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世纪第一宠:厉少爱妻入骨厉璟霆叶翩然在线阅读 - 第403章 争锋相对

第403章 争锋相对

        他说话的语气,带着强烈的讥讽。

        顾晏泓闻言,脸上也并没有什么变化,依旧是浅浅的笑着。

        转头望着顾瑾。

        黑眸转动,视线骤然缓缓落到他手里握着的红玫瑰上,薄唇轻轻勾起。

        “用红玫瑰送病人,不太好吧!”

        顾瑾轻哼了一声,眼尾轻扬:“你管我用什么花送人,只要小然然喜欢就行了。”

        小然然三个字从顾瑾口中说出来,让原本还一片平静的叶翩然忍不住重重的咳嗽。

        她眉心忍不住微跳。

        要不要这么恶心.......

        而且要是她没有记错的话,她比顾瑾,好像还大吧!

        顾晏泓垂在身侧的手指微微一动,抿唇没有说话。

        顾瑾单手抄在口袋,大摇大摆的走到叶翩然面前,将手里拿着的红玫瑰递到叶翩然的手里。

        叶翩然低头看了一眼,随手接过来放到一边。

        抬头皱了皱眉,有些疑惑的问道:“你怎么来了?”

        顾瑾装作一个很受伤的表情,脸很快跌了下来。

        “我为什么不能过来?难道就只有顾晏泓能过来看你,我就不能?”

        顾瑾精致的脸上闪过一抹愠怒。

        叶翩然有些无奈的叹气。

        她不是这个意思......

        她的意思是想问,顾瑾他是怎么知道自己在医院的。

        “我跟然然认识五年,是彼此最好的朋友,自然是不同的。”

        叶翩然张张嘴,正想着要怎么开口,站在一侧的顾晏泓立刻轻笑着转头,冲着顾瑾幽幽的冷讽出声。

        “只不过是朋友而已.......有什么可特殊的.......”

        两个人面对面的站着,两个人的身上都穿着黑色的衣服,但是两个人身上散发出来的气质完全不同。

        像是两个对立的极端。

        顾晏泓属于不管穿什么衣服,都是一样的温润如玉,他眉目的温柔跟身上散发出来的儒雅气质,仿佛是与生俱来的。

        而顾瑾则是邪魅狂妄,不将任何人放在眼里。

        这可能,跟他们母亲的性格有关。

        顾晏泓的母亲本身是顾家的佣人,地位低下,平时的性格就是唯唯诺诺温温柔柔的,也不愿意去争去抢。

        但是顾瑾的母亲欧丽莎,是欧氏集团董事长的女儿,出了名的性格狠戾。

        见他们俩在病房内剑拔弩张,一副就要打起来的样子,叶翩然一阵阵头疼。

        无奈的摇摇头缓声开口,打断这降到冰点的气氛。

        “谢谢你们过来看我,刚刚醒过来我有点困了,我想休息了,你们......要不然都出去吧!”

        听到叶翩然的声音,顾瑾跟顾晏泓几乎是同一时间转过身来。

        两双眼睛定定的盯着叶翩然,让她脸色稍稍变了变。

        顾瑾侧眸斜睨了顾晏泓一眼,唇角勾起一抹轻蔑的笑。

        转头望向叶翩然。

        冷瞥了站在门边的助理一眼。

        助理立刻走上前,将手里抱着的资料递到顾瑾的手里。

        顾瑾伸出手接了过来,低头看了一眼慢慢的将手里的资料递到叶翩然的手里。

        “瑞里要在国内选一位女演员参演他新筹拍的电影,我向他推荐了你,你应该会感兴趣,还有.......你已经很久没有去剧组了,知不知道我等你很久了。”

        顾瑾依旧单手插兜,表情痞痞的。

        听到瑞里两个字,叶翩然眼中立刻闪过一抹晶亮。

        瑞里是国际知名导演,而且导的戏都是偏现实主义的,很有教育意义。

        他也是她一直很喜欢的导演。

        能够参演他导的戏,是她的梦想。

        “谢谢你对我公司艺人的照顾,不过艺人的行程公司会决定好,就不劳你费心了。”

        听着顾瑾的话,顾晏泓皱皱眉,心里稍稍有些不舒服,脱口而出道。

        他话音一落,顾瑾立刻冷笑着勾了勾嘴角。

        “顾晏泓,你这是存心想跟我作对?”

        “如果你要这么觉得的话,那我无话可说,不过然然的事情,跟你无关。”

        顾晏泓虽然是笑着说话的,但是双眼却泛着淡淡的冷意。

        顾瑾冷哼一声,黑眸眯了眯,直接走上前,伸出手紧揪着顾晏泓的衬衣衣领。

        恶狠狠的低吼:“你一个私生子,凭什么这么跟我说话。”

        顾晏泓双手紧握着,脸部线条冷硬。

        眼看着两个人就要打起来,叶翩然脸上一阵阵焦急,下意识想要伸出手掀开被子下床。

        但是刚刚转过身掀开被子。

        耳畔忽地又响起了一道低沉的说话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