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修真小说 - 我真的很低调了在线阅读 - 第三百二十二章 心结

第三百二十二章 心结

        程灵素纤细的身子微微一僵,但很快恢复正常,轻轻挣脱楚铮的手,平静道:“我也只是刚刚出来透透气,一直在房间里呆着气闷。”

        楚铮听她声音平静,而且主动和自己说话,不管怎样比起先前那躲着自己的情况好多了,不由心中一松,微笑道:“等你身子大好了,我带你到处转转,江湖很大,很多地方都挺有意思的。”

        程灵素看了他一会,忽然道:“郭小二姐,真是漂亮。”

        楚铮想起以前她问过自己两次“郭二小姐很漂亮吧?”,怎么这次直接用了肯定的语气?

        他有点心虚道:“你见过她?”

        程灵素抬头,望向远处的院墙上盛开的梅花,轻声道:“大半个月前,你与少林派约战那天,我也在兴云庄。”

        楚铮一怔,忽然想起水笙那时就在兴云庄,还找狄云问过自己的行踪。听水笙说这半年多来她都和程灵素在一起,那不问可知,程灵素自然也在兴云庄。

        他还没想好怎么回话,程灵素已续道:“她是个好姑娘,你如果负了她,我这个做师姐的可就会不高兴了。”

        “师姐……”楚铮心里一个咯噔,怎么听着话里的意思,程灵素要离开了?

        但未等他再说话,程灵素又道:“你最近有没有给她写信?”

        “呃……近来没空。”

        “我看你每天都闲得很,呆会就去写吧。在信里替我向她问好,就说,毒手药王门下程灵素,祝你们百年好合,永结同心。”

        她背对着楚铮,楚铮看不清她的神色,不过从她的声音来听,又平静得吓人,完全没楚铮想像中那伤心难过的样子。

        楚铮心中越发不安,难道这丫头心如死灰,要远走高飞,再不和自己相见?

        楚铮决定单刀直入,程灵素太聪明了,如果自己不直接说,被她左绕右绕不知道把话题绕到哪里去了:“师姐,你不会是想回宁静小镇了吧?”

        出乎楚铮的意料,程灵素摇头:“不是。你想赶我回宁静小镇?”

        “当然不是。”楚铮有些头疼地抚额。

        如果说这个世界里哪个姑娘的心思他最难猜,其中程灵素一定占据榜首。

        这姑娘看似柔弱,实质上极有主意,而且蕙质兰心,打定的主意很难改变。偏偏她从不愿向别人诉说心事,什么都喜欢藏在心里,得从蛛丝马迹慢慢推测她真实的心意。

        程灵素回头,眼睛亮晶晶的:“师弟,你是不是还想跟我学医学种药草?”

        “当然想了,不过要等你身子大好时再学,现在你可不能操劳。”

        “没事,我带了几本医书过来,你可以先看看,我给你讲解就是了不辛苦。不过学医要好多年……”

        楚铮心中一松,柔声道:“你慢慢教,我慢慢学,学个二三十年总该有点成就了吧?”

        程灵素眼圈似乎有些红了,上面还有水汽浮现,但很快又消失了。

        “你要学二三十年,我就教你二三十年,不过你对我可不能嬉皮笑脸了,我代师授艺,既是你的师姐,也是你的师父。以后你和郭二小姐成亲,我也可以当你的长辈出席。”

        听到这里楚铮终于明白过来,程灵素是要把自己定位为长辈,然后留在他身边。

        楚铮暗地点松了口气,不管如何,这倔强丫头只要肯留下来就行,就算她爱钻牛角尖,难道自己不会慢慢化解掉?

        “是是。”楚铮应着,定定地望着她,忽然伸手一扯,把程灵素的面纱扯了下来,嬉皮笑脸道:“师姐,你干嘛要戴着这鬼面纱?”

        这几天来一直的柔没起到效果,现在知道程灵素会留下来,楚铮便放下心来,决定来把猛的,对重症就要下猛药!

        程灵素一惊,原本就苍白而消瘦的脸庞更是又白了几分,她伸手想去抢回面纱。

        楚铮手一翻,面纱已不翼而飞。

        程灵素咬着薄唇,明亮的眸子里已有了几分水汽。

        她跺跺脚,道:“师弟,你……”

        明明是想让她打开心结,但看着程灵素这慌慌张张又气恼嗔怒的模样,与记忆里那总是淡淡定定、运筹帷幄的聪慧女子有着强烈的反差,楚铮不由笑了出来。

        “你……你还笑!”

