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玄幻小说 - 寒鸦在线阅读 - Chapter 64

Chapter 64

        chater                08                燎五

        揪着沈寂的耳朵吼完这番话后,                温舒唯安静下来。刚才气势如虹的一番威胁加怒斥消耗去不少体力,这会儿,她眼眶红红的,                胸前起伏呼吸不稳,                一双眸子凶巴巴地瞪着他。

        对面的沈大爷直勾勾盯着她看,                须臾,                沉声从后槽牙里挤出俩字儿,阴沉沉的“松手。”

        温舒唯跟撞了邪似的,                也不知哪儿来的熊心豹子胆,                竟咬咬牙,                右手用力把他耳朵揪得更紧,                很淡定地也说出两个字“我不。”

        沈寂瞧着她,                一双桃花眼的眸光又沉又邪,语气轻得危险“给我松。”

        温舒唯仰头,心跳如雷故作镇定,“我就不。”

        男人耳朵被姑娘揪在手里,                两个人就这么大眼瞪小眼地僵持,你盯着我,                我瞪着你,                谁都没有任何动作。

        过了差不多有十秒钟,

        忽的,出乎温舒唯意料,在两次威逼她松手无果后,这位大佬竟侧过头、垂着眼皮低低笑出了声来。

        温舒唯“”

        温舒唯一下愣住,                眼睛瞪得更大,                着实是震惊了“你抽疯啊被我揪着耳朵还这么高兴”

        沈寂笑完,目光重新落回她脸上,                微一挑眉,“你才知道老子疯”

        温舒唯“”

        “老子要不疯,能被你个傻里傻气的小丫头片子迷得神魂颠倒死去活来”

        “喂。”温舒唯脸蛋不争气地发热,手继续揪着他,低声道,“我可在生气,别以为你说两句好听话我就不跟你计较了。少在这儿嬉皮笑脸插科打诨。”

        沈寂又盯着她看了会儿,冷不丁淡声“对不起,我错了。你别生气。”

        温舒唯

        温舒唯再一次愣住,怀疑自己耳朵出毛病了沈寂是谁大家伙青春岁月里的狠人校霸,响彻三军的海上利剑,身上背负着多少传奇和故事的人物,卧是一条龙,站是一头熊,从他口里说出“对不起我错了”六个字的惊悚程度,简直堪比天上下红雨。

        温舒唯目瞪口呆,支吾了好半天才道“你、你这就认错了”

        沈寂的表情很平静,“嗯。”

        她“”

        “道歉不行,说吧,我怎么做才能让你消气。”沈寂脸上没什么表情,说着,他还很认真地思考了几秒钟,而后非常冷静地向她给出一个提议,“要不我牺牲一下,以身相许,躺平任操”

        她“”

        好大一个牺牲,真是见者感动,闻者落泪。

        温舒唯被自己的口水给呛到了,陷入沉默,无言以对。

        几秒后,沈寂瞧见眼前的姑娘松开了揪他耳朵的小手,毛茸茸的脑袋垂下来,眉头皱得紧紧的,忽的,又裹着被子唰一下转过一百八十度,拿一个粽子似的娇小背影对着他。

        连那撮翘在她头顶的呆毛都在宣示着无声的愤怒。

        沈寂挑挑眉,倾身,从背后凑近了瞧她脸蛋儿,“还生气呢”

        温舒唯心里不舒服,把脑袋别过去,不理。

        沈寂又从另一侧贴近她,嗓音低低的,夹杂着寡淡烟草味的呼吸喷在她雪白的耳垂上,“我家宝贝儿这么舍不得我”

        温舒唯眼眶又红了,咬咬唇瓣儿,回过头看他,深吸一口气吐出来,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听上去平稳如常,“你这样吓唬我,我不喜欢。”

        沈寂握住她纤柔的双肩,将她身子扳回来,面朝自己。他低眸静静地注视着她,片刻,淡声道“这不是吓唬你。”

        温舒唯牙齿用力,嘴唇咬得更紧,不吱声。

        沈寂开口,语气沉稳平静,再寻不见丝毫往日的戏谑散漫。他很冷静地说“我十九岁进军校,正式入伍,穿上那身衣服的第一天,我就知道一切都不同了。”

        温舒唯没有出声打断,安静地听他说。

        “知不知道,我们大学的第一堂课是什么”沈寂说。

        温舒唯摇头。

        “是宣誓。”沈寂神色冷峻,说,“我是一名中国人民解放军,我宣誓,服从党的领导,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服从命令,严守纪律,英勇顽强,不怕牺牲。”

