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玄幻小说 - 寒鸦在线阅读 - Chapter 69

Chapter 69

        chapter        08        燎(八)

        闻言,        沈寂怀里的“小男孩儿”缓慢抬起头,白色灯光洒下,照亮一张白皙稚嫩却麻木冰凉的女孩儿脸庞,        一头乌黑长发被剪去,        剃得短短的,从背面看,        若不细看,当真会让人误以为是个长相精致细腻的小男童。

        于小蝶看着沈寂,戒指扔抵在他颈动脉位置,        眸光迟疑,似乎是在判断他这句话的可信度。

        沈寂脸色冷峻没有丝毫表情,脚下步子一顿不顿,        大步流星往火车站出口方向走。

        突的,        于小蝶听见背后传来一阵脚步声。

        她眯了眯眼,        余光往后瞟。

        两名背包客打扮的外籍杀手紧跟在后头,        冲锋衣运动裤,脚下却踩着两双军用黑皮靴,        幽冷目光瞬也不离地盯紧沈寂背影,眼里满是狠戾杀气。

        于小蝶没有多看,        只一眼便将视线收回,        拉高连帽衫的帽子盖住头部,        心思百转千回。几秒后,她终是咬了咬牙,移开抵住沈寂命门的锐器戒指,        低声道:“这些都是国际上一等一的雇佣兵,        顶尖杀手。”

        沈寂没吭声,眼皮都没动一下。

        于小蝶又问:“你有什么打算?”

        “先出火车站。”沈寂语速快而稳,        没有语气地说,“这里人太多。”

        话音落地,他们已走到距离出口只剩一百米左右的位置。可就在沈寂准备继续前行的时候,出口处却又走进来瘦高瘦高的两道人影,一个是穿深棕色皮衣的外籍壮汉,人高马大极其魁梧,另一个的身形则瘦小许多,是一个穿黑色风衣的瘦高女人,肤色是健康的小麦色,丹凤眼,面部五官稍显扁平,偏南韩地区的长相。

        两人手上都没拿任何大件行李,只那女人掩饰般拎了个手拿包。她目光锐利而锋芒,进站后环视一圈,下一瞬视线便死死锁住了沈寂和于小蝶两个人,大步朝他们走来。

        显然,这两个也是那位“老板”的人。

        腹背受敌,进不得,也退不得。

        见到这情形,饶是处变不惊麻木冷漠如于小蝶,心头都升起了一丝慌乱和不安。她抿了抿唇,原就白皙的稚嫩面容霎时苍白得没有丝毫血色。

        沈寂面上神色却纹丝不变,转过身便往另一个方向走去。

        于小蝶抬头看了眼悬在头顶上方的指示牌:b2        停车场――员工通道,旅客止步

        就在这时,沈寂颈侧的通讯仪里传出一阵沙沙电流音,紧随其后响起的是丁琦的声音,语调听起来非常焦急:“老沈,刚才人太多,我和易警官他们都给挤散了。而且易警官那边的通讯器好像除了故障,我也联系不上他们人。你现在在哪儿?”

        沈寂语速快而稳,面无表情回道:“西广场出入站口附近。我准备带着于小蝶从员工通道直接去b2层。”

        丁琦闻声一喜,“你抓到于小蝶了?”

        “嗯。”

        “太好了。”丁琦语速飞快,又问,“那两个杀手呢?还跟着你?”

        “我这儿一共四个。”沈寂说,“不知道还有没有其它的。”

        “知道了,我马上过来支援你。”

        对话结束,沈寂绕开横在员工通道正中间的“禁止通行”路牌,没摁电梯,一把推开通向楼梯间的安全防火门。

        声控灯应声而亮。

        安全门开启,又在液压杆的作用下反弹回来,自动合上。

        前后间隔不到二十秒钟,两个背包客打扮的外籍雇佣兵也跟着来到了安全门前。两人在门口站定,侧头对视一眼,下一瞬,不约而同弯腰蹲身,从军用皮靴里将绑在脚踝上的短刀给拿出来,握在手上,然后才一脚踹开那扇门,闪身进去。

        彪形大汉和风衣女也很快赶来,鬼影一般无声无息地推门入内。

        火车南站监控室内。

        已经凌晨一点多,值夜班的安保人员们早就困得不行,一个个喝着咖啡都哈欠连天,但还是强打精神、瞪着眼睛盯着整面墙的监控摄像头,生怕一个走神漏看什么。

        管事的从里头办公室里走出来,边嗦方便面边含混不清地问:“都盯好了啊,可打不得有丁儿马虎眼。有什么情况没?”