        程灵素又羞又急又怒,瞪着她。

        “没想到师姐你也有这样可爱的时候。”

        “可……可爱?”程灵素呆住了。

        “在我眼里,你真的很可爱啊。”

        “没大没小,我是你长辈,可爱只是用来形容小女孩,我……”程灵素忽然收住声音,低垂下眼帘,那比郭襄还要小巧的手儿紧紧地攥住衣角,不让楚铮看到她眼里的难过与自卑。

        因为从小就过着贫苦的生活,加上长期的劳作、与各种带剧毒的药株接触,让程灵素的身材相貌看起来远比同龄人要瘦弱矮小。如果不是她的眼睛明亮而沉稳成熟,声音语气也比同龄人更独立坚强,光看外表,她与普通农户未发育的年幼少女并无区别。

        这对于程灵素来说,是比平凡相貌更难受更自卑之处。

        以往她一个人独居惯了,还没太强烈的感觉,但离开那自小长大的小木屋,随楚铮迈进江湖这趟浑水,见到那些风华绝代女子,尤其是秦如韵、水笙这样身材相貌肤色都是万中无一的美少女时,她才惊觉自身身材与相貌方面的弱势。

        身材与相貌,已成为了她最大的心结,也是她最大的不自信来源。

        这回重逢,看到原本相貌平凡的楚大哥也变得玉树临风,英俊挺拔,光芒万丈,更让她自惭形秽,自卑心态严重加剧了。

        她甚至不断地想,要是楚大哥再年长几岁,自己和他站一起,会不会有人认为是父女?

        心里越是重视楚大哥,她就越是对自己的外貌身材不满意,进而转化为对美丑的过分在意,她才连与楚铮并肩而立的勇气都没。

        甚至下定决心,以后就以长辈的身份跟在他身边,不争不抢,也不会惹人非议,毕竟谁也不会对他的长辈是美是丑而评头论足,也就不会给他丢脸了。

        同样因为如此,程灵素现在才会对楚铮明明是赞美的一句话而顾影自怜,完全没了平时的胸襟与从容。

        楚铮见她居然因为一个“可爱”的夸奖而泫然欲泣,顿时哭笑不得。

        “师姐,‘可爱’是个褒义词,我也常夸郭襄可爱。”

        程灵素咬着嘴唇没说话。

        “而且,我真觉得师姐长得很顺眼很好看。”

        “你……你……你……”程灵素原本有些伤心,但抬头望见楚铮真诚的目光,顿时说不出话来。

        “我是说真的,师姐是我看过,长得最合我心意的姑娘。”

        对于阅尽百花的楚铮来说,确实已不太重视一个女孩子的相貌。他和郭襄在一起,郭襄的相貌加分不到五分之一,主要还是她的开朗性格、她的单纯率直、她的一往情深让楚铮也深深地喜欢上她。

        而程灵素这其貌不扬的长相,反倒有五分之二的加分,尤其是她的眼睛又漂亮又明亮,很多时候楚铮都会忽略她的相貌,直接看到她不比任何姑娘逊色的美丽灵魂。

        程灵素低下头,轻声道:“我八岁的时候,拿娘亲的镜子来玩。当时我姐姐对我说:‘丑八怪,不用照啦!照来照去还是个丑八怪。’你猜后来我是怎样办的?”

        楚铮暗想这怕就是她心结的来源了。

        他想了想,微笑道:“我不知道,如果是小时候的我,根本就不会在意长相,如果是现在的我,大概会紧张地重新看看镜子,观察自己有没有丑得很显眼很有特色,若只是丑得平平无奇,我就会放心不理了。”

        程灵素被他逗得卟哧一笑,原本心里的难过居然少了一半。

        她白了楚铮一眼,才道:“后来我把所有镜子都丢到井里了,这样就不会看到自己丑的样子了。但我马上就发现,就算不看镜子,也改变不了我长得难看的事实,那一刻我差点想跳井去死。”

        楚铮叹了口气:“你决不丑。我再重申一次,你是我看过长得最顺眼的姑娘。可惜那时我不在你旁边,不然一定会把你姐姐骂哭,她得多眼瞎才把一个如此慧质兰心、眼睛比星星还要漂亮的小姑娘,说成是丑姑娘?”

