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玄幻小说 - 寒鸦在线阅读 - 第89章 番外故事

第89章 番外故事

        番外故事                番外(二)

        温姥姥把两个小年轻的生辰八字给大师拿了过去,大师算出的大婚吉日,                是这年农历的五月初七。

        温舒唯得知这个日子后,                特意翻了翻家里的老黄历。农历五月初七,                对应的是阳历六月二十七号。

        的确是个不折不扣的黄道吉日。诸事皆宜。

        看着黄历上那四个鲜红喜庆的大字,                温舒唯心里甜滋滋的,                回头看储物柜的玻璃门,透明玻璃里映出的姑娘,穿着一身浅色系的家居服,                长发蓬软,气质温婉,嘴角无意识地微微勾起,幸福二字几乎从她眼角眉梢里流淌出来。

        温舒唯有些出神,不知想到了什么,                忍不住弯起唇,朝镜子里的自己笑得更灿烂。

        忽的,两只修长胳膊环过她纤细的腰肢,将她带进怀里。沈寂懒洋洋地从身后抱住她,                弯下腰,                棱角分明的下巴搁在姑娘弱不禁风的肩膀上,                鼻梁蹭她耳朵,                低声说:“一睁眼就看见我家宝贝儿在一个人傻笑,                什么事这么高兴,                嗯?说给你老公听听。”

        这男人刚午睡醒来,                嗓音里夹杂着浓浓鼻音,                又低又哑性|感得要命,紧贴着耳朵根响起,教温舒唯不受控制地红了小脸儿。她侧过脑袋瞧他,笑眯眯道:“我在看五月初七的黄历。”

        沈寂扬起一侧眉峰,手指捏住她下巴轻转一个弧度,从后方吻了吻她的唇,又宠溺地晃了晃她的脸蛋儿,“看个黄历都把你高兴成这样?”

        “你看。”姑娘伸出一根纤细雪白的手指,指着黄历上五月初七那个日子,扭头看他,一双大眼亮若繁星,“诸事皆宜!”

        这丫头长得本就漂亮,自打与他有了肌肤之亲,被他娇宠疼爱,便愈发娇艳明媚。就像一只可爱的小狐狸精,分明长了张清纯温婉的脸蛋儿,眼波流转间却妖气冲天,勾人得很。

        沈寂被温舒唯嘴角的甜笑勾得分神,忍不住又在她脸颊上亲了口,笑,漫不经心道:“看来咱姥姥没找错人啊。”

        姑娘两只细胳膊抱住他脖子,点点头,兴冲冲道:“而且阳历是六月二十七号,刚好周六。”

        沈寂顺势弯下腰,大掌托住她轻而易举地往上一举,温舒唯瞬间树袋熊宝宝似的窝进他怀里,两只手臂勾住他,乖巧柔顺,由着他抱着自己走到床边坐下来。

        沈寂坐在床上,又握住她纤细的小腰提溜上来给放到自己大腿上坐好,亲亲她,手指捏捏她软嘟的脸,盯着她,嗓音低柔:“婚礼还有将近四个月的时间,小温同志,咱们现在还有好些工作没有完成,任务艰巨。”

        “对哦。”一听这话,温舒唯脸色也跟着严肃下来,揽住他脖子往他蹭蹭,忧心忡忡道:“听我朋友她们说,婚礼一般都得提前大半年准备……唉,姥姥算的日子有点儿急,我们婚礼场地什么的都没看呢。”

        沈寂安静几秒钟,胳膊一伸从边儿上拿起手机,手指操作几下,递给她,没什么语气说:“给。”

        温舒唯愣了愣,伸手接过。只见屏幕上是一个ppt格式的文件。她有些不解,随手拖着屏幕往下一滑,只见里头的内容全是市内或周边的星级酒店、婚礼会馆、或者是小众风格婚礼场地,每个场地都配有场地实景图,场地地址,以及负责人的联系方式。

        再往下则是一些化妆师摄影师之类的信息。

        温舒唯:“……”

        温舒唯翻看着文件,眼珠子都瞪大了,猛一下抬起脑袋看他,很不可思议:“这个ppt是你做的?”

