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其他小说 - 这个苍生有毛病在线阅读 - 第8章 篱笆外的黑影

第8章 篱笆外的黑影

        席穹东看见他们这番作态,自然咽下了对席欢颜的质问,转而无奈道,“你没事吧。”

        席欢颜摇摇头,瞥向清澈却无鱼的水底,“可惜被吓跑了。”

        她提起装着菌菇的篮子准备离开,席穹东以为她要去找那几人算账,忙将她拦了下来,“都是一个村的,哪能不打打闹闹,算了。”

        “对了,这是我刚猎到的,你拿回去和师娘吃吧。”席穹东从腰间的竹篓里拎出一只死兔子。

        席欢颜兴致缺缺,“不用,吃素。”

        他默默将兔子放了回去,慢吞吞道,“欢颜,我知道师父去世了,你很伤心,但日子还是要向前看的,以后多笑笑,多和他们玩玩,事儿就过去了。”

        席欢颜随意嗯了声。

        “你和师娘有要帮忙的,随时都可以来找我,一日为师终身为父,我绝不会推脱。”

        席穹东似模似样地开导了她会儿,用宽厚温和的声音试探道,“欢颜,师父去世了,怎么没见你哭过,你别多想,我就是问问,我担心你憋在心里难受。”

        没哭过吗?

        席欢颜回想了一下,她还真没哭过。

        这个认知让她有点恍惚,但她很快沉下一口气,说,“出世而生,入地而死,性命常态,我为什么要为此悲伤,何况爹在世时常教导我致虚守静,体察自然本真,复归生命根源,以期心灵通达,我若崩溃哭嚎,肆意宣泄情绪,与只知原始冲动的野兽何异。”

        席穹东不知道她说的是何道理,但这不妨碍他心中升起一丝嫉羡,旁人只看见席苍古夫妇极宠她,将她宠得胆大如斗,动若疯兔,爬树下河、追鸟赶兽,小孩不该干的,全干了。

        却不知道她每天起得比他们这些学徒还早,读书识字,抚琴作画,练武打拳,安静的时候,比那些沉着一张脸的长辈都慑人。

        都是一个村的,她凭什么得到那么好的养育。

        席穹东也厌了跟她周旋,站起身,调整了一下腰间的竹篓,“你早点回家吧,异魔还没找到,外面危险。”

        “嗯。”

        席欢颜本打算再去掏个鸟蛋的,但想到自己说了要吃素,就歇了这个打算,拿着篮子回家了。

        顾兼暇不在家中,她自己动手,勉强煮了个菌菇汤,吃完后拿上一把斧子再次回了灵灵山,一路比照着树种谱上的记录过了眼瘾。

        太阳快下山时,她在灵灵山与风过崖崖底的接壤处顺利寻到一片红衫林。

        她挑了其中一株水桶粗、八丈高的树,拿起斧子,运着力,六七下将它砍了,然后把斧子往腰间一别,将整棵杉木扛了起来。

        紧赶慢赶,她终于在太阳消失前,回到了山洞,摸摸小心脏,松了口气,爹娘说山里的夜晚很危险,还好不用走夜路。

        坐在洞口的誓妍老太太看着占了满满一地坪的红杉树,脸皮微微一抽,这种巨力是怎么回事?

        她难得地没有回洞,静静看着席欢颜。

        席欢颜也习惯了她的古怪,跟她说了句“我要建屋子”。

        她径自拿出水壶喝了一口,随即提着斧子将红杉的分枝都砍了下来,用它们在山洞旁搭了个三角小窝,弄完夜也有点深了,她打算明天再把主干锯开,做成那种筷子似的小圆木给老太太。

        又说村中,太阳还没完全没落下去时,村里的大小路上就没了人影。

        这天的风尤其清凉,吹到皮肤上却有点粘稠。

        “花儿,趁天没全黑,先将衣服洗了,你看看你衣服多脏,怎么弄的这是?!”

        “我......白天碰到席欢颜,打了一架。”小姑娘为了面子,将单方面被虐说成了打架,还自豪地给她娘看背后的淤青,“你瞧瞧,别看我伤了,她也好不到哪里去。”

        小花娘皱眉,“你们怎么打起来了?”

        “就突然觉得那一家挺没用的,尤其苍古叔叔,号称什么源师,还不是摔死了。”小花满不在意道,“看没有了苍古叔叔,她还神气什么。”

        小花娘顺手拿桌边的藤条抽她,“人家还有一个当武师的娘,你别给我惹麻烦,现在立刻去把一家子的衣服洗了!”

        “为什么,今天不是轮到小弟吗?”

        “让你不听话!”眼看一藤条又要下来,小花连忙抱了一堆脏衣服往外去。

        她踮着脚从屋外的缸里打了水,愤愤将衣服浸湿,揉搓起来。

        突然她的脸上有了丝冰冷的湿意,好像被一只舌头舔过了一样,背脊发寒。

        小姑娘惊慌地抬头四望,天已经昏暗了,十步外的屋子里漏出一方橘黄的光,爹娘和弟弟的说话声给她带来些许安慰,她又仰头望了望天,嘀咕道,“没下雨啊。”

        小姑娘低头搓了搓衣服,停下动作,僵硬地转过头,朝篱笆外望去,她家对面是一小片田地,再远点是山,此刻视野中的景物已经暗了下来。

        影影绰绰中,她看见紧贴着篱笆的一丛草里站着一个较矮的黑影,悄无声息的。

        她的声音霎时被扼在了喉咙里,想要尖叫却害怕到失了声,瞪着眼睛,看着那道黑影渐渐弯下腰,变作猫狗大小的一物,蹿向了田地。

        “啊!!!”

        “这丫头,瞎叫唤什么!”

        小花的爹娘急匆匆跑出屋,拎着她的胳膊就训话。

        “怪怪,异魔,是异魔!”小花吓得双目呆滞,本能地往爹娘怀里钻,小花爹娘也是心里突突,慌慌张张地往周边看了一圈,连忙将她塞进屋子,拴住了门。

        “你可别瞎说,呸呸呸,快吐几口,把这晦气话吐掉!”小花娘急得跺脚,按着她的脑袋往地上压。

        “你轻点,花儿告诉爹,你看到什么了?”

        小花躲开娘的手,往自家爹身边靠,断断续续地将自己看到的东西说了出来。

        俩大人愁眉不展,六神无主,便又检查了一遍门窗。

        “可能是看错了。”小花娘仿佛找到了真相,拧了把小花的胳膊,“是不是想偷懒,故意来骗我们!”

        “我没有!”

        “你怪孩子干什么,还好我今天没去值班,早点睡吧,我守门,等巡守队路过时再跟他们说声。”

        小花爹发了话,一家四口挤上一张床,却不敢将油灯吹灭。

        第二日,公鸡打鸣,小花娘爬起来看了看窗外昏暗的天色,心疼地捧着烧干了的油灯看了又看,回头去拉小花露在薄被外的胳膊,“快起来了,和娘下地割草去。”

        这一拉,将小花整个儿从被子下拉了出来,昏暗中,她白着一张脸,瞪着眼,直勾勾地看着小花娘。

        小花娘吓得尖叫了起来,挥手就往她身上打了两下,“你这死丫头,一大早要吓死我啊!”

        可被打了两下的小花依旧保持着这个表情,一动也不动。

        小花娘意识到了不对劲,凑近仔细一瞧,那脸哪里是白啊,都发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