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玄幻小说 - 寒鸦在线阅读 - 第93章 番外故事

第93章 番外故事

        番外故事                番外(六)

        他话说完,                程菲的表情有一瞬凝固。

        周围突的一静。

        下一秒,                程菲五指无意识地松开,                握在她手里的一次性塑料杯轻轻落在了酒店房间的地毯上。杯子里还没盛水,                空空的塑料杯子落下去,轻飘飘的,像不忍惊碎一场如幻梦境。

        昨夜一场骤雨,今天的凉城又恢复它一贯的艳阳好天气。还只是清晨光景,太阳便已从云层后头探出脸来,盛夏时节,                阳光的温度强得有些灼人,从大开的窗帘后徐徐照入,                为一室静谧填满浅金色的柔光。

        余烈站在阳光下,微垂着眼,安静地看着程菲,                目光很深,                沉黑双眸交织着太多复杂的,旁人无法参透的情感。

        时隔多年,                这是他第一次,在阳光下如此真切地看清她模样。

        在他的记忆中,                那个叫“程菲”的姑娘,                是一个五六岁的小丫头。小丫头脸蛋儿圆嘟嘟的,                天生的白皮肤,                和电视上的雪一样白。

        她总是梳着羊角辫,                穿着花棉袄,                怯生生地跟在他身后,偶尔壮起胆子跑到他旁边,伸出小手,轻轻扯扯他的衣袖。待他冷眼望去时,她便小心翼翼地、献宝似的给他递过来一根棒棒糖,咧开嘴,冲他甜甜地笑。

        没人知道,自母亲离开,父亲因故意杀人罪被判死刑后,大人们厌弃他的出生,鄙夷他的父母,小孩儿们害怕他的阴沉,恐惧他的早熟,从没有人对他露出过这种的笑容。

        天真,无邪,像是一缕从裂谷缝隙,照进深渊的阳光。

        而现在,当年的小丫头长大了。五官样貌仍保留着幼时痕迹,只是婴儿肥完全消失,显出一副柔婉精致的轮廓线,下巴尖尖的,鼻头挺直微翘,一双大眼乌黑分明,一如多年前那样清澈干净。

        岁月对她何其温柔。流淌过的唯一痕迹,只是将她打磨得娇俏清丽,亭亭玉立。

        余烈背脊笔直地站在光下,视线在程菲脸上流转片刻,最后笔直望向她的眼睛。眼神漆黑深沉,又清正坦荡。

        整个空间仿佛被无声无息地按下了暂停键,好一会儿都没人出声。

        几秒后,程菲望着他怔然地动了动唇。她听见自己声音在房间里响起,打破死静,极轻极轻,一字一句,“你再说一次,你叫什么名字?”

        他平定答道:“余烈。”

        “余烈……”程菲失神般呢喃重复了一遍。刹那的震惊与错愕之后,她回过神,不由自主地往前跨出半步,伸出双手轻轻抓住了他的袖子,仰头看他,瞳孔有一瞬收缩,“你说你是余烈?”

        余烈也垂眸瞧着她,嘴角忽然很淡地勾了勾,屈指轻敲她脑袋,“小跟班儿,你要是跟我说自己不记得什么余烈,那我可就要伤心了。”

        话音落地,虽只短短一句话,却令程菲心中所有的疑惑与迟疑在顷刻间烟消云散。

        没有经过任何求证。但她就是知道,并确定,他是余烈。

        毫无征兆的,程菲视线变得模糊起来。

        其实事后回想,程菲自己都不知道,在听见眼前这个男人说出他是余烈的刹那,她为什么会毫无征兆地流泪。直到多年之后,已经上了年纪的程菲戴着老花镜坐在摇摇椅上回忆起这件事,才后知后觉地明白过来,当年的这场泪,是她在感激命运的垂怜。

        二十年前,她和他的缘分就断了。

        只有程菲知道,她等这场重逢,等了整整二十年。

        二十年的时间太久了,天各一方从无交集的两个人,能跨越七千余个日夜再次相遇的几率,微乎其微。

        由此可见,命运对她真的很仁慈。

        此时,程菲毫无征兆地就流下了两滴眼泪。余烈见她哭,愣了下,随后便下意识抬起手,修长手指轻柔拭去她两颊的泪珠子,皱眉说:“怎么忽然哭了。”

        男人长了张民国公子哥般风流俊俏的脸,一双手也修长美观,仿佛天生是个养尊处优的金贵人。但与精致的表象不同,他的手指很有力,硬而粗糙。

        结着茧的手指与她光滑细腻的脸部皮肤,触感反差强烈。程菲心尖猛地一紧,脸微热,别过头避开了余烈的手指触碰。

        她低着头咬了咬嘴唇,有些吃力地消化着这个人就是“余烈”的事实。心乱如麻,脑子里也绞着一团浆糊似的,总觉得有很多地方不对劲,但一时半会儿又捋不清,有很多问题想问,但一时又不知道该问什么。

