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其他小说 - 黑莲花男二攻略指南[快穿]在线阅读 - 番外外一

番外外一

        “那沈天师当真神了!让我最近不要走桥,本来我是不太信的,结果今儿一早听说那桥边死了个人!死法怪异,疑似那些不干净的东西搞的鬼。”

        “可不是?沈天师跟我说不要随便捡东西回家。但我这个人,就是贪点小便宜,前段日子路上瞧见一个荷包就控制不住捡回了家。打开一看有纹银三十两,还有一叠银票。可把我给乐坏了。”

        “你猜怎么着?当天晚上我家就闹鬼了。半夜老是听见女子啼哭的声音,我家的小儿子跟丢了魂儿似的,在床上直挺挺的,怎么叫都叫不醒。后来请了沈天师过来一趟,这才保住了一条命。原是那女鬼死了多年,想找个人结阴亲。”

        “沈天师是个好人啊,帮助我们这种穷人也就象征性地收点钱,从来不会漫天要价。”

        “话说沈天师结亲没有?沈宅似乎还没有个女主人?”

        “凡尘女子谁配得上沈天师啊?人家长得俊朗,还有一身通神的本事,哪个姑娘能有这种福气?”

        街边挎着篮子买菜的大婶们唧唧哇哇讲了大半天,话语里的中心词只有一个:沈天师。

        站在街边默不作声地听了会儿,阮软摸着自己干瘪的肚子离开了人群之中。走到一边的拐角,蹲下身捧着脸幽幽叹气。

        她站在这儿已经好久了,周遭的景致没有发生任何变化。明明临睡前她还抱着沈殷的腰,一睁眼已经不晓得自己身处何处了。

        与沈殷重聚的第三个月,他们去民政局领了证,举办了一场盛大的婚礼。沈殷的事业越做越大,用实力让先前嘲笑他倒插门的那些人闭了嘴。尽管他本人是一点不在意这个的,甚至还为能吃上软饭觉得自豪。

        结婚一周年,他们去海岛度了假,还去看了世界上著名的花海。一周的假期充实美好,哪里想到回到家的第一天晚上,一觉睡过去她就换了个地方。

        不清楚自己是穿越了还是怎么的,身上的睡衣成了一件淡粉色的小裙衫,腰带还是翠绿色的,衬得她像个十六七岁的少女。

        托腮蹲在路边处于呆滞状态,一只白皙修长的手伸到了阮软的跟前,清润含笑的声音从头顶传来:“蹲在这儿做什么,不回家么?”

        抬眼望向声音的主人,阮软惊得蹭的就站起了身。而后一把抱住眼前身姿俊逸的男人,模样委屈巴巴的:“你怎么才来,吓死我了。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呢。”

        被女孩儿猛地抱住的男人身子有一瞬的僵硬,眉眼登时柔和下来,将抽抽搭搭的姑娘从他身上扒拉下来,柔声道:“此处不是说话的地方,先随我回府。”

        “哦。”阮软抹了抹眼泪,小步地跟在男人身后走着,小声嘟囔:“你怎么不牵着我?”

        白衣道袍的男人脚下顿了顿,回过身,看着她的神情无奈又包容。骨节分明的右手伸过来,将她的左手包裹住,唇角弯了个小小的弧度:“这样成吗?”

        挠了挠头,阮软感觉跟前的人好温柔啊,与她认识的那个沈殷有些不太一样。她记忆中的沈殷小气又霸道,虽然待她极尽柔和,可不似眼前这位,简直把儒雅、风度刻在了骨子里。

        翩翩君子不外乎如此。

        没待她回答什么,沈殷牵着她的手穿过长街,在一座大宅院门前停了下来。大门是开着的,见到他们回来,小厮打扮的人佝着腰上前,态度毕恭毕敬。

        见家主牵着一个女孩儿的手,他着实吃了一惊,但面上丝毫不显。不该问的事就不要多嘴,不该管的事就不要多看。小厮只瞧到那么一眼,就把头深深埋了下去。

        “尝尝,上好的春茶。”茶水是沈殷自己沏的,第一杯递给了阮软。

        本来是有满腹的疑问想问出口,但对方慢条斯理的动作让她着急不起来。待凉了凉,阮软抿了口茶水,回味甘甜、清新可口,的确是好茶。她的心一下子静了下来。

        “我知道你有很多问题想问。在此之前,请容我做个自我介绍。我名唤沈殷,不过与你口中的那位有些差别。我是生前,他是死后。隔了几百年的时光,总该有些不同的。”

        盯着温文尔雅的男人看了半晌,听到这话阮软瞪大了眼睛,说话结结巴巴的:“你不会是那个沈家的家主?你不是已经……没了吗?”