        “可是——”

        “师姐,你猜如果我现在的相貌变回最初与你相见时那平平无奇的平凡脸,我会是什么样的心情?”

        “……高兴?”

        “嘿,师姐真懂我,你还记得我说你说过的故事不?我自小无父无母、还当过乞丐,少不了做过偷鸡摸狗的事,那时最怕被人盯着,久而久之,现在也不习惯在人前张扬,更怕被人记住我的脸,所以我就一直揉啊揉,把脸弄得那样平平无奇,可惜后来碰着了逍遥派的前掌门,被那老头子弄回了这样的相貌。说真的,我现在从不照镜子,看着就不自在。”

        “所以,我是真觉得师姐你这样挺好看的,不会一眼惊艳,但配上你的眼睛,绝对算得上是美女一个。天底下美女无数,但你最顺眼。”

        他这番信口胡扯逗得程灵素卟哧直笑:“就爱胡说八道。”不过她的心情奇迹般地放松下来。

        因为她从楚铮的眼里确实没看到一丝的厌恶,反倒有欣赏和喜欢。

        但程灵素很快又低下头:“我……我太矮了,一直长不高,也长不大。”

        第一个心结松动了,这是第二个!楚铮决定加把劲,他暗暗对郭襄说了句对不起,然后摆出一副笑嘻嘻的嘴脸道:“这样挺好的,我这人的喜好比较奇怪,我一向都不喜欢高挑身材的姑娘。你看我为什么觉得郭襄不错?就是她个子不高,身子纤细。我对那秦姑娘就从看不上眼。嗯,师姐你一直保持这样的身材才好呢,我就喜欢这样。”

        “又在胡说八道。”

        楚铮一伸手,将程灵素拥入怀中。

        程灵素实在太瘦弱了,纤细得随时可能会被风吹跑。

        楚铮心里满满都是怜惜,他认真道:“师姐,真没必要为长相啊身材啊之类的烦恼。你是独一无二的程灵素,你细心、温柔、侠义、善良、风趣、聪明,你的优点我说半天都说不完,身材相貌反倒是非常其次的存在,何况我也很喜欢你现在的身材相貌。在我眼里,你纯洁,安静,就像是一朵洁白的百合花。百合花或者不如玫瑰娇艳好看,那风骨那气节那内涵,决不会逊于天下任何一朵花。”

        程灵素全身一颤,很快两行温暖的热流湿润了楚铮胸前的衣服。

        楚铮感觉怀中的少女在抽泣,一声声压抑着的呜咽声透过温热的泪水传到楚铮的心中,让他生出一股无法用笔墨言喻的深厚感情。

        有点像亲情,又有点像友情和爱情。

        大概这就是他对于程灵素的复杂感情。

        与他对郭襄纯粹的爱情不一样,他对于程灵素,既有对这个既有趣又不失温柔细心的低调姑娘的喜爱与欣赏,又有刻骨铭心的感动、感激、内疚。

        他轻轻拍着程灵素的背,程灵素终于放声哭了出来。

        楚铮没再说话,任由她用泪水冲开心中的郁结。

        只希望这可怜又可爱的姑娘,在未来里能抛下心结,抬起头来,自信地向别人说:“我叫程灵素。《灵枢》的灵,《素问》的素。”

        ……

        傍晚时份,青石小镇家家户户都燃起了爆竹,热热闹闹的充满了新年的气氛。

        对于无数百姓来说,再苦再难,除夕都是过得热热闹闹红红火火。

        楚铮拉着程灵素去点爆竹,本想吓她一跳,没想到程灵素站在屋檐下,看着几步外的吡吡啪啪的爆竹一直笑个不停。

        楚铮只好用真气生成气墙,护住她免得被弹伤。

        不过程灵素能露出开心的笑容,比什么都值得庆贺。

        点完爆竹,楚铮和程灵素、水笙一起坐到厅里包饺子,水笙边学边做,秦二小姐却打定主意抱臂旁观,西门柔拉不下脸也试着包了几个,却被东方白嫌弃地推走了。

        其余几个护卫也是一样,惊讶地看着楚铮灵活的手指包出一个个好看的饺子。

        16033824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