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玄幻小说 - 寒鸦在线阅读 - Chapter 63

Chapter 63

        chapter                08                撩(四)



        没由来的,                温舒唯鼻头一酸竟瞬间有点想哭。她两只手紧紧缠在他腰上,下巴抵着他的左肩,低声斥道:“什么人没了?什么寡妇?你再乱说话,                信不信我一个星期不搭理你。”



        沈寂笑,                大掌轻柔抚着她脑后黑发,唇贴近她耳侧,                语气低而柔,又带着一丝他惯有的轻佻戏谑,“这么舍不得我?”



        温舒唯身子后撤数公分,                抬眸,没有说话。



        沈寂视线也看向她,竟微微一怔。



        昏暗的灯光将姑娘莹白的脸蛋儿笼罩其中。她裹着被子,                长发蓬松微乱,                一双漂亮的杏仁眼儿隔着不远距离定定盯着他,                亮亮的,                红红的,门牙轻咬着下嘴唇,                浓密的眼睫在她脸上投落下两圈浅浅的影。



        忽的,温舒唯开口,                沉声喊了一句他的名字,                “沈寂。”



        沈寂也直直瞧着面前的姑娘,                应声:“嗯。”



        她深吸一口气吐出来,忽而竟弯了弯唇角,朝他笑了,                “我刚都把话说到这份儿上了,                咱们干脆都来表个态吧,今晚一次性,                把所有想法都说个清楚明白。”



        沈寂伸手捏住她的下巴左右轻晃,问:“想让我交底?”



        “不光是你向我交底。”温舒唯直视着他狭长微挑的眼睛,正色道,“我也会把所有我心里想的,都原原本本告诉你。”



        沈寂听她说完,调整姿势,半坐半躺地靠在床头,嗯了声,然后抬手轻轻在自己的大腿上拍了拍,懒洋洋道,“过来,有话抱着说。”



        温舒唯:“……”



        温舒唯被卡了足足三秒钟,红着脸道:“喂。我跟你说正事呢,能不能严肃点。”



        “抱着怎么就不严肃了?”沈寂嗤了声。见她裹着被子几秒不动,挑挑眉,伸手一把将那丫头连人带被给提溜过来放腿上,抱得紧紧的,头埋进她香暖温热的颈窝里来回蹭,声音低柔嗡哝,“想说什么,说。”



        温舒唯四肢都禁锢在被子里,又被他死死抱住,想动都动不了。她试着轻轻推了他一下,小声斥:“你这样,我还怎么跟你说正事?”



        沈寂侧头在她粉嘟嘟的脸蛋上就咬了口,说:“给你两个选择。”



        温舒唯眨眨眼,“唔?”



        “一,我们抱着说。二,我们躺下说。”



        “……”温舒唯羞得瞪大眼睛,忍无可忍地举起脚丫,隔着被窝朝他踹过去一脚,“我算是看出来了,你根本就是个大色|狼。”



        “谁刚才生气老子不啪她的?”



        温舒唯:“……”



        “再说了。”沈寂撩起眼皮瞧着她,语气非常一本正经淡漠平静:“我色我家小媳妇儿,色得光明正大日月可昭,有什么见不得人。”



        温舒唯:“……”

        她简直被这段话里的几个成语用法和这位大佬义正言辞的不要脸言论给震呆了。她瞠目结舌,卡壳好几秒才挤出一句话,道:“听沈队您这意思,您色得还挺理直气壮,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沈寂从鼻腔里淡淡哼出个“嗯”。



        温舒唯眯眼,又隔着棉被踹他一脚。



        这回,沈寂挑挑眉,眼疾手快一把钳住她裹在被子里的脚丫,又屈起另一只胳膊撑住脑袋,手肘很随意地靠在床头,低声威胁:“劝你悠着点儿啊,我这刚泻火,再给撩起立了别怪我兽|性大发。”



        温舒唯听了低低“切”一声,红着脸蛋儿小声嘀咕,“少吓唬我,你才说了不会把我怎么样。谁怕你。”



        沈寂眉毛挑得更高,“丫头,你太年轻了。”



        温舒唯:?



