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玄幻小说 - 寒鸦在线阅读 - 第88章 番外故事

第88章 番外故事

        番外故事                番外(一)

        咱们国家的老一辈,                大多有些根深蒂固的传统思想。温姥姥疼爱温舒唯,为了让外孙女和外孙女婿婚后更加的幸福美满和和美美,老太太专程找大师,                给两个年轻人算了个适宜结婚的吉日。

        姥姥告诉温舒唯,大师是她夕阳旅行团的一个旅友给介绍的,                据说上知天文,                下知地理,江湖人称赤脚大仙,                但凡是经他手合过婚算过吉日的小夫妻,                每一对儿都恩恩爱爱,                结婚三五年,吵架拌嘴的次数一只手就数得过来,                别提多神。

        彼时,                两个小年轻正在老太太家吃晚饭。

        听姥姥义正言辞神秘兮兮地说完“赤脚大仙大师”的无数光辉事迹,                温舒唯忍不住抿嘴笑起来,道:“我说姥姥,我和沈寂本来就不会吵架呀,不用太讲究这些的。”

        话音刚落,                沈寂又是一块红烧排骨夹到她碗里。他眼里蕴着一丝很浅的笑意,                淡声道:“姥姥也是一番好意。日子这些,全都咱家老太太说了算。”

        温舒唯动了动唇正要回什么,                姥姥却先开口,                接话道:“就是。你们这些年轻人啊,                总觉得现在社会进步了,                科学发达了,自己懂的就肯定比咱们老古董多。我告诉你,‘黄道吉日’这四个字儿能在咱们中国流传这么几千年,总是有道理的。”说罢,姥姥视线望向沈寂,只觉这个外孙女婿是越看越顺眼,越瞧越喜欢,忍不住笑眯眯地点头赞许:“还是我们沈寂同志懂事。”

        沈寂勾了勾嘴角,没说什么,又用公筷给姥姥夹了一块儿糯莲藕。

        饭后,两人洗完碗收拾完厨房,又陪着老人看了会儿电视。快七点半的时候,沈寂看了眼表,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便向老太太道别,带着温舒唯离开老小区。

        三月初的云城,虽已开春,空气里却仍残留着一丝料峭轻寒。黑色越野从老街区驶出,沿大马路径直朝市中心方向驶去。

        一路车水马龙,华灯熠熠。

        温舒唯窝在副驾驶席上,玩儿着手机游戏打发时间,忽然想起什么,问道:“欸对了,你约的店叫什么名字来着?”

        沈寂随口回了个店名,是一串英文。

        温舒唯没听清。

        沈寂便又重复一遍,语速稍缓。嗓音低沉好听,非常纯正的美式腔,字音清晰且自然。

        温舒唯闲着没事儿干,索性打开搜索软件在输入栏里把这个店名儿敲了进去,点击搜索键。网页弹出来。她拖动手机屏幕随手往下划拉,浏览着。

        大约过了十秒钟。

        温舒唯“唰”的一下抬起头,目光从手机屏移到沈寂的侧脸上,满眼震惊,几乎脱口而出道:“这家店是谁给你推荐的?”

        沈大爷开着车,侧颜隐在暗处,一如既往的神色冷淡眉眼如画。听见她的话后,沈寂视线微转看了她一眼,懒洋洋回道:“我自个儿找的。怎么?”

        温舒唯着实好奇:“怎么找的?”

        沈寂道:“按价格从高到低的排序推荐找的。”

        温舒唯:“……”

        温舒唯眼睛都瞪直了:“为什么要把价格按照从高到低排序来找?”

        沈寂把着方向盘扫视前方路况,语气漫不经心又随意,淡淡的,“婚纱这玩意儿我没什么研究,也不太懂,前几天就打电话问了一下老丁。”

        *

        数日前,邻市某高档度假村酒店内。

        彼时,特工小丁正左手一个倒着高档红酒的精致高脚杯,右手一个可爱多冰淇淋,戴着墨镜,穿着浴袍,伸展着两条大长腿懒洋洋地躺在泳池旁的沙滩椅上。嘴角上扬,左一口红酒,又一口冰淇淋,优哉游哉地享受着难能可贵的休假生活。

        忽的,叮铃铃,一阵手机铃声响起来。

        墨镜沿着高挺鼻梁骨往下滑两厘米,露出一双漂亮狭长的丹凤眼。丁琦扫了眼摆在脚边桌子上的手机,来电显示:沈。二十公分。寂。

        丁琦:呵,阎罗王来电,肯定又是要老子去跑腿卖命,啊呸!门儿都没有!