        “能有什么情况。”其中一个工作人员随口回了句,“我们都守着这些摄像头看了一晚上了,什么事儿也没有。放心吧刘哥。”

        刘志发抬头,目光依次扫过上百个监控屏,见火车站各处的的旅客们候车的候车、过安检的过安检,秩序井然,监控显示,火车站各个角落旮旯都太平无事,便放下心来,笑着招呼几个兄弟,“饿了就到我屋里来拿方便面啊,再晚点儿请大家吃个夜宵。”

        一群工作人员连声道谢。

        谁知,几人正说着话,一阵急促敲门声却忽然响起,喊道:“出事了出事了!刘哥!出事儿了!”

        靠门坐着的人伸手拉开门,众人定睛一看,见是车站里的一个年轻保安。他气喘吁吁满头的汗,脸色焦灼不已,看见刘志发的第一句话就是:“不好了啊刘哥!”

        刘志发把手里的方便面碗放下来,擦擦嘴,皱眉回过身,“咋了啊这么火急火燎的。”

        “有个旅客被人往眼睛里喷了辣椒水儿,好像还挺严重的,好多人都围着看!”年轻保安眉头皱得紧紧的,“咱们是不是得帮着叫一下救护车啊?”

        刘志发年过四十,在火车南站从事安全岗位已经二十年,瞬间敏锐察觉到一丝不对劲。他问:“出事的是车站哪个区域?”

        小保安答:“就是2楼20号候车台附近的检票口。”

        “不可能啊。”另一名安保人员想也不想便接话,指着自个儿面前的一块监视屏说,“那块区域现在好好儿的,哪儿有人受伤引起围观。”

        众人闻声,齐齐定睛往那块监视屏看,果然,视屏里显示20号候车台区域相安无事,旅客们有的托着行李箱检票,有的坐在候车区玩儿手机,一片和谐。

        冲进门的小保安见状,傻了,狐疑地挠挠头,“怎么回事,楼上明明都乱成一锅粥了!这监控是不是坏了啊?”

        刘志发眉头紧锁一言不发,扭头就大步往监控室外头走,到位置了站定一看,果然,2楼候车区整个儿黑压压一片,好些旅客听说有人受伤,都冲上楼看热闹去了。

        “看吧刘哥,我没胡说八道吧。”小保安接话。

        刘志发脑子里疑云密布,但还是定定神,安排道:“马上打电话叫救护车,通知服务台派人过去,先查看旅客的伤势。”

        小保安点点头,忙慌慌地又跑走了。

        刘志发顶着一头雾水回到监控室,又看了眼20号候车台的监控摄像头,点着一根烟。数秒钟后,他眯了眯眼,忽然一拍脑门儿蹦出句话:“坏了。”

        大家不解:“怎么了刘哥?”

        “咱们的车站的监控系统八成儿是遭到了黑客攻击,所有监控摄像头的画面都被替换了。”刘志发沉声说。

        “啊?”有人下巴都差点儿惊掉,“这么大费周折,黑咱们火车站的监控系统,为了什么啊?”

        刘志发脸色很不好看,一口把还剩三分之一的烟整个儿吸完,沉声道,“估计今晚还得出事儿。立刻联系人修复监控系统,动作快,都警觉点儿。”

        *

        作为云城市首屈一指的旅客集散中心,火车南站的地下停车场占地面积极广,除对外供给旅客停车的区域外,还有一个出租车上下客处、一个公交总站,和一个给火车站内部工作人员专用的停车场。

        其中,前三个区域各自相通,只有最后一个员工停车场被单独划分了出去,和其余区域完全隔离开。

        从员工通道出来,正好就是员工停车场。

        此时已是凌晨一点多,偌大的停车场里停着数辆私家车,空无一人,灯光昏暗,其中,靠右面墙壁处有一辆白色丰田,车灯似乎坏了,一闪一闪,忽明忽暗,鬼眼睛似的,给整个寂静空旷的停车场更添几分阴森气氛。

