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玄幻小说 - 寒鸦在线阅读 - Chapter 67

Chapter 67

        chater                08                燎八

        丁琦脸上的表情很不好看,                他一番话说完,屋子里的温舒唯登时一怔,随即皱眉问“这封匿名信是什么时候收到的”

        “据老易那边说,                这封信大约是在半个钟头前被送到警察局门卫室的。”丁琦答道。

        “凌晨12点40”温舒唯两道细眉紧拧,念叨着,                掏出手机看时间,                “现在是8点55分,                距离匿名信上说的登车时间还有3个多小时。”

        说着,她转头看向沈寂。

        对方脸上没有丝毫表情,                眉眼冷冽,                似是在思考什么。半秒后,沈寂道“易警官他们人在哪儿。”

        丁琦沉声答“事发突然,                老易他们紧急制定了一套抓捕方案,                这会儿应该已经去火车南站周边部署了。”

        闻言,                沈寂点了下头,                没有片刻耽搁,                “走。”

        温舒唯眼看两个男人转身就要走,                连忙道“这封匿名信来得不明不白,                怎么能确定这个消息是真是假万一是耍你们呢”

        沈寂目光落回温舒唯脸上,                神色非常冷静,“于小蝶是樊正天手下的职业杀手,                受过专业训练,                反侦查能力强,再加上她背后的未知势力。光靠易警官他们,想短时间内抓到她,                难。”

        “所以我们不能放过任何跟她有关的线索。”丁琦接话道。

        沈寂面无表情,又道“而且,                还有更重要的一点。”

        温舒唯“什么”

        “于小蝶的身份已经暴露,成了全国通缉犯。”沈寂语气极低,“不排除她背后实力为了弃车保帅的可能性。”

        温舒唯先还没反应过来,顿两秒,回过神,一股寒意霎时从脊梁骨窜上来,“你的意思是,除了我们,可能还有其他人要抓于小蝶”

        “我跟老沈想的一样。”丁琦很淡地冷笑了声,“于小蝶身上的秘密太多。如果我是她的老板,就一定会杀人灭口。毕竟,只有死人才不会说话。”

        “那,那我们也赶紧出发吧。”温舒唯手指都有些发抖,说完,转身从鞋柜上拿起手机和钥匙。

        刚弯下腰准备换鞋,头顶却传来一道嗓音,“有危险,你就别去了。”

        “”温舒唯动作突的顿住,眸光一瞬闪动。

        自在友人的婚礼上重逢后,沈寂便一直待在云城,待在她身边,每天正常从军区上下班,正常作息,也正常生活。

        他们和世界上所有的情侣一样,接吻,拥抱,腻腻歪歪,甜甜蜜蜜。

        他的性子冷淡随性又散漫,笑起来试眉眼会习惯性地微微挑起,会下厨,会生气,会吃醋,会黏人,待她温柔宠溺,时不时对她冒出几句骚话,开上几句玩笑,和所有这个年纪的大男孩一样。

        这“寻常”的种种,几乎让温舒唯忘记,他是一名军人。

        危险一词从他口中说出来,轻描淡写,无波无澜,仿佛一件再寻常普通不过的事。

        不过。

        事实也的确如此。

        危险与黑暗,对于军人沈寂而言,本就是他生活的一部分,是家常便饭

        温舒唯抬起头,看向沈寂。

        直到这一刻,温舒唯才头一回清楚真切地意识到,这个几分钟前和她热烈亲吻,无数个夜晚都和她耳鬓厮磨,对她百依百顺宠爱有加、满眼都是她的男人,并不仅仅属于她一个。

        他的世界,也从来不止一个温舒唯。

        “”温舒唯望着他,没有说话。

        沈寂站在原地,自上而下地看着蹲在自己脚边的姑娘。

        片刻,他屈起一只膝盖矮身蹲下来,与她的目光在同一水平线上。勾勾嘴角,手指轻轻在她脸蛋上捏了捏,语调懒散又宠溺,说“你乖乖的,洗漱完就早点上床睡觉,关好门窗。我办完事就回来,好不好”