        温舒唯听他说着,忽然泪湿眼眶,用力握住了他的手。

        “苦练杀敌本领,时刻准备战斗。绝不叛离队伍,”男人的嗓音低而稳,一个字就是一句话,“誓死保卫祖国。”

        他说完最后一个字,窗外的风声再次消寂。

        良久。

        沈寂嘴角淡淡勾起一个弧,伸手,轻轻捏了捏温舒唯的脸,嗓音忽而变得低柔几分,“你现在明白了么”

        数秒的静默后,温舒唯点点头,“明白。”说完,她伸手抱住了他。

        沈寂侧头,轻轻吻了吻她鬓角的发,微闭上眼,哑声说“如果真的有那一天,你答应我一件事。”

        她双臂收得紧紧的,用力到骨节都泛起青白,摇头,“你不用说了,我什么都不会答应。”

        耳畔一静。

        温舒唯两手环在沈寂腰后,下巴垫在他肩膀上,她所处的位置正对不远处的衣柜,柜门半敞。里头整整齐齐地挂着几套他的军装,夏常服,秋常服,海洋迷彩,荒漠迷彩,还有一件冬季的军装外套,全都笔挺整洁一丝不苟。

        温舒唯忽然弯了弯唇,笑起来,轻声喊他一句“喂。”

        “嗯。”

        “我听说,你们军装有很多套,各个季节,不同时期,要穿的衣服都不一样。”温舒唯道,“结婚的时候,要穿的是军装礼服”

        “对。”

        “我很期待你穿礼服的样子。”温舒唯柔声说。

        以她家男人的盛世美颜,必定帅得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闻言,沈寂眸色骤然深不见底。他沉吟好片刻,才低哑答道“好。”

        得到这个承诺,她嘴角一弯便轻轻笑起来,话音出口,却含泪半秒哽咽,然后才说“沈寂,我害怕孤独,你一定要平安延年,跟我白头偕老。”

        须臾,

        “好。”沈寂也很淡地笑了,“我答应你。”

        这一晚,温舒唯和沈寂聊完正事,又胡七八糟地鬼扯了些家长里短有的没的,一直聊到了半夜一点多,随后又被他摁在床上摸摸啃啃地亲了快一个钟头,近三点的时候,她才眼皮打架又累又倦,在他怀里沉沉地睡了过去。

        一觉睡到了上午七点。

        清晨时分,半梦半醒间,温某人是被尿给憋醒的。

        头天夜里被折腾得够呛,早上睁眼,温舒唯两边眼眶黑得像国宝大熊猫。她压根不记得自己身在何方,只以为还在姥姥家,迷迷糊糊地从床上坐起来,迷迷糊糊地挠了挠鸡窝头,然后又迷迷糊糊地从手边随便捞了件衬衣套在身上,掀开被子跳下床,光脚丫趿拉上拖鞋,打开卧室门,哈欠连天地走出屋子。

        到洗手间门口,她想都没想地便伸手把门推开了。

        吱嘎一声。

        里头的人听见开门的响动,回过头来。

        温舒唯嘴上的哈欠打到一半,看清洗手间里的景象,嘴巴保持着打哈欠时张开的“o”型,目瞪口呆,傻了。

        一阵秋风扫落叶的声音。

        于是乎,伴随着厨房里紫米粥的咕噜沸腾声,蓬蓬头下哗啦啦的水声,洗手间处,鸡窝脑袋迷糊女和冷脸全裸冲澡男的拉风画面,于这个晨光熹微静谧美好的早晨,彻底定格。

        约莫过了十来秒钟。

        沈寂浑身一丝不挂,随手抹了把脸上的水,湿润的黑色短发下是湿润的眸,瞧着她,语气挺随意,“你要洗澡”

        “”

        不知是被沈寂的从容淡定所影响还是别的什么原因,温舒唯竟也没显得多慌乱。她只是完全无意识地、目光机器人似的一寸一寸往下移,依次滑过对方宽厚结实的双肩,线条流畅起伏的胸肌纹路,和底下那片引人无限遐想的八块腹肌,和两条人鱼线,和两条修长结实的漂亮大长腿。

        然后又机器人似的重新抬起脑袋,重新看向他的脸,机器人似的摇头摇头。

        所有动作都一卡一卡。

        沈寂又问,“上厕所”

        姑娘表情呆滞,继续机器人似的点头点头,还是一卡一卡。

        两秒后,身上的皂荚泡沫冲完,沈寂关了水笼头,随手从毛巾架上扯下一根干毛巾,边随手揩着身上的水,边直接从洗手间里迈着步子不紧不慢地走了出来

        嗯直接走了出来

        温舒唯“”

