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玄幻小说 - 寒鸦在线阅读 - 第81章 Chapter 81

第81章 Chapter 81

        chapter10破(五)

        百里洲寒声道:“我有自己的打算。”

        于小蝶低头,似在思索,片刻,她缓慢将手里的刀收起,直起身,朝他淡声道:“你放了我,梅凤年那边估计是没法儿交差了。自己小心吧。”

        救护车的后车门大开。于小蝶说完便转过身,准备离去。

        刚迈出半步,后颈处却忽的袭来一阵尖锐刺痛,像被人从背后扎了一针。

        “……”于小蝶拧眉闷哼一声,捂住痛处,回过头去,眼神里惊疑交织,愤怒不解。

        短短几秒,眼前天旋地转,一切景象都变得模糊起来。她脚下踉跄几步,甩甩头,试图让自己的大脑保持清醒。

        突的,左脚被什么绊了下。

        于小蝶头昏目眩再也支撑不住,栽倒在地,恍惚间,她看见百里洲弯腰半蹲下来,自上而下,俯视着她,眸色很冷也很静。他左手很随意地搭在膝盖上,右手慢条斯理把玩着一枚银色戒指。

        “你……”

        话没说完,于小蝶便双眼一闭失去了意识。

        百里洲给戒指上的麻醉针拧上戒帽,拽起于小蝶往肩膀上一扛,起身下车。

        周围一片荒芜,起风了,马路对面齐腰高的芦苇在寒风中颠来荡去。百里洲径直扛着于小蝶走进芦苇丛,拿脚扒拉开几簇芦苇,里头竟有小片空地,停着一辆破破烂烂的白色面包车,一点儿不起眼,车身上依稀可见“汇风快递”之类的字样。

        百里洲打开面包车后备箱,从工具箱里取出一条绳子,把于小蝶的手脚一捆,封上嘴,丢进了快递盒子堆成的山里。然后又从车里拿出一身快递员的行头,换上。

        穿戴完毕,他折返回救护车,把两个昏迷不醒的年轻刑警先后给扛到路边,扔进芦苇丛。

        整条荒路上一片死寂,唯有风声与人作伴。

        百里洲拿出□□,熟练地上膛,扣下扳机,子弹瞬间打穿救护车的油桶。消音|器掩盖下,一切进行得悄无声息,汽油顺着弹孔汩汩涌出,很快就流了一地。

        做完一切,百里洲回到芦苇丛,把那辆快递车开了出来。

        他单手把着方向盘,边开车,边拿打火机给自己点了根烟。

        白烟升腾。

        百里洲掸了下烟灰,面无表情地落低驾驶室车窗。

        快递面包车从救护车旁边缓慢驶过。两车交错的刹那,一枚还燃着火的蓝色打火机从快递车驾驶室掷出,碰撞救护车的车皮,哐当两声,轻巧落地。

        火苗引燃汽油,轰,爆炸声响彻天际,救护车瞬间被熊熊烈火吞噬。

        滔天火光中,快递车的车窗缓慢升起,平稳驶向远处。

        *

        行驶约十分钟。前方道路逐渐开阔,一个转弯,快递车拐上出城高速。

        即将进入天网监控范围,驾驶室里的百里洲微垂头,神色冷峻,将帽檐压低几公分,挡住自己的半张脸。

        忽的,一阵手机铃声突兀响起。

        百里洲用两根手指夹着烟,拿出手机,屏幕上没有来电显示,也没有号码,只有“未知号码”四个字。他眯了下眼,滑开接听键:“喂。”

        电话那头响起道苍老嗓音,唤道:“小洲。”

        百里洲顿了下,再开口时语气明显恭敬几分,沉声:“梅老。”

        听筒对面“嗯”了声,没有语气地问:“事情进展如何。”

        “解决了。”百里洲淡声答。

        梅凤年显然对他的回答很满意,笑了笑,说:“辛苦了。这个月我做寿,抽空来一趟,我让人好好招待你。”

        “谢谢梅老。”百里洲扯嘴角,“您的七十大寿,我怎么着也得腾时间过来恭贺您大喜。”