        温舒唯一脸茫然,“你想表达什么?”



        “信不信。”沈寂眯了眯眼睛,低头贴近,在她嘴角处落下一个轻吻,沉着嗓,哑声低语:“就算不动真格,我也有几百种法子让你明天下不了床。小温同志,你想不想试试?”



        温舒唯:“……”



        果然,狗嘴里吐不出象牙,骚男人嘴里也说不出什么正经话。



        温舒唯耳根子都烫得快失去知觉了,静默,决定不再与这位没脸没皮的大佬探讨这种疑似搞黄|色的话题。而是清了清嗓子,换上副正经严肃地语气,道:“言归正传,你说吧。”



        沈寂绕起她一缕头发丝儿,放在唇边吻了吻,随后捏在手里玩儿。语气懒洋洋的,“我说什么。”



        温舒唯定定神,续道:“你和丁琦提到的那个全球通缉犯‘吉拉尼’,是什么人,和你有什么过节,为什么要一而再再而三地跟你过不去?”



        话音落地,周围突的一静。



        数秒后,



        沈寂盯着她,沉吟道,“你还记不记得,‘奇安号’被劫持的事?”



        从对方口中听见“奇安号”三个字,温舒唯的面色明显微变,静了静,缓慢点头,“记得。”她说着顿了下,“当时我也在那艘货轮上。”



        沈寂沉声答:“那群海盗的头子,就叫吉拉尼。”



        “……”



        听他说完,温舒唯瞳孔骤然微缩。如今,距离她在亚丁湾遇险一事已过去近五个月,但那噩梦般的数个小时却犹如梦魇,久久挥之不去,几次午夜梦回,她醒来后都睡衣湿透心有余悸。

        短短几秒光景,她脑海中已自动浮现出数道面目狰狞的丑恶身影。



        温舒唯略皱起眉,飞快在记忆里搜索,忽的,一张脸庞从模糊群像中跳脱出来。那个男人一米七五左右的个子,身高体型在一众牛高马大的海盗里并不出挑,样貌也不起眼,整副五官里,唯一让人印象深刻的,便是他左眼处盖着一只黑色眼罩,剩余完好的那只右眼,瞳孔是罕见的琥珀色,目光阴沉,残忍凶狠……



        她脱口而出说:“是那个独眼怪?”



        沈寂点了下头,眉宇间蒙上一丝霜色,“对。”



        “居然是他……”像有一股冷风钻进脖子里,温舒唯背上汗毛倒竖,不寒而栗,有些不安又有些疑惑地道,“他为什么要大费周章闹出这么多事?就因为上回勒索中国政|府未遂,所以恼羞成怒要报复?”



        沈寂沉声:“不止这一个原因。”



        温舒唯狐疑:“还因为什么?”



        沈寂这回没有立刻答话。



        他静默片刻,伸手从床头柜上拿起烟盒,摸出一根玉溪放进嘴里,拿打火机点燃。浓白的烟雾从他唇齿间飘散升空,熏得他眯了下眼睛,随手把烟雾挥散。



        沈寂靠在床头抽烟,眸微垂着,脸色深沉不明。



        温舒唯隐约感知到什么,抿抿唇,只是坐在他怀里安静地看着他,并不催促。



        好半晌,沈寂才再次出声,淡淡道:“‘奇安号’遭劫持那回,是我和吉拉尼第二次交手。我第一回遇上这个人,是在五年前。”



        他说这话时,眸色平静,字里行间也没有任何起伏,几乎教人听不出任何情绪色彩。



        温舒唯听了抿抿唇,“五年前?”



        沈寂没有吭声。



        她从他复杂隐忍的眼神里读出了某些东西,略思索,猛地反应过来,“如果我没有记错,你说过,宋哥宋成峰,是五年前执行任务时牺牲的……”她眸光惊跳,“难道宋哥的死和吉拉尼有关?”



