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玄幻小说 - 寒鸦在线阅读 - 第92章 番外故事

第92章 番外故事

        番外故事                番外(五)

        雨势忽然小了些,但风仍猎猎吹着。程菲的世界有一瞬安静,                她定定望着马路边上的那道高大人影,                震惊得说不出话。

        自那晚一别,                程菲从未想过会和这个男人再见。

        这未免太过巧合。

        而且,                当初在福利院时,她通过院长了解到,他明明是个生意人,自己经营着一间古董行,怎么会忽然变成一个警察?

        程菲皱起了眉,                脑子里依云丛生。

        男人穿着一身简单的运动系打扮,                黑衣黑裤,整个人看着潇洒又干练。浓烈俊美的五官隐没在暗处,                少一分薄幸风流,                多一分铁骨野|性。他微仰着头,雨珠子顺着他光洁饱满的额头往下滑,黑色的眼睛穿透夜色直勾勾落在她脸上,                深不见底。

        极短暂的目光交汇,                某个瞬间,程菲从那双眼睛里看见了一丝异样的光。

        不过对视只持续了短短几秒钟。下一瞬,                另外几个便衣刑警也赶到他身旁。

        见那胖子戴着手铐都还不住挣扎,年轻警察咬了咬牙,                狠狠一脚踹在他屁|股上,                骂道:“你他妈给我老实点儿!扭个屁,                腚上长虱子?”

        胖子自然敢怒不敢言。刚才一番缠斗,                他身上多处的脆骨要么折要么碎,痛得满脸横肉直抽抽,屁股上又挨这么一下,他登时哎哟一声,有气无力地讨饶:“警官,我不反抗,我真不反抗了,求你们别打我了……”

        余烈视线从某处收回。他面无表情地把胖子踩死在地上,居高临下瞅着他,忽然冷冷道:“名字。”

        胖子一顿,不吭声。

        余烈眯了下眼,右脚下劲儿往他已经碎裂的腕骨上一碾。

        胖子尖声鬼叫,疼得大汗淋漓终于彻底认命,连声说:“刘世才……刘世才!”

        “是‘财神’没错。”余烈语气很淡,说完便把脚松开,站到一旁,两只修长大手很随意地扑了扑。另外两个刑警顿时上前将胖子提溜起来,粗暴地塞进了一辆黑色轿车的后座,然后一左一右上车,把胖子押在中间。

        警官小蔡落下车窗,探出个脑袋朝后头的余烈喊:“哥,我们先押财神回去了。”

        余烈点头,“嗯。”

        黑色轿车绝尘而去。

        这时,之前那个中年警察是省禁毒总队的秦刚,队里人都喊他老秦。老秦走到余烈边儿上,拧着眉心有余悸道:“刚才真吓死我了,生怕线人给的情报有问题。”说着,中年人自嘲似的笑了声,“查了这么大半年,总算把‘多寿佛’手底下的‘财神’给抓住了。多寿佛是金三角地区最大的跨境毒|商之一,上头下了死命令,最多再给咱们一个月,必须捉到人,现在财神落网,总算还是让咱们看见了点儿希望的曙光。”

        余烈瞥他一眼,很淡地笑了下,没说话。

        老秦从裤兜里摸出一盒烟,抖出两根,一根塞自己嘴里,一根递给余烈。余烈接过来,也不抽,拿在手里慢条斯理地捏着玩儿,垂着眸,似乎在想什么事情。

        老秦把烟点着,抽了两口后伸手拍拍余烈肩膀,说:“走吧,还得回去审人。”

        余烈没什么表情地点了下头。两人同时转身走向停在路边的灰色桑塔纳。

        热带地区的雨,来得快,结束得也快,刚下不到半个小时,这场雨就停了。

        余烈走到灰色桑塔纳的副驾驶室一侧站定,伸手握住车门门把,拉开。正要上车时,他动作却忽然一顿。

        余烈转头抬眸,视线朝酒店三楼方向的某个窗口望去。

        然后,他微微眯了下眼。

        女人还站在窗户边上。裹着一件白色浴袍,湿润的长发披在肩头,晶亮的眸有些好奇又有些胆怯地望着他。那目光似乎没从他身上移开过,充满了探究欲。

        这时,老秦察觉到什么,一愣,视线也狐疑地顺着余烈目光望上去。

        “……”窗边的程菲这才想起自己身穿睡袍头发也还湿着,脸微红,心脏扑通狂跳几下,窘迫不已,当即想也不想地便把脑袋收回去。唰一声,拉上窗户帘子。

        老秦匆匆一瞥,就只瞧见一道纤细人影,和已经合上的窗帘。

        老秦费解地皱眉,看着那拉得严严实实的窗帘子,又看一眼站在自己对面的余烈。

        冷峻青年神色平静地望着那扇窗,黑眸深而沉,不知所想。

        “欸。”老秦喊了声,等余烈看向自己后,他朝着关上的酒店房间窗户努了努下巴,问道:“认识啊?”