        一阵轻微的脚步声在入口处响起。

        四个雇佣兵都退役自各洲各国特种部队,征战沙场多年,身手一流,侦察能力极强。进入停车场后,四人手持武器放轻脚步,神色间全是戒备与警惕,悄无声息观察四周。

        瘦高风衣女走在最前面,显然是一伙人里的头儿。半秒后,她冷着脸抬起右手,做了个手势。

        其余三名高大壮汉瞬间往四处散开,弓步前行,一丝不落地搜索着各个方位。

        忽的,背包客打扮的杀手在经过一堵墙时察觉到什么,侧过头,隐约看见露在墙拐角处的童鞋一角。

        背包男眯了下眼睛,一步一步走近过去,然后举刀就往下劈。

        谁知定睛一看,墙后却只有一只孤零零的蓝色童鞋,哪儿有半个人影。

        “……”背包男一愣。

        正是这愣神的短短几秒间,一只修长手臂猛从背后横过来,死死箍住了他咽喉部位,干脆利落狠辣果决,不给对方留半分活路。

        背包男一张脸瞬间由于缺氧涨得通红,瞪大了眼珠挣扎着,咬咬牙,挥刀转手就往后头砍。却被对方一个侧身敏捷避开。

        沈寂眼底的光狠戾残忍,冷进骨子里,一手箍死背包男咽喉,另一只手钳住背包男握刀的右手,照着脆骨位置下劲儿一拧,只听见一阵骨肉分离的清脆声,背包男手腕骨被整个儿折断。

        沈寂面无表情,卸了他的刀,夺过来,又狠狠一脚踹在背包男肚子上。

        背包男将近一米九的个头,两百多斤的体格棉花一样被踹飞出去,重重落地,发出肉墩子砸铁似的一阵闷响。他难忍剧痛,鬼叫着抱紧被折断的右手原地打滚儿。

        其余两个男杀手听见动静,第一时间疾步赶来。看了眼倒在地上要死不活的同伴,脸色微变,咬咬牙,举刀一起扑上去。

        沈寂面色极冷静,轻松避开左侧攻击,捞起身上的皮夹克下摆缠住右侧那人的手,下劲儿一拽,抬腿狠狠踢在他膝盖骨位置上。

        彪形大汉吃痛,一个没抗住,瞬间一弯膝盖跪在了沈寂跟前。

        背包男2号见对方不费吹灰之力便躲开了自己的全力进攻,心生恼意,反手又是一刀砍过去。

        沈寂眼疾手快一把抓住他的手,借力卸力往另一方向刺。

        跪在地上的杀手还没来得及起身,见刀朝自己劈过来,一惊,赶紧往旁边躲,却还是被锋利刀尖刺伤了手臂。

        彪形大汉见了血,吃痛,火冒三丈:“fuck!”

        背包男2号抱歉地歪了歪脑袋:“……sorry.”

        下一瞬,两人齐齐将矛头对准了眼前这个始终脸色寡淡冷漠、仿佛丝毫不把他们放眼里的中**人,狠狠咬了咬牙,再次群起攻之。

        员工停车场入口处。

        风衣女听见远处的打斗声,正要赶过去帮忙,却忽然听见背后的防火门“吱嘎”一声,被人推了开。

        她警惕地回过头去。

        丁琦一眼看见个女的,都愣了,视线上下打量了番这女人一身的行头打扮,默了默,有点儿烦躁地抠抠脑壳,嘀咕:“卧槽,派个娘们儿来是几个意思,不知道老子从来不打女人?”

        风衣女冷冷地盯着他,不发一言。

        然后,丁琦朝风衣女露出了一个十分礼貌绅士的笑,乐呵呵道:“这位杀手小姐,这样吧,我先让你三招,免得传出去说我堂堂一个国安特警,欺负女孩子。”

        风衣女嗤笑一声,用韩宇语啐了句什么。

        丁琦一愣:“韩国妹子思密达?”

        风衣女不跟他废话,抬手就朝他发起攻击,步步紧逼,刀刀致命,每一招都下了死手。

        几个动作下来,丁琦愣是硬生生被逼退了三步。他动了怒,解开黑色外套一把扔在了地上,慢悠悠地冷笑:“妹子身手不错啊。”

        “要你命,”风衣女蹦出几个蹩脚的汉字发音,“够了。”

        丁琦扬扬眉毛,勾手。

        *

        数分钟后,风衣女被毫无意外地被击倒,艰难地爬起来,抬起手,抹去嘴角血丝。恶狠狠地瞪着丁琦。

        特工小丁扑扑手,眯了眯眼睛,竖起一根大拇指指着自己,“老子看你是个女人,让着你,你还真以为老子吃素的?”