        余烈那头察觉到她的小动作,静了静,手缓慢收回。他目光仍落在她脸上,低声道:“如果吓到你了,抱歉。”

        “……不,不是。”程菲嗫嚅着回了句,只觉全身血液翻涌,胸腔里噗通狂跳,也不知是激动还是喜悦。数秒后,她深吸一口气吐出来,朝他笑了下,道:“你先坐会儿,我去把杯子给你洗洗。”

        说完捡起地上的纸杯,转身一溜烟儿小跑进了洗手间。

        砰一声,门关上。

        房间里只剩下余烈一个人。

        余烈目光不移,直勾勾目送那道姑娘的纤细身影走进浴室,直到她把门关上后,才将视线收回来。他垂下眸,忽然无声勾了勾嘴角,弯腰,坐在了书桌旁的椅子上,等她。

        程菲背靠门站在洗手间里,抬手掩住胸口,平复心绪,足足过了五分钟的时间才差不多缓过神来。她甩了甩脑袋,拧开水龙头简单清洗塑料杯,边洗,边在脑海中细细思索着整件事。

        福利院,周先生,那场发生在她生日午夜的告别。

        余烈……

        哗啦啦的水声戛然而止。程菲深吸一口气吐出来,抽出纸巾把杯子擦干,转身出去了。

        *

        酒店的房间只有一把椅子。程菲给余烈倒了一杯白水,在床沿上坐下,微垂着头,没吭声。两人之间隔了有差不多一米的样子。

        余烈看了眼面前的水杯,没有动作,随后便又看向她。他坐姿很随意,平静地说:“我知道你有很多话想问我,问吧。”

        程菲抿了抿唇,终于抬头望他,目光直直的。她说:“你不姓周,为什么之前在福利院要伪造一个假身份?”

        余烈静了静,答道:“当时我在执行任务,福利院义工信息表上的,是我的假身份之一。”

        听见这个回答,程菲缓慢点了点头,大概明白了,又问:“所以,你去那个福利院做义工,也是‘任务’需要?”

        余烈说:“不是。”

        程菲怔住,眉头微微拧起一个结,又困惑起来,“那你是从什么时候认出我的?”

        余烈答:“很久之前。”

        “具体一点。”

        “你去福利院做义工之前。”

        “……”程菲愣住了,眸光突的一跳,惊诧不已。

        余烈什么人物,只一眼便看穿她那点儿心思。他淡声道,“你现在肯定在想,我既然在你去福利院做义工之前就认出了你,那么我们在福利院的相遇,会不会是我故意安排。”说着,他微微一顿,续道,“没错,是我安排的。”

        程菲静默半秒,又问:“为什么这么做。”

        “去福利院做义工,不在任务计划之内,这个决定,让我冒了甚至可能丢命的危险。”余烈直勾勾地盯着她,语气很平静,“但我还是做了。因为我控制不住。”

        程菲心跳猛地漏掉半拍,望着他,没有出声。

        余烈的语气非常冷静,“我控制不住自己的心。我想见你,想接近你,哪怕不说一句话,哪怕不发生任何交集,只要看见你,我都觉得满足。”

        “……”程菲两颊的温度往上窜了好几度,默了默,又道,“那,你刚开始不对我坦白自己的身份,不和我相认,是因为那个‘任务’?”

        余烈点头,“对。”

        她两只手微微绞紧衣摆,“之前,我……”她顿了下,音量无意识地小了些,似乎有些窘迫,“之前我跟你告过白,你为什么要冷冰冰地拒绝我,还在我生日那天晚上,对我说那些告别的话?”

        闻言,余烈有须臾的静默。而后说:“当时我要去抓一个坏人,有危险,不想让你担惊受怕。”

        十余年的卧底生涯,九死一生刀尖舔血,他一句话便轻描淡写地带了过去,字里行间,没有任何刻意的词汇渲染那些不为人知的过往和悲壮。

        程菲心脏莫名收紧,“那个坏人抓到了么?”

        “嗯。”余烈朝她笑了下,“那个任务已经结束了。”

        话音落地,程菲齿尖扣住下嘴唇,忽然有些委屈,沉默好几秒才低声问:“……任务结束之后,为什么没有来找我?你从云南把日记本寄到了墨西哥,寄到了我手上,我知道你有办法找到我的。你为什么没有联系我,没有来找我?”

        余烈再次静了。

        屋子里又是片刻的鸦雀无声。

        好半晌,余烈才淡声道:“我是一个警察。”

        程菲微怔,不明白他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他看着她的眼睛,眼神静而深,调子四平八稳,一如平常,淡淡地说:“有光明的地方就会有黑暗。世上的坏人太多。对于我们来说,这个任务结束,并不意味着太平无事,而是意味着下一个任务的开始。”

        程菲不躲不闪与他对视,问:“又是不想让我担惊受怕?”