        丁琦站在门外的过道上,两手叉腰,来回踱了一圈儿步。心想咱小嫂子这么娇,知道这次行动有危险,肯定担心得要死。

        唉,不哄个半小时只怕是走不了了。

        丁琦暗暗琢磨着。

        然而,出乎特工小丁的意料,在听完他家老沈的那番话后,他家小嫂子并没有一哭二闹三上吊地不让老沈走,也没有再闹着要跟他们一块儿去。

        而是非常平静地点点头,“好,那你们路上小心。”

        丁琦“”

        丁琦“”

        丁琦侧头看向蹲在鞋柜旁边的两个人,诧异地微微张口,连眼睛都直了。

        沈寂盯着她看几秒,微低头,唇往她红嫩嫩的唇瓣儿贴过去。

        温舒唯乖乖扬起脑袋,也嘟嘴,亲亲他。

        蜻蜓点水的一个吻,一触即离。

        沈寂最后又揉了揉她的脑袋,笑了下,站起来转身往大门外头走。

        “沈寂”突的,温软嗓音叫住他,

        沈寂脚下步子一顿,回头。

        温舒唯嘴角微微朝上弯,扬起一个浅笑,口吻轻松如常,“注意安全啊,我等你回来。”

        沈寂盯着她,眸色微深,没说什么,点点头,开门出去了。

        门“砰”的一声轻轻关上。

        老小区的楼道灯仍坏着,整栋楼的楼道黑漆漆,只有楼梯平台的侧墙上开了几个规则洞状小孔,透进来几丝暗沉沉的光,根本不足以照明。

        两个男人视力却丝毫不受影响,健步如飞,眨眼功夫便从门洞里走出去。

        丁琦的车停在大门口处。两人默契十足,径直便走到沈寂的黑色越野跟前,拉开车门坐进去。

        暗色光影隐约照亮驾驶室。沈寂脸色沉冷如冰,发动引擎把车开出了小区。

        须臾,他面无表情道,“从这儿到火车南站,最近的路是哪条。”

        副驾驶座上的丁琦早已打开地图,语速飞快道“从泉安路上二环高速是最快的,目前没有堵车,预计19分钟能到。”

        “那封匿名信是谁送去的警局门卫室,”沈寂直视前方,调子平静无波没有起伏,“有没有目击者。”

        丁琦回道“我已经问过了。易警官说,门卫室的大爷去撒了泡尿,回来之后那封信就在门卫室桌上了,写着刑侦大队收至于目击者,应该也没有。”

        沈寂开着车,忽然意味不明地笑了下,低声道“这事儿有点意思。”

        “什么有意思”丁琦不解地皱眉。

        沈寂说“如果那封匿名信是真的,那就说明,这伙人里有人反水。”

        丁琦思忖着,道,“我估摸着,是于小蝶平时得罪了她们组织里的谁,人家前脚知道了她行踪,后脚就给警局递条子了。”

        沈寂顿都没多一下,“不对。”

        丁琦“为什么不对”

        “如果是跟于小蝶有仇,就不会把她的潜逃计划和路线告诉警局。应该告诉她的老板。”沈寂寒声说。

        “对哦。”丁琦听完想了想,一拍脑门子,“直接把她的行踪告诉他们的老板,杀于小蝶灭口,神不知鬼不觉,惊动警察就是自寻死路,迟早被一锅端。想岔了想岔了那就怪了。这好端端的,这个送匿名信的为什么要反水除非”

        话音落地,整个车厢忽的一静。

        丁琦被自己脑子里窜出来的猜测给惊一大跳,侧目看旁边,只见沈寂眉目之间严爽密布,微微眯了下眼睛,若有所思。

        丁琦压低嗓子,“你也想到了”

        沈寂没吭声。

        丁琦死死盯着他,道“除非,有人想帮警察抓到人。有人想让于小蝶活着,活着落网,活着把她知道的所有事,都说出来。”

        沈寂沉吟须臾,说“这是最有可能的可能。”