        梅凤年笑起来,和善叮嘱:“记得把尸体处理干净。”说着一顿,长长地叹了口气,“说起来,于小蝶是樊老弟的人,也算是我弟妹,可惜,她做事太不小心,居然落在了警察手里。你也知道,我这人心肠最软,等这阵风过去,还是得好好安葬她啊。”

        “知道了。”

        电话挂断。

        百里洲深吸一口烟,吐出来,抬眸看向中央后视镜。破旧车厢里散落着一大堆快递盒,大件小件,乱七八糟,侏儒女人手脚都被死死捆住,闭着眼,昏死在一片狼藉里。与孩童一般大的身躯几乎被纸盒子给淹没,只露出小片衣角。

        他收回视线,咬碎烟蒂,眸色阴沉不明,不知在想什么。

        *

        入夜了。

        七点半左右,温舒唯刚结束亚城分社的工作下班,坐上车,被沈寂接回海军陆战队军区大院儿的宿舍。

        《锦华》亚城分社目前严重缺人,招聘广告投遍大街小巷,很快便吸引来了大批面试人员。这一日,温舒唯跟在徐骄阳身后忙东忙西,又是帮着筛简历,又是帮着审核本期杂质各版块的内容初稿,还抽空面试了两个应聘主编助理的小年轻,整天下来,可以说是累得晕头转向,连喘口气儿都困难。

        回大院儿的途中,温舒唯垮着小脸儿,蔫蔫瘫在座位上,一言不发。

        沈寂开着车,侧目看了温舒唯一眼。伸出手指捏捏姑娘粉嫩粉嫩的脸蛋儿,“怎么了?谁惹我宝宝不开心了。”

        温舒唯腮帮子小金鱼似的鼓了鼓,摇摇脑袋,“没什么。”

        沈寂大掌揉了揉她软绵绵的长发,不再多问。

        一路安静。

        不多时,黑色suv便开进院子大门。

        回到宿舍,温舒唯在门口换上自己从家里带来的小凉拖,回头一瞧,见宿舍大门半开着,沈寂还没进来。见状,她狐疑地眨眼眼,挪过去,手扶着门,脑袋瓜从门缝探出去,往外张望。

        走廊上灯光明亮,温舒唯抬眼瞧,只见不远处一间宿舍门前站着两道人影,一个高高大大脸色寡淡,正是她家沈大爷,对面的军官小哥看着很年轻,穿迷彩服,二十三四岁,比沈寂要矮半个头,身形结实,圆圆的脸上是一双圆圆的大眼睛,一笑,露出满口大白牙,看着和善又可爱。

        两个男人正聊着什么,小胖子军官时不时还爽朗地笑几声。

        温舒唯眯眼,两只耳朵竖起来,脖子伸得长长的,试图听清他们的聊天内容。

        就在这时,沈寂转身迈着步子回来了,手里还拎着一袋什么东西。

        温舒唯一惊,赶紧“唰”一下把脑袋收回来,转过身,若无其事地给自己倒了一杯白开水喝。

        背后轻轻一声“哐”,门关上了。

        沈寂在玄关处换好鞋,走进来,把拎着的塑料袋放在桌子上。

        温舒唯看了眼,见袋子里装着两个芒果和两个火龙果。她眨眨眼,把手里的水杯放下,好奇道:“这些水果是哪儿来的呀?”

        “小孩儿孝敬嫂子你的。”沈寂低着头随口答。

        温舒唯被“孝敬”两个字硬生生呛了下,默,从袋子里拿出一个芒果,捏在手里打量,“小孩儿,是刚才那个小圆脸同事么?”闻闻,感叹,“好香呢。”

        沈寂抬起眼,刚好瞧见小姑娘捧着颗大芒果低头轻嗅的小模样,微歪脑袋,雪白的脸蛋儿漾开一抹满足的浅笑,看着甜软可爱,娇得腻人。

        沈寂心念一动,胳膊勾住那截小细腰,一把将人揽进怀里,低头,在她脸蛋上轻轻咬了口,低声轻嗤:“刚在路上还跟只霜打了的小茄子似的,一颗芒果就开心了?”