        “我本想着,等这次的事情结束,就去找你。谁知道你先找来了。”

        “是啊,我先找来了。”程菲说,“现在,我还剩最后一个问题想不明白。”

        “什么问题?”

        “你既然想等这个任务结束之后再和我坦白,那你现在在做什么?”她问,“为什么大清早来找我,为什么要告诉我你是余烈?”

        余烈说:“因为我突然想通了一件事。”

        “什么事。”

        “来不及开始的故事,根本不算故事。”

        “……”程菲困惑地皱了皱眉,显然没明白。

        不多时,余烈忽然起身迈开长腿朝她走近过来,站在了她跟前,垂着眸,居高临下地瞧着她,神色一如既往的清冷,平静。但,仿佛是感知到什么,程菲心跳再次急促起来。她仰着脖子定定盯着他,紧张不安,掌心早已汗湿一片。

        出乎程菲意料的是,余烈站定后,竟屈起一只膝盖,半蹲半跪地弯下腰来。这个动作,使得两人之间海拔转换,她成了低眸,而他成了抬头。

        程菲眸子里闪过一丝不解和惊讶。

        “程菲。”忽的,余烈唤了声她的名字,轻轻的,语气竟低柔得不可思议。

        不知为什么,程菲听见自己的名字从他口中念出来,竟让她有种流泪的冲动。她也轻声应:“怎么?”

        他漆黑的眸子在瞬间弥漫开浓浓的深情,映出一个有些仓皇,有些忐忑,又有些莫名欢喜的她。

        余烈看了眼她放在膝盖上的双手,静默半秒,伸出大掌,带着些试探性地、轻柔地握住。明显感觉到掌心里姑娘的两只手掌心全是汗,在轻微发抖。

        但并未表现出往回缩,或是其他抗拒的意思。

        “我们已经蹉跎了太多太多的时光。我不想再等,也不想让你再等。”余烈望着她,道,“你说,你之前跟我告过白,被我拒绝了。所以这次换我跟你说,好不好?”

        程菲牙齿扣住下唇,鼻子发酸,心里却甜甜的,暖暖的,感受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激动与强烈期待。

        “程菲,你是我喜欢了一辈子的人,和你分开了这么多年,我没有一天忘记过你。”他眼眶微微湿润,道,“我不敢给你太多承诺,只能向你保证,在我余烈有生之年,我一定会好好地爱你,疼你,保护你,不让你受到丁点儿伤害。你愿不愿意跟我?”

        听他说完这番话,程菲忍不住笑出来,两行眼泪也跟着流出眼眶。隔着迷蒙的泪眼,看着眼前男人俊美流丽的面容,她忽然想起了过去的好多好多事。

        夕阳,老树,矮矮的旧平房。

        两道小小的身影在夕阳下一前一后地走着,脚下的路很长,看不到尽头,仿佛他们会一直就这样走到地老天荒……

        时间过得真快。

        一眨眼,都是好多年前的事了。

        程菲吸了吸鼻子,望着他,忽然说道:“你居然就这样跟我告白了么?是不是太快了点?你就这么肯定我还喜欢你?我可不是当年那个只会跟在你屁股后头的小跟班儿了。”

        余烈面上流露出一丝很浅的笑意,道:“以后换我追着你跑。你是大哥,我给你当跟班儿。”

        “那你要说话算话。”

        “愿不愿意跟我?”余烈又问一次。

        这一回,程菲没有答话。她视线在他英俊脸庞上流连许久,抬起手,指尖轻轻地、依次滑过他的额头,眉骨,到瘦削的脸颊,最后,她用双手轻轻捧起了他的脸。

        余烈的眸色一瞬深不见底。

        程菲低头贴近他,闭上眼,轻声细语,道:“你知道,我在十七岁之前,过生日的时候都许的什么愿望么?”

        他嗓音出口,低哑得几乎不成语调:“是什么?”

        姑娘柔软的红唇,轻轻地、小心翼翼地贴了贴他的薄唇。她弯起唇角,满足地甜甜笑起来,轻柔小声地回答:“嫁给我的小哥哥呀。”

        余烈突的一静。

        下一瞬,他闭上眼,一把扣住程菲的腰将她整个人给箍进怀里。然后低下头,深深吻住了她的唇。

        他从不曾惧怕黑暗,不曾惧怕死亡。他唯一惧怕的,是给了她故事,却没有给她一个圆满的结局。

        但,来不及开始的故事,不算故事。

        我叫余烈。

        我是一个警察,堂堂正正,磊落光明,我的生命早就交付祖国,但我深爱着我的姑娘,我会尽我全力,给她一个好的结局。

        *

        忽的,一阵手机铃声响起来。

        余烈松开程菲,动作柔和,静了静,眼睛闭了又睁,目光霎时间重归平静冷峻。他看一眼来电显示:沈寂。

        余烈面无表情地接起手机,“喂。”

        听筒对面传出一道低沉沉的嗓音,寒声:“听说你在找多寿佛。我刚接到一个任务,咱们或许可以合作。”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