        “如果真是这样,那就太好了说不定是自己人”丁琦面露喜色,道,“我得赶紧想法子把这伙计找出来。”

        “他有他的事要做。”沈寂沉声道,“好不容易戴上脸的面具,该脱的时候,他会主动找来。”

        “那怎么着”丁琦瞠目,“你的意思是不查那伙计了”

        “不查。”

        “万一之后交火误伤怎么办”

        沈寂没有笑意地笑了下,“能瞒天过海骗过这么多人,可不会是个简单角色。”

        丁琦闻言静默,思索着不再说话。

        数秒后,他从裤兜里掏出一盒黄鹤楼,摸出一根给沈寂递过去,又摸出一根塞自己嘴里,点着抽了口,忽然想起什么,道“说起来今儿你也是的,有行动就有行动,干嘛非跟嫂子提一句有危险。”

        沈寂瞥他一眼,“不提,她就不知道”

        丁琦愣住。

        沈寂嗤了声,慢条斯理地收回视线,“你真以为你嫂子傻。”

        丁琦“”

        丁琦抬手挠了挠头,说“不过,嫂子今天的反应还是让我挺震惊的一年纪轻轻的小丫头片子,头回遇上这种事,不哭哭啼啼都算好的了,她居然还能笑着把自个儿爷们儿送出门。佩服。”

        “我的姑娘,”提起她,沈寂语气不自觉便柔下几分,“当然是最好的。”

        疑犯于小蝶多次以故意伤人,危害公共安全,手段残忍,犯罪情节恶劣,且有涉黑前科,云城警方对案件予以了高度重视。

        接到匿名信的第一时间,丛云区刑侦大队便紧急召开会议,部署抓捕工作的相关方案。参与此次抓捕行动的,除老易与小崔外,还有队里的其余5名精英刑警。

        晚上9点半左右,沈寂丁琦与易警官等人碰面。简单了解完参与人员和部署情况后,身着便装的几人便分头行动。

        十一月底的云城已快入冬,夜里风大,气温低至十三四度。

        作为全中国出了名的经济发展核心区,云城外来人口非常多,市内四个火车大站,每天人流量都居高不下,虽已是晚上十点左右,整个火车南站的旅客依旧络绎不绝,背着大蛇皮口袋的农民工,抱小孩儿的朴实妇女,相互搀扶着找站台的老夫妻,形形色色,人间百态。

        一个年轻女警伪装成了旅客,手里拎着一个旅行包,坐在2楼20号候车台附近,正低头看手机,偶尔抬头,视线与旁边一个身着蓝色工作服打扫卫生的中年男人交流。

        中年人手上拿着扫帚,有一搭没一搭地扫着地,神色警惕戒备,观察着周边人员。

        警务人员们分布在火车站的各处,不动声色地织起天罗地网。

        时间分秒流逝。

        快12点30分时,车站内依旧不见于小蝶的人影。

        刑警们不由有些着急了。

        “易叔”年轻女警压低嗓子,对衣领里侧的通讯器道,“目标还没出现。那封匿名信会不会是假的”

        坐在麦当劳里看报纸的易警官面上神色丝毫不变,“还有10分钟,再等等。”

        说话同时,他抬眸,目光扫过对面的一家高档西餐厅。

        餐厅靠窗的吸烟区。

        “”丁琦把第六根烟戳熄在烟灰缸里,说,“都开始检票了,那侏儒女怎么还没来操,老子们不会被耍了吧”

