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其他小说 - 这个苍生有毛病在线阅读 - 第6章 誓妍老太

第6章 誓妍老太

        顾兼暇一个从大族里出来的子弟,着实看不上席家村这种小家子气的做法。

        这算什么回事,拿刻意的好来拴住一个人?拿大部分人的利益来供养小撮人?

        这种被困在一隅之地的源师再怎么有潜力也会被养废。

        苍古就是一个例子。

        说实在的,她知道苍古是个德行、能力都上乘的人,可眼界也确实只停留在一亩三分地。

        这说好也好,说坏也坏,倒适合一家三口安静过日子。

        而恰好她在苍古身上只图一个安适、契合、快活,不在意他往村里贴了多少钱财,又如何忠心宗族,否则也不会在此享了十来年的山野之趣。

        但她不可能让女儿继续留在这种村里。

        那边席告兰又说话了,“你怎么这么自私,但凡念着那么多年的同族之情,你也该为村里考虑考虑。”

        “别说了别说了。”席告水一副疲惫样地摆了摆手,“还是说回苍古的家底吧。”

        他从怀中取出一张羊皮卷,朝顾兼暇那边推过去,“你瞧瞧吧,这是当时苍古上族谱时立下的字据。”

        站在娘亲身边的席欢颜也跟着瞄了一眼,上面几条约定总结起来是说,如果苍古没有同契、同衾、子嗣、弟子等直接关系人,家底由族里接收。

        如果有直接关系人,但直接关系人中没有源师、武师、于族功劳大者,在保证直接关系人温饱的情况下,家底由族里分配。

        如果直接关系人里有源师,则全部家底由拥有源师身份的关系人继承。

        如果只有武师或功劳大者,那七成家底由武师或功劳大者继承,剩下的上交给族里。

        席告水往羊皮卷上用力点了点,“你看清楚了,穹东是苍古的弟子,是灵觉者,早晚会成为源师,有权力继承全部遗产,而你与他不过是同衾。”

        席苍今跟着点点头,他觉得理所当然,入族谱时他也立过这样的字据。

        这不算是坏事,上交遗产,换取族里对生者的照拂罢了。

        几百年都是这样过来的。

        “学徒跟弟子还是有差别的。”顾兼暇摩挲着右掌心的伤痕,没有跟族里的权威人物在这个问题上死缠烂打,干脆道,“穹东成为灵觉者,终究是件好事,苍古的家底给他也行,你们打算何时清点?”

        这下,席告水、席告兰的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缓和了下来,席告水客气道,“不急不急,等异魔的事情解决了再说。”

        他懂什么叫张弛有度,怎敢在异魔降临的关头,把一个武师赶出家。

        裂星人都会几手功夫,随便挑出个成年人来都可以劈块砖给你看,但能被评上星级的不多,村里也就四个一星武师,而顾兼暇是二星。

        如席告水、席苍古、席誓妍则分别是一星、三星、三星源师。

        星级是按实际战力评定的,所以理论上,同星级的武师、源师实力相差不大。

        这也是顾兼暇敢不给席告水面子的原因。

        “村长还有什么事吗,无事的话我带着孩子去休息了。”顾兼暇下了逐客令。

        席告水却不起身,“异魔没找到,村子仍处于危机之中,我希望你担任护村队长一职,领着人日夜巡守,你觉得行不行?”

        这可是个危险差事,要拼上性命不说,死了人还得担责。

        可她一日还在村中,就没法推脱,谁让她是武师呢。何况眼见异魔残害无辜性命,她不能坐视不管。

        “我来也可以,不过我希望颜儿能去誓妍老太那里学工匠手艺。”

        席欢颜惊异地看向顾兼暇,得到了一个安抚的眼神。

        席告水一张老脸皱了起来,为难道,“这......誓妍姑母二十多年不曾收徒了,而且她身体状况堪忧,没精力教啊。”

        顾兼暇喝着茶不说话。

        在这沉默中,席告兰打了个圆场,“我去问问誓妍姑母,这到底是要看老人家的意见的。”

        “我等着。”

        一场谈话散去,大堂只剩下娘俩。

        席欢颜问,“娘亲为什么要誓妍老太太来教我,爹和她的关系不是不好吗?”

        爹对村里谁都好,唯独跟传授他工匠手艺的誓妍老太太不相往来,爹虽没有说过什么,但她听村里人闲谈,誓妍老太太经常打骂、苛待他,后来彻底闹翻了。

        顾兼暇伸手点她的脑袋,“你只需虚心学习,别管教你的人是谁,再说了,你爹都承认他还没法超过誓妍老太,你要真能跟着她学,也算一桩好事。”

        席欢颜抱住她的手,“再点就笨了。”

        顾兼暇叹息,“你要真笨了,我将你丢在这里混日子也好。”

        席欢颜:∑(っ°Д°;)っ

        “刚刚我们的谈话你都听到了吗,以后这都是另一个人的了,你可有怨?”

        席欢颜沉默了一下,“变相来说,这是爹生前的选择,我尊重这个结果。”

        顾兼暇目光柔和,口中却还气她,“那你爹的工具、珍稀木料矿石,包括他的手札和各种专业书籍,我都要封存起来,交给下一任了喽。”

        席欢颜的脑子里一瞬间划过她爹说的话——我自会教你。

        她郁闷道,“封吧。”

        “罢。”顾兼暇心疼地捏了捏她的脸,“你爹将东西都留给了村里,娘的东西是留给你的。”

        “你好好地就够了。”席欢颜含糊不清道。

        顾兼暇露出了这些天来的第一个笑容,“长大了啊。”

        “我一直都是懂事的。”席欢颜分辩了一句,目光落到她的右掌上,“其实我很好奇,娘亲这道伤痕,是不小心留下的,还是结同契时留下的。”

        同契礼仪中,二者需划开手掌,滴血于酒,而若要结束这种关系,则得再划一刀,斩断这条伤痕,是为断掌。

        她记得她爹的两个掌心是没有伤痕的,多年来娘亲也没提过什么同契,所以只当是不小心划上的。

        今天莫名有感,就问了出来。

        顾兼暇怔了怔,笑了一下,却没有回答。

        翌日,族老席告兰带来消息,誓妍老太答应了。

        顾兼暇一大早就去组织巡守了,席欢颜自己收拾了东西,跟着席告兰去誓妍老太的住处。

        誓妍老太没有住在村中,她老早前就搬进了风过崖旁边的灵灵山,平日不与人来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