        丁琦挑了挑眉毛,看看左手的红酒,又瞅瞅右手的冰淇淋,思考几秒后,非常果断地放下了红酒杯,边吃可爱多边接起电话,含混不清道:“我先把话说前头啊,我这儿休假呢,几年才捞着这么一个长假,除非是有人要黑咱们国安局内网,否则老子绝不出山!”

        一把低沉嗓音冷冷淡淡响起来,没什么语气地说:“我想试婚纱,有没有推荐。”

        丁琦:???

        丁琦:what?

        那一瞬间丁琦以为自己听错了。茫然了差不多五秒钟后,他瞬间眯眼,压低嗓子恶狠狠道:“你个变态,还会口技?谁派你来的?把我们老沈弄哪里去了!”

        听筒对面:“……”

        对面沉声:“我是沈寂。”

        特工小丁非常谨慎,冷哼:“你用什么证明你是沈寂?”

        周围气压莫名变低,连带着气温都冷下好几度。须臾,听筒里传出一句话:“你他妈休个假把脑子休抽了?”

        暴躁大佬在线怼小老弟。熟悉的配方,熟悉的味道。警报解除。

        “误会误会。”丁琦干巴巴地笑了几声,咬了口冰淇淋,边在沙滩椅上调整了个坐姿边说:“不是,老沈,好端端的你试什么婚纱啊?有任务要让你男扮女装打入敌人内部?大雕萌妹,女装大佬?”

        沈寂:“……”

        沈寂:“我要带我媳妇儿试婚纱。”

        “……虽然一直知道大佬您惜字如金,但是麻烦你下次说话把不要说省略句ok?”特工小丁开启碎碎念唐僧模式,苦口婆心道:“你知不知道这样会引起多大的误会?万一我以为你是敌人呢?万一我马上就上报了呢?万一我……”

        沈寂淡淡打断:“挂了。”

        “诶欸!”丁琦一下急了,又开启怨妇模式,“干嘛这么着急挂电话。你说你,自打清醒过来就只跟我联系了一次报了个平安,其余时间不是在部队就是跟你家小宝贝儿如胶似漆黏一块儿,你想起过我么?好不容易打个电话给我还是说要带你家小宝贝儿试婚纱的事,咋的,兄弟的心不是肉长的啊?不会痛啊?”

        沈寂忍无可忍,咬着后槽牙从齿缝里挤出两个字:“丁琦。”

        “好好好……既然你诚心诚意地问了,我就大发慈悲地告诉你。”特工小丁捋了捋头发,深沉地吃了一口可爱多,答道:“婚纱嘛,我也不太了解。”

        话音刚落,吧嗒,电话就挂了。

        一阵秋风扫落叶的声音。

        几秒后,丁琦淡定地拿起手机,给沈寂编辑过去一条微信:姓沈的,老子忍你很久了。婚纱婚纱,我婚你大爷,你一个快结婚的人都不了解,跑来问老子这个万年单身狗?咋的?能结婚了不起?有媳妇了不起?信不信老子一记耳刮子打得你@#¥……

        哐哐敲字敲到这里,丁琦顿住,默了默,觉得自己心里好受点儿了,又把整个编辑框里的字全部删了个干净。重新编辑道:寂哥,女孩子的婚纱嘛,我虽然不太懂,但我觉着吧,天底下任何东西都差不多,八成儿都是越贵越好!

        滴,发送。

        *

        讲完,沈寂面无表情地说:“这家店是整个云城最贵的。”

        听完全部来龙去脉的温舒唯:“……”

        温舒唯扶额,默了默,然后抬起脑袋朝他挤出了一个微笑脸,“沈寂同志,我刚才看了一下,他们这家店的婚纱,现货最便宜的都是六位数。咱们去她家买婚纱,是不是太奢靡了点儿?”

        沈寂说:“不是买。”

        温舒唯:“?”

        沈寂:“是定制。”

        温舒唯:“……”

        温舒唯出离震惊了,瞪大眼睛道:“这位解放军同志,请问你被哪个霸道总裁文的男主俯身了?咱们俩一直是走接地气路线的,你能不能清醒点?”