        沈寂掸了掸烟灰,嘴角微勾,竟很淡很淡地笑了。大手在怀里小丫头的脑袋上撸了把,“行啊。平时看着笨,关键时候这小脑瓜还挺好使。”



        “……”温舒唯没有理会他故作轻松的玩笑,一把抓住他的大手,眉头皱起来,“五年前的任务,才是吉拉尼报复你们的真正原因吧。”



        沈寂眼中的笑意褪去,寒声道,“五年前的恶战,宋哥丢了一条命,吉拉尼丢了一只眼睛。”



        “这就难怪了。”温舒唯说,“他应该从五年前开始就对你们怀恨在心。上回‘奇安号’被劫持,吉拉尼本想狮子大开口找中国政|府海捞一笔,结果又遇上了你们。新仇旧恨加一块,像这种心理阴暗的恐怖分子,用脚指头想也知道他不会善罢甘休。”



        沈寂没说话。

        温舒唯死死盯着他的眼睛,“从叔叔出事开始,你就知道了?”



        沈寂与她对视,答:“当时我只是怀疑,没有确定。”



        “从我收到炸|弹百合的那一天开始,你就隐约猜到了。”温舒唯说,“这一系列报复行动的最终目标是你,吉拉尼想要你的命,对不对?”



        沈寂静默数秒,沉声:“对。”



        温舒唯眼中飞快升起一丝惊慌,脑子里电光火石又闪过那张阴森森的人脸,霎时连脊梁骨都透着凉意。



        屋子里又安静了好一阵。



        “想这么多做什么,这不是你该操心的事。”沈寂忽然笑了下,伸手,捏捏她隐隐发白的小脸,“就算塌下来,也有我给你顶着,有我在,没人能伤害你。”



        “……”温舒唯咬了咬唇,望着他,心里忽然难受得厉害。



        又听见沈寂道,“你要我说的事,我说了,要我交的底,我也交了。现在,唯唯,是不是该换我让你说。”



        温舒唯嗫嚅了下,声音低低的,有点儿闷,“你要我说什么?”



        沈寂垂眸直勾勾地看着她,道:“回答我,如果有一天,我不在了,你打算怎么办?”



        窗外忽然起风了。



        深秋的晚风将树叶吹得沙沙作响。



        少倾功夫,温舒唯深吸一口气吐出来。她看着他,很平静地问:“不在了是什么意思?”



        沈寂不说话。



        温舒唯道:“牺牲?”



        沈寂还是没有吭声。



        “那还能怎么办。”姑娘叹口气,无所谓地耸耸肩,“要么成为烈士遗孀,每年去陵园给你上柱香,要么就回归森林,重新找个男人。”



        沈寂微微挑起眉毛,语气挺随意,“那小温同志是想给我上香,还是重新找个男人?”



        她眨眨眼,“我觉得吧,我应该会先重新找个男人,再每年跟他一起去给你上香。你觉得怎么样?”



        沈寂:“……”



        沈寂一把勾住她的腰把人圈过来,眯了眯眼,薄唇紧抿,后槽牙在腮帮子里挫动两下,一语不发。



        温舒唯仰着脖子看他,扬扬眉。



        数秒后,



        “本来我以为,你这回答,我他妈得气疯。”沈寂忽而弯了弯唇,竟自嘲似的低笑出声,捏住她的下巴挑了挑,哑声,“但真听你说出来。温舒唯,我反倒觉得放心了。”



        温舒唯:“……”



        温舒唯再也装不下去了,满眼通红地用力打他两下,也不知哪儿来的胆子,居然还一把揪住了他左边耳朵,拎起来。



        沈寂:“?”



        沈寂:“……”



        沈寂一僵,都他妈让这小心肝儿给揪愣了。



        姑娘话刚出口便带上哭腔,奶凶奶凶的,恶龙咆哮:“姓沈的,我告诉你,人是你招惹来的,我跟定你了。要真是有那天,你敢丢下我,姑奶奶追到阎王殿也要锤爆你的狗头!”



        沈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