        那些人口中的沈天师,几百年前的背景,沈宅。所有的事物串联到一起,阮软不得不信,她遇到沈殷了。那个几百年前,被称为玄学界之光的沈殷。

        这真是一件奇妙又尴尬的事情。分明是最亲近的枕边人,一模一样的样貌,此刻却又再疏离不过。一想到自己刚才还不管不顾地抱了上去,阮软就一阵脸热,有种背着沈殷找了小白脸的心虚感。

        “对了!”阮软忽然想起了他惨烈的死亡方式,心急道:“沈家那些亲戚旁支不是好的,他们会要了你的命,你要小心提防才是。”

        “无妨,我命中该有此劫。不是他们,也会是别人。”沈殷并未在意这个,啜了口茶水,笑意盈盈地问:“今儿夜晚城中会燃放烟火,我带你去看。”

        “啊?”阮软怔愣了一会儿,呆呆回道:“好的。”

        一时间空气都安静了下来。阮软百无聊赖地搅着手指,张了张嘴:“那个,我还能回去吗?我想回家了。”

        白衣道袍的男人默了片刻,脸上扬起一个笑:“自然。”

        中午吃的全鱼宴,没见着沈家的其他人,偌大张桌子边只阮软与沈殷两人。沈殷吃饭很斯文,小口小口的,比她一个女孩子还要秀气。

        在这样的氛围烘托下,阮软也不好大快朵颐,行为举止收敛了许多。忽地一个小盘子放到了她跟前,里边盛的鱼肉鲜嫩,已经被剔了鱼刺。

        茫然地抬眼望向对面坐着的男人,后者唇角抿了个淡淡的笑,微歪了头有些不解:“你爱吃的,怎么不吃?”

        没问几百年前的沈殷是怎么知道她爱吃鱼,还耐心地剔好鱼刺的。阮软埋头吃起来,心里在无声地叹息。她真的好想那个可以跟她亲亲、抱抱、举高高的沈殷啊。

        生前与死后的魂按理说是一体的,但阮软就是更喜欢那个独占欲强、小气还记仇的男人。或许是因为那才是跟她一起经历过好几个世界的人。

        食不言寝不语,饭桌上连碗筷碰撞的声音都近乎没有,一顿饭吃得静悄悄的。午饭过后,阮软昏昏欲睡的,就在沈宅的客房小憩了会儿。

        原是打算睡一个小时就起床的,可这里没有定时的闹钟,她一觉睡到了黄昏。直到沈殷来敲门,领她吃晚饭那刻才幽幽醒过来。

        待夜色蔓延,黑色的天空倏的亮起了五彩缤纷的烟火。阮软哒哒地跑到大堂门口去看,一时看得当场愣住。

        烟火是真的好漂亮啊,大朵大朵的,燃烧着金钱的味道。

        她手扒着门框,微张了嘴仰头望着。忽然腰际搭上了一只手,不知何时走到了她身旁的白衣道袍男人揽着她的腰,足尖轻点地带着她飞了起来。风呼呼地刮在耳边,他们停在了城里最高的那幢楼顶上。

        “这里位置好,是观看烟火的绝佳地方。”待女孩儿站稳后,沈殷缓缓地收回了手,望着远处声音飘渺。

        支着耳朵半天,也没等来后文。阮软还以为这个开头,引出来的是一段凄惨的回忆呢,不成想只有无边的沉默。

        晃着脚在楼顶吹了半个时辰的冷风,烟火燃尽。入眼一片漆黑,除了酒楼、客栈挂着的灯笼带来些许微光,其他边角皆拢在暗处。

        被风吹得发冷,阮软搓了搓自己的手臂,想让沈殷带自己下去。不过白袍的男人没有动作,就那样静静地看着她,仔细端详着她的五官与身上的每一个特征。

        良久捧住她的脸,在她的额头上轻轻地亲了一下,神情无比珍视。一触既离,盯着女孩儿的眼睛叹谓道:“我很羡慕几百年后的我,身边有个全心全意待他的人。”

        阮软张了嘴想说点什么,可视线越来越模糊。在彻底陷入黑暗前,她隐约瞧到男人身姿挺拔,神色寂寥地站在楼顶,如初见那般对她笑得温和。

        唰的睁眼,脸上的表情还是迷茫的。橘色的灯光并不晃眼,房间的陈设是她再熟悉不过的。阮软撑着手从床上坐起来,看到睡衣微敞的沈殷正一脸严肃地瞧着她。

        这是,回来了?

        对上眼前那张精致的脸,阮软没敢直接抱上去,迟疑了一瞬问:“你是跟我结婚了的那个沈殷吗?”

        被问到的男人脸色黑沉,板着脸问她:“你梦到什么了?”

        是梦啊。这下阮软没有任何犹疑,猛地扑到男人的怀里,双手环着他的脖子,寻到男人的唇瓣亲了又亲,呜咽道:“我梦到以前的你了。”

        把梦里的光景毫无保留地抖了出来。

        听完叙述,沈殷眉头拧了个疙瘩,沉声问:“梦里的我亲你了?”

        这捉奸的语气是怎么回事?

        “就亲了下额头。”阮软无端地怂了,弱弱回答:“反正都是你,还是在梦里边。有什么关系?”

        沈殷没回答,修长的手指把睡袍的系带挑开,精健的身材被阮软一览无遗。

        偷摸摸地咽了咽口水,阮软忍住上手摸两把的冲动,说话结巴起来:“你这是干什么?”

        男人好看的眉梢挑起,一字一句认真道:“连本带利地亲回来。”

        “……”

        只是个梦而已,没必要这么较真?

        然而沈殷身体力行地告诉了她,哪怕是梦也不行。阮软在床上缩成了一团,咬着被角哭唧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