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阿兹特克的永生者在线阅读 - 二百二十四章 追击 下

二百二十四章 追击 下

        夕阳穿过林间的缝隙,投下斑驳的疏影;清风吹过树梢的小叶,奏出簌簌的沙声。此时此刻,群鸟远去,百兽息声,在光与影交错的世界里,唯有满怀杀意,凛然对视的两人。

        无声的对视只是持续了数息。黑狼托尔泰克首先弯下腰,把长弓一把扔在脚边。然后,他右手取出铜斧,左手握拳按在心口,朗声向对面喊道。

        “战神维齐洛波奇特利庇佑!我,来自特帕尼卡潘的勇士,‘黑狼’托尔泰克,向钦聪灿的‘猎犬’尤库约斗!”

        听到正式的约斗,猎犬尤库眼神一闪。他微微点头,上前数步,接着猛然拔弓,就是最为擅长的一箭疾射!

        生死一瞬,托尔泰克陡然大惊。他反应极快,迅捷无比的一个弓身,铜箭就擦着发梢,如一道死亡的闪电,“咻”得从头上刮过,再“咄”的一声钉在树上。磅礴的怒火从黑狼心中腾的升起,他一边弓身去拿弓箭,一边怒声吼道。

        “你!...”

        “钦聪灿的勇士,‘猎犬’尤库,向‘黑狼’托尔泰克约斗!”

        一箭无功,猎犬尤库眼中又是一闪。他这才朗声开口,扔掉手中的长弓,同样行了一个约斗的礼节。

        “这一箭,是还给你之前的追袭!”

        闻言,托尔泰克动作一顿。他眯起眼睛,看了看平静如雕塑的尤库,缓缓直起身来,握紧了手中的铜斧。

        “神灵见证,就让我们用神圣的约斗,来决出最强的勇士!”

        尤库点点头。他取出长枪,在手中轻轻一抖。锋利的铜尖如同有了灵魂,在空中划过灵活的轨迹,伴随着绝伦的武士,小步奔跑起来。

        托尔泰克从背后取下藤盾,用左手四指轻握,斜着放在身前。接着,他举起右臂,战棍的尖头朝后,蓄势引而不发,同样疾步奔行。

        百步的距离转瞬即至!尤库眼神冷厉,迎面跃步,就是凶狠一枪倏忽刺去,对准黑狼的腰腹。面对凌厉的刺击,托尔泰克身体如芦苇般微弓,向前侧轻晃一闪,然后左臂盾牌扬起防御,右臂猛然前劈,战棍就击打向猎犬持枪的左臂。

        尤库敏捷的轻轻一跳,左腕一松后收,右手往前一探,枪如点星,金色的铜矛就扎向黑狼的脖颈。矛尖寒光闪烁,托尔泰克眼睛一眯,迅捷的举盾上护,接着侧身前劈。战棍的黑曜石锐片顺着枪杆往下,就要削断对手的右手!尤库便立时又是一个横跳!

        苏安瓜远远观望,看的目不转睛,神情紧张异常。

        猎犬枪如游龙,片刻不离要害;黑狼棍如疾风,呼吸便到眼前。两名天下最顶级的武士兔起鹘落,精准妙至毫巅。进退攻防间,身躯灵活有力,动作简洁准确。他们的武器未曾交击一次,他们的身躯却一直在生死的边缘舞蹈!

        这是狼与犬的决斗!这种艺术般的战斗是最高的武艺体现,心力与体力在快速消耗,只要有一个失误,就会迎来对手的致命一击。不过短短两三分钟,猎犬与黑狼就开始疲惫,胸膛微微起伏,呼吸变得沉重。

        生死的刺激让人头皮发热,忘我的搏杀令人浑身舒畅!激斗之间,托尔泰克的眼神越发明亮。他嘴角上扬,享受着与对手厮杀的快感。而在紧贴的两步之内,尤库面色发红,眼中却满是杀意。

        一只敏锐的红雀被林间的穿行惊扰,从不远的北方雀跃而起,鸣叫着飞过天空。绝伦的勇士微微一瞥,脸上不动神色,心中却下定决断!他微微沉身,双手平握长枪,向着黑狼的胸腹,就再是一个进步刺杀!