        温舒唯闻言,小肩膀一垮,放下芒果,消沉地叹了口气,说:“唉,其实也没什么。”说着,耷拉着眼角,浓密的眼睫垂下去,皱皱鼻子,“只是压力有点大。”

        小姑娘这副可怜巴巴的模样,跟只受了委屈的小猫儿似的。沈寂弯腰,一把将她打横抱起,走到床边坐下来,握着姑娘软软的细腰往上提,把她放到自己腿上坐好,捏住她的下巴往上抬了抬,直勾勾盯着她,轻声:“乖,跟我说。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温舒唯窝在他怀里,自动在他腿上调整成一个更舒适的姿势,两只小手抱住他脖子,巴巴望着他,似乎有些犹豫。

        “工作遇到问题了?”

        她还是不说话。

        沈寂眼一眯,“领导给你气受了?”

        “不是不是。”温舒唯一听,连忙朝他摆手,脑袋摇得拨浪鼓似的,“我们新主编是个军嫂,工作能力强,人也挺好的。虽然工作中严苛了些,但绝对没有故意刁难我的意思。”

        沈寂何其精明,一句话就听出了这丫头话语中的蹊跷。他凑过去吻了吻她的额头,轻声哄道:“主编没刁难你,都有谁刁难你了?”

        姑娘闻言一顿,然后黏糊糊地腻进他怀里,小脸儿埋他颈窝,来回轻蹭,温软嗓音嗡嗡浓浓地响起来,不忘好奇地嘀咕:“你问这个干什么,你又不认识他们。”

        “爸爸给你出气。”

        温舒唯一怔,漂亮的大眼睛抬起来,望他,“唔?”

        沈寂捏住她下巴,亲亲她由于难过而略微下垂的小嘴角,“看把我小宝贝儿委屈成什么样,心疼死我了。”

        温舒唯两颊各飘起一朵小红云,抱住他,脸颊软软贴紧他胸膛,轻叹一声,道:“其实也说不上刁难吧。我是总部派过来的‘空降’,这边的同事看我年纪轻,觉得我黄毛丫头一个,没本事,心里多多少少都会对我有些意见。《锦华》的牌子太响了,亚城分社刚一落地,业内就有无数双眼睛在盯着,出了丁点儿错误都会被无限放大,梁主编把这么重要的担子放在我肩上,我虽然表面上嘻嘻哈哈,心里压力真的挺大的……”

        小姑娘嗓音柔柔的,平生第一次向人倾诉自己工作中的不顺和烦恼。

        沈寂抱着她,轻轻左右摇晃,耐着性子认真听她说,大掌揉着她毛茸茸的脑袋,唇轻吻着她的鬓角,温柔得教人心颤。

        温舒唯本来只是想随口提几句,但也不知怎么的,话匣子一打开就收不住,倒黄豆似的噼里啪啦讲了一大通。

        好一会儿,她说完了,两只胳膊更紧地抱住沈寂,默了默,抬起头,微微泛红的大眼望着他,眨巴两下,小声试探地问:“……你会不会觉得很没意思?”

        沈寂:“什么?”

        “就是听我说这些,你应该觉得很没意思吧。”温舒唯道,“你十七岁入伍,在军校四年,毕业后又直接进部队待到现在,大环境单纯。我跟你说的这些事,你应该很难理解,也不感兴趣吧。”

        “我确实不了解地方上的企业。”沈寂抓起她一只小手,放到唇边亲了亲,低声,“但是和你有关的事,我都想了解。”

        温舒唯闻言,微微一愣。

        “我想了解你的工作,你的职业,你的生活,想了解和你有关的一切。”他浅棕色的桃花眼直直盯着她,“我想完全融入你,和你一起分享你所有的喜怒哀乐。我想你信任我,依赖我,把我当成你生命的一部分。”

        听他说完,温舒唯鼻头竟忽然有些发酸。她自幼跟着姥姥长大,和跟随父母长大的同龄人不同,她一直欠缺着一个倾诉口。好在,她性格乐观,很善于在细微之处发现美好,每次遇到不顺心和挫折,总能在第一时间调整心态,不让消极情绪蔓延滋长。