        余烈没说话,眸光重归一片冷静波澜不兴,拉开车门坐进副驾驶室。

        老秦也跟着坐进车子,边系安全带边随口说:“算起来,你都连着忙活两个月没休息了。要真有什么要紧事儿,今晚就别回,财神那头有我和其它人。你明儿下午再回队里报到。”

        余烈把之前那根烟塞进嘴里,甩开一枚金属打火机,眯眼点着。他抽了口,半眯着眼从白色眼圈儿里看瞅老秦一眼,语气冷淡地调侃:“我刚到云南禁毒总队的时候,就听说你老秦是‘现世包青天’,铁面无私不近人情,什么时候这么通情达理了?”

        秦刚嗤一声,瞧着余烈意味深长道:“小子,别看你老秦哥现在四十好几,谁还能没年轻过不成?”

        余烈挑挑眉毛。

        秦刚低声,神神秘秘道:“楼上那姑娘。说吧,是不是你惹的风流债找上门儿了?”

        闻言,余烈没说话,只是低头又抽了口烟,无声失笑,垂下的眸子里眼神却复杂深沉,深不见底。

        “没什么。就你小子这张脸,没点儿风流债也不可能。”秦刚说着,在驾驶席上坐正了身子,两手握住方向盘,道:“我可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啊。再不下车,我就直接开回去了啊。”

        余烈落下车窗,右手手肘屈起撑在窗户下沿,手里夹着烟,朝秦刚挑了挑下巴。

        秦刚诧异,“不下车?”

        “财神我来审。天亮之前,保管把他嘴给撬开。”余烈掸了下烟灰,侧目,视线看向秦刚,淡声说,“明天给我放一天假。”

        秦刚眉毛挑得老高,道:“为什么?”

        余烈安静几秒,目光穿过夜色落在那扇紧闭的窗户上,道:“我和她分开太多年了。她已经等了我那么久,我不想让她再等下去。”

        秦刚不解,“既然这么想见她,为什么现在不去?”

        “因为,”秦烈说着,忽然坦荡磊落地笑了,淡声说:“我是个警察。”

        *

        既酒店停电、忽然目睹一出“警匪当街大战”的大戏,并离奇与“周先生”再次相遇这三大神奇事件后,凌晨两点半的时候,程菲再次迎来了今晚第四次劲爆事件。

        彼时,电来了,程菲吹完头发后爬上了床,准备按照惯例刷会儿微博催眠入睡。然而,当她在被窝里裹成一团打开微博app的时候,发现微博崩了。

        看着眼前的白屏404,程菲一脸问号。

        就在她一头雾水地皱了皱眉,准备放下手机直接睡觉的时候,微信又是“叮”一声。程菲点进去,这回发消息的倒不是温舒唯,而是两个姑娘另一个闺中密友汤瑞希。

        群名为“发财天团三人帮”的微信群内。

        汤小妹:卧!!!槽!!!姐妹们快出来吃瓜啊啊啊!

        程菲:……?

        程菲发出疑问三连:怎么了?为什么微博忽然崩了?哪对明星又离婚了?

        汤小妹:离你个头啊!是孟越衍的恋情曝光了!!!

        程菲:???

        程菲:孟越衍?青年作曲家孟越衍?全球四大鬼才音乐人孟越衍?那个帅得妈都不认识的传奇大佬孟越衍?

        汤小妹:不是他是谁?全球还能有第二个一出现就直接秒掉微博服务器的孟越衍?

        程菲:我还没刷出来微博!到底怎么肥四!

        汤小妹这回直接甩出来一张图片。

        程菲点开大图一瞧,只见照片里,男人个子很高,身形颀长,一手撑伞,看不见脸。在他修长冷白的颈部皮肤上,蜿蜒出一片荆棘纹身,嚣张乖戾,野蛮生长。

        众所周知,在整个乐坛,乃至华人音乐圈,这片荆棘刺青是独属于孟越衍的标志。

        但,在这张图片中,比男人的荆棘纹身更引人注目的,却是他小心翼翼护在怀里的姑娘。女孩儿身形娇小纤细,穿着一身简单的浅色长裙,同样看不清脸,只隐约能瞧见露在长裙外的纤细脚踝,细生生的,雪白雪白。

        程菲:?这位小女朋友是?

        汤小妹:这不是孟越衍的女朋友。

        程菲:?

