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玄幻小说 - 寒鸦在线阅读 - Chapter 62

Chapter 62

        chapter                08                撩(三)



        话说完的同时,                沈寂打开了吹风机,大手拨弄着怀里姑娘的一头浓密黑发,动作轻柔细致得不可思议。。



        吹风机吹出来的热风,                暖呼呼的,                夹杂着吹风机电流的嗡嗡声,和他平稳规律夹杂清淡烟草味的呼吸。



        温舒唯整个人坐在沈寂的大腿上,                乖乖由着他帮自己吹头发,心中莫名安定。弯弯唇,将脸颊软软地贴在了他胸前,                两只手臂环住他的腰。



        两人安静相拥,气氛难得的温馨和谐。



        过了差不多两分钟,温舒唯依然侧着脸蛋儿、将脑袋枕在沈寂的胸膛上,                由于长时间保持着同一个姿势,                她脖子隐隐发酸,                咕哝了声,                挪蹭着身子在他怀里调整坐姿。



        谁知,这一蹭一扭,                直接令沈寂嘶地倒吸了口凉气。



        温舒唯察觉,身子一僵不动了,                连忙抬起头来看他,                紧张兮兮地问:“怎么了怎么了?我把你压疼了?”



        沈寂眼睛直勾勾盯着她,                眸色微暗,低声说:“你压我腿了。”



        温舒唯:“?”



        温舒唯闻言,先是一滞,                而后两只屈起两只膝盖跪在了床上,                借了点儿力,不让自己把全身重量都压给他,                身子悬空抬高,不与他双腿接触,又问:“现在呢?还疼么?”



        “嗯。”



        “……喂,你至于么。”温舒唯有点儿无语地看着他,嘴里嘀嘀咕咕,很认真地问:“我现在根本挨都没挨着你的腿。而且我哪有这么重?亏你这么大一块头又高又结实,一九十几斤的姑娘都觉得太沉,敢情大佬您是假把式,这身腱子肉是虚壮呀?”



        沈寂:“……”



        沈寂眯了眯眼,静半秒,然后把吹风机的电源摁扭往上一推,关了,随手给扔到一边儿。手指勾住她的下巴挑起来,自上而下地盯着她看,压着嗓,声音低得沙哑危险:“你他妈压的是老子第三条腿。”



        温舒唯:“……”



        温舒唯先还没反应过来,等回过神后,双颊霎时便“噌”的窜起两簇鲜艳火苗。瞪大了眼睛望着他,一时语塞。



        昏黄的灯光自头顶洒落,姑娘此时素面朝天,但羞涩窘迫的红云却比胭脂腮红更显娇俏。红晕染透了姑娘雪白的面庞,像是颗熟透的小桃子,糅杂着女孩的稚嫩青涩,和女人的妩媚勾人。



        如丝丝轻羽从沈寂心尖上搔过去,撩得他心里发痒,食指大动。



        窗外电闪雷鸣风雨交加,屋子里的两人也大眼瞪小眼地盯着对方,就这么僵持,谁都没说话。



        数秒后,温舒唯率先在对面大佬杀气凛然的“目光杀”中败下阵来,干咳一声,故作镇定地挠挠脑袋试图看向别处,嘴里支支吾吾道:“……不好意思啊,一时没注意。下次我小心点。”

        沈寂瞳孔的浅棕色寸寸转浓,浓黑如墨,深不见底。他捏着温舒唯的下巴将她转回自己,不许她躲,视线直勾勾落在那张绯红娇艳的脸蛋儿上。



        片刻,他勾了勾嘴角,盯着她,意味不明地笑了,玩味重复,调子又低又懒散,“假把式?”



        温舒唯:“……”



        温舒唯朝他干巴巴地笑了下,摆摆手,“误会,误会。”



        沈寂一侧眉峰挑起来,“虚壮?”