        高中,大学,工作。每个人生阶段的转折点,温舒唯都像一个勇敢的独行侠,一路所向披靡,无所畏惧,独立成为习惯。

        可现在,一切变得不同了。

        她突然多出一个后盾靠山,愿意听她诉苦撒娇,分享她的喜怒哀乐,并且无所不能,尤甚千军万马。

        这种奇异的感受,让人生出一种想哭的冲动。

        然后,温舒唯就真的哭了。

        沈寂:“……”

        怀里的小姑娘眼圈儿含泪,雾蒙蒙地望着他,脸蛋红扑扑的,嘴唇咬得紧紧的,半晌不说一个字。

        沈寂皱眉,手指轻轻抹去她溢出眼角的泪珠子,贴过去亲亲她的脸蛋和湿漉漉的眼角,柔声:“怎么突然哭了?”

        姑娘可怜巴巴,动了动唇似乎想说话,可刚松开咬住下唇的牙齿,出口却是一声“呜”,小奶猫叫似的。

        沈寂:“……”

        半秒后,沈寂认命地叹了口气,翻身把怀里的丫头放在床上,搂怀里,大掌拍着她的背一声接一声地轻哄,“不哭不哭,宝贝乖,哭丑了就不漂亮了……”

        温舒唯扯过被子把脑袋捂住,裹得像颗小粽子。

        哄了差不多有两分钟,怀里的呜咽声终于弱下去。

        沈寂垂眸,粽子姑娘探出一颗圆圆的小脑袋,两只小手牵着她的小被子,眼睛和鼻头都红彤彤的,眸子晶亮晶亮地望着他,偶尔还抽搭两声。

        他眯眼,手指揪住她的小鼻尖儿左右微晃,“哭够了?”

        温舒唯闷闷的,声音小小的:“唔。”

        沈寂低头狠狠一口咬在她唇瓣上,“说,你哭什么。”

        “没什么,就是觉得……”温舒唯脸蛋红了,小手牵着被角拉高几公分,盖住尖尖的小下巴嘴唇,小声含糊说了句什么。

        沈寂眼里泛起浓浓笑意,手撑着头,垂眸瞧她,一侧眉峰高高挑起来,懒洋洋说:“大点儿声,我听不清。”

        温舒唯羞得连耳朵都红了,咬咬唇,深呼吸,然后鼓起勇气“嗖”一下钻出被窝扑进他怀里,红嫩的唇腻腻歪歪贴近他左耳,一字一句地甜甜道:“我说,我真的好喜欢你。”

        沈寂轻轻笑出来,吻住她的唇瓣。

        温舒唯窝在他怀里,两手吊住他脖子,仰着脖子闭着眼,柔顺乖巧地迎合。

        吻了好一会儿。

        沈寂眸色深不见底,呼吸渐沉,手摸到怀里姑娘的衣领口。温舒唯被他亲得意乱|情|迷,迷迷糊糊,全身软成一滩水,察觉到什么,瞬间羞成了一个烧开的小水壶。

        她面红耳赤,抓住他使坏的大手,羞窘道:“别闹,我还没洗澡……”

        沈寂低笑,咬她粉红色的小耳朵,“一起洗。”

        “……”

        短短三个字,成功勾起温舒唯脑海深处的鸳鸯浴记忆。

        她整个人轰的一下被点着,成了只熟透的小虾米,光秃秃的小脚丫从被窝里伸出来,踹了他一下,“洗你个头,你……”

        话没说完,一阵手机铃声忽然响起来。

        沈寂像没听见,摁着怀里的小虾米继续亲亲啃啃,爱不释手。

        小虾米却软绵绵地开了口,声音小小的,提醒:“你电话响了。”

        沈寂闻声,动作顿了下,长臂一伸从床头柜上捞起手机。而后接起,“喂。”

        电话那边的人明显一愣,脱口而出道:“寂哥,你这声音怎么回事儿啊?这么哑,感冒了?”

        沈寂:“……”

        温舒唯离得近,听见对面冒出这么一嗓子,没忍住,“噗”的笑出声来。

        沈寂眯了眼瞧她,挑挑眉,大掌摸到被子里,挠她肉呼呼的小脚心。

        温舒唯瞪眼,不敢发出声音,捂着被子边挣边笑得打滚儿。

        沈寂把手机拿远几公分,清了清嗓子,说:“什么事老何。”

        “寂哥,听说你回亚城了?”何伟问。

        “对。怎么?”