        人沈大爷耷拉着眼皮垂着眸,淡淡瞧她,“不然呢。”

        温舒唯:“……”

        温舒唯嘴巴都成了一个“o”型,惊道:“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收集这些信息然后做准备的?”

        沈寂仔细想了想,回答:“前年十月。”

        听见这么个答案,温舒唯差点儿被自己的口水给呛着,说话都结巴了,“前、前年十月?”

        “嗯。”

        “可是,”温舒唯尽量做好自己的面部表情管理,保持微笑,“沈寂同志,前年十月我们貌似刚在一起不久,还没开始谈婚论嫁吧?”

        沈大爷还是淡淡的:“嗯。”

        “……嗯你个头呀。”温舒唯放下手机,两只小手猛地一下捧住男人俊朗冷厉的脸,然后揉啊揉,揉面团似的把那张俊脸揉搓到扭曲,“你那个时候又还没跟我求婚,凭什么觉得我一定会嫁给你?”

        沈寂捉住她两只腕子,把她双手送到唇边亲了亲,漂亮的桃花眼直勾勾盯着她,说:“你会。”

        温舒唯心跳突的漏掉几拍,心一颤,捏住他的鼻尖轻轻一揪,嘟嘴:“为什么?那个时候,我们还没有经历后来的事,你怎么就这么确定自己一定会和我走到最后?”

        沈寂笑了,吻吻她的唇,“因为在我心里,我的妻子,一定会是温舒唯。如果我没有和你走到最后,那只有一种可能。”

        “什么可能?”温舒唯问。

        沈寂直视着她晶亮的眼,眸色突的一深,道:“唯一的可能,就是我死了。”

        话音落地,周围空气突的一静。

        只短短几秒光景,温舒唯竟骤然湿了眼眶。无数往事冲破桎梏,从记忆深处翻涌出来,犹如漫天海啸将她席卷吞噬。她心有余悸后怕不已,咬了咬唇,抬手一拳头打在他肩膀上,红红的眼睛望着他,委屈极了,“我明明跟你说过,不许你提这个字的。”

        望见她的泪眼,沈寂心疼得不行瞬间软下来,把她抱进怀里,大掌在她后背一下一下地轻拍着,哄道:“对不起。是我不好,我是混蛋。你别难受好不好?”

        温舒唯脑袋深深埋进他怀里,闭上眼,没有说话。

        还好。

        耳畔的心跳声规律有力,手掌下的紧实肌理拥有她熟悉的温热体温。

        还好。在历经那场生死大劫之后,他最终还是活生生地回到了她身边。

        温舒唯双臂环住他的腰,收拢得紧紧的。好一阵的静默后,她才轻声,微带哽咽地开口,道:“你知道么,你昏迷不醒的那一年,我去的最多的地方,除了公司,就是寺院。”说着略顿了下,又道,“我拜了好多好多神佛,求了好多好多菩萨。求老天把你还给我。”

        沈寂眼微红,唇吻住她的头顶,声音沙哑至极,“我是你的,永远。谁也抢不走。”

        温舒唯吸了吸鼻子,抬起脑袋望向他,片刻,又腻腻歪歪地窝进他怀里,小声嘀咕:“还好,菩萨们很给力。不枉我捐了那么多功德钱。”

        沈寂勾了勾嘴角,吻住她的唇。

        两个人拿着那份沈大佬自制的“备婚ppt”又研究了好一会儿。温舒唯神色专注态度认真,无奈身旁的大爷心猿意马,温香软玉在怀,哪里还看得进去什么酒店婚庆,没多久就以“累了,歇歇”为由把自家小宝贝儿推倒下去,仿佛之前睡的午觉是一个假觉。

        亲亲摸摸,酱酱酿酿。

        数分钟后,

        温舒唯长发乱乱的,脸蛋儿红扑扑的,小泥鳅似的在他怀里撒泼打滚儿,怒斥他“满脑子不健康思想,不干正事”。

        沈寂一个翻身把她制住,挑了挑眉,懒洋洋地回她:“谁说我满脑子‘不健康思想’。”

        温舒唯掐他脸,“别狡辩了。我早就看出来,你就是个大色|狼!”