        托尔泰克全神贯注,只是注视着对手迅捷的动作,与身形变化的趋势。尤库是他遇到的最强对手,这场决斗也是他经历过的最大考验!面对熟悉的刺杀,黑狼再次侧身扬盾,战棍斜举,就要迎头斩下!

        这一次,猎犬尤库却毫不躲闪。他猛然一声爆喝,长枪第一次扎入藤牌,然后用力向上一挑,迫使黑狼弃盾。接着,他双手同时弃枪,脚下继续进步,贴近黑狼一步之内,左拳迅捷挥出,击打向对手的下颌,右手则按向腰间的铜斧,即将致死斩击!

        长枪刺来,大力外挑,黑狼被迫松手,心中就是一惊。他偏头躲过近身的刺拳,眼光却落在对手的腰侧。在这电光火石的一瞬,托尔泰克没有任何时间思索。他只是凭借着勇士的本能,竭尽全力的往前一冲,猛力撞击在猎犬尤库的身上。

        “砰”!两人同时进步,狠狠的撞击在一起。尤库右手握住斧柄,黑狼的左手却也握了上来。托尔泰克挥动右拳,击打向对手的腰腹,接着自己的腰间也是一痛。随后,两人一同撞击肩膀,互相凶狠头槌,就又是“砰”的一声!

        托尔泰克用力摇了摇头,直撞的头晕眼花。他死死按住对方握斧的右手,弯曲右膝膝击,尤库也狠命还来。强力的膝击撞击在大腿后侧,肌肉痉挛中,身躯立刻不稳。激烈的近身扭打不过数息,两人就猛地身躯摇晃,纠缠着摔倒在地,又如野兽般搏命起来。

        “你们去,帮大将杀了对手!”

        苏安瓜瞪着双眼,看着近身决斗的两名武士,心中焦急万分。他按住又开始生疼的右臂,厉声向最后的两名禁卫喝道。

        “去,杀了他!别管什么约斗!”

        两名铜斧禁卫微微一滞,随即齐声应诺。他们神情凶悍,拔出腰间的铜斧,就往百步外的战场而去。

        “哈!”

        猎犬尤库脸色血红,把黑狼死死的制在身下。借助药剂的作用,他暂时保持着更充沛的体力。他的左手缓缓的掐住黑狼的脖子,右手逐渐挣脱对方的桎梏,慢慢而坚决的拔出铜斧!

        锋利的斧尖泛起杀戮的寒光,光滑的铜面映照出冷冽的微笑。黑狼托尔泰克的脸上涨得通红,眼神却明亮的如同星斗。他的右手努力护在脖间,艰难的保持着呼吸,左手仍在竭力抓住尤库的右腕,抵抗着死亡的到来。

        面对黑狼最后的挣扎,尤库素来冷漠的脸上,露出一丝残酷的怜悯。他微微摇头,用力的下压铜斧,把死亡一步步递向对手的胸膛!锋利的寒意刺破了皮肤,带来令人毛骨悚然的冰凉。黑狼咬紧牙关,感受着神国越发清晰的呼唤,眼中终于露出了一丝绝望。

        “咻!!”一道迅疾的电光瞬间袭来,带着呼啸的风声!它“噗”的一声,刺破坚固的皮甲,又“嗤”的一下,深深扎入柔软的躯体。鲜红顿时喷溅,带走勇士绝伦的生机。

        “呃...啊...!”