        温舒唯继续干笑,“用语不准确,不准确。”



        “我的小温同志,”沈寂手臂收拢将她腰身箍得更紧,与自己严丝合缝地紧贴着,低下头,唇停在距离那张粉色唇瓣儿半寸许的距离处,用声音描摹她唇形的轮廓,低沉沙哑,细腻得可怕,“你胆儿真是越来越肥了。”



        外头狂风呼号,又是大雨又是电闪雷鸣,温舒唯心里本就紧张忐忑,被他这么损人似的一夸,不只手心,连背上都冒汗了。



        她动了动唇,发现自己喉咙发紧发不出声音,十指不可控制地微微发颤,最后收握成了两只拳头。轻轻咬住唇瓣。



        沈寂张嘴,往温舒唯的下嘴唇上不轻不重地咬了口,哑声呢喃似的低语,“知道什么样的人最不能挑衅么?”



        温舒唯:“……”



        吃……



        吃不消了,太吃不消了。



        想她活了这么整整二十几年,没吃过猪肉也总见过猪跑,小说电影什么的也看过许多,没人说过前|戏这个环节这么漫长磨人啊……



        简直就像加了蜜的升级版满|清十大酷|刑。



        温舒唯大脑一片空白,瞪大了眼睛看着沈寂咫尺的脸,只觉呼吸都极其困难。



        他不依不挠,贴她更近,拿鼻梁轻轻蹭了蹭她滚烫娇红的脸蛋儿,从鼻腔里懒洋洋地哼出一个音儿:“嗯?”



        “……不,”温舒唯好不容易才找回声带的发声功能,磕巴着回,“不知道。”



        “欲|求不满的男人。”



        沈寂答完,低嗤了声。在那短短的一瞬间,温舒唯眸光微跳,觑见他情动到极致的眼眸深处,似有某些复杂到极点的隐忍和怜惜。



        没等她细看细想,他已翻身将她压在床上,大掌垫住她后脑勺,往上轻抬,俯身狠狠吻住了她的唇。



        *



        不知过了多久,窗外的雨停了。



        卧室地面一片狼藉,凌乱散落着几件男女衣裤和好几个揉成一团的卫生纸。某件灰粉色的不明物体被扔在衣柜和门之间的夹角内。



        沈寂额前短发还淌着汗,紧硕漂亮的胸肌腹肌上也蒙着一次薄汗,屈着一只长腿靠坐在床头,等呼吸稍稍平缓,他重新躺回床上,一身书,将边儿上包成粽子的丫头连人带被裹进怀里,紧抱住。



        温舒唯脸红得快滴血,迷迷糊糊间,隐约觉得好像发生了什么,又似乎什么都没发生。几秒后,她从被子里睁开眼睛,抬眸望向他,默了默,伸出一根食指,在对方紧硕漂亮的手臂上轻轻一戳。



        又挠痒痒似的挠挠。



        沈寂察觉,亲亲她的额头眉心,嗯了声,带着浓重的鼻腔音,听着性|感又慵懒。



        温舒唯雾蒙蒙的眸子里浮现出一丝茫然,问:“就这样了么?”



        沈寂动作明显一顿,垂眸,定定盯着怀里的这姑娘看。



        几秒后,他低笑出声,屈起食指在她脸蛋儿上轻轻勾了下,懒洋洋说:“姑娘,你这有点儿饥|渴啊,怎么,今儿铁了心要睡爸爸,还想跟爸爸大战三百回合?”



        “……”温舒唯被自个儿的口水给呛到了。她沉默了至少有十秒钟,才深吸一口气吐出来,正色道:“沈寂同志,你不觉得自己每次都是雷声大雨点儿小么?”



        话音落地,整个卧室霎时一阵死静。



        好半晌,



        沈寂眯眼沉声:“你说什么。”



        “本来就是呀。”温舒唯一双水汪汪雾蒙蒙的大眼睛眨巴两下,调子非常认真,“你每回都气吞山河气势十足,雄赳赳气昂昂,结果呢?不是自个儿去冲冷水澡降火,就是……”说着,她似乎羞涩难以启齿,支吾几秒才挤出后头一句,“自己‘动手’解决。”



        姑娘一番话说得义正言辞,严肃认真里,还隐约夹杂着那么一丝丝儿的小委屈。



        沈寂听完,直接惊得笑出一声,挑挑眉,一把挑起她的下巴勾近自己,大手捏住那尖尖的小下巴,晃晃,“我拼死拼活忍着不啪你,我家小祖宗还不开心了?”



        温舒唯:“……”

        既“就地正法”之后,“啪”又是个什么迷之动词?