        话音落地,黑色越野已驶入市中心某高端奢侈品商圈的地下停车场。

        车停稳。

        黑漆漆的停车场内,沈寂停车熄火,侧过头,贴近她。手指捏住姑娘尖尖的小下巴亲昵晃了晃,又吻了吻她的唇,压低声,一字一句异常认真地说:“小温同志,我很清醒。”

        温舒唯心尖猛地一颤,望着他,眸光闪动,没有出声。

        沈寂直勾勾盯着她的眼睛,说:“我的温舒唯,是全天下最好的姑娘。只要我能,我就要给你最好的,一切。”

        *

        沈寂挑选的婚纱店位于奢侈品牌商圈的最里端,独栋一座玻璃房,四面通透,装修风格低调奢华,灯火通明。

        温舒唯之前在网上查过,这家店全球只此一家,没有分店。婚纱店的店主姓戚,是一位全球知名的鬼才服装设计师,曾为多位国际名人量身定制各类礼服。

        沈寂事先已与设计师约好了时间,距离八点还有五分钟的时候,两人走进婚纱店。

        侍者面含微笑,恭敬地将两人迎入店内,将他们带至等候区休息,并端上了精致的茶果与点心。

        八点整,一个身着宝蓝色西装套装的高挑身影从玻璃房的二楼走了下来。这人年纪在三十五岁以内,及肩黑发在脑后绑成一个随意的马尾,身形修长高大,气质冷艳,时尚感十足。

        设计师看了眼手表,勾唇,“我喜欢守时的人。”

        温舒唯礼貌地站了起来,笑道:“你好,你就是戚老师吧。久仰大名。”

        “叫我joe就行。”设计师朝眼前的年轻姑娘礼貌疏离地笑了下,视线微转,看向女孩儿身旁的男人。对方气质冷硬,五官长得十分俊朗,双目锐利锋芒,不怒自威,浑身上下有一股子又冷又痞的铁血狠劲儿,教人过目不忘。

        即使阅人无数,见惯各类大人物的戚杭,也不由多看了这青年几眼。

        沈寂很淡地笑了下,“你好。”

        戚杭礼貌回应:“你好,沈先生。”

        这时,又一阵匆匆忙忙从店外传来。屋内众人转过头,看见一道娇小身影急匆匆跑了进来,气喘吁吁,怀里还抱着一大堆保温盒,像是来送饭的。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麻烦借过!”女孩儿忙慌慌道。

        看见女孩,戚杭眼里跳出饶有兴味的光,揶揄道:“哟,小女仆,又来给你家少爷送饭?有没有我的份儿?”

        女孩啊了声,一脸抱歉,“只有他的。”

        戚杭故作哀伤,“你这小冤家,可真是让我伤心。”

        女孩动了动唇正要说话,一道磁性的嗓音却从二楼传来,冷冷地说:“再调戏她一次,你的名字就从这个圈儿消失。”

        戚杭瘪嘴,小声说:“切。”

        温舒唯无意识地抬起头,只见一道修长身影正懒散地靠在休息室外的墙上。那人穿着一身黑色衬衣,黑发背头,眉眼锋利,皮肤是比沈寂还要浅两个度的冷白色,唇很薄,唇色鲜红,修长的脖颈上纹着一片荆棘刺青。

        病态暗黑又冷漠性|感。

        温舒唯不由扬起眉毛,脑子里冒出两个字:妖孽。而后又皱起眉,只觉这张脸极其熟悉,很是面熟。

        女孩儿对那妖孽男显然敢怒不敢言,鼓了鼓腮帮,默默抱着一堆保温盒上了楼。

        男人转身回了休息室。

        温舒唯望着二楼方向,皱着眉若有所思,总觉得那个妖孽男,自己曾在什么地方见过。就在这时,一道嗓音打断了她的思绪。

        戚杭说:“温小姐,麻烦你先去选几件自己喜欢的成品,我看完才能判断你最适合的风格。”

        温舒唯收回视线,朝设计师笑着点头,“好的,麻烦你了。”

        助理小姑娘上前,笑眯眯地领着她来到礼服区,挑选出了数条风格各异款式不同的婚纱,然后把她带进了试衣间。

        “需要我在里面帮你么?”助理笑问。

        “后背的绑带我出来你再帮我系吧。”

        “好的,有事请叫我。”

        门关上。温舒唯从一堆天价婚纱礼服内选出一条抹胸款,套在身上。刚往上拎起,咔哒一声,背后的门锁开了。

        温舒唯以为是礼服师,头也没回地笑道,“你来得正好,麻烦你帮我系一下。”

        那人没说话,上前几步替她系好。

        婚纱瞬间勾勒出温舒唯婀娜曼妙的身段儿,她刚要开口说谢谢,腰却被背后那人勾住,他手臂修长,很有力,往后一带,她整个人瞬间被他裹进怀里。

        温舒唯闻到他身上熟悉的男性气息和清冽烟草味,微侧过脑袋,“我换衣服呢,你跑进来干什么?”

        沈寂双臂环住她,低头,从后面吻了吻她光滑的脸蛋儿,“我家宝贝儿第一次正儿八经穿婚纱,我当然得第一个看。”

        温舒唯脸微红,缓慢转过身子面朝他,轻轻地说:“好看么?”

