魔再现那天筹谋起的,由席告水制定,名为“刺王”。

        以清除异魔为名,让顾兼暇等村中强者前去涉险,这些人要是都死了或死伤大半,他们便可在村中独大,若死的不多,就只能从长计议了。

        “屋子里都是重伤者,一罐麻药足够让他们睡上三天三夜了。”席穹东叨叨地说着,极力想证明自己的睿智。

        席告水冷哼,“我还没说这附近各个猎人屋里用来麻翻野兽的麻药都是我补充的呢,事已至此,快去将外面的也麻了。”

        席穹东努力直了直腰,擦去因肋骨碎裂而疼出的汗,抱起一锅面疙瘩汤,冲进雨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