        “巧了。我和我媳妇儿昨儿也刚到亚城。”何伟乐呵呵道,“我媳妇儿是小地方人,长这么大没去过大城市,我就带她到亚城来旅个游散散心。正好你在,咱好久没见了,明晚上一起吃个饭,你把嫂子也带上,咋样?”

        “成。”

        挂断电话。

        温舒唯脸蛋儿通红,长发乱蓬蓬的,裹着被子凑过去,好奇兮兮:“是之前的老战友?”

        “嗯。”沈寂扔开手机重新把她捞怀里,摁床上,扣住,单手撑起下巴自上而下地瞧着她,道:“老何带着他媳妇儿到亚城来旅游,约咱们明天晚上一块儿吃饭。”

        说话的同时,修长指尖顺着她纤长的小脖颈往上滑,勾出她的下颔线。

        温舒唯觉得痒,歪着脑袋躲了躲,抓住那只漂亮的大手,拿两只小手捧住,眼一瞪,威胁道:“再乱来,信不信我咬你呀?”

        沈寂扬起眉梢:“我看你敢。”

        话音落地,小家伙皱起眉,腮帮子嘟起,似乎很不服气,竟真的把他的大手送到那张红嫩嫩的唇瓣前,张嘴,咬了他的食指一口。

        小巧的牙齿磕在指关节骨上,一点儿不疼。

        沈寂嘶的倒吸一口凉气,被她无意识的可爱举动撩得浑身火起,挑起她下巴,刻意压低了嗓音道:“谁给你的胆子?”

        姑娘笑吟吟的,两手抱住他脖子,鼻尖贴着他鼻梁亲昵拱了拱,一副很欢快的语气:“沈寂同志你呀。”

        沈寂:“……”

        沈寂侧过头,一顿,忽的自嘲嗤笑出声。

        他亲手惯出来的小祖宗,除了放手心里宠着护着,貌似也没别的法儿。

        片刻,沈寂侧躺下来,伸手把她连人带被子裹进怀里,紧紧抱住。好半晌没有说话。

        一室安静。

        过了会儿,怀里的小粽子拱了拱,伸出一根细白食指,戳了戳他的手臂,小声问:“你怎么忽然不说话了?在想什么?”

        沈寂亲吻她的额头,垂着眸,很平静地道,“我在想,你给我下了什么**药,让我这么爱你。”

        竟让我开始惧怕。

        惧怕分离,惧怕死亡,惧怕一切未知。

        温舒唯窝在他怀里,嘴角勾起来,视线抬高,看见他性|感凸起的喉结,棱角分明的下颚骨、和青色胡茬。忍不住伸手,轻轻勾勒出他修长的脖颈线。

        她看着窗外,轻声喊道:“沈寂。”

        “嗯?”

        温舒唯很轻地笑了,“我爱你,一定不比你爱我少。”

        *

        次日傍晚,温舒唯和沈寂准时到达约定地点。

        吃饭的地方是何伟选的,就在亚城一个大型游乐场景区附近,是一家名为“四合”的中餐厅。餐厅消费中等,干干净净,装修雅致,内设好几个独立雅间。

        入夜了,华灯初上,游乐园开放了夜场专区,大人小孩儿的欢笑与尖叫声远远传来。

        雅间内。

        两男两女相对而坐,面前是一张长形方桌,上面摆满了精致菜肴。

        何伟是前海军陆战队队员,在役时,他在蛟龙突击队担任狙击手。扛过枪上过战场的男人,虽已退役,在老家开了个小面馆过平凡日子,但骨子里依然保留着军中男儿的血性。

        这个年近三十的男人身形十分板正,眼神清明,仪表堂堂,性格开朗阳光,很爱笑,从几人见面到现在,何伟脸上的笑容几乎就没收过。坐在何伟身旁的则是一个大腹便便的年轻姑娘。

        姑娘是何伟的媳妇,叫赵晓红,是何伟的初中同学,两人爱情长跑十几年,才终于在今年修成正果。

        大概是怀孕的缘故,她头发剪得短短的,脸上不施脂粉,脸庞白净,五官清秀,话不多。偶尔被丈夫提及,她脸上便会露出一个腼腆的浅笑,礼貌回应几句,除此之外,并不会主动说话。