        都是有文化有素质的高材生,大佬您就不能做个文明人么?



        温舒唯额头滑下一滴豆大的冷汗,裹着自己的小被子沉默了会儿,嗫嚅道:“其实我也没有不开心……”一顿,“就是觉得挺奇怪的。”



        沈寂微动,改成侧躺姿势睡在她身旁,一只胳膊撑住额头,另一只手绕起她铺洒在枕头上的一缕黑发,在食指指尖缠绕打圈儿,毫不吝啬地向她大方展示自个儿的男模身材。



        他语气懒懒的,听着很随意,“奇怪什么。”



        温舒唯认真思索片刻,也裹着被子趴在床上,伸出只白生生的细胳膊撑住下巴,定定地望着他,两条纤细雪白的小腿交叉着从被窝里翘起,左右晃。



        她问:“你明明喜欢我,为什么刚才还要忍着?”



        说着,姑娘抿抿唇,探出脑袋往他凑近了些,声音也稍稍压低,小语气和小表情都透出几分委屈巴巴和俏皮,“你不想要我了么?”

        一股子清甜撩人的体香霎时劈头盖脸窜进沈寂鼻息。



        沈寂:“……”



        沈寂静了差不多三秒钟,瞧着她,很冷静地说:“温舒唯,我可以很负责任地告诉你。。”



        “唔。”



        “我想睡你。”沈寂神色非常冷静,“很想,非常想,想得天天晚上都他妈得换裤子。我看你一眼,就恨不得把你扒光上了。”



        温舒唯:“……”



        温舒唯嘴角抽了抽,着实费解了,面红耳赤地小声咕哝:“那你还顾忌什么呀?”



        姑娘说着一顿,似是不安,悄悄深吸一口气又鼓起腮帮子给吐了出来。当她再抬起头时,沈寂看见他的姑娘轻轻咬了咬唇瓣,分明红着脸,羞涩不安,却仍鼓起勇气无比严肃地说道:“沈寂,我记得自己很早以前就对你说过,我对待感情很认真。”



        沈寂直勾勾盯着她,眸色很深,没有说话。



        “同样,我对待感情也很挑剔。不是最好的,最喜欢的,就宁缺毋滥。”温舒唯只觉此刻自己全身血流都在奔腾。她定定地望着他,“自从和你在一起,我就每天都在庆幸,庆幸自己没有错过你。最好的你。”



        沈寂微微挑起了眉峰。



        “我已经认定你了。”说到这里,她抿抿唇,一字一句,肯定道,“所以,我愿意把我最珍贵的礼物送给你,绝不反悔。”



        话音落地,整个屋子又是一静。



        时间分秒流逝,沈寂神色冷静眸光深沉,温舒唯心跳如雷头皮发麻。两人四目相对,皆是无言。



        半晌光景,



        沈寂忽然侧过头,“嗤”的一声笑了出来。



        温舒唯平生头回跟人正经八百发自肺腑地告一次白,本就惴惴不安到极致,被他这么一笑,她窘得都快烧成灰了,忍不住抬起拳头在他肩膀上锤了下,羞愤道:“笑个屁呀!”



        沈寂双肩轻颤越笑越大声,好一阵儿功夫才停下来。



        他视线回到温舒唯脸上,扬扬眉,道:“知道么小温同志,你说那番话的表情,不像告白,像‘入|党宣言’。”



        温舒唯:“……”



        温舒唯差点吐学,默了默,尽量心平气和,“打住。别讨论我的表情和措辞了。您直接说您怎么想的吧。”



        沈寂笑够了,忽然伸手,一把将她死死揽入了怀中。双臂下劲儿,几乎要与她四肢百骸都融为一体。



        温舒唯一怔。



        耳畔响起一道沉沉的嗓音,带着轻笑,说:“我的傻姑娘,你对我认真,愿意把自己交给我。我对你认真,才愿意为你忍耐。明白么?”



        温舒唯摇摇头,“……不太明白。”



        沈寂自嘲似的一笑,拥紧她,埋在她黑发间的眼,眸色骤沉,几分玩笑几分认真,“一大堆烂摊子等我收拾。你就不怕,哪天我人没了,留下个小寡妇?”