        沈寂单手端起桌上的白色杯子,低眸喝咖啡,与此同时,他余光里看见一个人影。

        那是一个抱孩子的妇女,年纪在33岁左右,衣着朴素,挎着一个劣质大帆布包,脸上也没化妆,看起来就是个最普通的农村妇女,一点也起眼。

        妇女怀里抱着一个几岁的的孩子。大约是天气太冷,小孩儿的脸被包得严严实实,只露出半颗后脑勺,头发短短的,一身土气的男童装,应该是个小男孩儿。

        男孩儿非常乖巧,从两人进站到现在,那孩子始终安安静静地趴在母亲怀里,一点也没哭闹。

        哐当一声,沈寂把手里的杯子放回桌上。

        他盯着那对母子,抬头看一眼候车台标识18号候车台。

        沈寂在座椅上调整了一下坐姿,高大身躯往椅背一靠,眯了眯眼睛。

        列车提前5分钟停止检票。

        12点33分的时候,那个农村妇女从候车区的座位上站了起来,抱着怀里的孩子径直就往检票口走。

        沈寂低声,对衣领内侧道“目标现身,拦住检票口那个抱孩子的女人。”

        低沉嗓音语速快而稳,随电流传输至所有刑警的通讯仪。大家霎时精神一振,迅速起身往检票口快步靠近。

        “老贺。”易警官沉声喊了句。

        话音刚落,一个站在母子身边的中年男人忽然手一抖,手里的杯子打翻,水瞬间倒了女人和孩子一身。

        “哎哟,对不起对不起”中年男人赔笑脸。

        妇女皱眉,不愿纠缠,绕开老贺就大步往检票口走。

        “大姐,你们身上都湿了,孩子会着凉”老贺一把拽住女人的袖口,“我带你们去休息室,你给孩子把衣裳换了吧。”

        “让开”妇人变了脸色,焦急道“我们车马上要开了”

        老贺手上下劲儿,愣是不松手。

        纠缠之际,沈寂和丁琦已大步流星,走到距离母子和刑警老贺几步远的地方。

        突的,

        两道高高大大的身影进入沈寂视野。那是两个外国人,其貌不扬,身材全都非常高大结实的一身旅者背包客的运动打扮,但目光却犀利锋芒满是杀气。

        两人手上拿着车票,也大步往检票口的方向走。

        其中一个边走边把手伸进了外套里

        沈寂和丁琦脸色同时微变,电光火石间已猜到什么,看一眼周围来来往往的无数普通旅客,相视一眼,眼神交换。

        下一瞬,丁琦加快步子直接朝两个外国人撞上去,力道又狠又重。

        “”其中一个外国人被他撞得一个趔趄,站稳了,恶狠狠地瞪丁琦一眼,恶狠狠用英语骂了句脏话。

        丁琦蛮不讲理,“哟,洋鬼子撞了老子还撒泼赔钱”

        “有杀手。”沈寂沉声对通讯器道,“周围旅客太多,不能直接抓捕。”

        “”老易没忍住,拧紧了眉低骂一声。

        所有人都被这个变故给弄得有些无措。

        正是此时,检票口关闭。

        中年妇女脸色大变,紧接着便听见怀里响起一道稚嫩嗓音,语调冰冷道,“这是个条子,别和他纠缠。”

        妇人闻声,下一瞬竟飞快从包里掏出一瓶喷雾,直朝老贺的眼睛喷。

        那喷雾不知是什么,老贺始料未及,挨了个满眼,双眼火烧火辣地疼,一下松手。

        见有人受伤,整个检票区霎时陷入混乱,大家伙纷纷围过来。

        人头攒动,其余队员一下被冲散,赶紧拨开人群艰难地往老贺集中。

        两个外国杀手和丁琦也被人挤得踉跄几步,一时半会儿抽不出身。

        趁这当口,妇人连忙转身往别处跑。

        跑到人流量相对较少的洗手间外,却迎面和一个高个儿人影撞上。

        沈寂脸上没有一丝表情,直接伸手就去抢夺妇人怀里的男童,出身狠重,动作干净利落。

        妇人不敌,孩子被抢过去。沈寂抱着孩子大步就往火车站大门口走。

        突的,

        一只戴戒指的小手抬起,比刀刃更锋利致命的戒指边沿紧贴住沈寂颈动脉,“小男童”轻声开口,稚嫩悦耳的小姑娘嗓,冷冷道,“放了我。”

        沈寂连眉毛都没动一下,语气寡淡冷漠没有一丝温度,“你的老板派了杀手来杀你。想活命就跟我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