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其他小说 - 这个苍生有毛病在线阅读 - 第15章 ?棚屋里的对话 (四更)

第15章 ?棚屋里的对话 (四更)

        天色转亮,寒光破晓,今日的天有点阴。

        席欢颜醒来看见榻边的吃食,一阵舒心,她用完好的一只手打开一个食盒,拿出一瓶果露润了喉。

        “你最好不要乱动。”

        老太太出现在棚屋门边,开口说话的是她肩头的一只猫头鹰。

        与之前一样,老太太与猫头鹰身上都泛着月白荧光。

        “您喂我吗。”席欢颜也不敢真让她喂,立马又说,“多谢太婆的救命之恩,等我能下地了,我给您磕头。”

        “你有一双好爹娘。”

        席欢颜着实觉得她有些阴阳怪气,然这小半年来,难得与老太太说话,她怎甘放过,连忙叫住转身的老太太,“太婆,真的没有办法人为觉醒灵魂本源吗?”

        老太太回头注视着她,猫头鹰开了口,“你认为当源师很好?”

        “嗯?”

        老太太的眼中如有冰刺,语含恶意,由猫头鹰之口,问起了一个不着边际的问题,“你知道我的嗓子怎么毁的吗?”

        “......如果您愿意说,我听着。”

        “我自己毁的。”

        “嗯.....您很特别。”

        老太太扯开了干瘪的嘴角,面上是嘲讽。

        “看在你算是我半个弟子的份上,劝你早早离开这个村子。”

        “为什么,您说话不能只说一半啊。”

        “因为这个村子会不择手段地从你身上榨干最后一丝价值。”她一怒,猫头鹰就挥起翅膀,咄咄逼人,“我为村子的安稳兢兢业业,不敢懈怠,却意外得知我幼年觉醒灵魂本源后,父母亲打算送我出山,让有星阶的源师教导,村中族长与族老得知此事,极力阻止,见我父母亲态度坚决,便将他们诱出去杀了,告诉我他们被野兽吃了,端着一副慈悲脸说以后族里养我,我感恩了半辈子,竟都是喂了豺狼!”

        荒诞。

        席欢颜感觉这都不是人事儿。

        “然后呢?”

        “然后我将那一代族长族老逼得自裁了,我也当众人面毁了自己的嗓子,抹杀了那些曾经说出口的感激的话,与席家村断绝往来,独居此地。”

        老太太说到这里,显得极为风轻云淡,好似所有怨气已随着那几句话吐尽。

        席欢颜很吃惊,一代族长族老全部死去,应当是大事,可她却从未听说过。

        全部选择了遗忘吗。

        “您还能接见村中人,也算大度。”

        “现任族长族老中,一半是我的后裔,村里为了平息我的愤怒选上去的。”

        老太太垂眼看着她,“你应当听说过我与你父亲关系不好,知道为什么吗,因为我逼死的那代族长族老,是他眼中助他帮他的恩人。”

        “这个村子逼迫他人奉献的心思一脉相承,我毁了自己的嗓子,断绝了关系,那些所谓的亲友,还来劝我放下,自顾自地视我为村中源师,认为我合该为村子劳心劳力。”

        “我爹也这样认为吗?”

        “他倒是没有明说,但他认为我不该逼死那些人。”

        席欢颜不太想继续这个话题,涉及了自己的父亲,无论如何,都不是自己该评说的。

        “那您为何容我在您跟前学艺,从哪个方面看,我都是惹您生厌的。”

        “所以说你有一双好爹娘。”老太太忆道,“你出生那天,你爹默默在我洞口跪了一夜,往后每隔段时间就上山来替我做杂务,我问他想干什么,他说他错了。”

        “他说换位而思,他如我的父母亲一般,想给孩子最好的,而作为孩子,他会不顾一切为父母讨公道。”

        “呵呵,他骗你的,他仍是打心眼里不赞同你逼死一票人的做法,但是为了我,他选择用语言艺术来迷惑您。”席欢颜触到老太太凉凉的目光,乖乖一笑,“所以您被他打动了吗?”

        “呵,自然是打动了,随口还承诺他,等你长大点,可以送来由我教导。”

        “您心善。”

        “毕竟他送了我《相宅地理术》。”

        相什么宅?

        她爹跟她吹嘘过的那本书?

        说它跟墨衡法配合,能窥探青囊学精妙的那本书?

        席欢颜讶然,“《相宅地理术》在您手中?”

        “不然呢,你以为它在那堆遗物里?”

        老太太眼神有点不怀好意,猫头鹰吐出的话就更绝了,“经你提醒,我忽觉他献给我这本书也是早有预谋的,为的,就是让我先精深,将来好传给你。”

        “您多想了,我爹自己也可以教我嘛,如果没那档子事。”

        “一只猪教你和一个人教你,结果能一样吗?”老太太一点不留情面,“不过他确实多虑了,你连源师都不是,这辈子学到墨衡法一成精髓就算是大才了,别妄想相宅地理术了。”

        席欢颜不恼,“那我要是成了源师,您能倾囊相授吗?”

        “看情况吧。”

        山上又陷入了安静,山下却正是群情激昂时。

        村口,木垒的高台外人头攒动。

        “家家户户出一人,进山除魔!”

        席告水一声令下,一位位健壮的村民从人群中走了出来,跨上高台。

        “不除异魔,誓不罢休!”

        五十五人齐声高喊,气势如虹,顾兼暇带头饮酒摔碗,在一众村人的目送下,进了山。

        顾兼暇的身旁是四个一星武师,席苍今、席苍平、席苍婧、席苍莲,与灵觉者席穹东。

        “汪呜!”

        队伍在红杉林外停了下来,黑狗低声发出吼叫,好似在威慑里面的东西。

        席苍今见了黑狗的反应,满脸凝重,“那些异魔可能就在里面。”

        顾兼暇点出了年纪较小的十人,当做后援队,并对席穹东道,“你带他们守在外面吧。”

        “是,师娘!”

        为后援队方便找到自己等人,顾兼暇把黑狗也留在了外面,随即和众人进红杉林摸排。

        腐烂的气味逐渐浓郁,狼藉的痕迹仿佛一道道巨大的伤口,将这片美如画的红杉林撕成了破布。

        攻击突如其来,先是一人被忽然拖入灌木丛,后是一人被树上跳下来的异魔砸了个半死。

        “警戒,放箭!”

        村民们快速聚拢,弩箭破空,密密麻麻地射向那两头异魔,眼看着它们被扎中了一两箭,还没来得及高兴,就有人惊恐喊道,“西南方!”

        好家伙,三头异魔瞬间冲入他们的队伍,撞得他们人仰马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