        沈寂那头也已经把两个大汉撂翻在地。

        几个雇佣兵心知暗杀于小蝶的任务已成定居,不愿赔上自己,也不再与两人纠缠,飞快转身离开了员工停车场。

        丁琦动身想追,思索半秒,作罢。

        这时易警官等人也终于根据丁琦留下的信息追到了停车场处。

        一行人齐齐走到沈寂旁边,左右环顾一番。丁琦微微皱起眉,“老沈,于小蝶呢?你不是说她在你这儿么?该不会又让这狡猾女跑了吧。”

        沈寂撩起眼皮看了丁琦一眼,没说话,随后迈开步子径直走到一个堆放杂物、上头还铺着一层挡灰布的角落处,矮身半蹲下来。

        一伸手,扯开了那层布。

        一个穿着男童装的短发女孩儿安安静静地坐在地上,全身脏兮兮的,手跟脚都被人捆得结结实实。她低垂着眉眼,神色间极是漠然。

        整个停车场忽然一静,所有人的面上都是讶色。

        即使早有心理准备,但,当真真正正看见她的这一刻,大家伙仍受到了不小冲击。谁也无法想象,这样一个漂亮可爱跟天使似的小女孩儿,会是一个实际年龄将近四十的侏儒,更无法想象,她就是潜逃多年逍遥法外的黑|帮杀手、涉|黑头目的情妇。

        众人不禁有些毛骨悚然。

        几秒后,老易上前几步,说:“姓名。”

        女孩儿开口答话,连嗓音都稚嫩甜软:“于小蝶。”

        “你涉嫌故意杀人、危害公共安全、以及涉|黑等多项罪名,根据《中国人民共和国刑法》相关条例,我们决定对你进行拘捕。”易警官神色严肃道。

        话音落地,几个年轻刑警拿着特制的小号手铐上前,给于小蝶解绑在手上的绳子。

        可那结也不知怎么系的,半天解不开。

        几人面面相觑,有点儿不好意思地抬头看沈寂,试探着道,“寂哥,解不开,麻烦你给帮帮忙。”

        沈寂脸上没什么表情,弯腰,随手就给于小蝶松了绑。

        于小蝶侧目看了他一眼,狠狠咬牙,没吭声。

        几个刑警拿了块黑色头套罩在于小蝶脑袋上,铐着她起身离去。

        刚走出两步,沈寂出声,叫住了老易。

        老易回身,“怎么?”

        沈寂抬手丢过去一个东西,老易接住一看,见是一枚漂亮的戒指,边沿处锋利。

        沈寂说:“这女的身上还有一瓶有毒的喷雾,待会儿记得给她搜出来。小心点儿。”

        老易点点头,“知道了,多谢。”

        一行人离去。

        丁琦和沈寂走在最后面。

        忽的,丁琦嗤的笑出一声。

        沈寂瞥他一眼,眼神像在瞧个智障。

        “我猜,于小蝶被你捆在那儿的时候,说不定还挺高兴的,觉得你掉以轻心,给了她机会趁机逃走。”丁琦语气笃悠悠的,“她哪儿知道,你系的结全天下也没几个人能解开。”

        沈寂没理他。

        丁琦点了根烟,边抽边舔着脸凑过去,压低嗓子:“g,寂哥,你什么时候教我打那种结?这么些年,我真他妈好奇死了。”

        “你参军进蛟龙,”沈寂懒洋洋说,“再喊我一声爸爸,我就教你。”

        丁琦凑得更近,“参军我这年纪过了,怕是只有下辈子。喊你十声爸爸成不?”

        沈寂:“……”

        丁琦可怜望,就差摇尾巴了,“再不然,十声爷爷?”努力地眨眨眼,“好不好嘛爷爷?”

        沈寂:“……”

        沈寂皱眉不耐烦,一侧头,离这厮远远儿的,抬手指着他,“警告你,你他妈离老子远点儿,一身烟臭,老子有媳妇的人,一会儿还得回家哄我家小宝贝儿睡觉,别把我熏臭了。”

        然后头也不回地大步离去。

        丁琦:“……”

        说得跟你不抽烟一样?

        丁琦站在原地陷入了一阵迷茫。

        不对,不对,咋回事儿啊。

        这他妈咋回事儿啊?