        一阵散发着热气的雄性荷尔蒙随着他走近迎面袭来,还夹杂着一丝极清淡的洗发露清香味儿。再一次近距离接受“美男出浴”的暴击,温舒唯眼珠子都瞪圆了。

        她抬手捂住嘴,木呆呆地瞪着已经近在咫尺的这副美男出浴图,一点声音都发不出。

        再看看沈寂。

        他脸色寡淡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一只手拿毛巾擦水,另一只手腾出来,在姑娘毛茸茸的鸡窝脑袋上揉了把,语气淡而宠溺,“乖,去洗漱。我煮了粥,洗完出来吃,一会儿我送你去单位。”

        话音落地的下一秒,温舒唯被震飞的三魂七魄终于回归皮囊,顿时一脸惶然,躲鬼似的嗖一下窜进了洗手间,砰一声,把门关上,咔擦咔擦反锁。

        沈寂

        洗完澡的沈大爷在原地站片刻,有点儿费解,然后转身,面无表情地进屋穿内裤去了。

        洗手间里。

        温舒唯心跳快得要从嗓子眼儿里蹦出来。她背贴门板捂住嘴,眼神惊恐,满脸通红,羞窘欲忘几乎要烧成灰卧槽卧槽卧槽卧槽

        她刚才看到了什么

        看到了什么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完蛋了,非礼勿视要长针眼

        易警官所言非虚,于小蝶的通缉令,于次日清晨八点钟下达至全国警局内网。

        得到这个消息的时,温舒唯刚打卡上班,走进杂志社的大门。

        她抿抿唇,给专程发短信告知自己的易警官回复过去谢谢易警官,你们辛苦了。

        云城市接连发生了两起人为引起的爆炸案,性质恶劣至极,梁美娟决定跟进整个案件的侦破工作,形成新闻稿,待罪魁祸首归案后反馈给各界。她思来想去了好一会儿,还是决定把这项艰巨任务交给温舒唯。

        整个上午,温舒唯都待在主编室开会,出来时已经快要中午。

        到了饭点儿,大家伙忙了一上午终于捞着点儿闲暇时间,便点外卖的点外卖,外出就餐的外出就餐,张罗上了午饭。

        有同事笑着问温舒唯,“唯唯,你中午吃什么要不要我帮你点餐”

        温舒唯婉拒了热心同事的好意,整理好会议笔记后便合上了笔记本,背着包走出了办公室。

        刚到公司大门口,便瞧见一个坐在前台左侧的候客区沙发上的人影。

        温舒唯笑着招呼“程菲”

        对方闻声,转过头来。

        好友一身休闲装打扮,背着一个帆布斜挎包,秀丽五官在淡妆的点缀下显得格外精致。看见温舒唯,程菲笑起来,抬手招呼着温舒唯在身旁的位置坐下。

        “喏。”程菲从包里拿出一个保温盒,“我做的,吃吧。”

        温舒唯诧异地瞪大眼,调侃道“你给我发微信的时候,我还以为自己看错了,你居然还真给我准备了爱心便当,这太阳不是打西边儿出来了吧”一顿,眯眼,“说,是不是做来送给哪个小哥哥的,人家不要才拿来给我吃”

        边说边打开饭盒,香气四溢。

        “是啊是啊,你可真聪明。”程菲白她一眼,没好气道“我最近新学了两道菜,自己尝着还不错,就想着给你尝尝。早知道你这狗东西嘴里没好话,我就给汤瑞希了,不要拉倒。”

        温舒唯连忙赔笑脸,抱着程菲的胳膊晃啊晃。

        两个姑娘嘻嘻哈哈地闹了会儿。

        温舒唯拿着筷子夹起一块鸡腿肉,放进嘴里,腮帮鼓鼓地嚼,味道不错。她笑眯眯的,边吃边随口问“对了,你最近怎么忽然对做菜感兴趣”

        “我前段时间在网上看见了一个福利院在招聘义工,心血来潮就去了。平时没事就去给那些小孩子做点吃的,陪他们聊聊天,教他们背背唐诗什么的。”程菲说着,托着腮叹气,“那些孩子真的好可怜啊。”

        温舒唯点头赞许,“做义工不错啊,献爱心,行善积德,福报多多。”

        “英雄所见略同。”程菲说着,忽然顿了下,像想起什么似的低声道,“而且你知道么,我在福利院做义工的时候,还遇见了一个男”

        话没说完,电梯门开了,几个取完外卖的同事说说笑笑地走进来,跟温舒唯打招呼。

        程菲被人打断,话音戛然而止。

        一行人很快走远。

        温舒唯注意力重新回到好友身上,问道“你刚想跟我说什么”

        “就是遇到了个帅哥,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程菲笑了下,“快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