        温暖的液体如泉水般滴下,顺着冰冷的铜斧上,落在黑狼将将划破的皮肤上。两名顶尖勇士的鲜血,第一次交融在一起,强悍的生命却将要分出生死。黑狼精神一振,这一刻,掐住脖颈的大手突然一松,制住自己的力量瞬间一泄。他立刻猛地发力,一把把尤库推开,然后快速两个翻滚,迅捷的从地上跳起。

        “咻!!”又是一道如电的羽箭射来!铜箭异常精准,嗤的穿喉而过。十几步外,一名禁卫突得睁大双眼,口中“嗬嗬”两声,仰面跌倒就死。

        托尔泰克半蹲着身,大口急促的喘息。他警惕的回过头去,只看到八十步外,一张沧桑而亲切的面容,正关切的注视过来。看到这一幕,黑狼忍不住咧开嘴,露出一个劫后余生、灿烂无比的笑容。

        “走...快走!...带他走!!”

        猎犬尤库躺在冰冷的泥土上,温暖的生机不断从伤口流逝。刚才那一箭异常精准而强力,深深的刺入了他的后腰,也一下带走了他全身的力气。发自内脏的疼痛让他的眉头扭曲,身躯不断抽搐。然而,忠诚的大将依然看向最后的禁卫,努力唤出最后的指令。

        “不!尤库,我的猎犬!!”

        苏安瓜呆立在矮树的阴影之下,发出绝望的呼喊,眼中溢出泪来。他看着不远处倒地的尤库,被夕阳染上金红的光芒。象征死亡的红色从猎犬的身下流出,迅速在地面上扩散,积累成浅浅的血泊。这熟悉的血迹是如此刺目,伴随着鲜红的晚霞,一同映入国王的眼中,也遮蔽了他的天空,如同红色的国度降临。

        “走!!”

        听见国王的呼喊,大将尤库奋力的转头。他顾不上去看给自己致命一击的敌人,只是努力睁大眼睛,用尽所有的力量,从破损的肺腑中发出最后的呐喊。

        “咻!”又是一道死亡的利箭袭来。最后一名禁卫翻身倒地,无力地在泥土上挣扎。他的身躯翻滚出最后的痕迹,就像林中倾覆的可可树。

        年轻的国王茫然转身,跌跌撞撞的往树林中逃去。朝阳升起时,他拥有着数以万计的军队,带着无穷的自信与希望,要去往雄伟的王都;而当夕阳落下,他只剩孤身一人,绝望的拖曳着负伤的躯体,逃向幽深而黑暗的丛林。

        托尔泰克瞪大双眼,疑惑的闻声望去。他看见最后一名负伤的禁卫,正摇摇晃晃地逃向远方。他细细看去,这熟悉的身形,这熟悉的侧脸,总是给人一种熟悉的感觉,就像,就像是...黑狼的眼睛猛地睁大。他蓦地从地上跳起,发出一声兴奋至极的大喊。

        “大鱼,真正的大鱼!”

        黑狼托尔泰克迅速俯身,捡起差点杀死自己的铜斧。接着,他用左手按住胸间划破的伤口,甚至顾不上包扎,就如疾风一般,向逃跑的国王追去。

        看到这里,猎犬尤库绝望而痛苦的闭上眼睛。他的生命只剩下最后的片刻,再是勇武绝伦的武士,也终将步入亡者永恒的世界。

        风声吹动,树叶沙沙。伯塔德背着长弓,快步从树林中走出。他默默的来到猎犬身前,注视着即将离世的劲敌。夕阳浸染,红雀在天边歌唱,清脆处,像是少年时代的幻梦。

        “哈哈!我黑狼托尔泰克,抓住了塔拉斯科的国王!!我托尔泰克,是最绝伦的勇士!!!...”

        长风吹卷,带来无比酣畅的笑声,还有满是欢喜的呐喊。大将尤库再次睁开眼睛,泪水从眼角低落。

        “尤库,你是一名可敬的对手,且留下一句遗言吧!”

        武士长按住腰间的短匕,蹲下身来,望向垂死的武士。

        “...我是忠诚的猎犬,战死在主人的身前...那是逝去的王国,逝去的军团...逝去的...普雷佩查人...”

        大将尤库睁大双眼,口中喃喃。临死的幻觉让他重新泛起微笑,他看向夕阳下最壮阔的天空,也看向幻梦中,无悔的一生。在鲜红的天空上,有红色的国度。在红色的国度里,有逝去的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