        明明记得,每回他家小嫂子眨巴个眼睛撒个娇,他家寂哥就百依百顺言听计从,咋同样的招数怎么搁他这儿就只能捞着顿臭骂呢?

        想着想着,丁琦不由生出一种怨妇式的难过。

        唉,一个男人不爱你的时候,你果然连呼吸都是错的。

        *

        深夜时分,路上车很少,沈寂几乎是一路飙车回的住处。

        门卫已经睡了,叫了几声才给把门打开。他把车开到距单元楼几十米远的位置停下,锁好车以后抬头往上看,整栋楼、甚至整个老小区都黑漆漆的,连着他那户也没一丝光。

        难道睡着了?沈寂想。

        进了门洞上楼梯,开门锁时,他怕吵到已经熟睡的姑娘,动作刻意放缓放轻。

        客厅里漆黑一片。

        沈寂没开灯,把车钥匙轻放在鞋柜处,弯腰换拖鞋。沙发上却有什么东西忽然动了动。

        沈寂察觉,眸光一瞬凌厉,扭头看向茶几柜后头的布沙发。

        隐约能看见上头蜷着一个小小的人影,用棉被把自己裹成了一颗小粽子,只露出一颗毛茸茸的脑袋。

        他走过去,在沙发前站定,自上而下地盯着睡在沙发上的姑娘。

        阳台处依稀透入几丝外面马路上的光,她呈侧躺姿势,被子习惯性地掖到下巴底下,垫了个她从姥姥家拿过来的卡通小软枕,脸颊软软陷在枕头里,将内侧颊肉挤得微嘟。乌黑发丝垂下几缕,搭在她雪白的额头和脸蛋儿上,看着乖乖巧巧,可爱得紧。

        沈寂弯腰半蹲下来,单手托腮,垂着眼皮直勾勾盯着她看,片刻,伸出手,修长指尖隔空描摹她精致小巧的唇形轮廓。

        忽的,温舒唯毫无征兆地睁开了眼睛,望着他。眸子乌黑分明亮晶晶的,没有丝毫刚睡醒的迷糊浊态。

        两个人就这么对视了差不多五秒钟。

        然后,沈寂伸手捏了捏她的脸蛋儿,语气很淡,“为什么不听话。”

        温舒唯:“唔?”

        沈寂说:“我走之前,让你好好睡觉。”

        温舒唯静了会儿,奇怪道:“发现我装睡,你好像一点也不惊讶啊。”

        沈寂微微一挑眉,“惊讶什么。”

        温舒唯:“……”

        沈寂懒洋洋说:“小温同志,我太了解你了。”

        温舒唯:“?”

        “老实说。”沈寂贴近她,嗓音压得低低的,轻而柔:“放我跟丁琦走的时候就忍得不行了吧。明明舍不得,担心得要死,还非得一副淡定自若识大体的模样。口是心非的小骗子。”

        温舒唯:“……”

        短短几秒,姑娘一下红了眼,两只小手抱住他脖子,整个人一下扑进他怀里。她手臂用力,抱得很紧,嗓音温软夹杂一丝几不可察的哭腔,“原来你知道啊。那你还走得那么干脆,你知不知道我担心得快死了!”

        沈寂抱紧她,低头亲亲她的额头,脸蛋,然后往下亲亲她红嫩的唇瓣儿,声音低柔得要命,哄道:“我不是东西,我让我家宝贝儿担心了。我错了,你原谅我,好不好?”

        温舒唯抽了抽鼻子,红红的眼睛望着他,哼唧,“我有时候真不想这么懂事。”

        沈寂盯着她,“我知道。”

        “我其实不关心什么爆炸案,什么杀手,什么于小蝶。”温舒唯说,“我没有那么伟大,我没有宽广的胸怀,我唯一在乎的只有沈寂一个人。”

        “我知道。”

        “我自私地希望,你是我一个人的,只是我一个人的。我想你远离战场,远离危险,远离使命,远离你背负的所有。”

        沈寂唇紧紧印在她眉心,哑声,“我知道。”

        “……”温舒唯说完,忽然又笑了下,“但是我知道,不行呢。”

        沈寂没说话,眸色隐忍深沉。

        她抬手,轻轻捏了捏他的耳朵,一双蒙着雾气的眸子定定望着他,道:“我的沈寂同志,可是一名中国人民解放军,是个大英雄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