        席间,两个许久未见的男人聊着天,叙着旧。

        温舒唯对这对夫妻印象颇好,多次拿公筷替赵晓红夹菜。

        赵晓红则频频道谢。

        “唉,听说超子的事我也听说了。”何伟给自己倒了杯啤酒,仰脖子一饮而尽,叹道,“前些日子,我给他打了个电话,知道他现在经济拮据,本想给他汇些钱,结果他怎么都不肯把银行账号告诉我。”

        说着,何伟笑了下,摇摇头,又给自己倒满一杯。

        这时,一旁的赵晓红皱起眉,伸手轻轻扯了扯他的袖子,小声说:“少喝点。人寂哥都没喝呢,你一个人还喝这么起劲。”

        “寂哥是自家兄弟,这么些日子没见,我心里高兴。”何伟嘴里说着,手轻轻拍了拍赵晓红的手背,打商量的语气,柔声道:“我都戒酒几个月了,今儿让我破个例,行么媳妇儿?”

        赵晓红看着他,有点儿不开心,不说话。

        何伟朝她咧嘴笑,弯下腰,脸贴近姑娘隆起的腹部,装模作样地嗯哦几声,点点头,然后抬起头来,“我跟它商量过了,它说同意它爸爸再喝两杯。”

        赵晓红被逗得笑出声,打他一下,别过头不理他了。

        年轻夫妻别扭可爱的小互动,落在温舒唯眼中,教她不由自主地弯了弯唇角。

        这时,何伟突的又开口,说道:“嫂子!来,我敬你。”说着,何伟举起酒杯站起身。

        温舒唯见状,赶紧也端起自己面前的橙汁,干笑道:“你坐着就行……”

        “第一次跟嫂子喝酒,礼数可不能少。”何伟笑容爽朗,道:“嫂子,这是咱们第三回见面,我可算能叫你一声‘嫂子’了!”

        温舒唯刚开始没听出什么不对劲,喝了一口橙汁才反应过来,狐疑道:“第三次?这不是我们第二次见面么?第一次是在军舰,第二次就是这次呀。”

        何伟听了哈哈大笑,摆摆手,“错了!嫂子,我早就见过你了!”

        温舒唯:“什么意思?”

        “你不知道,寂哥当初把你的照片夹在他笔记本里,走哪儿都带着,不只是我,咱队里好几个兄弟都……哎哟!寂哥你打我干什么?”

        沈大爷吃着饭,语气淡淡的,“你后脑勺上有只蚊子。”

        何伟:“……”

        温舒唯:“……”

        一旁的赵晓红赶紧夹了好几筷子菜到丈夫碗里,压低声,“老实吃你的饭,话多。”

        “我可没乱说。”何伟耸耸肩,眼神看向沈寂,朝他挑挑眉,“是吧,寂哥?”

        沈寂撩起眼皮瞥他一眼,“你脸上也想飞蚊子?”

        何伟:“……切。”

        边儿上的温舒唯往嘴里塞了一颗西蓝花,唇角往上翘。

        沈寂察觉,在餐桌底下捏了捏她的手,低声问:“笑什么?”

        温舒唯促狭地笑了下,“不告诉你。”

        沈寂眯眼,大掌在她腰上轻轻一掐。她被呛住,憋着笑挪开,离他远远儿的。

        饭快吃完的时候,沈寂以上洗手间的由头离席,结了账。

        一行人走出“四合”餐厅。

        “寂哥你不厚道啊。”何伟说,“说了我请客,你跑去把账结了,几个意思啊?”