        沈寂视线直勾勾落在她身上。

        他浅棕色的眼瞳专注,笔直,凝定,就只有她一个。

        半晌,沈寂笑了,“真好看。”

        温舒唯望着他的眼眸,笑了笑,又问:“是不是比上回在南海上面看到的,更好看?”

        “都好看。”

        她促狭地扬起下巴,右手搭在他肩膀上,眸子垂低,一身华丽纱裙,就像童话故事里高傲的女王,“说,我是不是世界上最美的人?”

        “是。”沈寂眼里泛起浓浓的笑意,啄她的唇,贴紧她,低声:“你是最漂亮的温舒唯,最可爱的温舒唯,最坚强的温舒唯。让我朝思暮想,把我迷得神魂颠倒的温舒唯。”

        不知为什么,两人玩笑似的一番对话,却在瞬间教温舒唯红了眼眶。毫无征兆的,她咬了咬唇,伸出双手抱住了他。

        姑娘闷闷地说:“谁告诉你我坚强的。”

        沈寂眸色一刹深不见底,没说话,手臂死死将一身嫁衣的她拥紧。

        温舒唯腾出一只手打了他一下,话音出口竟哽咽起来,委屈道:“我告诉你,你欠了我一年的眼泪,这笔账我还没找你赔呢!”

        沈寂吻住她的眉心,柔声哄道:“我把我这辈子,下辈子,下下辈子,都赔给你,好不好?”

        温舒唯红红的眼睛望着他,思考片刻,嘀咕道:“这还差不多。”说着一顿,伸出她标志性的小指,笑道:“拉钩,说好了!”

        沈寂弯起嘴角,牵住她细白的小指,“一言为定。”

        温舒唯心里甜出蜜来,抱住他脖子,踮起脚尖吻住他的唇。

        *

        突的,

        “砰砰砰。”

        门外,助理小姐有些尴尬地道:“沈先生,温小姐,请问婚纱试好了么?需要我帮忙么?”

        温舒唯脸突的爆红,这才想起他们还在婚纱店的试衣间,连忙推开沈寂,窘迫地清了清嗓子,朝门外道:“啊……那个,马上就好了。”

        几分钟后,门打开。

        助理小姐满面歉意,道:“本来是不应该催你们的。但是因为有一些突发状况……”

        温舒唯眨眼,“什么突发状况?”

        “这……唉。”助理小姐似有些犹豫,考虑再三后才压着嗓子开口,对她说:“你肯定知道‘孟越衍’吧?”

        短短几秒光景,一张冷漠性|感的妖孽脸跳入温舒唯脑海,还有那片野|性十足的荆棘纹身……

        刚才二楼那个男人。

        孟越衍?

        “啊……”温舒唯反应过来,脱口而出:“乐坛传奇孟越衍?孟家大少孟越衍?”

        助理小姐点头如捣蒜,“孟越衍是戚老师的朋友,今天来试时装周的礼服,我之前不小心把他的衣服混在婚纱里抱进来了……”说着就冲进屋子找礼服去了。

        沈寂看一眼身旁的自家媳妇儿,语气很冷淡,每个字音都慢条斯理拖长:“孟越衍?”

        温舒唯握拳,兴冲冲地解释:“就是一个大明星,长得特别帅,特别特别帅!”

        沈寂:“不认识。”

        温舒唯:“……”

        沈寂瞥她,轻轻一挑眉,“有你男人帅么?”

        温舒唯:“…………”

        温舒唯认真想了想,抱住自家老公脖子,吧唧一口亲在沈寂脸上,正色回答:“当然没有。”

        *

        云南,边境某县城。

        今夜无月无星,夜漆黑一片。一个快递员骑着快递三轮货车晃晃悠悠地行驶在一条昏暗小巷内。

        不多时,快递车停下,快递员打了个电话,在原地等。

        几分钟后,一道挺拔人影踏着步子从老旧居民内走出来,径直走到快递车前。

        快递员是个年过五十的中年人。他笑了下,满是岁月风霜的面容上挤出道道褶子。快递员说:“兄弟,国际件,墨西哥寄来的。”

        男人安静几秒,伸手接过来。

        快递员又骑着有些破烂的货车走了。

        男人从裤兜里摸出一根烟,点着,借着屋檐的昏暗灯光,眯起眼,去看快递袋上的字体,寄件人那一栏隐约能看见                fei                这几个字母。

        他脸上没什么表情,眸色亦冷静无波。

        忽的,远处传来一把年轻嗓音,喊道:“烈哥,等你呢!”

        “来了。”

        应一声,他没拆快件,转身离去,背影很快便没入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