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2章 舍不得

        “既然哀家与你达成了共识,这件事就这么决定了。皇帝没其它事,就回养心殿吧,哀家想早点歇着。”顾长安再下逐客令。

        周恪起身,走到门口,他又道:“你没必要急于下决定,不是还有时间吗?孩子一个多月大,你还可以再考虑考虑。”

        这是他的第一个孩子,虽然是以这么意外的方式来到,但毕竟他喜欢的女人怀上的,他不希望就这样没了……

        目送周恪走远,顾长安轻吁一口气。

        总算是打发了周恪,看周恪的意思,是尊重她的决定,这是好事。

        他们之间是好聚好散,他也曾提出让她进他后宫的这个可能性,也算是仁至义尽。

        不是周恪不好,而是周恪的身份,还有他的后宫三千让她望而生畏。

        她难以想像自己成为周恪的后宫三千之一,每天为了争宠上位,甚至为了侍寝这种事争得头破血流,而这个男人还是一个脚踏多条船的男人,她反正是膈应的。

        抛开周恪的帝王身份,周恪这个人的性格还是很对她的胃口的,颜值也极好,再加上她的高颜值,他们的孩子不知道会有多好看……

        想到这儿,顾长安又有些犹豫了。

        说起来,她还真舍不得这个得之不易的孩子。她怕错过了这个孩子,她往后余生都没机会再生孩子。

        毕竟也是跟过当今帝王的女人,哪还有男人敢接收她?而她又不是个会委屈求全的女人。

        怎么想,她都觉得自己不该草率决定这个孩子的命运。

        是啊,还有时间,一定得想清楚再作决定。

        这天晚上,顾长安辗转反侧,睡不安稳。

        除了经历过几次生离死别,她没再遇过这样的难题,甚至可能是决定她命运的难题。

        身在养心殿的周恪也同样睡不安稳。

        若是不知道还好,如今知道了,他只想着顾长安那个狠心的女人会毫不手软的杀了他的孩子。

        那个女人大概以为那是她一个人的事,和他无关。

        但她腹中的孩子是他骨血的延续,怎么会和他无关?

        “皇上想不通的事,明儿个再想好了。”温大用适时提醒。

        再折腾下去,就得天亮了。

        分明就是每回都喝避子汤,顾太妃怎么会突然间怀上皇嗣?要不是听到了皇上和顾太妃的对话,他都会以为这是顾太妃算计的结果。

        周恪坐起身:“这世上怎么会有像太妃那样的女人?”

        他抛出橄榄枝,想要她进自己的后宫,她不乐意,偏要拿掉他们的孩子。

        “皇上,奴才能说一句话么?”温大用去到榻前。

        “你说。”

        温大用见周恪允了,便斗胆道:“这件事太妃娘娘比皇上理智。此前皇上也知道了,太妃娘娘不想进皇上的后宫,若如此,太妃娘娘生下的皇嗣要怎么见于世人?总不能把皇嗣过继到其他妃嫔名下,依太妃娘娘的性子,会愿意么?”

        顾太妃之所以没有告诉皇上有喜一事,是因为早看清楚了局势,而且顾太妃不想留下孩子,也是因为顾太妃懂事。

        这也让他觉得,顾太妃是个拧得清的女人,也难怪皇上对太妃情有独钟。

        “你的话有道理。”周恪沉声道。

        若不然,当初他也不会让顾长安喝下避子汤。

        正是因为知道顾长安的性子,他知道顾长安若怀上,会是很棘手的事。

        “皇上先别急,今儿个时辰不早了,早些歇着,明儿再来想这事儿也不迟。再不济,皇上和娘娘商量商量,总会有解决的办法。”温大用循循善诱。

        这个时辰再不睡,皇上上早朝会很困乏。

        待上完早朝,周恪一回到养心殿,就见唐茵在等候。

        “皇上脸色很憔悴,是夜里没有休息好么?”唐茵见周恪回来,上前关切地问道。

        “还好。”周恪言简意赅。

        “皇上虽然还年轻,但还是得顾及好身体。不会到现在,皇上还没把臣妾当成自己人吧?”唐茵状似打趣。

        昨儿个翊坤宫的具体动静她虽然不知晓,但她以为,和顾太妃干呕一事脱不了干系,毕竟周恪是带着卓院判去的翊坤宫。

        若顾太妃没什么事,周恪也不至于休息不好。

        既然休息不好,顾太妃肯定是出了状况,例如,怀上了皇嗣……

        她今儿赶过来就是印证自己的猜测,事实证明她猜对了,顾太妃确实怀上了周恪的孩子。

        如果周恪希望顾太妃生下这个孩子,这个问题就不是什么问题,也不至于让周恪夜不能寐。

        如今这个孩子成了棘手的存在,就说明她可以趁机大作文章。

        周恪的心还在顾长安的身上,没接下唐茵的话。

        唐茵也不气馁,柔声又道:“皇上若遇到一些不能解决的问题,可以找臣妾。若是关于太妃娘娘,臣妾也可以帮忙出出主意。哪怕是太妃娘娘怀上皇嗣,臣妾也能找到解决的法子。”

        她此言一出,终于吸引了周恪的目光。

        在周恪的注视下,她的表情渐渐凝重:“不会真是太妃娘娘怀上了吧?”

        周恪想起唐茵是顾长安的人,又知道他和顾长安之间的事,或许这事儿唐茵能找到解决的法子。

        思及此,他说道:“她确实有喜了,你可有什么解决的法子?”

        唐茵找了个位置坐下,好一会儿她才恢复正常的表情:“真怀上皇嗣便棘手了。太妃娘娘是如何打算的呢?首先还是要问太妃娘娘的意思,再来想解决的法子,一切应以太妃娘娘的意愿为准。”

        周恪想起昨儿个顾长安说过的话,他没作声。

        唐茵有些意外:“太妃娘娘不想要这个孩子?”

        这跟她所想象的不一样。

        她以为会是周恪不想要这个不能见光的孩子,而顾太妃会想尽办法生下来,孰知刚好相反。

        “她有许多的顾虑。”周恪视线定格在奏折上。

        如果顾长安跟奏折一样好懂,那他就没这么多的困扰。

        “有顾虑很正常。太妃娘娘的身份,以及皇上的身份,再加上这个突如其来的孩子,太妃娘娘不想要这孩子也能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