        沈大爷气定神闲,“我满脑子都是你,你叫‘不健康思想’么。”

        温舒唯:“……”

        骚还是大佬骚,服气。

        好在这位大佬还算良知未泯,稍微垫了垫肚子之后也没太过分,打算把正餐留到晚上。他侧躺在床上,屈起一只胳膊撑着额头,目光在怀里姑娘的脸蛋儿上流转,片刻,挑了挑眉,轻轻一口咬在她耳朵上,低声:“你求了满天菩萨,独独漏了一个人。”

        温舒唯狐疑,“谁呀?”

        “阎王爷。”

        “?”

        沈寂指尖慢条斯理滑过她脸颊,“知道你男人昏迷的这一年,上哪儿去了么?”

        温舒唯一头雾水,根本没明白他在说什么,茫然道:“你不一直在医院躺着么?”

        沈寂淡淡地说:“我身子在医院,魂魄早就去地府了。阎王爷扣了我一整年,最后我答应了他一条件,他老人家才肯放我回来。”

        沈寂说话的表情冷静如常,一番鬼扯也说得跟真事儿似的,听得温舒唯一愣一愣,一时半会儿都没反应过来,脑子一抽就信了。

        “天底下还有这种事?”温舒唯眨了眨眼睛,下意识问:“你答应了阎王爷什么条件呀?”

        沈寂说:“我答应了阎王爷,跟你三年抱俩。”

        温舒唯:“……”

        下一瞬,沈寂眼底漫出浓浓的深情与笑意,低头吻她眉心,低哑道:“为了不让阎王爷一个不顺心又把我收回去,夫人,咱可得加把劲儿。”

        “……?”

        *

        农历五月初七这日,大吉。头天夜里,一场急雨给整座云城褪了温,虽已入夏,气温却十分宜人,太阳隐在一层薄薄的白云后方,投落下温柔阳光。

        顾家大宅被红色装点一新,整栋别墅贴满大红喜字。

        天还没亮,温舒唯就被砰砰砰一阵敲门声给惊醒了。与敲门声同时传进屋子的,还有汤瑞希男士万年如一日的娘娘嗓,喊道:“温舒唯!给老子起床!我这个御用化妆师都到你家客厅了,你准备睡到沈寂来给你化妆啊?”

        紧接着是顾文松的声音。顾小爷心疼自家姐姐,面对汤瑞希的“粗暴叫起床**”,他不耐烦地说:“欸欸,我说你这人怎么回事儿啊?我姐昨儿晚上肯定紧张,没准儿激动到凌晨三点多才睡,让她多睡半个钟头怎么了?化个妆而已,至于五点多就把人叫起来么?”

        “拜托,你知道打造一个完美独特并且层次感十足的新娘子需要多少时间么?”汤瑞希翻白眼,“弟弟,你不懂美妆就请你到楼下去喝你的咖啡打你的游戏,我可是专业化妆师。”

        顾文松:“她要是没睡够,脸色太差,不一样影响妆容么?”

        汤瑞希阴阳怪气,“哟呵,小老弟懂的还不少嘛。”

        “当然没有大姐你懂得多。”

        “嘿你这臭小子……”

        叽叽喳喳叽叽喳喳。

        顾宅二楼的卧室外,gay蜜和弟弟你一言我一语地互怼,争执不休。

        一旁几位扛着摄像机和相机的摄影摄像师,和汤瑞希团队的两个助理化妆师小妹,默默地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头黑线。

        这时,一身精致绛色旗袍的沈母踩着高跟鞋款款上了楼,微皱眉,道:“今天是我闺女大喜的日子,你们俩准备在这儿拌嘴到什么时候?都才三岁啊?”