        温舒唯闻言赶紧打圆场,“反正机会还多。你们来亚城玩儿,当然得我们请客。”

        “行吧,我也不跟嫂子你们客气了。”何伟又往前走了两步,转身面朝沈寂,站定,笑,“寂哥,兄弟永远是兄弟,要是有用得上我的地方,你就开口。”

        沈寂笑了下,抬手,用力拍何伟肩膀。

        几人说着话,往马路边上走去。

        此时已是夜里九点多,街对面的游乐园接近闭馆时间,开始清场,大片人群从大门口朝外面走来。园区外的小贩们霎时来了精神头,卖糖葫芦串儿的大爷,卖气球的大婶,卖孙悟空面具的年轻人,全都一窝蜂涌了上去,吆喝叫卖。

        这时,几个小丑打扮的人吸引了众人注意。

        这些小丑一共有四个人,化着小丑妆,穿着小丑服,像是一个团队。有的玩儿甩球,有的踩高跷,很快便引来一群人围观。其中一个小丑则借此机会,像围观人群兜售一系列整蛊小玩意儿。

        小丑演员在游乐场附近很常见,温舒唯看了几眼便收回目光,一回头,看见何伟走到马路对面去了。

        温舒唯不解:“他去哪里?”

        “我想吃糖葫芦,他去给我买。”赵晓红白净的脸庞上满满幸福,“自从怀孕以后,我就特别喜欢吃糖葫芦,也不知道为什么。”

        温舒唯抿嘴笑,“酸儿辣女。”

        赵晓红双颊微红,笑着没有说话。

        街对面,何伟从老大爷手中买了两串糖葫芦,寻思着一串给自己媳妇儿,一串给寂哥媳妇儿。而后捏着两串糖葫芦过街,站在马路对面等红灯。

        温舒唯陪赵晓红站在路边等。

        沈寂则远远望着何伟,正准备拿出手机看时间,余光里却忽然看见一道黄色身影。

        过于鲜艳刺目的颜色,瞬间从涌动人潮中跳脱出来。

        沈寂定睛细看,见是一个穿黄色演出服的小丑演员。对方安安静静地站在人群中,没有任何动作,化着夸张眼妆的双眸平静地望着某个方向,似乎在观察着什么,等待着什么。

        沈寂眯了下眼睛。

        “你在看什么?”温舒唯上前两步,顺着他视线张望两眼,笑笑,“这些小丑演员应该都是一个团队,没什么奇怪的。”

        沈寂却像隐约感知到什么,飞快扫一眼人行道的指示灯,红色,禁止通行,剩余时间是15秒。

        15,14……

        沈寂脸色极沉,正准备横穿马路去街对面,一旁的交通指挥员大妈却拦住了他,皱眉道:“干嘛呢?急着投胎啊?没看见还是红灯么。”

        就在这时,一辆大卡车从马路上开过,庞大车身瞬间挡住了人行道对面的何伟。

        须臾光景,大卡车驶过。

        与此同时,人行道对面猛地爆发出一阵尖叫声,人群惊慌失措,乱成一锅粥,将某处团团围住,拍照的拍照,录像的录像,还有人惊呼:“这里有人受伤了!流了好多血!救护车!快叫救护车!”

        “喂120吗?这里是市游乐场西北门,这里有人受伤了,你们快过来……”

        人墙瞬间围得里三层外三层。

        沈寂眸光骤凛,冲上前扒开重重人墙挤进去,第一眼看到的是落在血泊里的糖葫芦。

        往前数米,何伟躺在血泊中。

        “老何……”沈寂双眸赤红一片,屈起一只膝盖半蹲下来,定神,飞快察看何伟的伤势。

        枪伤,左胸。

        沈寂面无表情,脸色极沉,也极冷静,托着何伟的后颈微往上抬,手指却不可控制地发抖。何伟呛在气管里的血被瞬间咳出来,恢复呼吸。

        “撑着点。”沈寂沉声,眼睛几乎要滴出血来,“救护车马上来了,撑着点。”

        “晓红,和孩子……”何伟已经极虚弱,意识模糊,说不出后面的话。

        沈寂十指紧握成全,骨节泛青,“我知道,我知道。”

        闻言,何伟忽然笑了下,嘴唇开合,似乎在说什么,却发不出声音。

        沈寂弯腰,耳朵贴近他的唇。

        何伟只剩气音,一字一顿道:“若有战,召,必回……”

        “……”

        沈寂目眦欲裂,抬起头,看见马路对面,黄衣小丑眼神阴鸷,咧着红色嘴唇朝他微微一笑,抬手,捂住左眼,弯腰,行了一个优雅绅士的谢幕礼。

        人潮一刹晃动,黄衣小丑瞬间没了踪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