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玄幻小说 - 寒鸦在线阅读 - 跨年特别小剧场

跨年特别小剧场

        小剧场                草莓酱play

        自从和沈寂结婚后,        温舒唯平时除了上班跑新闻,偶尔抽空剪一些视频,其余时间就是被她家解放军同志关在家里的卧室,        没日没夜地狠狠疼爱。

        那天是一个非常普通的周四。

        温舒唯已接连好几周尤其嗜睡,        向杂志社请了个假,正蔫蔫地窝在家里看电视。恰逢程菲从南城出差归来,        买了些特产,从机场顺路给温舒唯送过来。

        一见到好基友,温舒唯就忍不住大倒苦水,        向程菲说了自己这段时间身体不适没精神的事。

        比起这个迟钝少根筋的姑娘,程菲心思明显剔透得多。一听这话,程菲脑子里瞬间便蹦出了一个猜测。

        在认认真真端详了温舒唯数秒钟后,        程菲试探道:“唯唯,        你最近,        是不是长胖了点?”

        闻言,        温舒唯下意识抬手捏了捏自己肉嘟嘟的脸蛋,认真思索几秒钟,        很深沉地点头,“好像是。”

        程菲:“胃口怎么样呢,        有没有变大?”

        温舒唯又认真想了想,        道:“挺好的,        好像是吃得比以前多些。”

        “这几个月大姨妈规律么?”

        “……”温舒唯突的一愣,一双大眼望着基友迷茫地眨了眨,好几秒才道:“好像没有……”一顿,        “说起来,        我上个月好像也没来大姨妈?”

        话音落地,程菲顿时换上副恍然大悟的了然表情,        一拍手,“揭秘了。”

        温舒唯:?

        “根据我在晋江上看小说将近十年的经验。”程菲神色严肃而认真,眯眯眼,道:“姐们儿,你应该是怀孕了。”

        温舒唯正在喝水,一听这话,顿时呛得噗出一声。

        好基友赶紧自告奋勇,主动外出去药店里给温舒唯买回一支验孕棒。

        温舒唯接过那个五颜六色的长方形盒子,呼吸不稳,心跳如雷,脸蛋儿也红扑扑的,连手指都在发抖。走进洗手间,好一会儿才颤着手把包装拆开,低头,仔仔细细阅读上面的使用说明……

        数分钟后,看着试纸上显示的结果,温舒唯眸光突的一跳,错愕地瞪大了眼睛。

        一阵敲门声从外头响起,随后是程菲的声音,急切道:“怎么样怎么样?几条线?”

        下一瞬,洗手间的门被人里头唰一下拉开。

        程菲抬起头,她家小姐们儿一脸错愕和茫然交织地站在门口,手里的验孕纸上是十分明显的两道红线。

        温舒唯结结巴巴地说,“你帮我看看,我、我没看错吧?”

        程菲嘴角咧开一个灿烂的笑颜,高兴得直接抱住了温舒唯,喜道:“没看错!唯唯!你怀了你家沈寂同志的宝宝,你要当妈妈了!”

        “……”

        就这样,在某解放军同志身体力行的呵护与宠爱下,温舒唯小同志于婚后不久,光荣升级,当上了妈妈,怀上了一个她和大佬的小包子。

        彼时,同样升级的沈某人正在军区开会。

        涉密单位的人员,平时工作时间都会把手机放在保密柜,直到下午下班,沈寂才看见手机上的七个未接来电,两个是沈建国打的,五个是他丈母娘打的。

        沈寂边走出办公楼,边把电话给丈母娘回了过去。

        几分钟后,军区大门口的哨兵战士们便看见了如下一幕:他们平日里威严冷漠不苟言笑,如高岭之花般高不可攀的沈老大,连身上的军装都没来得及换,便开着黑色越野车,从大门口出去了。

        他们朝老大行军礼时,老大还破天荒般弯了弯唇,朝他们笑了下。

        黑色越野很快没了影儿。

        背后,哨兵同志们脑门儿上冒起三个问号,你瞧瞧我,我瞧瞧你。

        哨兵甲神色冷峻,用眼神说:妈耶,俺刚才没看错吧?寂哥居然冲俺笑了?

        哨兵乙面无表情,用眼神说:没看错没看错,寂哥真的对我们笑了!

        哨兵甲身姿笔挺犹如劲松,用眼神说:啊!正所谓,人逢喜事精神爽。

        哨兵乙两手端枪宛如白杨,用眼神说:啊啊啊!上回寂哥这么笑,还是他跟嫂子结婚的时候,这回……难不成嫂子有了?