        然后,汤瑞希又发过来两张图片。

        原来,就在狗仔队爆出那张图片不久后,全球粉丝和吃瓜群众便万众一心扒出了照片女主角的微博号:@一只两只羊。

        而汤瑞希发过来的第一张截图,就是“一只两只羊”转发的狗仔队新闻微博,内容为:没交往,没同居,没故事。

        第二张截图,是微博常年失踪人口孟越衍在十分钟后转发的@一只两只羊的微博,内容为:有结婚证。

        程菲:……???

        汤小妹:这是他老婆。

        ……

        一晚上经历了太多爆炸□□件的结果,就是程菲在第二天起床后,发现自己成了一只熊猫眼。她看着镜子安静了几秒钟,默默拿出化妆包开始在脸上捣鼓,用遮瑕液仔细遮去眼下的青黑色,并画了一个精致淡雅的妆容。

        忙完之后看看表,刚好早上的八点整。

        程菲收拾好化妆包,从衬衣衣兜里摸出昨晚塞进去的地址纸条,然后拎起包,准备到酒店外面去打车。

        她走出房间,反手将房门关好,转身刚要提步,却忽的一惊。

        一道高高大大的人影斜靠在走廊的墙壁上,手上把玩着一枚打火机,直勾勾盯着她,不知已在这里站了多久。

        程菲目光落在那男人的脸上,看清后,她整个人愣在了原地。

        和过去一样的是,对方仍旧中意运动系装扮,黑衣黑裤,脸庞英俊立体,眉眼冷淡,五官浓墨重彩俊美逼人,眼神沉沉的,像一坛沉了太多故事和秘密的老酒,教人心生好奇,忍不住想一探究竟。

        和过去不一样的是,他气质里的消沉颓靡淡去了,取而代之的是几分干练坦荡的野|性正气,大胆潇洒,桀骜恣意。

        他盯着她看,手上把玩打火机的动作忽的顿住,黑眸沉沉,并没有先开口。

        不知为什么,在这道目光的注视下,程菲只觉自己心跳忽然急促几拍,连带着双颊的温度也微微上升。

        这种身体的变化,在此刻竟教程菲有些心颤。

        无可否认,她曾经迷恋过这个男人。

        但,她一直以为,那种短暂的迷恋只来源于新鲜感,她只是被他身上的神秘未知所吸引,甚至不应该被称为“喜欢”。她一直以为,这种虚无缥缈的感觉,早就随着那场发生在她生日凌晨的告别而消散。

        而直到这一刻,直到他重新如此鲜活地站在她眼前的这一刻,程菲才惊觉,自己原来从未忘记过他。

        程菲静默,两只手无意识地抓紧了背包包带,掌心湿湿的,全是汗,莫名紧张。

        几秒钟的死寂。

        程菲嘴唇蠕动一瞬,终于出声,不太确定地道:“……你、你怎么在这里?”

        话音落地,他安静片刻,忽然动身朝她走近过来。站定后,他垂眸定定望着她,挑了下眉毛,淡声说:“程小姐还记得我?”

        程菲嘴角挤出一个礼貌的笑容,说:“你真会开玩笑,我当然记得你。周先生。”

        男人没有回话。

        程菲又道,“你来这里,是有什么事么?”她想起他们昨晚在这里抓过人,压低嗓子猜测:“是不是和昨天晚上的那个犯人有关系?如果你是想来走访调查的话,很抱歉,我应该帮不了你什么。我也才住进来两天……”

        “不。”他淡淡打断她的话,“我来这里,只是想找你。”

        程菲一怔,“找我?”

        “嗯。”他淡淡应了声。说完,撩起眼皮瞧了眼她背后已经关上的房间门,没说什么。

        程菲这才反应过来,一窘,赶紧掏出房卡把房间门刷开,红着脸干巴巴道,“不好意思啊周先生,让你在门口站了这么久……有什么事就进来说吧,有点乱,别介意。”

        说话的同时,程菲领着男人重新回到房间。

        砰,房门关上。

        “我买了一些果汁,和矿泉水。”程菲随手把包挂在衣帽架上,笑笑,随口问:“你想喝什么,周先生?”

        “都行。”男人语气很平静,“对了。”

        程菲正在拿饮料,闻言一顿,好奇的转过头。不料,两人此时的站位太近,她一侧身竟才发现自己一不留神站到了他眼皮底下。

        陌生浓烈的男性气息窜入鼻息,夹杂着寡淡烟草气,一点也不难闻。

        程菲心口一紧,心跳突的漏掉一拍,但还是强自镇定地笑了下,“什么?”

        余烈垂着眸,直直盯着她乌黑的眼,“我不姓周。”

        程菲:“……什么?”

        “程小姐,请允许我正式跟你做一次自我介绍。”他很淡地笑了下,语气低柔几分,道:“我叫余烈。余数余,烈火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