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其他小说 - 这个苍生有毛病在线阅读 - 第7章 上山学艺

第7章 上山学艺

        “异魔都出现了,这老太还不肯搬回村里住,真是糊涂得拎不清事,你自己小心点,若要下山,提前传出个信儿,我让人来接你。”

        席告兰许是在誓妍老太那边受了气,昨日提起誓妍老太还有一分敬重,今日全是怨气。

        席欢颜明智地不参与长辈间的龃龉,只应了声好。

        席告兰又把誓妍老太如何对待她爹的往事翻出来说了一遍,就差明说她娘是在给她找罪受了。

        山路崎岖,甚是无聊,席欢颜拿这族老的话当解闷儿了,等到半山腰族老才停了嘴,没过多久,草木变得稀疏,一条小径直通一方平整的地坪,连着山壁上的山洞。

        洞口阴影处坐着一个瘦骨嶙峋的老人,仅是侧脸,就给人一种刻薄、阴沉之感,不仔细看还以为蹲着一头风烛残年的恶狼。

        席告兰没有走近去,隔着一两丈的距离喊道,“誓妍姑母,人我带来了啊。”

        她没得到回应,尴尬地摸摸脸,跟席欢颜嘱咐了两句,急匆匆下山了。

        席欢颜也有一丝尴尬,但仍大步走到洞口边上,弯腰一拜,“小辈席欢颜见过太婆。”

        紧接着她就感觉到了一股打量的目光,尖锐、复杂、沉重,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可席欢颜独独没感觉到恶意,心立刻就放下一大半来,只要没危险,态度不好什么的,都不是事儿。

        这股目光很快就收了回去,老太太什么话都没说,自顾自雕刻着手上的物件。

        那是一枚椭圆的木蛋,上面只有两道刻痕,席欢颜却似乎看见了一只振翅欲飞的鹰!

        她一瞬间就被抓住了心神,这种感觉特别神奇,无法言喻。她觉得她可以什么也不做,看老太太雕刻一天!

        席欢颜确实拖着腮看老太太雕刻了一天,等天将暗的时候,老太太收拾东西,头也不回地进了山洞内里。

        山洞很狭窄幽暗,她拐了个弯就不见人影了。

        席欢颜自觉没有得到主人家的首肯,不好贸然跟进去,就从包袱里拿出烛台,点了火,开始削自己带来的正方体木条,打算先磨出一个椭圆来,再学着老太太的手法雕刻。

        这晚她做了一个极好的梦,一头神骏威武的雄鹰从她头顶飞过,翅风带起了她的发丝,好一阵阴凉。

        结果她睁开眼就看见老太太阴恻恻地盯着她,吓得她从小板凳上摔了下来。

        老太太喉咙里冒出两声粗嘎磨耳的字音,“呵呵。”

        顺着她的眼神,席欢颜看到了自己手中丑得一匹的鹰,委屈道,“我爹又没教过我手艺活,你也不教,我自己能琢磨出形来就挺不错的了。”

        老太太目光淡了下来,以一种略带思索的眼神打量着她,转身回了山洞。

        席欢颜将自己的作品收了起来,掏出一个饼子啃了起来,忽然后悔把黑狗借给娘亲抓异魔去了,不然它还能帮她捉只山鸡回来。

        吃到一半,老太太又出来了,撒手丢了件东西在她面前的地上,她瞥到书页上有图有字的,心里一激动,将手里的饼递了出去,“太婆吃吗?”

        老太太横了她一眼,背着手,又是头也不回地进了山洞。

        席欢颜叼着饼,擦了擦手,捡起书,仔细看了看,这书记录的是各类树木的产地、用途、辨识方法,瞧目录足有一万多种,其中一些树木被标记了出来,看后面的备注,都是村附近生长的。

        她忍下跃跃欲试的心,重新翻回第一页,认真地记背着,渴了饿了便就近摘点野果,喝点山泉水。

        第七日上,她重重舒了口气,翘起嘴角,对着山洞将二十多万字背了一遍,最后喊道,“太婆,我去实地勘察一下,不用担心我!”

        席欢颜迫不及待往树林里钻。

        即使她爹没教过她,她也在长期的耳闻目染之下熟悉了很多跟木材、矿石有关的知识,可她毕竟是第一次接触这么系统的介绍,恨不得将每一种草木都摸一遍,好好再认识认识。

        突然风声划破树叶,一物打到她的头上。

        她顿住脚步,回头望向山洞方向,又看了看地上,那是一根打磨好的筷子粗细的圆木,她拿起来辨识了会儿,应当是用红衫木做的。

        这是要她找这种材料吗?

        席欢颜知道红衫木长在什么地方,等会儿可以在去找红衫木时,顺路记录一下遇到的树种,不过现在她得找些热菜热饭吃。

        灵灵山其实就在她家后面,以前她经常在靠近山脚那一片挖野菜捡菌子,偶尔也设点陷阱,运气好可以套到野兔山鸡。

        这些天雨水足,气温高,她走几步就看见几株松树下长着一丛丛松乳菇,她没有贪恋,摘了一些放在临时用树藤编的篮子里,加快脚程,等到了熟悉的山脚,才朝记忆中的几处菌菇野菜多的地方走去。

        林间忽有笑声,隔着一些树,她看见几个大孩子带着小孩子在地上挖野菜,不远处有烟气,是巡守队设立的岗哨。

        她望了一眼,见没有娘亲的身影便走向另一方向,不与他们争一块地上的野菜。

        陆陆续续捡了一篮子菌菇后,席欢颜来到一条小溪前,捏了颗石子站那儿,静静观察着清澈水底的游鱼。

        过了会儿,身后传来杂乱的脚步声,她以为是刚刚遇到的同村人来挖野菜了,没有回头。

        突然几块石头落到她身上,其中一块尖石正好砸到肩胛骨,疼得人一激灵,她心中怒火腾起,回头喝问,“你们干什么!”

        村中小孩不多,即使她不常和他们玩在一起,也不至于陌生,其中一个扎麻花辫的女孩还是她隔壁家的。

        她无端被丢了石子,这些丢石子的人却仿佛受到了惊吓,挤在一起,退了好几步,然后一哄而散。

        席欢颜虽在自家娘亲面前当着一个软萌单纯的小宝贝,实际上的脾气却不怎么好,怎能容自己受这样的气。

        她俯身抓起一把细碎的石子,抬手一扬,那些石子跟长了眼睛似的,呼啸破空将七八小孩砸倒在了地上,疼得人嗷嗷直叫。

        “你做什么!”

        小跑过来的少年大喝了一声,扶起几个小孩,小孩们认识他,这是族长的孙子,也是席苍古的学徒,连忙心虚地散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