        *

        不多时,家里大门咔擦一声被人从外头拿钥匙打开。

        程菲有事已经先走了,整个客厅没开灯,安安静静,只有卧室方向隐约传来一阵电视剧的声音。

        沈寂掌心全是汗,指尖微抖,面色却冷静如常,边换鞋,边把手里的车钥匙放在鞋柜上。

        他径直走到卧室门前,推开门。

        天色已暗下来,窗帘半拉,依稀透入丝丝夕阳的光。床上的棉被拱起来,里头的小家伙似乎嫌冷,把自己蜷成小小一团藏在被窝里,连脑袋都捂得严严实实。放电视剧的声音便是从棉被底下传出来的。

        听见外面的动静,那团拱起来的棉被动了动,须臾,钻出一颗毛茸茸的小脑袋。

        一眼便看见立在床头的那道高大身影。

        男人一身海蓝色军装常服,没戴军帽,露出一头干净利落的黑色短发。深邃立体的五官笼罩在夕阳的光线里,鼻翼一侧映出浅浅的阴翳,那双狭长微挑的桃花眼直勾勾地盯着她,不说话,也没有任何动作,眸色深不见底。

        看见他,温舒唯一双亮晶晶的眸子眨巴了两下,调整姿势,一只手撑住下巴,整个身子往床上一倒,趴在了床上,诧异道:“你今天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连军装都还没换。”

        西沉的夕阳,整洁的房间,慵懒的姑娘。

        这一幕落在沈寂眼底,那一瞬,他心中有某种东西被狠狠一动,眼眶微微发热。

        他还是没有说话,只是俯身,张开双臂从背后轻轻抱住了她,将她整个人都拥入怀中。闭上眼,唇印在她露在睡衣外的雪白右肩。

        像个虔诚膜拜的信徒。

        被他吻住的地方有些扎又有些痒,温舒唯红了脸,笑着缩起脑子往后躲,小声说:“你胡茬扎到我了。”

        沈寂把脑袋深深埋进了温舒唯的颈窝,不语。

        滚烫的呼吸喷在她脖子上,温舒唯意识到什么,一怔,手指轻轻抚上他的脸颊,“你是不是……知道了?”

        沈寂“嗯”了一声,带着一丝沙哑的鼻音,“妈给我打了电话。”

        “……本来我想亲自告诉你的,早知道不告诉妈妈了。”温舒唯小声嘀咕,嘴角弯起来,忍不住噗嗤笑了声,小手拍拍他的肩,“呐,你当爸爸了,沈寂同志,请问你现在有什么感想?”

        沈寂:“唯唯,你知不知道我有多高兴。”

        温舒唯:“……”

        说完,他狠狠一口亲在她的嘴唇上,“老子高兴得都他妈快发疯了。”

        温舒唯:“…………”

        温舒唯动了动唇,想说什么,唇却被沈寂给堵住了。

        就这样被摁在床上亲亲啃啃了不知多久,直到她快要窒息脱力的前一秒,沈寂才意犹未尽地放开她。

        温舒唯眼睛湿湿的,靠在他肩头小声说话,嗓音软得能滴出水来,“明天还得去医院在做个检查确认一次,不出意外的话,我估计应该也就两三个月。”

        “嗯。”沈寂亲亲她的小脸儿,“我带你去。”

        过了会儿,温舒唯呼吸调整得差不多了,抬起脑袋盯着他。忽的,她眼珠一转,突发奇想道:“我忽然想吃草莓酱。”

        “好。”沈寂捏捏她的脸,嗓音低柔宠溺,“我家小祖宗说什么就是什么,吃吃吃。”

        “你去给我买。”

        晚上,温舒唯看着一整箱的草莓酱无语望天,陷入了沉默。

        沈寂指了指地上的草莓酱山,语气很淡,“够么?”

        温舒唯:“?”

        “楼下的小超市只有这么多存货。”他语气很平静,“要不够,我再开车去大商场给你拖。”

        温舒唯:“???”

        温舒唯:“……”

        温舒唯终于忍无可忍地瞪大了眼睛,着实震惊了,“喂,这位大哥,请问你是以为自己在喂猪吗?我哪里吃得了这么多!”

        沈寂说:“孕妇不都挺能吃的么。”

        “……”温舒唯抬手扶额,揉了揉太阳穴,道,“我只需要一罐,其它的你吃吧。”

        沈寂闻言,撩起眼皮看她,片刻,挑了挑眉,竟破天荒般善解人意好说话,慢条斯理地道:“行啊。我吃。”

        *

        事实证明,解放军同志果然一言九鼎言出必行,当晚,沈寂就解决了整整两罐草莓酱。

        卧室里。

        姑娘带着哭腔的温软嗓音传出来,气呼呼地抗议:“我让你吃,不是让你这样吃!”

        然后是男人低哑性|感的声音,轻声哄道:“宝贝乖。你好甜……”

        “呜呜呜……”

        *

        次日凌晨,微博粉丝五百万的知名网红up主,@唯唯的花花世界发送了一条深夜博文:

        友情提醒各位朋友,草莓酱涂在身上真的很难洗,并且一旦进入浴室,又是另一番水深火热【摊手】【微笑】【再见】珍爱生命,远离草莓酱【抱拳】

        配图:一颗硕大的饱满红色草莓。

        粉丝a:???

        粉丝b:???

        粉丝c:这题我不会【思考】楼下来。

        粉丝d:疑车无据【疑问】

        粉丝e:草、草莓……印?

        ……

        粉丝n:草、草莓酱play?: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