        话音刚落,吱嘎一声,卧室的门开了。

        所有人闻声转过头。年轻姑娘一身纯白睡裙,素面朝天,长发蓬松,俏生生地站在房间门口,整个人看着非常清丽温婉,并不见丝毫刚被吵醒的倦态。

        温舒唯嘴角带着浅浅的笑意,看向众人,“等你们很久了,进来吧。”

        *

        卧室内,助理们在帮温舒唯卷头发。

        温舒唯安安静静地坐在梳妆镜前,微仰着头,让汤瑞希给自己扑底妆。汤瑞希神色专注动作细致,嘴里却不忘调侃几句,道:“醒这么早,老实说,昨晚一宿没睡吧?”

        温舒唯孩子气地吐吐舌头,默认。

        汤瑞希被她逗笑,翘起兰花指点了下她的额头,轻嗤:“当新娘子的人了,还跟当年的小高中生似的。傻不傻。”

        温舒唯勾起嘴角,亮晶晶的眸子望着好友,柔声说:“小妹,咱们认识多少年了?”

        “从高中到现在……”汤瑞希说着,忽然凉凉一摆手,故作高贵冷艳地道:“懒得算。只要我记性够差,十八岁就离不开我。”

        温舒唯低笑出声。笑着笑着,眼底的光却微微暗下去,不再说话。

        汤瑞希察觉到她的神色变化,出声:“想到了程菲?”

        “没什么。”温舒唯笑笑,“她提前很久就跟我说了的,我的婚礼,刚好和她要参加的微电影大赛在同一天,所以她来不了……这是没办法的事,我理解的。”

        话虽这么说,她语气里却仍流露出一丝掩饰不住的失落与遗憾。

        汤瑞希没再说什么,专心给温舒唯化妆。不多时,他随口说:“要给你化眼影了,把眼睛闭上。”

        温舒唯点点头,乖乖把眼睛闭好。

        耳畔再次响起好友的声音,叮嘱道:“先提醒你,我这手可重,没有我的指令不许睁开眼,不然把你眼睛弄伤了可不赖我啊。”

        半分钟过去,一分钟过去……

        整个屋子一点儿响动都没有。

        温舒唯察觉到什么一丝不对劲,狐疑地睁开眼。谁知这一睁,她瞬间看着镜子错愕地捂住了嘴。

        镜中,她身后不知何时多出来一道纤细身影。穿着一身浅紫色斜肩伴娘纱裙,肤色白皙,双肩莹润,长长的黑发挽在脑后,面上脂粉轻薄,仍美艳不可方物。

        程菲正背着双手在镜子里笑吟吟望着她,挑挑眉,俏皮道:“新娘子,惊喜不惊喜?意外不意外?”

        温舒唯“唰”一下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转身一把抱住她,好气又好笑:“我早就该猜到你这个鬼灵精有这一手!坏丫头!”

        *

        早上七点半,浩浩汤汤的迎亲队伍早早便等候在顾宅大门外。

        一身笔挺海军礼服的沈寂手捧鲜花,在原地踱了几圈儿后,他静了静,面无表情地左右环顾一番,确定没人注意到自己后,又面无表情地摸出手机,面无表情地打开前置摄像头,然后面无表情地照镜子理头发。

        就在这时,一只胳膊从后头环过沈寂的肩。

        一身骚气修身黑西装的特工小丁今天梳了个大背头,这行头配上那张俊脸,和那双裹在西裤里的大长腿,乍一瞧就像韩剧里的男一欧巴。他挑挑眉,一副揶揄打趣的欠扁语气,“哟,寂哥照镜子呢?担心自己不够帅,嫂子不跟你走啊?放心,你最值钱的又不是脸,是你的二十公分。”

        沈寂冷冷瞥他,看智障的眼神。

        丁琦对这种眼神早已习以为常刀枪不入,不为所动,捋了捋自己的大背头。几秒后,他忽然想起什么,看一眼四周,拿胳膊肘撞了沈寂一下,压低声:“欸,你给云南那‘伙计’送请帖没?”

        沈寂说:“送了。”

        丁琦听完眼睛一亮,“那他来不?”

        “有案子在身上,来不了。”

        丁琦叹了口气,“唉,不容易啊。”

        沈寂抬眸,视线望向远处的天际,语气很淡:“咱们这几行,哪行容易。”

        丁琦琢磨几秒,笑了,“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