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其他小说 - 这个苍生有毛病在线阅读 - 第4章 搜寻

第4章 搜寻

        青囊学的存在,延伸出了很多著作,席苍古手中就有两本,一为《相宅地理术》,究天文地理之序,勘察规度宅地,乃路遇奇人,被其赠送,二为《墨衡法》,内容是构造土木建筑的技巧,席家祖上所传。

        她爹喝醉的时候跟她炫耀二书配合,可窥青囊学精妙,能毁人三代,也能福佑三代,而在他手中,便是杀器,怎么个杀器法,他也没讲。

        只是醉醺醺又语重心长地对她说,切勿害人,缘分到了,我自会教你。

        牛头不对马嘴的。

        话再说回来,神塔建立,四域划定后,针对异魔防御工程建立了起来,人们有了安居之处,裂星正式从混乱纪进入新生纪,较为稳定地度过了近万年。

        但在六百年前,不知何缘由,十二源神内战,追随不同源神的人们相互讨伐,掀起了一场又一场的战争。

        最后十二源神消失,神塔封闭,其下属的天命司、仲裁庭勉强维持着裂星的秩序。

        没有源神的神塔,却不再是源师们心中的最高信仰,许多源师都脱离了管制。

        其中,有个叫星涟的源师带着一批同伴,回到了他的母国——荣华的前身星国。

        他希望建立起一个属于源师的强国,便四处收拢源师,攻城掠地。

        最终一统东域数十国家、城邦,建立起了以源师为核心的荣华大帝国,做了那三十多亿人族中的人上人。

        五十年前,活了五百多岁的帝王因年迈而退位,将位置禅让给了实力强大、声望颇高的相马先生,相马再三推脱,勉为其难上了位。

        然而没过一年,他又把帝位让给了星涟的长子星魁,且为示诚意,交接当夜便远走南域,至今未归。

        星魁也是源师,年少起就当了星涟的左膀右臂,实力、声望只比相马先生低一点,为人敦厚,由他接任,众臣都无异议。

        关于荣华帝国的历史就到这里为止了,这本书上未写后续。

        只是她听娘亲说,星魁在位前几年,以守成为主,施政方面当得起一声仁义,但后来,随着他手中的权力越来越集中,逐渐露出了他专制荒诞的一面,不仅常以人为野兽,令他们相互角斗,还横征暴敛、大兴土木。

        有一年,被异魔突袭致死的民众百来万,饿死的却有三千万。

        此刻的席欢颜并没有感觉到星魁的暴政离自己有多近,她在字里行间追着“异魔”两字跑,可惜万年间的历史,多是讴歌胜者的功绩,异魔似乎成了他们走上宝座的陪衬,只负责败退被诛。

        不过她想,史书上有一点应该是对的,神塔之后,异魔出现得少了。

        她出生十二年,没见过异魔的影子,也没听过异魔入侵村子的消息,体会不到书中人族对异魔的恐惧。

        席欢颜将书翻到最后一页,一张对折的纸引起了她的注意,上面讲述了源师、武师、异魔和一些特殊职业的信息。

        她的爹娘很少跟她讲这方面的事,说的最多的一句话是顺其自然,这页纸可算是一下抓住了她的眼球。

        纸上内容是手写的,比较零碎,笔迹更接近她娘亲现在的风格,应当是她成年后整理的。

        纸上明确指出,灵魂本源外显,是为灵觉者,这是天生的,与任何遗传和外力无关,无法人为觉醒。

        觉醒的年龄、时机也没有规律。备注:根据收集调查的结果,“觉醒年龄多在幼年、少年时期,并且情绪激动时更容易觉醒灵魂本源”这一传言,有一定参考意义。

        灵觉者通过修行,等到可以感应及调用灵魂本源的力量,就成了源师。

        目前源力分为六系:自然、光明、深渊、时空、神念、本体,按实力划为一至九星。

        纸上备注:本体系源力主要是感官增强、身体素质提升,与习武带来的结果有异曲同工之妙,猜测,习武至臻,可以提高灵魂强度,觉醒灵魂本源。

        这上面还用粗线划出了一句话:灵魂本源纯粹者,有几率觉醒本源天赋。

        接下去就是关于武师的信息,这个比较简略,只记了武师的实力等级和未来出路。

        在同一实力标准下,武师受本身素质局限,实力至高到六星,论后期潜力,远不如源师。

        而源师往往兼修武技,以求身与魂的完美相融。

        异魔实力标准也是一至九星,另外旁边附了一些历史上出现过的强大异魔的画像。

        这些画像有的似人,有的似兽,有的黑乎乎一团,根本看不清是什么东西。

        席欢颜还要再看下去,黑狗突然叫了一声,她起身开了一条门缝,见大门开合,娘亲举着火把回来了。

        顾兼暇瞧着那小脑袋头疼,“都下半夜了,你怎么还没睡?”

        席欢颜揉着酸疼的眼睛,“不小心看书看过头了,娘~抱抱~”

        她困倦的语气里拖出了婉转的调子,让人舍不得拒绝。

        顾兼暇却训道,“再不睡就长不高了,快去床上躺着。”

        洗去身上寒气,到底是去了闺女的厢房陪睡。

        娘俩也确实累了,熄灯没多久,双双睡了过去。

        翌日,顾兼暇安排好席欢颜的朝食,再次出了门,昨儿失踪的先生和学生尚未找到,村里打算组织人手深入山中。

        这又是一个阴雨天,席欢颜被拘在家里,无处可去,她提了口气,收起圆滚滚的小肚子,自发地练了一套拳,然后身子一甩,将自己扔进圈椅里,一只脚熟练地架上前边的凳子,吊儿郎当地吹了声口哨。

        黑狗叼着毛巾乐颠颠地奔了过来。

        她擦了汗,从怀里掏出雕刻刀和一截小木头,思索着该雕什么。

        “汪!”

        “行了,就雕你吧。”

        平日待不住的人,拿着雕刻刀和木头,竟乖乖在家待了一天,她亲爹要是知道了,不得后悔没早教她这手艺?

        晚间顾兼暇回来,疲倦地跟她道,“人还没找到,明天得再出去。”

        “娘,喝口水。”席欢颜将水杯递给她,“风过崖那边去找了吗?”

        “那边太远了,还没找过去,怎么了?”

        “......就,昨天路过那个方向时,有点不好的感觉。”

        顾兼暇望了望大堂外的雨幕,沉吟,“明早我去跟村长提提,先搜风过崖。”

        席苍古的直觉很灵敏,女儿说不定和他有相似的潜质呢?

        反正现在搜寻队没头苍蝇似地乱转,去风过崖找找也无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